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强力驱动.
最新更新

高瑜涉案文件被定“机密”级 羁押期体重骤降20斤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北京著名媒体人高瑜被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案,11月21日在北京第三中级法院闭门审理。其胞弟高卫披露,国家保密局将涉案文件级别定为“机密”级,此罪的最高刑期是十年。高瑜在羁押期间,体重大幅度下降约20斤,亲友们都非常担心。

著名媒体人高瑜星期五在北京闭门受审,即使亲属也不得旁听。在四个小时的庭审中,只有法院、公诉方、律师及书记员在场,不足十人。而在法院外计划采访庭审的境外记者被驱赶,在五环路通行的车辆被禁止驶入公安设卡的辅路。许多司机不知发生何事,更不知三中院在审何等重要人物,以致需要如此戒备。

对浙江拆十字架运动及宗教逼迫现象的观察和思考


昝爱宗



一场针对基督教的宗教信仰逼迫运动在浙江“试点”近一年,被称为“浙江模式”,其特点是针对合法登记的基督教堂建筑物顶上的十字架进行强拆,政府出具的书面拆除通知上均无“十字架”字样,名义上却是“拆除违章建筑”。

自2014年1月起开始的浙江拆基督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已经超过10个月。其中,4月份以后为密集拆除期,主要集中在温州地区,7、8、9月三个月为大规模的拆除期,全省至少有300间以上的教堂十字架被拆,据不完全统计,温州和金华两市及所辖区县市所拆的合法教堂十字架,分别在100个以上。

4月28日夜,温州永嘉县三江教堂被拆是这场运动中最为突出的标志性事件。建了十年、耗资三千多万元,一夜之前被政府强行夷平,除了教堂传道人被抓,就连偷偷拍照、摄像的网友也有被传唤、拘留的。

黑暗国度的光明之子——郭飞雄案辩护词(初稿)

张雪忠律师




审判长、审判员:

当一个正直勇敢的人,因为正当合法的行为,而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时;当法院为了加罪于无辜的当事人,而不惜违法剥夺当事人和辩护人的法定权利时;当司法机关为了迫害一名致力于国家进步和社会公正的无辜公民,而肆意违反和毁弃法律时,人们将不可能再对法律怀有丝毫的信任。

但法律的死亡,并不能免除我作为辩护人的职责。因为,我的无罪辩护意见,也许不能在这个秘密而阴暗的法庭得到认真对待,但却有可能在人类良知的法庭得到听取和审视。我相信,这个不公正的法庭可能施加于郭飞雄先生的罪罚,终将成为人类良知的法庭嘉许于他的荣耀。

《辽宁日报》,请不要重操旧业


有证据表明,雷锋的“光辉事迹”典型如“雷锋捡粪”,大多是《辽宁日报》带头编的瞎话,愚弄中国人民,抹屎中国。


50多年来,雷锋早已不再是一个个人称谓,而成为一种欺骗中国人民、愚弄中国人民的精神道具。“雷锋精神”随着《辽宁日报》1963年1月8日发表的长篇通讯《永生的战士》,而成为“时代的精神坐标”。而此前《辽宁日报》刊发的《红色战士雷锋》(1960年12月13日)的报道,让雷锋走进人们的精神世界,《永生的战士》的发表,在全国掀起了学雷锋的高潮。在宣传雷锋“先进事迹”的过程中,《辽宁日报》洋洋自得,引以为豪:《辽宁日报》集中宣传“雷锋精神”早于全国一个月,时间长达半年之久。  

1973年,在十年文革唯一一次高考中,张铁生在物理化学考试中只会答三道题,故在试卷背面写一封信,为自己成绩低劣辩护。在辽宁省委书记毛远新的指示下,《辽宁日报》发表了张铁生的信。张铁生以“白卷英雄”一称家喻户晓,江青、王洪文、张春桥等“用这块石头打人”。

“蒋宋孔陈”真面目

2014-11-22 金门高粱酒






教科书总是在教育人民,蒋介石统治时期腐败透顶,特别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称之为“贪腐”代表。但人们在检视历史真相的时候,结论并非如此。

