广福教会网站被封锁 周日敬拜再遭驱散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31日


5月31日,广州突击队驱散广福教会


广州白云区广福家庭教会聚会场所,上周被中共白云区统战部、宗教事务局及永平街道办查封后,该教会的网站也被封锁。本周日(5月31日),二十多位信徒在被查封的教会门口聚会。遭到区宗教局、街道办党委书记带领约二十人驱散,双方一度发生拉扯。上周曾抢夺信徒手机及扯烂女信徒裙子的一名保安,试图故伎重演,遭到信徒强烈抵抗。来人最终离去,事件中无人受伤。

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春庭花园的广福家庭教会聚会场所,上周二(5月26日)被白云区永平街道办以“非法聚会”为由查封后。该教会负责人到白云区法院提起控告,法院已经受理。该教会二十多位信徒不顾当局阻挠,本周日(5月31)上午,在教会门口进行周日敬拜,再次遭到当局驱散。

黔西县大关镇家庭教会维权纪实

萧云阳律师



黔西县大关镇家庭教会有13年的历史,现有300多弟兄姊妹,每周星期天主日参加聚会的人有80多人,基督徒的聚会点选在康举家二楼,每到星期天举行宗教敬拜活动,这是一个典型的家庭教会。2015年5月24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从天而降,黔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宗教局、防暴队等一干50多人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冲进该教会,跟来的警犬也如临大敌,随后宣布基督徒们非法聚会,除70岁以上老人全数押走,最后将12人拘押于黔西县拘留所。

2015年5月29日,仰华牧师、罗世鸿、恒权律师李贵生以及我一行驱车前往黔西县,中午12点左右,我们抵达黔西县城,接受委托后,我们决定先到拘留所会见当事人了解案情,拘留所的警察查验了我们的证件,认为符合会见的规定,准备安排我们会见,吩咐我们将手机留在保管箱里。正当我们准备会见时,来了位姓秦的所长,声称让我们休息一下,马上安排会见,过一会儿,工作人员告知我们,由于本案特殊国保大队特别交代,凡是律师会见必须先到国保大队获得同意。几经交涉,工作人员告知我们,我们要见的人确实关押于此,因违反《治安处罚法》第二十七条被处罚十天,该工作人员还念出了处罚的条文内容。我们知道,公安机关以邪教之名对他们施以处罚。

高调打击屠夫只是开始,杀猪模式指示未来抗争的方向

屠夫被刑拘后,一些论者纷纷就屠夫的杀猪模式进行总结,汇总如下。标题为编者所加,为阅读通顺,编辑略作修改。





莫之许:

一、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尽出,屠夫(吴淦)待遇之高,1949年后区区数人耳,如此高调,非针对屠夫本人,而是针对以其为核心节点的死磕(律师)+围观(公民,访民)+舆论和动员(网络)的模式进行大合围式打压的开端,维权律师和活跃围观群体是其下一步打击目标,开端既已如此强势,运动式打击的后续展开,可能会更加出人意料。

二、屠夫一直遭到各路宵小的恶攻。当然,屠夫的说话方式颇让某些自以为精英者不爽,但无论如何,也不管是不是机缘巧合,屠夫所开创的杀猪模式,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公募资源支持公民抗争,是这个时代最宝贵的创新。笔者一路力挺杀猪,也因此和所谓老朋友决裂不知凡几,感谢党国为屠夫和杀猪模式正名!

关押满周年,前广州八九学运领袖于世文发表六点声明


马连顺律师转述:(5月27日)今天会见于世文先生,他写的一封信,因狱警不让律师接收,所以当场口述如下。




于世文狱中六点声明


一个月前,在狱中接到管城区法院送来的检察机关指控我一年前组织、策划、公祭六四英烈,缅怀耀邦紫阳,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的刑事起诉书,这也就意味着“郑州十君子”案件,到了公开审理阶段,作为唯一被告人,我可以公开发声名了。

一、 感谢国内外关心“郑州十君子”的所有人士。2014年5月26日,郑州公安机关“奉上级指令”非法束缚包括我在内的十位参与公祭六四活动的公民,并在这之后的一百多天里,剥夺我们聘请律师的合法权利,他们成立几百人的专案组,征用旅馆、统一吃住,审讯外调取证,节假日不休息,昼夜连轴转,准备破获一个所谓的“大案彻底摧毁中原地区异议人士圈子,成千上万的国内外网友,迅速自发组织起来,网上持续关注事态发展,大量维权勇士从四面八方千里迢迢来到关押我们的看守所门前现场声援,发表文章,发表声明公开支持我们,并组织律师团队为我们义务辩护,是对六四的共同情感,对民主自由的真诚渴望,让大家走到一起来,没有大家的守望相助,今天被起诉的将绝不止我一个人。大家的努力和付出,共同催生的“郑州十君子”事件,使中国的民主化抗争又一次得到巨大告慰,感谢大家!

禁止党员信教的中共是ISIS吗?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1991年1月2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发布《关于妥善解决共产党员信仰宗教问题的通知》,指出:“当前,少数党员信仰宗教,参加宗教活动,特别是在一些少数民族聚居地区和宗教势力影响较大的地方,情况更为严重。共产党员是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是无神论者,只能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这是中共首次以成文法规的形式禁止党员信教。



如果说1991年以来禁止党员信教的政策主要针对新疆、西藏、内蒙等少数民族地区的话(主要针对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那么最近以来一系列禁止党员信教的举措,明显是冲着党员中间的“地下基督徒”(主要针对基督教)而来的。

网络名人“超级屠夫”被刑拘

文丨涂重航                       来源丨新京报



昨日,记者从福建公安机关获悉,此前被南昌市公安机关行政拘留的吴gàn,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被福建省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5月20日,网名为“超级低俗屠夫”的吴gàn因在江西省高院门前扰乱单位秩序、侮辱他人被南昌公安局行政拘留。

中共党媒发文批吴淦引发网友热议

转自BBC新闻   2015年5月27日




新华社周三(27日)报道,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及诽谤罪在周三被福建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人民日报》周四(28日)发表文章,对刚在周三被刑拘的的福建维权人士吴淦(网名为“超級低俗屠夫”)进行批判,不少网民对此纷纷发表评论。

《人民日报》的文章题为《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真面目》,文章指吴淦正事干不成,就开始在网上泡论坛、写博客,并称“超级低俗屠夫”并不是吴淦最初的网名,他还曾使用过“追风的土匪”“误入尘网”等,还认为,“这些网名仿佛映射了他内心的某种情绪”。

福建省福清市发生暴力强拆事件,打伤数人




山东曹县两信徒被以“邪教”判刑 被告人不服判决将提上诉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8日

基督徒赵伟良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法院星期三(5月27日),一审分别判处两名被告人四年及三年有期徒刑。被告人当庭表示不服判决,将提出上诉。开庭当天,一百多名信徒在法院外声援,公安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备受海内外关注的曹县教案,其中两名被告人赵伟良与成洪蓬,星期三被曹县法院分别判刑四年和三年,当法官在宣判后询问被告人是否上诉,两人均表示不服判决,会提出上诉。赵伟良的妻子刘翠平星期四(28日)告诉记者:“昨天我的丈夫被判四年有期徒刑,成洪蓬被判刑三年。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说他是‘全范围’邪教组织成员。他们说赵伟良是组织者判四年,成洪蓬是积极参与者,判三年。法官问他们要不要上诉,他们两人就说要上诉”。

沈阳家庭教会牧师王中良被警传唤 妻遭公安以塑胶带封口捆绑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8日

