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强力驱动.
最新更新

华人教会的反理性传统——华人教会探源

林慈信 归正天下


 谈到「反理性主义」,华人信徒可能有两种极之不同的反应。有人认为「知识叫人高大」,因此反知是基督徒生活真义的一部份,反知的生活、思维方式是自然的、不可或缺的,另外有人会觉得,踏进二十一世纪,讨论反知已是过时;大部份青年信徒已记不起华人教会反知传统是怎样一回事了。不过,无论我们对反理性主义的看法如何,我们必须承认,华人教会自西教士来华以降,一直流行着一种反理性、反神学(反教义)及反文化的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不断地影响着传道人及信徒的生活与事奉。


「反理性主义」的定义


 究竟华人教会内的「反理性主义」是指甚么?首先,它不是指对高等教育的漠视。一般华人父母极之着重孩子的教育,至一种「崇拜教育」的地步;基督徒父母绝不例外。不过,把儿女送进大学、研究院的基督徒(很多自己也是所谓「知识分子」),一来到对基督教信仰的认识事工,则变得彻底地反理性。

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我们是为了信仰

泥土人


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我们教会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维护了。但是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那么正如有一位长辈所说的,这就是最愚蠢的作法。为什么要做一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带来麻烦的事?然而显然我们的政府一点都不傻。政府在反腐方面所做的一切目前还是深得民心的。


很多人还在疑惑,基督徒之间也时常在谈论:到底拆十字架是中央默许之下的地方政府行为还是中央的直接命令。虽然我看到的消息并不多,却已经隐隐地感觉:拆十字架就算只是地方政府的行为,其行为也是在极力地配合中央宗教管理政策。换句话说,拆十字架并不是焦点。它不过是中央宗教管理政策的一个小小环节而已。拆十字架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的角色是党宗教管理政策的“先锋部队”和“试金石”。中央在下一盘大棋。

法治还是自治——从两个案例看美国宗教自由的张力与变迁

张铮


内容提示:近30年美国关于宗教自由的两个最重要案例,即史密斯案和和散那-他泊教会案标志着近年来美国最高法院的宗教自由法理学的范式转换。从历史角度而言,美国宗教自由法理学经历了四种基本范式,这四种范式对应了四种不同的法治理念,即实证法之治、中立法之治、普通法之治与社会法之治。这四种法治模式分别由四组最高法院判例所代表。史密斯案和和散那-他泊案分别体现了其中的中立法之治以及社会法之治两种范式。前三种范式显明了在国家法律的层面上对法治这一概念的不同理解;第四种范式则昭示了美国宗教自由法理学从国家法治走向社会自治的趋势。而这种趋势的背后推动力量,是从自由主义到多元主义政治哲学话语的变迁,以及美国多元社会力量的发展。


当两百年前,尼采笔下的查拉图斯特拉向世界宣布“上帝已经死了”的时候,他描述的即使不是一个既成事实,也似乎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其时,启蒙运动的高潮刚刚过去,在理性之光照耀之下,整个欧洲一派欣欣向荣,中世纪的黑暗时代似乎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世界正昂首进入一个新的世俗时代。两百年后的今天,现代性的先知们的预言似乎还未实现。宗教不但在旧大陆仍然有广泛的市场,在新大陆更是如日中天;最重要的是,在亚洲非洲等“新兴”地区,宗教的成长正如火如荼。连自认为是启蒙运动继承者的批判理论大家哈贝马斯都不得不承认,世界不是在进入后宗教时代,而是在进入“后世俗时代”。

后世俗时代对现代性,尤其是对主流自由主义政治理论提出了尖锐挑战。自由主义国家中不是没有宗教的位置,但相对于国家而言,宗教是边缘化和私人化的,是个人选择的产物。组织化的宗教也不过是个人的集合。宗教团体与公司、大学等其他社会组织没有区别;国家应当以法律为手段,对宗教进行调控和管理,使之服从于自由主义的基本精神。然而,后世俗时代的宗教一方面不满足于停留在私人领域,而试图介入国家公共决策,另一方面它往往不赞同信仰的个人化,而有意凸显宗教组织和宗教团体的重要性。自由主义国家必须对这种挑战做出回应。回应可能意味着以自由主义原则剪裁宗教复兴的现实,也可能意味着对自由主义原则本身进行适当的调整甚至扬弃。