广西:村官私卖山地 村民维权阻工起冲突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5日,广西省百色市田阳县田州镇龙河村那逻屯,因为村官私卖山地给开发商,上千名村民上山维权阻工。大批警员赶到现场,与阻工村民发生冲突,村民有多人被抓。

中国的伤残疾艺人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6日,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公园,发生了一起因城管暴力执法打伤残疾艺人而引发的民众聚集事件。

广西:环卫工集体罢工抗议降薪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5日,广西省桂林市,一百多名环卫工人罢工维权,抗议被环卫部门降薪。环卫工们聚集在桂青路垃圾中转站前集会抗议,并持续了一整天。

山东:修路用地纠纷 村民维权与警冲突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4日,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湖西街道姚屯村,因为修路征地纠纷,数百名村民先后到湖西派出所、市政府维权请愿,过程中与警方发生冲突,村民约有三十人被抓。
据了解,当地政府为扩宽聊阳路,在姚屯村进行征地时以租代征,租金仅为每亩每年800元,引发了村民的强烈不满。

黑龙江:教师维权 要求提高薪酬待遇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4日,黑龙江省肇东市,约两百名中小学教师聚集到市政府前维权请愿,要求提高薪酬待遇。

辽宁:被欠薪近一年 农民工游行讨薪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1日

2014年11月13日,辽宁省辽阳市,两百多名农民工打起横幅,一路游行到开发商售楼处及市政府维权讨薪,抗议“君悦天下”楼盘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已经将近一年,请求政府出面解决。警方派出大批警员到场跟随戒备,双方未有冲突。


图片:






广州两家庭教会被禁聚会 阜阳一基督教校舍聚会被阻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4年11月21日

广州的家庭教会


广州市内和番禺区合共两个家庭教会,近期被公安禁止聚会,其中 “温馨之家”教会多次受到当警方冲击。警方要求信徒前往官方背景的三自教堂聚会。另外,在安徽阜阳一所面临拆迁的基督徒学校,公当局派人日夜驻守在校舍,禁止聚会。


中国当局对家庭教会的限制越来越严厉。据广州一位信徒星期五(11月21日)告诉本协会,该市两个家庭教会近期受到当局逼迫,公安时常闯入聚会场所,不准信徒聚会:“最近我听到有一些聚会点受到干扰。也就是家庭聚会,他们没有正式的教会名称,他们都是本地人,是在番禺区的。我前几天问了一个弟兄,他在番禺那边,不让他们聚会,有几个聚会点被冲散了。我又见到一个聚会的人说,他们暂时不能聚会。其实他们就十多个人”。

广东:村民游行示威 抗议征地强建煤电厂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12日,广东省雷州市乌石镇那毛村,数百名村民游行示威,抗议当地政府强行征地建设煤电厂。

重庆:失独者集会示威 要求政府养老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11日,重庆市,数百名失独者聚集到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门前,举行集会示威,要求政府兑现养老承诺。

河南:陶瓷城拆迁 商户维权要求先安置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12日,河南省郑州市,中原陶瓷城约四百名商户游行示威,抗议政府强制拆迁,要求先安置再搬迁。

中国的群氓现象:平庸的邪恶




在我们对西方世界了解得太多时,却对自身了解得实在太少,乃至于一切的憧憬与蓝图都是建立在一个不能融合的土地上。


首先我来讲个故事,这是发生在几年前的“安利退货门事件”,故事发生在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城市——上海:

湖南:国企下岗工人集会 要求安置补偿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10日,湖南省株洲市,中盐株洲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千名工人到市政府前集会示威,抗议国企中盐公司在搬迁改制中不顾工人的死活,要求政府在搬迁改制后给予工人赔偿,并免费培训工人再就业、承担工人下岗后的社保缴费直至退休。

甘肃:建筑工人维权讨薪 遭清场抓捕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9日,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居然之家”家居商城建设工地的大批工人集体罢工,抗议施工方拖欠上千名工人工资。工人们在工地上拉起横幅维权讨薪,遭警方大批警员强制清场,工人有三十多人被抓。