基督徒王女士嘴唇被打损伤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一基督教家庭教会牧师王中良,星期三(5月27日)被市公安局国保传唤之际,其在家的妻子李女士遭到登门闯入的两名公安,以透明胶带捆绑全身,又封住李女士的嘴和手脚。殴打女事主的同时,还进行录像,情节如电影桥段中,变态歹徒潜入民宅绑架人质。事主遭遇匪徒般绑架后,为息事宁人,不敢披露全过程。

沈阳市大东区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王中良牧师,星期三(5月27日)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传唤,其妻子李女士在家中遭遇两名警察入室,采用流氓手段,用透明胶带捆绑其全身,封住其嘴和绑住手脚,不停的殴打。在此期间,事主多次呼喊“救命”,场面令人震惊。

王牧师当晚告诉记者:“昨天(27日)国保大队约我协助调查发福音单张的事,时间约在(5月)28日中午见面。今天我没有在家,其中的过程让我的妻子跟您说”。

关注曹县教案:赵伟良、成洪蓬被判刑

海蓝报道        2015年5月28日

数百基督徒被阻止进入法院旁听


山东菏泽曹县教案被指涉及“邪教”案件的3名信徒,其中两人周三(27日)分别被判入狱4年及3年,两人当庭表明上诉,近百名信徒在法院外声援。而案中另一人,上周被判有罪但免刑责。


到法院旁听的赵伟良妻子刘翠平表示,今早9时,案件在曹县法院第5审判厅宣判,丈夫及另一信徒成洪蓬共4名家属获准旁听,其馀旁听都是政丨府人员。由于律师很迟接到通知,今天没法到场。此外,近百名信徒不准进入,他们在外面等待结果。法官用了约半小时宣读判丨决书,指丈夫是组织者,要负主要责任,因此,被判刑4年﹔成洪蓬属于积极参与者,被判刑3年,2人在庭上表示上诉。

广福教会周二被当局查封 信徒提控告法院已受理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7日



广州广福家庭教会的聚会场所,星期二(5月26日)被白云区永平街道办贴封条正式查封。该教会负责人委托的律师周三向白云区法院提起控告,几经交涉,法院终于立案。教会负责人马超(又名:马可)当天表示,他将控告到底,也呼吁媒体关注。

广福家庭教会聚会点本周日被白云区公安以“非法聚会”为由查抄后,周二又被所在地永平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贴上封条。马超周三告诉记者:“昨天早上八点多,王还没有到达教会,他们就开始贴封条了。他们贴了我们两个门,一个是聚会的门,一个是办公室的门,没有给我任何书面通知。他们是和永平街道联合的行动。他们这样做没有法律权力,是乱来的。他们贴的时候,我也没有在场,也没有电话通知我”。

唐荆陵案将于2015年6月19日开庭及唐荆陵律师简介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今天(2015年5月26日)下午广州中院致电唐荆陵辩护律师刘正清,称唐荆陵案于2015年6月19日开庭。




唐荆陵律师简介:


2014年5月16日,维权律师唐荆陵在家中被警察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带走,并被抄家带走两台电脑、3部手机、1部照相机。在同一天抓捕抄家的还有袁新亭、王清营二人。目前3人被关押在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王清营被捕前在家被非法搜查时,遭到国宝警察殴打,家属被威胁恐吓;唐荆陵到看守所被警察踢打。

律师群体“死磕”乐平案 向北京高层递交《紧急报告》

2015-05-26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连续十几天申请阅卷而不获准许的江西“乐平冤案”的代理律师群体周二发布致中国当局的《紧急报告》,指出该案存在多处疑点,但江西省高院侵犯律师阅卷权,要求中央重视并及时纠正该冤假错案。该案代理律师推测可能有更高层官员在背后阻挠重审。也有律师分析,当局担心近几十年间炮制的大量冤假错案会借此机会爆发式地出现,才会见错必躲丶有错必拖。

江西“乐平冤案”代理律师从5月11日起到江西省高院申请查阅当年案卷,不过十几天过去了,继连日静坐及举牌无果,声援者陆续被抓后,律师群体周二集体发布致中国当局的《紧急报告》,指出该案存在多处疑点,嫌疑人无作案时间丶无指纹鉴定丶无犯罪工具丶无埋尸现场丶无分尸现场及痕迹;四人无身溅血迹陈述丶无赃物去向丶无共同故意,坚信此案奇冤,应立即再审。但江西省高院侵犯律师阅卷权,要求当局重视该冤案,并监督江西省高院及时纠正冤假错案丶保障律师阅卷权,以践行中央依法治国的承诺和决心。

赵天恩忆王明道

赵天恩



一代属灵伟人王明道先生于1991年7月28日蒙主宠召。对于王先生的离去,我们虽然感到不舍,然而为着这位主所爱的仆人能够在经过几十年风雨的煎熬后,安息于主怀,我们是感到欣慰的。而更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王明道先生虽然离去,但他对中国教会的影响和贡献是不朽的。特别是他那颗在逼迫中仍对主忠诚、对主火热的心,更加成为信徒苦难中的激励。若要处理他一生的贡献,实在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作整理和评估。现就个人的认识,略述王明道先生对中国教会的贡献。

美国政制的神学基础

保罗·W·卡恩



美国属于何种政治现象?有人说美国是第一个现代民族国家,但它越发显得不合时宜。它一直信奉法治,但现在却以无法无天著称;它是推动全球化运动的领袖,但它看起来总是搞单边行动。布什政府强调了上述某些说法,但如果说布什政府不过是脱轨常规,显然是错误的。美国法院就从没有国际人权的法理学;美国人仍在打着反恐战争(尽管可能已经不这么叫了),他们对国际机构的怀疑根深蒂固。

美国人在运用武力的问题上一直是个单边主义者。在人权问题上也是如此。只在它有权在批准文书中附加保留条件时,美国才接受人权公约。这些保留旨在否认国际条约对国内法律的任何影响。美国对国际人权法的承诺仅是如此:美国仅仅遵守那些内容与国内法所规定的内容相符的国际条约。 

“公共性”可成为浙江政教困局突破点与未来政教关系新起点

宣教中国



浙江自去年2月开始就因强拆基督教堂与十字架使当地政教关系步入激烈的矛盾之中并演变为直至今天仍存在的困局,延至刚刚结束意见征求的《宗教建筑规范》也在当地教会界引发更大的反弹,本周三(5月20日)《浙江日报》发表的《规范宗教建筑并不妨碍宗教信仰自由》一文成为该事态的官方立场的最新表述。

和之前浙江省历次文件以及代表官方观点的《浙江日报》为此发表的文章中谈到“宗教建筑”时多次使用“违法”、“拆除”等字眼颇为不同的是,5月20日这篇新作虽未对政府在这一风波中应承担部分责任的历史原因及强拆等操作违规进行提及,但未再使用“违法”等词,而是首次使用了“‘宗教建筑’的公共性议题”这一概念。这在国内各个地区的政府中公布的言论中也可谓是“首次”。

从去年开始至今,基督时报在关注和考察温州十字架风波时一直呼吁当地教会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同时亦亟需有“公共性”的思维,从公共行为和公共形象的角度来促进困局破解;政府也应当看到自己本以为只是个别群体的风波已演变为国内外的公共性事件,令我国的宗教管理、社会开放和外交形象严重受损。