甘肃:政府强拆居民楼 拒拆户被打被抓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20日

2014年11月12日,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西客站,当地政府组织公安等部门大批人员,对西客站附近的居民楼进行强拆,过程中与拒拆户发生冲突,拒拆户有四人被抓,多人被打,其中一名老人伤势较重被送医救治。

律师证实:浦志强因四项‘罪名’被审查起诉




因参加纪念“六四”25周年家庭研讨会而被刑事拘留的维权律师浦志强,在被当局拘押超过六个月之后,于11月13日移送到检察院。浦志强的律师之一高广清11月20日对美国之音证实,当局对浦志强的羁押期满之后,如期将他移送检察院起诉,起诉的罪名有四项。除先前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寻衅滋事罪,他还被控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国家罪,共四项罪名。

整人:最卑鄙的人性

2014-10-28        方黎                  博客日报



在中国历史上,文化大革命总是绕不过去的一章,人们不能忘记它的最大原因,大多是这个历史事件中完全充斥了整人的内容——这种人性最卑鄙的部分。

为结束60年宗教逼迫发出声音

作者: 王怡


一、家庭教会是守法的代表

1955年,王明道先生写下《我们是为了信仰》一文,成为中国教会在君王和社会面前的辩护词。几十年来,家庭教会为福音的缘故,在中国始终持守和践行着宗教和良心的自由。尽管一直受到政府打压,教会一直努力传讲基督的福音,不停止礼拜和聚会。尽管缺乏合法的法律地位,但教会仍然在当代中国形成了几千万公民的团体生活

有人问,家庭教会违法了吗。我要坦然回答,是的。60年来,家庭教会一直在违法,在礼拜、结社、教义、教产、圣礼、布道、宣教、神学培训、牧职按立、文字印刷、儿童主日学和慈惠事工上,家庭教会都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全面违背中国的宗教行政管理及相关行政执法,已长达60年。否定这一点,就等于否定了家庭教会的道路,也否定了半个世纪以来中国政教冲突的历史事实

但是,比这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违法了吗?我们当诚实并勇敢地回答,是的。60年来,这个国家一直在宗教自由方面践踏自己的宪法和法律,在教会的礼拜、结社、教义、教产、圣礼、宣教、神学培训、牧职按立、文字印刷、儿童主日学、慈惠等事工上,都以非法的、专制的和野蛮的方式,逼迫主基督在中国的儿女和教会

因此,我们再问,家庭教会违法了吗?如果圣经是基督徒和教会的“宪法”,那么家庭教会60年来对上帝的敬拜和传讲,正是在中国社会中遵循上帝律法和良心自由的典范。我必须说,我们没有违背那更高的、至尊的法律(雅2:8)。并且,正因为我们必须遵守那刻在良心中的法律,我们才不敢不违背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的宗教管理体系——因为这个体系剥夺和控制了基督徒敬拜上帝和传讲福音的使命。

因此,我们再问,家庭教会违法了吗?如果《宪法》被称为现代国家的“君王”,如果中国政府宣称它的权力来自宪法的赋予并应当遵守宪法。那么,我也要诚实地回答,60年来,家庭教会恰恰是在中国社会顺服君王和宪法的典范。教会顺服宪法到了一个地步,即使所有政府官员都选择了藐视宪法,甚至将那些不和他们一起违法的人送入监牢,但教会仍然一如既往地践行着依法敬拜上帝和传讲福音的宪法权利。并且,正因为我们必须遵守那在上掌权的《宪法》,我们才不敢不违背那些违反宪法的宗教行政管理体系及相关的执法行为

家庭教会的一切诉求,在本质上都是福音的诉求。这一诉求与国家的直接冲突聚焦在《宪法》第35条所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换言之,社会转型、政治进步、自由、民主、法治、人权,这些在基督徒看来也都是好的,但这些永远都不是教会的诉求无论是奴隶制还是民主制,无论是君主还是法治,圣经教导教会都要顺服政府的权柄。总而言之,基督的教会对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都并不感兴趣;但教会在任何政治和法律制度下,都对敬拜上帝和传扬福音的自由感兴趣