宪政超验之维的开拓性探索——汪正飞《圣约传统与美国宪政的宗教起源》序

范亚峰



2001年以来,宪政研究从荒芜到成为显学,经历了极大的复兴,无论是译介,还是理论研究,乃至宪政理论在中国处境的原创都盛况空前。到2012年前后,以民间的宪政热,以及2013年官方舆论高调反击宪政话语为标志,宪政理论在中国大陆已成为影响中国政治变革的核心政治思潮之一。
 
宪政研究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宪法文本和规范的研究,以宪法解释为重点,当前大陆的宪政研究由于宪法没有进入法律实践过程,宪法解释难以实质推进。
 
第二个层次是规则和制度的研究,制度经济学、普通法宪政主义进路等可以给立宪规则的积累、宪政的运行等提供丰富的启发,就此而言,当下中国的宪政研究在规则与制度层次仍远远不足,中国经济变革的丰富实践,以及快速、急剧转型的中国社会为宪政的规则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经验事实,我们却缺乏普通法宪政或规则秩序理论等进路的富于洞察力的学术著述。
 
第三个层次则是宪政的超验之维。宪政与文化的关系不可能是相对主义的,当下的所谓儒家宪政论者并未理解到现代宪政的两个核心特征,第一是自由价值,第二是宪政为一套制衡的秩序。而认为中国自古即有宪政,实则把宪政等同于政制。
 

世界是上主荣耀的剧场:加尔文传统与中国教会

王艾明(在韩国总神大学的演讲)



尊敬的的Chairman Rev. Dr. Kim,President Dr. Kiel,各位教授,主内的弟兄姊妹们:
 
感谢主!这是我第二次应邀在总神大学的礼拜堂做分享。特别高兴地是借着世界归正教会神学联盟这个平台,我得以与在中国教会基层牧师和神学生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威斯敏斯特神学院、加尔文神学院、苏格兰、英格兰、荷兰、印度尼西亚及菲律宾等地的归正宗神学院院长、神学家们一起相聚,分享和探索着教会的神学圣工:圣经启示、教会意象、加尔文传统及教会的责任。这是韩国长老会领袖和总神大学董事会主席和校长对世界归正宗传统继续参与服务社会的卓越见证。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如何去认识和思考神学教育视野中的中国教会这一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们知道,在中国、韩国、日本,自古以来,儒家传统对教育的重视,已经成为世界文明史上的独特见证。家庭、社会和国家,都非常重视对孩子和个人的教育,从人格形成,到责任与使命的担当,终生必须不断地接受各类教育,已经成为儒家文明为主体的古老民族对人类精神世界的一大贡献,同时,也诠释了为什么这一传统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因为重视教育,才能使得古老的儒家文明具有开放、包容和真诚的心胸,才能不断地培育敬畏知识和神圣的精神底蕴。
 

干犯众怒的《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2015年5月5日,《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草案(下称《规范》)一经公布,即引起海内外基督教界的强烈谴责和抵制。在海外,基督教机构对华援助协会指出此《规范》无非是要将拆十字架合法化、是明显的政权干涉宗教、践踏信仰自由之举;在国内,不仅多间浙江教会发布意见书表达反对意见,而且杭州市基督教两会和杭州最大教堂崇一堂也提出反对意见,《规范》已经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浙江当局不仅发表多篇文章反驳信徒呼声,而且将在义乌市召开全国“三改一拆”工作现场会,大有将拆十字架之风吹向全国之势。


贵州黔西家庭教会信徒聚会遭到公安冲击11人被拘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6日

5月24日,黔西县大关镇一家庭教会被查抄


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大关镇一家庭教会的近八十名信徒,星期天(5月24日)进行家庭聚会时,遭到荷枪实弹的数十名公安特警包围后查封。除老年人之外的大部分信徒被公安带走盘查,截止星期二下午,仍有11人未释放。信徒称,这些人可能被拘留,记者致电县公安局查询,公安以案件保密为由,拒绝提供相关情况。


广州广福家庭教会本周日被当局查抄之时,千里之外的贵州省黔西县大关镇一家庭教会周日早晨,被该县公安局持枪特警冲击后,就地查封。数十位信徒和教会领袖被特警带走。截至周一(24日)深夜,陆续有信徒被释放,但仍有十多人被公安强行抽血化验。信徒估计被捕者可能已被拘留。当地基督徒许小琴星期二告诉记者,礼拜天,信徒们在进行聚会时:“ 我们聚会的人有七、八十个,特警也来了三、四十人。他们把我们教会包围,警犬都牵来了。他们还放警犬去咬我们,我说我是教会的人,他们放警犬来咬我。弟兄们全部跟他们走了以后,又把我们的东西全部拿走,我们的乐器也被拿走。我当时跟他们说,这是我的私人物品,你们不能拿走”。

王怡:徐纯合是谁?


王 怡




徐纯合的一生,在人而言,是失败的一生,悲剧的一生,潦倒的一生。但他短短的人生中,却经历了两次生与死、善与恶的翻天覆地。所以,有耳当听的,不妨听吧。人所看重的,神却视如敝履。人视如敝履的,神却看若眼中的瞳人。

第一,徐纯合是一个公开悔改的人。

很多媒体,和很多人宣称,徐纯合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不求上进的,猥琐而愚钝的,胆怯又狠心的,借酒浇愁的,和综合素质低下的人。或许这些描述,有一部分符合事实。这意味着,大概99%的中国人,包括那些谩骂、讥讽和藐视他的,以及那些同情他和仍在维护他生命权利的、值得我尊重的人——更不用说那些拦阻他、杀害他和诬陷他的人,都会在道德上,不自觉地认为,自己无论如何,是比徐纯合更体面些、更文明些,和更有教养的人。

广福教会周日遭宗教局人员及公安联合查抄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4日



广州广福家庭教会自上周五(5月22日)接到中共白云区委宗教局发出责令停止聚会通知书后,星期天(24日)即遭公安查封。白云区宗教局派出官员、当局公安等一百多人展开联合行动,将该教会电脑、音箱及书籍等物品扣押,并将负责人马超(又名:马可)等人带走盘问数小时。当局指信徒是非法聚会,当事人已经委托律师代理此案。

广州市白云区广福家庭教会星期天遭到宗教官员、公安等一百多人查抄。当局指信徒非法聚会,教会负责人马超星期天下午告诉记者,当时有约二十多名信徒在聚会,公安突然到场:“今天我们在正常聚会,九点半开始敬拜,大概在十点钟准备讲道,大概五分钟,就来了三十多个警察,有穿制服,不穿制服的,还有宗教局的。要我们出示证件,他们就说你们已经被定为非法了,我们在执法。进屋的有三十多人,外面也有五、六十人,在小区门口,因为我们这里地方小,他们进不来。我让他们出示证件,他们都没有出示”。

广州广福教会遭宗教局正式责令停止聚会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2日



广州广福家庭教会负责人马超星期五(5月22日)接到中共白云区委宗教局局长告知,该教会被责令停止聚会,并警告信徒如果再聚会将联合执法部门采取行动。此前的5月4日,该教会约三十位信徒聚会时,遭到宗教及公安等十多人强行入室拍照,又指信徒非法聚会。

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春庭花园的广福教会负责人马超(又名:马可),星期五(22日)被区宗教局局长等人叫至当地街道办,并发出一份写有“责令停止活动通知书”(见图)。马超当晚告诉记者:“我今天上午十点钟去了以后,他们没有给我说什么,就直接发给我这张通知书,跟我说不准我聚会,如果你再聚会就联合多个部门强制你们停止。在街道办是白云区宗教局局长讲的。有一位余科长问我怎么想,还会不会继续聚会,还让我签字,我不签。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你拿了东西就应该签,我说不是我向你们要的。后来他说,你不签字也要给你,是你拒签。我说我拒签”。

这份盖有白云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的通知称,“宗教聚会地点未经政府宗教事务主管部门认定的非法宗教聚会点,现责令你自即日起,立即停止组织开展非法宗教聚会活动,否则将根据《宗教事务条例》、《广东省宗教事务条例》规定,依法予以取缔”。

马超说,他向宗教官员表示,他们将坚持聚会:“我说我们当然要坚持聚会,我们信奉耶稣不是违法。他现在就说我是非法聚会点”。5月4日,广福教会约三十位信徒在春庭花园马超自购的房屋内聚会,十多名自称国保、宗教局的人员强行进入聚会场地照相。教会同工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对方表示没有带,仅给了一张写有中共广州市白云区委统战部,区民族宗教事务局科长余贵刚到名片。记者根据名片上的电话号码,致电这位科长,但对方多次未接电话。

马超还称,5月4日就是这位叫余贵刚的科长,带人进入聚会场所:“就是他上一次带人来到,有宗教局、国保和当地派出所的人。他今天又说,这次不是白云区的事情是广东省的,又说是广州市下达的文件。我说广东省,广州市没有听说有事,现在只是白云区有事”。

在此期间,宗教部门官员又游说马超去登记注册。他说:“他问我能不能登记,不要生气。我说,你们啊,做一些违法的事情,违背人民的意愿。我说你们按照你们自己的条例去执行,我按照我自己的信仰去做”。

该教会牧师吴启有对记者说:“我们在这里聚会,如果我们有搞非法活动,你有资格停止我们聚会,你没有资格让我们承担什么后果。你想用莫须有的罪名对待我们,我想在我们的中国,现在人人都在学法律。我们基督徒也需要拿国家的法律来保护自己。后来他们跟我讲,我们来到目的就是要让你们登记”

中共广州市白云区统战部是否有权发出具有法律效力的通知,广州律师葛永喜对此表示:“按照行政法规,统战部没有权利发通知,实际上,统战部是宗教局的太上皇,他要是说有这个文件就可以抓人,这是很搞笑的。他们现在的规定(宗教局)也没有这个权限,但是他现在已经乱来了,真的是已经到了非常乱的程度了”。



马超自购的聚会场所自2012年起,屡遭当局断水停电,几经交涉,13年3月中旬,在他向管理及水电部门先后支付四万多元后,聚会场所才恢复供电。但5月14日,再被断水停电。而他的另一处聚会场所已经被房东终止租赁合同。三年多来,广福教会无论是租房还是到酒店租赁临时聚会场地,警方都如影随形,对教会施加压力。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记者乔农报道。

野夫:献给为自由而写作的人

/野夫

很难想象,人类还有这样一个以“自由”命名的写作奖存在;且她所奖励的只是那些为“创作自由”的天赋权利,而默默苦行的汉语写作者。

很少有一个民族及其文字,在被刻划三千三百多年之后,还不能抵达其自由书写的本源;还要以奖掖的方式来鼓励其使用者,实践语言与生俱来的自由属性。

广州广福教会遭宗教局警告不准信徒聚会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记者乔农        2015年5月20日

5月1日, 广福教会信徒举行十周年聚会


广州广福家庭教会信徒今年5月上旬聚会时,遭到当地宗教局官员和公安登门警告,指信徒非法聚会,要求立即停止。来人对约三十名信徒拍照,但拒绝出示官方证件。教会牧师吴启有受到公安单独盘问,并警告该教会停止聚会。

曾受到广州有关当局多次骚扰的广福家庭教会。5月4日,遭到宗教部门及公安登门警告。正在外地的教会负责人马可星期三(5月20日)告诉记者,当时来了约十个人,其中两人是穿制服的公安:“是直接闯进来的,他们说是警察,有宗教局的人。我们的人说,你没有证件,不能进来。他把我们的吴牧师叫到办公室,他一个人在里面,其他弟兄想进去录像,都不让进去。把我们的聚会都搅散了。他(公安)又打电话给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广州,我说5月20日坐火车回来,我正在出差。今天又打电话给我说,他们的领导要约我,说明天或者后天,何时有时间,我还没有回复。我已经约吴牧师,准备星期五与他们见面”。

蛇口国际学校教会聚会场所业主疑受压力拒续租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19日


蛇口国际学校教会信徒受洗日合影


深圳市南山区蛇口国际学校教会租用的聚会场所,去年接业主通知,在今年租约期届满后,不再续签。据参加每周聚会的信徒称,业主怀疑受到当局的压力,不敢再续租,教会老师已明确表示,如果6月份不获续租,将停止信徒在此聚会,改为小组聚会。此外,教会受到当局的压力,向每一位教会信徒发出小卡片,出入者须出示该卡片。据悉,该教会有中国及外国籍信徒数千人,每周有近八百人在此做礼拜。


本协会曾于去年11月24日报道,深圳南山蛇口开发区的一个国际教会聚会场所,被房东要求在今年租约期满后搬迁。一位信徒称,房东拒绝续租聚会场所,教会尚未找到合适的聚会地点。时隔六个月,该教会再次传出,聚会场所的租约即将到期。信徒张先生说,本周日(5月17日)在聚会之后,欧文老师告诉信徒,如果蛇口国际学校教会因为业主迫于某种外来特殊压力,不肯续租场地给教会,又找不到合适的新场地,有可能解散当前的团契,分成若干小组。他说:“这个礼拜天也就也是5月17日,蛇口国际学校教会在上午的礼拜结束之后,都有一个叫欧文的老师从中午12点到1点钟给我们讲旧约。在上课时,欧文老师顺便说到教会与业主续租的问题,他说,如果这个业主下一个月(6月份)不继续租场地给我们,我们又找不到合适的场地,就有可能要把教会解散,大家就分散到各个小组,以小组的形式,进行礼拜聚会和查经学习”。

从《圣经》看古代以色列王国的“宪政”特色

乔飞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史专业博士研究生


内容摘要:《圣经》记载以色列王国的政治权力分为三部分:王权、祭司权与先知权;权力之间有制约关系,特别是王权受到祭司、先知权力的制约;各权力主体在律法之下行使权力,政治模式体现为法律之治与神权之治,以色列王国是主权在神的“宪政”国家。



《圣经》是世界文化长廊中的瑰宝,蕴藏着巨大的精神财富。它对人类尤其是西方社会文明产生了巨大影响,“没有希伯来《圣经》,世界文明的历史将会重写”。在世界全球化、一体化的当代,研究《圣经》、挖掘其精神宝藏,无论是对于我们认识西方文明、还是建设我国的文明体系都具有重要意义。长期以来,我国学界对《圣经》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文学、哲学、宗教等领域,对其法学、政治学方面的研究相对薄弱。近年来虽出现一些介绍希伯来民族法律政治方面的文章,对古代以色列的政治法律作了可贵的探索,但对《圣经》文本本身的阅读显得不够仔细深入。本文即试图从宪政分析的角度出发,以《圣经》文本为基础,对以色列王国时期的政治特点作一探讨。

没有和解,就没有未来——评徐纯合之死

羅博學



这个5月,徐纯合之死,引发许多热议。原本,他是一位非常不起眼的中国底层社会的一员,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他一跃为“网络红人”?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故,使他在死后,仍然成为众说纷纭的焦点?


视频在呈现什么?