因此,在60年的宗教逼迫中,家庭教会一直以和平、忍耐的方式,成为中国社会守法的代表。主若许可,教会也甘愿在任何制度下吃亏,遵守一切不公不义的法律。事实上,60年来家庭教会就是这样行的。然而,教会唯一不能遵守的法律,就是那些试图剥夺和控制我们敬拜上帝和传扬福音的自由的法律教会在公共层面,不能不视这些法律是“违宪”的;教会在信仰上,也必须视这些法律是邪恶的和敌基督的

无论面对罗马皇帝还是中国共产党,无论是古代社会还是现代社会,真教会的这一立场从来没有改变过。并且,也几乎正是基于基督教会对这一立场的近两千年的坚持和付出,才形成了现代国家和宪法制度中的“宗教自由”观念

家庭教会的诉求,一直以来,就白纸黑字地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除了结束宗教逼迫,保障宗教自由,教会的福音使命与国家的权力无关,教会对国家一无所求

二、不是政治化,而是政治逼迫

人民日报主办的《环球时报》(4月25日)撰文,指北京守望教会的户外崇拜,及家庭教会寻求其敬拜、传道和地方教会群体的公开化、合法化的努力,是教会的“政治化”。

即使在信徒中,我们也常常疑惑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要理解1950年以来教会与国家关系的历史和现实,必须澄清以下几点事实:

1、    60年来的宗教逼迫,从来就不是法律逼迫,而是政治逼迫。就如主耶稣当初所受的审判,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审判(彼拉多说按罗马法律耶稣是无罪的),而是宗教和政治审判。耶稣说,“仆人不能大过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15:20)。我要对弟兄姊妹们说,如果我们所信的这位基督,是以煽动颠覆国家的罪名被钉上十字架的。我们在受逼迫中被称为“搞政治”的,这岂不是我们作为门徒本不配得的荣耀吗?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顶着“犹太人的王”的牌子,因他本是荣耀的君王。同样,中国家庭教会顶着“政治化”的牌子,因我们本是有君尊的祭司

2、    国家与家庭教会的冲突,从来不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无论政府还是教会,都要面对这个事实。家庭教会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在技术层面和行政层面的执法或违法问题“家庭教会问题”,是因着数千万基督徒公民长达60年来对宗教和良心自由的持守,从而形成的当代中国最严重的公共政治问题之一

3、    是政府对教会60年的政治逼迫,而不是教会60年来在行政管理层面的不合作,才导致了家庭教会问题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4、    是教会的信仰成为了政治的一部分,而不是政治成为了教会信仰的一部分。对教会来说,无论礼拜、结社、教义、教产、圣礼、布道、宣教、神学培训、牧职按立、文字印刷、儿童主日学和慈惠事工,都永远是信仰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但对国家来说,只要政府一天不承认教会有敬拜上帝、传扬福音之主权,这些问题就永远都是政治问题,而不是信仰问题

5、    家庭教会的立场和诉求,恰恰是请求掌权者,不要再把我们当作政治问题了。这正是家庭教会坚持不加入“三自爱国运动”的原因家庭教会因此承受的政治逼迫、隔离和歧视,已长达60年。我们已厌烦了偷偷摸摸地聚会,厌烦了和秘密警察打交道,厌烦了这个国家对福音的恐惧谁的心里有恐惧,谁就继续在将信仰问题“政治化”

6、    “家庭教会问题”的政治化“教会的政治化”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教会除了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践行宗教自由以外,是否介入和借助狭义上的“政治的”权力和手段,而导致了教会本身的“政治化”?据我对当代家庭教会的了解,我必须断然作答:我不认为任何家庭教会及其传道人有“政治化”的倾向和危险;正如我不认为任何“三自”堂会及其传道人没有“政治化”的倾向和危险一样。因为将教会政治化的,恰恰是跟从三自运动的官方教会,而不是拒绝“三自”运动的家庭教会

7、    只有结束宗教逼迫,保障宗教自由,才是家庭教会问题“非政治化”的唯一出路今天的家庭教会,尤其是城市教会的牧者、传道人,有责任为此发出声音上一代的传道人,因宗教逼迫本身而为主受苦这一代的传道人,要因着结束宗教逼迫而预备为主受苦