稍加关注,就知道徐纯合事件的始末。徐纯合,1970年4月6日出生于黑龙江绥化,2015年5月2日,徐纯合带领家人外出,在绥化市庆安火车站涉嫌“袭警”,被民警李乐斌当场击毙,终年45周岁(见百度百科)。而作为李乐斌,庆安县相关领导对其“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见5月6日《南方都市报》)。诚然,也有部分评论,质疑李乐斌“过度执法”。

强势基督教文化下儒家文化及中国宗教的困境和出路

赵鼎新




编者按:芝加哥大学的赵鼎新先生以纲要形式分析了当前复兴儒家文化所面临的瓶颈,对民间宗教和佛教在面对基督教迅速发展时的困境做出解释,并对中国文化困境的出路提出了建议。

一、 古代中国以儒学为核心的宗教生态有如下特点

1、宗教不能进入核心政治领域,因而呈现国家对宗教信仰的宽容性。

2、任何宗教必须借助儒家道德才能在中国具有生命力。

3、以上两个条件为那些以儒家道德为依托的、地方性的、致力于神秘主义(magic)的民间宗教的存在提供了土壤。

4、于是就形成了一个以儒学为核心的包容性信仰体系(diffused religion)。

非革命的出路——走出暴政与暴民的怪圈

刘同苏



文化大革命中有一个极爲奇特的现象,就是绝对专制主义与绝对无政府主义的并存。这种表面相互排斥物的共生现象并不是在特定历史机遇中的一个偶然巧合,而是经由特定机遇而将本质浮现出来的历史必然。无政府主义与专制主义的对立仅仅具有表象意义,在本质上,无政府主义恰恰是专制主义的孪生。“成王败寇”恰恰表明“寇”与“王”并不是两样东西,而是同一个东西在不同位置的表现。“杀人放火受招安”显示了历史上“寇”们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与“王”的互通。“杀人放火”并不是“寇”与“王”的区别;“寇”的“杀人放火”只是“王”的“杀人放火”在非法状态中的再现。“招安”并没有消除“杀人放火”,而仅仅赋予“杀人放火”以合法性。“寇”与“王”在“杀人放火”方面是一致的,区别只在於合法还是非法;“寇”是不合法的“杀人放火”,而“王”则是合法的“杀人放火”。

假如二. 四七没有真普选:堂会实践

关浩然



(编者按:本文为基督教中国佈道会尖沙咀迦南堂主任关浩然牧师于五月一日「香港神学探索会议二. 一五」下午「教会小组」工作坊的讲稿。)


大会的邀请信中有这一段说话:「回归以降,香港的身份不自觉地被四个与『七』(一九九七、二○○七、二○一七、二○四七)有关的年份所界定。雨伞运动后,普选的讨论停济不前,社会瀰漫着无力感。随着中港社会文化矛盾激化,在『本土』与『中国』之间,香港人不得不重新思索其身份及方向。无论二○一七能否落实「真普选」,我们如何在生活不同环节中实践民主?作为基督信仰群体,教会又如何在当下作另类的终末想像(alternative eschatological imagination),建构我们自身及香港的远象呢?香港基督教协进会将于本年五月一日举办香港神学探索会议,与香港教会一起探索前路,共寻远象,实践基督使命于当下。」

基督教桐庐教会关于《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的修改意见复函

2015-05-16      荣耀十架

杭州湾新区教会十字架


一、该条款损害了基督教宗教传统习惯,违背了省政府制定《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的目的和原则,并且与《规范》中的其它条款严重冲突。
《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第1.0.1条规定:“为了规范宗教建筑的建设,保障宗教建筑质量和安全,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的规定,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规范。”由此可见,浙江省政府制定本规范的目的是“为了规范宗教建筑的建设”,规范宗教建筑的建设的目的是:“保障宗教建筑质量和安全,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那么第4.6.4条的规定并不符合上述目的和宗旨。首先,基督教堂的“十字架”建在教堂建筑物的顶部并不违反国家现行的任何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合法建筑;其次,“十字架”建在教堂建筑物的顶部也不存在任何的安全隐患。任何建筑物的交付使用都需经过国家质检部门的鉴定和验收,只有检验合格的才能交付使用,如果“十字架”建造未达到安全标准自然通不过国家部门的鉴定。我们只听说过垮塌的桥梁和垮塌的楼房压死人的,却从未听说过教堂“十字架”掉落而砸死人的报导。再者,《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第5.4.8规定:“宗教标志物、幕墙、非承重墙等非结构构件,应采取与主体结构可靠的连接或锚固措施,并应满足安全性和适用性要求。”该条款已将宗教标志物即“十字架”的建设要求和安全要求作出了全面的规定,第4.6.4条的规定可谓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完全没有必要。

浙江全省教会发起守护十字架祷告会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5年5月18日



“守护十架、守护信仰”——为保护十字架,浙江全省教会发起禁食祷告会,呼吁祷告信中写到,2015年5月18、19、20日浙江全省举行基督徒禁食祷告,禁食祷告会需要你的加入。教会得力的渠道之一便是因为你有一双能跪的膝盖!

杭州及安吉等地十字架面临强拆 温州基督教发起全省禁食祷告三日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18日

丽水花场教堂重新竖立十字架


浙江省有越来越多的教堂十字架面临强拆。杭州市富阳区基督教会已经接到通知,将拆除区内全部教堂十字架,而湖州市安吉县至少有43个教堂的十字架面临拆除。温州的基督徒日前号召全省基督徒自本周一(5月18日)起,禁食祷告三天,表达对当局强拆教堂的不满。此外,中国建设部将于6月中心在义乌市召开全国“三拆一改”工作现场会议,分析认为,去年当局在浙江省的试点已经完成,将在全国范围推广强拆十字架。

浙江地方政府正在酝酿新一轮强拆基督教堂十字架的行动。本协会获悉,杭州富阳教会日前接到有关当局的通知,将拆除全区所有教堂的十字架,富阳教会决定于本周一禁食祷告。另外,湖州市安吉县至少有43个教堂的十字架正面临被拆除。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星期一(5月19日)告诉记者:“富阳区下通知,说要把整个区的教会十字架拆平,这是他们在执行三拆一改的精神,虽然是三自教会,但是教会还是为维护十字架的尊严,这一次他们有的教堂又把十字架竖立起来,这也是给政府的一个回应、抵抗。说明不同意政府的三拆一改”。

十字架是我的荣耀

浙江各地数位牧者共同发起本次全省同心、归正、合一的禁食祷告!

法院院长遭遇刑讯逼供 法治呼唤换位思考

2015-05-15

法院院长刘德山在看守所内用废纸片写下的读书笔记



编者按:中国法院网报道,2015年3月26日,记者从河南省法院网上看到刘德山案的最新裁定。法院裁定办案单位赔偿蒙冤法官刘德山9万余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2.6万元,并要求办案单位在其所在单位公开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本文回顾了曾经的法院院长刘德山遭遇刑讯逼供、非法办案的过程。刘德山说如果还有机会做法官,他会重视办案的程序审查,这是一个“换位体验”后的感悟,很难给多数法官以示范。再则,即便法官慎重了,公安机关、检察院方面照旧如故,违法程序无证可考,正义的缺口还是会留着。




▍来源 南方周末

六问《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

佚名 我要向山举目



假如在条件足够成熟的情况下,浙江能够率先出台一部既体现依法管理,又体现执政为民思想的“宗教建筑建设规范”,至少从理论层面看有其积极意义。但目前情况绝非如此。


一问:整改“十字架”带来怎样的积极意义?