三、为结束宗教逼迫发出声音

从教父查士丁的《护教辞》和初代教父们大量的护教文字,到路德和加尔文等改教家为着护教而呈给君王和诸侯们的文章、书籍,到中国家庭教会的前辈王明道先生所写的《我们是为了信仰》,主基督为他的教会,在“被政治化”的历史中,引导和开辟了一条公开护教和传扬福音的道路

今天,上帝为家庭教会的领袖和信徒们,预备了远比过去时代更广阔的新闻传播、公共舆论、互联网、市民社会及现代法治体系的保护、允许和技术条件,我们若不能更加公开、坦然地在中国的掌权者和人民面前为基督信仰辩护,为结束60年的宗教逼迫而发声,并提出我们对福音传扬之自由和教会对教义、教产、教职之主权的主张,我们这些传道人就有祸了。

我呼吁更多的传道人一起发出声音,并请求主在中国的全体教会成员,及政府和更多的公民,来诚实面对以下的事实:

1、    1950年开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基督教会的宗教逼迫,至今没有结束;
2、    基督教会的聚会、结社、布道和宣教的自由,仍不被中国政府承认;
3、    中国《宪法》中的宗教信仰自由条款,至今形同虚设;
4、    基督徒在任公职、受教育、学术、出版上,至今受到公开或严重的歧视。

我也请求中国的掌权者,和每一个或参与或没有参与过宗教逼迫的公务人员,凭着上帝刻在你们灵魂中之良心(罗2:15),来承认和面对以下事实:

1、    195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在基督教、天主教中展开响应“基督教宣言”运动的指示》,将教会视为“帝国主义的工具”,随后在历次政治运动和迫害中,将无数牧师、传道人以“反革命分子”等名义关押、枪决,迫害不参加官方“三自爱国会”的广大信徒,其中包括我们尊敬的王明道、倪柝声、袁相忱等传道人。这些政治迫害迄今为止,一直未曾得到改正、重审与和解。

2、    1950年12月29日,政务院发布《关于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文化教育救济机构及宗教团体的方针的报告》,随后全国19所基督教高校、200多所教会中学、1700多所教会小学及基督教的医院、孤儿院等机构,全部被政府接收。这一剥夺和侵犯宗教自由和教会财产的行为,60年来未曾得到积极和全面的改正。

3、    1982年3月31日,中共中央的“19号文件”对当时的极左宗教政策有所纠正,但仍然保持了对基督徒聚会、结社和宣教的限制和打压,从此主导了各级政府30年来对基督徒和教会的错误执法,包括罚款、拘留、劳教、关押、取缔、酷刑及其他非法措施。这一错误政策的影响迄今未曾消除。

4、    2004年,国务院违背《立法法》关于“对公民政治权利的限制必须制定法律”的规定,非法制定《宗教事务条例》。其中对基督徒的聚会、结社和宣教的宪法权利,作出诸多限制和取消,并继续将处在中共统战部和官方“三自爱国会”控制以外的广大基督徒的聚会、结社和宣教的行为,视为非法

作为家庭教会的传道人,我为教会所受的这一切逼迫和限制,感谢和赞美全能的上帝。因为上帝许可并在他美善纯全的旨意中使用这一切,造就、炼净了上帝在中国的教会和儿女。并赐给我们不配得的,为义受苦的莫大福分(彼前3:14)。在更高的意义甚至个人的意义上,我宁愿这样的逼迫继续存在,也甘心顺服上帝的心意,预备承受更长久的政教冲突。因为这对基督徒的属灵生命和那末后的指望而言,都是好得无比的。

但我们发出声音的缘故,是为着对那一切逼迫者的怜悯。他们不信基督的福音,也就不信上帝公义的愤怒和咒诅——难道我们也不信吗?

我们发出声音的缘故,是为着对那一切因宗教逼迫的阻隔而不能更自由、更有机会听到福音、来到教会的同胞的怜悯他们不信基督的福音,也就不在乎他们失去了什么——难道我们也不在乎吗?

我们发出声音的缘故,更是为着我们在受逼迫中常常的软弱。“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我们承认,在这常年累月的逼迫和限制中,基督徒也常有胆怯、惧怕,常带血气,苦毒,甚至在受苦中也难免自义、骄傲。因此,我们不是追求宗教自由的英雄,我们乃是求告主基督,早日使我们在这时代远离试探,脱离凶恶。免得我们“被压太重,力不能胜”(林后1:8),而羞辱了主的名

60年前的中国政府,曾威胁每一个基督徒,把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交给凯撒。从1950年到1954年,有41万基督徒(约占当时基督徒的50%)自愿或被迫在“三自爱国宣言”上签名,公开背叛主基督和他的教会,也被迫退出了公共社会

60年后的主的教会,也需要呼召每一个基督徒,再一次,是为福音的缘故把自己的名字和身份交出来。我们有责任以某种相似的方式(另一场呼吁、发声、请愿、护教和签名运动),在掌权者面前公开自己的认信,为福音和教会辩护,靠着基督的宝血,洗刷中国教会背主的耻辱

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一场宗教的“维权运动”,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场真正的福音运动。我们的声援、请愿和发声,是与家庭教会在当前城市化和社会转型中的一场前所未有的福音预工运动及城市植堂、堂会转型、宣教运动及福音的文化使命密切相关的。借着这一过程,让家庭教会更加确定地方教会的成员,建造每一间地方堂会,在世人面前形成一个看得见的基督徒共同体并以宗教自由的议题挑战其他公民的良心,坚固教会成员的勇气,呼唤游离的信徒的委身

教会并不是要激昂地向国家争取我们没有的权利。教会乃是谦卑地为着这个国家能蒙福音的益处,而请求国家承认和尊重我们已经拥有的自由。

教会也并不需要和依靠外在的“宗教自由”,才能维持并活出基督信仰。相反,60年来,教会已经因着基督信仰,而活出了真正的“自由”。因此,教会为结束宗教逼迫的请愿、呼吁、护教、签名和发声,不是为着有形教会的外在益处,而是为着主基督国度的扩展,和对其他社会群体的祝福。不但是因为刑罚,也是因为良心(罗13:5)。

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并主耶稣基督,归给一切在基督耶稣里成圣,蒙召作圣徒的,以及在中国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因为基督是他们的主,也是我们的主(林前1:2—3)。

写于主后2011/4/29

教会应是异议人士的避难所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教会,原文是ekklesia,意是呼召出来的人的聚集。凡是被神呼召、信靠耶稣基督的人聚集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最基本的教会。教会的大门对所有的人也是敞开的,不仅已经信耶稣基督的人,而且众多慕道友,也是教会服务的对象。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从呼召最初的门徒约翰、安德烈、彼得等开始,耶稣和门徒们就形成了新约时代最初的一个教会。从圣经新约看,这个教会是对所有人都敞开的,它所接纳和接触到的,更多是被社会歧视和排斥的异类。耶稣基督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加福音5:32),耶稣基督走遍各城各乡,接触到麻风病人、精神病患者、妓女、税吏、暴动分子等等,接纳并呼召他们,新约教会于是成为这些社会异类的逃城、避难所,成为他们温馨的精神家园。

跟耶稣基督的教会接纳社会异类(如反政府分子奋锐党的西门)相反,如今海内外华人教会,对众多政治异议分子、反共人士、维权人士大都采取退避三舍、划清界限、拒之门外的态度,这种态度不仅与教会博爱世人、拯救罪人的本质背道而驰,而且的确有违真理、放弃教会在世界上的权柄和影响力。最近发生的著名异议人士郭永丰被阻止查经一事,就可以看出国内家庭教会中的不少人,出于对当权者的恐惧和错误的教会理念,将伸张社会公义的异议人士拒之门外,的确让人心痛。

深圳:居民维权示威 抵制兴建垃圾场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19日

2014年11月5日,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坪地街道的数百居民聚集到区政府前示威,抗议政府在坪地街道选址兴建大型垃圾焚烧场。

上海:工人罢工抗议薪酬待遇差

对华援助协会  通讯员 2014年11月19日

2014年11月7日,上海市松江区松江工业园区,上海龟屋电气有限公司数百名工人举行罢工,抗议薪酬待遇差。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3.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