众所周知,宗教建筑其所代表的不仅仅是其功能性,同时必然要体现其宗教文化性、信仰象征性及信众的精神归属性。对宗教“极其复杂性”的认知是我党建国以来宗教政策的基本依据。我国五大宗教情况各异,情况复杂,浙江省自去年年初开始,花了大量人力物力,整改了教堂标志物“十字架”,所产生的民怨及负面影响有目共睹。关键是至今从未有正式文件向社会公开陈述,这样做给社会能带来什么样的积极意义?且往往以“三改一拆”来混淆视听,偷换概念。就算因历史原委确实有宗教场所存在违章,但人们要问:拆去宗教标志物能代替执法吗?难道拆了十字架就可以违章不究了?现在,又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草草发表“规范性文件”,人们有理由怀疑这难免会带有执法情绪,不可能细致周密,就算好心也不一定有较好的社会效果。

唐荊陵案起诉书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起  诉  书 
穗检公一刑诉[2014]604号 

    被告人唐荆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22421197110282519,汉族,湖北省江陵县人,文化程度大学,住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新津街道龙湖丽日庄西区32幢606房。2014年4月30日被拘传。2014年5月16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刑事拘留,2014年6月20日经本院批准逮捕,同日被逮捕。    ’ 

没有剪辑的视频才是证据之王

2015-05-14 斯伟江



谁是法庭上真正的王者?不是法官,而是证据,如果证据黑白分明,法官一般也不敢做明目张胆的枉法裁判,因为他要因此承担责任和良心不安。因此,枉法裁判往往是依靠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以欺骗公众,甚至自己的良心。什么是证据之王?目前看来,没有剪辑的视频,往往是事件的还原复盘,堪称证据之王。

刑诉法修改之后,为减少刑讯逼供,要求对无期、死刑等重大案件,审讯时进行录像,以防止刑讯逼供,也是因为知道录像的重要性。当然,刑诉法没有规定全程录像,是方便某些警察,可以打服了之后再录像,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大打折扣,因为录像不是全部。但有时依然可以在片言只语中发现录像存在的问题,如念斌案的认罪录像,最终发现审讯的警察未卜先知,在念斌未交代之前,就知道作案工具是什么,通过警察出庭作证才发现,录像中间短缺一个多小时,而公安部门隐瞒此情节长达6年多,可见,警队未必值得完全信任,因为一旦卷入案件,他们也是利害关系人。

政府为何要干涉宗教建筑及十字架呢? —评《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根据政府与教会分离(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的原则,现代民主国家的政府,绝不会干涉宗教内部事务。英美等民主国家,市政规划部门可能会出台所有建筑物的统一规范,但绝不会单单出台一部《宗教建筑规范》;在民主社会,宗教建筑和体育建筑、艺术建筑等一样,都包含一般建筑里面,不会将宗教建筑挑选出来作特别的规定。单单出台一部所谓的《宗教建筑规范》,明显是歧视宗教、政府干涉宗教之举,在西方社会不仅是违宪之举、而且会成为大笑话。



2015年5月5日,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和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联合发布关于征求《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并附有《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此函要求有关单位和社会各界将书面意见于2015年5月20日前反馈至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征求意见稿甫一发布,就引来潮水般的谴责声,众多专家学者、牧师信徒指出此稿程序上的不正义和内容上的荒唐。

傅希秋牧师被特邀为惠顿学院毕业典礼讲员

对华援助协会            2015年5月13日



应著名的Wheaton College(惠顿学院)校长Ryken博士和校董事会董事长Geiser博士邀请,傅希秋牧师来到芝加哥,作为2015年研究生和第156届本科生毕业典礼特邀讲员发表演讲。

Ryken校长在介绍傅牧师时,特别提到去年和最近浙江强拆十字架、暴力摧毁教堂和抓捕弟兄姐妹等宗教迫害案例。惠顿学院自1860年创校至今,一直保持着一流的学术水准;同时在信仰上坚持”为基督和他的国度”(For Christ And His Kingdom) 的校训。学生来自全美50个州和50多个国家。

傅牧师在演讲中勉励毕业生不要被政治正确所误导和威胁,要坚持爱与公义及纯正福音的教导和实践,在各个领域发光做盐,即使受歧视和迫害仍然坚持不退却。

杜君立:脑残时代的痛苦与狂欢

2015-05-12       杜君立




每一个开学季都会有新闻,只是今年特别多……


心理学上有一个著名的案例:

印度有个狼孩叫卡玛拉,出生后被狼叼走,与狼在一起生活了8年。后来她被从狼窝里救回送到附近一个孤儿院,由辛格牧师夫妇抚养。刚到孤儿院的头一年,卡玛拉只有狼的习性而没有人的心理。她不会说话,不会思考,没有感情,用四肢行走,昼伏夜行,睡觉也是一副狼相。卡玛拉常年半夜起来再室内外游荡,寻找食物。想要逃跑时,向狼一样嚎叫,吃饭喝水都是在地上舔食。她愿意与猫,狗,羊等动物一起玩,不让别人给她穿衣服。不愿与小孩接近。尽管她每天与人生活在一起,但心理发展极慢,智力低下。

中国宗教专家对《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的意见

魏德东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副院长、中国国务院宗教局专家库专家




近日,《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试行)》在浙江省民宗委和省建设厅门户网站发布,并向全社会征求意见。《规范》分总则、术语、基本规定、建筑设计、结构设计、建筑设备及本规范用词说明、条文说明等8个部分,共36页。有关《规范》的目的与范围,“总则”中说:“为了规范宗教建筑的建设,保障宗教建筑质量和安全,维护宗教界合法权益,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和技术标准的规定,结合本省实际,制定本规范。本规范适用于浙江省行政区域内新建的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宗教建筑。现存宗教建筑的改、扩建结合各自情况和特点,可参照本规范执行。”


自2013年起,浙江省在“三改一拆”(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实施过程中,涉及到大量的宗教建筑。较少引起重视的,是众多的佛教、道教和民间信仰场所被拆除;最为引人瞩目的,是温州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属下、建筑面积近万平方米的三江教堂拆除,以及至今仍在进行的拆除基督教堂十字架活动。在这一背景下,《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的发布,立刻引起国内外媒体与网民的关注,很多人将《规范》与基督教联系起来,各大门户网站所用的标题是:“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规定十字架大小”。

美国強盛的根本原因

曹長青 


在全球二百个国家中,在人类二千年历史上,美国的国土、人口、资源,这三项都不是全球第一,但为什麽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强?成为自由世界的旗手?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人们常说的“美国例外论”(exceptionalism),或者说是“独特性”。这个“独特性”在于,美国比地球上任何国家都“更加自由”,“更加个人主义”。 

伞后教会当作何事? 「从九七到四七──神学的回忆与远景的想像」

郭乃弘




  教会在每个历史转折期,都必须问:「教会当作何事?」在思索这问题时,亦应对过往所做的作点反省。我今早(编按:五月一日)与多位分享,作用是抛砖引玉,作为这个对谈(编按:「四代神学人的问题意识和神学想像」)的开始。


一、一九四七至一九九七


  第二次大战后,正当香港努力于颓垣败瓦中重建的时候,首先由于在一九四七年年中开始,中国大陆爆发内战,国民党政权节节败退,众多大陆同胞逃难至香港,(直至今天仍不少人为了逃避共产政权无止境的政治运动和权力斗争,或为了香港社会较为自由与安定,或为了与家人团聚而移居香港)。随着,更由于一九五○至五三年中国介入韩战,联合国决议对它实施全面制裁,这几乎窒息了靠出入口生意维生的近二百万市民(大部份是难民)的生计。幸而,由于市民胼手胝足,不到三十年,香港已拼搏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然后四十年后,在回归中国前,香港更成为举世知名的金融贸易中心。

国王的新衣香港版——从「一定要得」反思教会在社会公义的使命

黄伟明



「一定要得」的离地宣传


最近,政府大事宣传,以铺天盖地的手法,一些高官以「一定要得」为口号,在双层巴士顶层,「离地」硬销政改方桉,把以「八三一」为框架的政改方桉包装成一个为香港民主发展的里程碑,为香港梦寐以求的普选的实现。


另一边厢,泛民也不甘示弱,发动他们的反对假普选的宣传行动。


我要问的是,教会面对社会这个撕裂,应该站在甚么立场、採取甚么取态?信徒在个人层面,从信仰及圣经的角度,又应该採取甚么立场?


主流教会是否会继续「骑牆」?

中国维权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副教授




中国维权运动与维权律师


维权运动是公元二千年以降中国的新兴政治社会现象。所谓维权,就是在中国现行法律下要求保障公民权利,并就政府各种侵犯宪法赋予权利行为作不同程度的抗争。维权运动不是单一运动,而是涵盖了社会上各种争取权利的运动。由于各地大量民众上访、抗争及法律申诉事件中,出现若干律师介入诉讼,「维权律师」因而成为中国维权运动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人物(毛雪萍等2011)。


2005年,《亚洲週刊》将十四位「中国维权律师」评为当年的「风云人物」,令更多人关注这新兴群体及其在中国自由民权运动中扮演的角色。这十四人包括:许志永(北京大学法学博士)、高智晟(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滕彪和浦志强(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莫少平(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柏光(北京大学法学博士)、郑恩宠(上海律师)、杨茂东〔郭飞雄〕(广州番禺太石村村民罢官运动法律顾问)、郭国汀(上海律师)、李和平(北京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范亚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张星水(北鼎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光诚(山东维权人士)及朱久虎(北京杰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报导形容,这十四位维权律师不畏强权,以宪法为武器,善用互联网力量,为十三亿中国人民维护宪法赋予的权利,推动中国民主与法制建设(亚洲週刊2005)。

中国的基督教会——先于2007年的回顾

孙原



一、导言

有关耶稣基督的信仰何时传入中国,一些尚未成为定论的野史传说,基本上都倾向于公元一世纪(东汉年间),但见诸中国史籍明确记载,且为当今史家所公认的则为635年(唐太宗贞观九年)。当时,属于迦勒底教会(Chaldean Church)的聂斯托利派(Nestorians)宣教士阿罗本(Aloben)来华建立教会,史称“景教”(Nestorianism)。景教以上层路线作为宣教方针,一直努力与唐朝政府保持良好而紧密的关系。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中国人理解自己的信仰,于是他们极力顺应当时中国社会的宗教文化环境,完全倚赖佛教、道教的宗教术语以及儒家的伦理道德来使基督的信仰处境化。但它始终被中国人视为外来宗教,甚至完全被等同于外来的佛教,终于在845年(唐武宗会昌五年)随同佛教一起被查禁。有趣的是日后佛教又重新兴旺起来,而景教却销声匿迹了,直到十三世纪末才被蒙古人带回中国。

在蒙古人的贵族和平民中有许多聂斯托利派信徒,随着1279年蒙古人完全取得中国的统治权,景教再度卷土重来,史称“也里可温”(Erkeun),意为有福缘的人。蒙古人在中国采取了严格的等级制度,汉族人地位低下,不能也不愿投身于高高在上的外来统治者的宗教信仰当中。此外,天主教也成功地进入蒙古人治理下的中国宣教(亦称“也里可温”),但他们的宣教对象也是属于上层等级的蒙古人和来自中亚地区的人。因此,当中国汉族重新夺回政权时,也里可温便又再次在中国本土消失。

作为婴儿时期基督教的普通法

吴经熊

一些杰出的英美法学家用“我们的小姐”来称呼普通法。实际上,卡多佐(Cardozo)法官与弗里德里希·波洛克(Frederick Pollock)阁下,曾用过“我们的普通法小姐”这个优美的表达。我并不知道他们是否充分意识到这个称号的含义。对一个天主教徒来说,它可能让人想起了我们的小姐温柔地将圣婴(the Divine Infant)抱在怀中的形象。如果普通法是我们的小姐,那么,自然法就是她抱在怀中的圣婴。表面上,是我们的小姐抱着圣婴。实际上,是圣婴抱着我们的小姐。我们知道圣婴不是别的正是圣言(the Word),她“始于上帝”。但是,对我们来说,更容易在我们的小姐的怀中找到她。这给予了你们一个观念,我将如何靠近这个安排给我的题目:“自然法与我们的普通法。”

坦率地讲,我的方法是经验上的和历史的。至少,我将从纯血统的普通法的经验出发。我们会攀登的越来越高,直至获得有关自然法的甚或永恒法的超越的洞识。但是,我们的起点必须是一个法律的经验。

柳州教案行政诉讼法院以涉及宗教不予受理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广西柳州华林幼儿园主要负责基督徒都被判刑,但幼儿园的行政诉讼仍然在进行中。华林幼儿园不服柳州市教育局非法传教吊销办学许可证的行政处罚起诉到鱼峰区法院,但很荒唐的是,法院公然违反行政诉讼法,以本案属于宗教信仰案件为理由不予受理,而且不是以“不予受理决定书”的正规法律文件送达起诉方,而以一纸《情况说明》来忽悠中国公民!法官公然违反和藐视法律的态度与行为已经到了无以复加触目惊心的地步!

北京著名基督徒维权律师,原我爸是李钢案受害人代理人张凯律师已经组成十人律师团介入柳州教案上诉程序和行政起诉!作为中国公民一定要以寸步不让、坚韧不拔的精神来维护自己的公民权力!

维权人士刘家财“煽颠罪”被判5年监禁







5月11日报道 维权人士刘家财今天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湖北宜昌市中级法院被判处5年监禁。

刘家财的律师吴魁明说,煽动颠覆罪的量刑有两种,一种是普通量刑,一种是对首要分子和情节特别严重的(量刑重)。对刘家财量刑是普通罪行量刑里面最重的。

为刘家财做无罪辩护的吴魁明律师认为刘家财的行为属于网络言论自由,不应该被定罪。法院对刘家财做出的判决量刑过重。

中国经济面临的六大瓶颈

2015-05-11         何清涟




本文是作者于5月3日在加拿大温哥华“咸氏国际论坛”的公开演讲。

先讲一个好消息,从 2014 年开始,中国已经进入世界 GDP 总量超 10 万亿美元俱乐部了,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只有两个,一个是美国,另一个就是中国。只是中国政府对此似乎不太高兴,从 GDP 总量超过日本那一年开始,就一直谦辞老二地位,说某些国际势力夸大中国 GDP 总量是个阴谋。但事实上,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是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再按照购买力平价法计算出来的。也就是说,你自己的数据灌水,最后导致人家计算出这个结果,怨不得别人。

浙江再现拆十字架潮,麗水十多间教堂被强拆

2015-05-10 GCCPOST 环球华人基督教资讯




【GCCPOST編譯組撮譯:美國Chritianity Today(CT)在2015/05/07頭版報導了題目為『在強拆了四百多個十架後,中國面臨思考教堂如何放置十架』。據USCIRF2015報導去年有超過400間浙江教會被強拆十字架,有些抗議的被逮捕和關入監牢。報告指出政府指定某些家庭教會為異教,從而出台一管理政策要在十年內完全剷除。例如:去年在佛山在一次行動中共拘留了超過一百位基督徒。據對華援助會(China aid)上個月發布的2014年報告指出,在中國的迫害比去年提高了150%,大約有3000人被拘留,1300多人被判刑。據CT報導,Open Door (編著注:一有六十多年歷史之關注全球受逼迫基督徒之機構),在其【2015年世界關注名單】中列明,中國由於去年的逼迫事件以致中國基督徒受逼迫的排名從第37上升到第29。詳細內容可參見: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gleanings/2015/may/after-removing-400-crosses-china-proposes-zhejiang-wenzhou.html;附圖為浙江麗水縉雲縣壺鎮教堂十字架被強拆時起火。下文轉自天亞社。】

【天亞社.香港訊】華東浙江省繼去年四至七月強拆教堂十字架高峰期過後,僅有零星個案出現,但拆十字架潮似有重新上演的跡象。

新疆“严打”家庭教会,沙雅县一聚会场所被封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11日







新疆阿克苏沙雅县一基督教家庭教会31名信徒,星期天(5月10日)聚会时遭到当地公安及宗教部门人员三十多人冲击后,周一(11日)凌晨,被捕的22位信徒获释,但是提供聚会场所的基督徒的住宅被公安查封,门上贴有当地派出所封条。信徒称,当天登门的警察荷枪实弹,还称新疆自治区去年已有文件规定,不得举行家庭聚会。又称,当地正在‘严打’。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站周日曾报道,当天上午新疆阿克苏沙雅县一基督教家庭教会信徒,在一社区举行家庭聚会时,遭到该县宗教部门官员、县公安局及城镇派出所民警冲击。当局指聚会场所没有向宗教部门登记是“非法聚会”,抄走《圣经》等宗教物品,31位信徒被带到派出所扣留及询问。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星期一(11日)中午告诉记者,被抓的信徒已经获释:“昨天晚上,沙雅县被抓的31个信徒,夜里11点多被放回来了。之后,把他们家庭住房查封了,是派出所用封条封的,并且拿走了他们的物品,打了收据,有书籍和桌子,派出所把私人住宅封了,是违法的,为他们祷告吧”。

新疆沙雅县三十名基督徒聚会遭冲击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10日


新疆阿克苏地区沙雅县一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三十多名信徒,星期天(5月10日)遭到该县城镇派出所公安冲击,指信徒在家中进行“非法聚会”,当场带走信徒及抄走宗教物品。当地派出所公安当天下午接受本协会记者查询时称,共带走31人,其中老年人已经释放,其余要等询问之后,由领导决定如何处理。此外,伊犁霍城县清水河镇一家庭教会状告县公安局,要求撤销行政处罚一案,将于6月3日在当地法院开庭。

新疆南部阿克苏地区沙雅县一基督教家庭教会,星期天(5月10日)上午,在一社区举行家庭聚会时,遭到该县宗教部门官员、县公安局及城镇派出所民警等多人冲击。10点多,公安进入聚会家庭后,指聚会场所没有向宗教部门登记是“非法聚会”。

浙江规定十字架不得置于教堂顶端 丽水两天拆五教堂十字架抓打信徒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5月10日



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和莲都区政府方人员,于5月8日及9日两天内,狂拆至少五座基督教教堂十字架,其中在9日(星期六),莲都区碧湖镇强拆平原教会的十字架,并打伤和抓走多人。当地派出所对记者证实,多位信徒被拘留。而在此前的7日,温溪镇当局拆除12座十字架。而浙江省发布宗教建筑的新规定,十字架不得置于教堂顶端。

浙江省丽水市当局正在狂拆基督教堂十字架。上周五(5月8日)早上八点许,青田县温溪镇政府方人员,出动上百人次,对下辖的下庄教堂、西庄教堂、石牛教堂及东岸教堂的十字架,进行强拆。当地信徒对此愤怒,但由于受到当局施压,没有主动抵抗,此次强拆没有酿成流血冲突。而在前一天的周四(7日),温溪镇当局在一天之内,拆除12座教堂的十字架,同样没有遇到反抗。在拆除过程中,据称有浙江省政府的宗教部门官员到场监督。信徒称,这次在温溪镇拆除的大部分是最近一、两年新建的教堂十字架,而这些教堂,在动工之前,经过十数个部门盖章同意,所有证件齐全,并不存在违章或违规行为。

该市政府在上周四及周五,两天强拆16座教堂十字架后,没有遇到信徒抵抗,胆子似乎更大。上周六(5月9日)下午,丽水市莲都区碧湖镇政府雇佣数十名强拆人员,在公安的保护下,强拆平一村基督教平原教会十字架,这一次遇到了反抗。

该村一位居民周日(10日)告诉记者,强拆十字架事件发生在周六下午两点左右:“昨天下午两点多,当地来了很多人,派出所的民警来了几十个人,他们人数很多”。

关注浙江当局强拆十字架的基督教维权组织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星期天表示:“5月8日,丽水青田温溪镇政府拆掉四个教堂的十字架。5月9日,在莲都区碧湖镇拆了一个教堂十字架。两天一共拆了五个教堂的十字架,这一天还抓走多人,打伤多名信徒,其中有七、八十岁的老人”。

据当地信徒描述,碧湖镇政府官员出动五辆警车,带领三、四十名公安,在没有任何法律凭证的情况下,强行撬开平原教会大门,强拆教堂十字架,并用蛮力伤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被伤的人中,有年约七、八十岁的老奶奶。信徒赵丽忠、庄何泉、胡摩西因竭力保护十字架,被公安带到碧湖派出所拘留,其强盗般的行为,令人发指。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星期天(5月10日)下午致电碧湖派出所,向公安查询被抓信徒的情况,被告知所抓信徒尚未释放。现由上级领导决定如何处理。

记者:想问,平原教会的十字架为什么要拆?

公安:昨天(周六)不是我值班,我也不清楚。昨天的事情,我不知道。

记者:听说有几个人被拘留了,今天放了吗?

公安:现在应该还没有。

记者:是行政拘留还是马上就会放他们?

公安:这个我们还不知道,上级领导会处理。



张明选牧师谴责有关人员强拆十字架及打伤信徒的暴力行为。他说:“浙江省这样强拆十字架,破坏宗教信仰自由和社会和谐,违背了国家的宪法精神。我们呼吁国际社会都为浙江省对中国基督教的打击迫害祷告,促使国家重视这里事件”。

据丽水信徒称,近期政府强拆十字架时,有官员声称当地基督教会与境外势力勾结,但是,这些官员从未具体说出境外势力的名称。而在5月5日,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联合发布关于《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函》,并附有该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此函要求有关单位和社会各界,将书面意见于5月20日前反馈至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而征求意见稿中,最特别的是基督教堂、天主教堂十字架的放置。根据新规定,今后十字架的放置都不能立于教堂顶上,而要贴附在教堂正墙面上,而且十字架不能大,不到教堂正立面的十分之一。就十字架的颜色来说,一般也不能用基督教界普遍采用的红色了,而要用灰色、白色等淡色。

有分析认为,新规定显然是浙江省当局干涉宗教信仰自由的典型案例,这也为去年以来,浙江省强拆十字架运动拟定了法规基础,为进一步拆十字架制造籍口。另外,从对十字架的处置,可见当局要将十字架的影响力降到最低,并在全省各地推行所谓基督建筑“中国化”。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