“神佑美利坚”——“公民宗教”在美国

任军锋

 导言

 在西方近代政治思想的深层结构中,伴随着政治领域的日趋世俗化,宗教与政治之间的张力便构成了其中最为核心的哲学命题。尽管随着民族-国家的崛起,政治与宗教开始在建制上走向分离,但这并未缓解神圣与凡俗两种视野之间的紧张。如何在上帝与恺撒、教士与帝国、教会与国家、良心与权威之间形成一种“建构性张力”?仍然是西方政治思想和政治理论所力图索解的基本问题。在世俗领域摆脱教会的羁缚之后,不可避免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即“如何确立一种新的权威?而如果没有这种权威,世俗领域将无法获得一种新的自身所特有的威严,将失去先前教会支持下的派生的重要地位。”[1]

 “公民宗教”(civilreligion)正是在这一语境中被提出的。它承接了古典政治理念,即任何城邦(国家)要强大且持久,公民群体的道德共识和神祗认信是不可或缺的。公民宗教为现世的政治国家提供了某种超世的维度,赋予政治社会以恒常性,它强调的首先是信仰的社会和政治功用,而非某种宗教真理。在西方政治传统中,罗马贵族正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在他们看来,政治社会的维系首先在于民众养成服从的习惯,而只有当民众将这种义务视为某种神圣意志的要求,这种服从的习惯才能养成。而如果各社会阶层放弃了宗教认信,这种乐于服从的习惯将遭破坏,政治体也会随之走向崩溃。

暴力与非暴力的抗争 --基督徒可选择的空间?

黄顺成


当非暴力抗争已被赋予光环,并为行动者加冕时,我们再提问:「在抗争中,暴力手法是否必然是错的?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被有权势的一方以暴力的对待默默的忍受呢?『非暴力』真是基督徒在抗争中的唯一选择吗?我们有甚么可选择的手法呢?」这仍是有意义的问题吗?既然,在抗争中,我们总是高举甘地、马丁路德金,并指摘「暴力」抗争者为暴民时,那么这种讨论又代表怎么一回事?既然,「抗争就是要争取就应得的权力;抗争就是要推翻现有的不公平制度;抗争就是要反抗现有的霸权势力」,那么抗争为甚么仍要强调非暴力呢?这是我们进入讨论前,必要正视的问题,特别当爱字头成为正义联盟、建制派坚持「反暴力」、「依法」只能接受「以胸袭警」,那么「非暴力」与「暴力」何以见得有区别。1 或许,我们可以藉禤智伟〈「耐性作为法门」--尤达的和平知识论〉2 一文进入有关讨论。笔者认为当下问题不在于选择甚么方式回应(这才是离地的讨论),而是行动者常陷入无思之恶,故此本文重点是讨论应如何思考以上述课题,至于具体行动可参禤智伟文章。3

十字架之战:温州教堂抗拆记



8月16日晚,近百名基督教牧师、传道人和教会长老聚集在一个村庄教堂的小集会室里,他们都是来自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各牧区抗拆十字架的骨干。平日在讲坛上滔滔不绝的他们,今天静静地坐在讲坛下,听同为基督徒的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的讲座。

讲座开始前,一位牧师带领众人祈祷上帝通过张凯将法律知识传授给他们,帮助他们守护十字架。而张凯开讲的第一句话就说:“今天我站在这里,与其说是分享法律,不如说是分享策略和方法。”

从去年开始,浙江省当局推进了数波拆除教堂十字架的行动,据浙江省基督教协会统计,已被拆十字架的教堂有1200馀座。

温州党政干部周日大规模冲击基督教会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5年8月31日



在温州“8.26大搜捕——抓捕张凯等维权律师和10多名传道人”之后,根据温州当地信徒透露,温州市委向各级干部传达通知,要求行政人员进驻教堂收集情报,并监控被认为是重点的教堂和重点的对象。通知内容如下:

“重要通知:根据市委内部消息请各地统战、民宗部门、镇街采取有效措施,严防集聚,防重立,防煽动性、攻击性的舆情,具体要做到:

第一,本周末(8月29日-30日)全市统战、民宗干部不休息,与镇街干部一道走进所有重点堂点,参加他们的礼拜活动,做好教育引导,及时掌握动态。

第二,进一步深入排摸重点堂点和重点对象,完善工作组机制,工作组领导要真正履行第一责任人职责。”

胡石根的骄傲



胡石根又一次被失踪,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茫茫世界里。

这些天,康玉春彻夜失眠,向朋友述说自己绝望的心情:“老胡失联束手无策,我状态很不好,寝食难安”。

与胡石根一起失踪的和平、全章、王宇、戈平……高月,他们的母亲、父亲、妻子、丈夫、姐姐、弟弟也都是陷在与亲人突然分离的痛苦里,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被失踪了,大家都在焦急的寻找。

对老胡而言,更糟糕的是,一向老实厚道不善言语的胡水根弟弟(胡老师的小弟弟、平时在北京五道口铁路旁开一个很小的烟酒店)也被吓的逃离北京了。

张凯及助理均被监视居住 律师要求会见被拒绝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9月1日



北京基督徒律师张凯和两位助手被温州警方刑事拘留已一个星期。张凯所在的北京新桥律所主任律师杨兴权星期二表示,该案的两位代理律师曾向公安提出会见当事人的要求,遭到拒绝。杨律师称,张凯与助理刘鹏被以涉嫌两项罪名,监视居住,另一位方县桂则羁押在看守所。

曾失踪多日的北京维权律师张凯和两名助理刘鹏及方县桂,终于有了下落。8月25日深夜被警方从温州下岭教会带走的张凯等三人,已被温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强制对其“监视居住六个月”。温州一位基督徒本周一(8月31日)晚告诉记者:“张凯律师被温州公安局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扰乱社会秩序,被强制监视居住六个月”。

张凯律师被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在北京新桥律所维权律师张凯8月25日深夜被警方从温州下岭教会带走,失踪多日后,新桥律所的主任律师星期一下午证实,张凯已被温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采取“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的强制措施。外界担心,警方采取指定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更容易发生一些类似刑讯逼供的法外行为。

北京新桥律所主任律师杨兴权8月31日下午发微博,透露了外界关注的失踪多日的张凯律师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最新情况。杨兴权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除了在微博上发布的消息,目前没有进一步的情况,明天会前往温州公安局了解。他还证实,包括知名基督教律师李柏光博士在内的多名律师已到温州,到明天中午将共有6位律师抵达温州。

纽约时报:香港基督教人士在内地活动受限制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 《纽约时报》记者        2015年8月28日


但久居香港的邬小鹤最近被传召到大陆,和宗教事务局的官员见面,这让他感到非常震惊。他说这些官员边喝茶边指出他的行为违背了一系列法律,并要求他停止违法行为。






香港充满活力的基督教社区,一直吸引着到访香港的大陆人。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人跨越边境前往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参加主日学、讨论会和巨型教堂聚会活动,与内地相比,香港享有更多自由,包括宗教自由。

但随着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加大力度,限制基督教在大陆的影响力,比如开展争议性的行动,在中国东部的部分地区拆除十字架,香港一些教会的活动遭到官方审查。北京方面的关注促使香港居民担心香港的自治权遭到侵犯,引发了香港基督教徒的批评。

“我们以为中国对宗教持比较欢迎的态度,”61岁的邬小鹤说。“现在,我们担心会越来越严厉。”

张凯见证随想

2014-11-15 张凯律师



家里的音响坏了,心情大受影响,觉得孤独袭来。当下可以让人真实快乐的东西越来越少,常常不愿应酬无聊的聚会,不愿去人多的地方,在家听听莫扎特、听听巴赫,就觉得无限满足。

夜晚,有时会念旧,想起骑着一辆自行车,穿行在长安街的年龄,觉得并不遥远,如同昨夜的故事。那时,天很冷,那时,爱情还在自行车上,那时,常常会写诗。

理想主义者,永远是孤独的。在一个专制国家呼唤法治,在一个情欲泛滥的时代,追求爱情,在一个物欲袭人的地方,寻求朴素,在一个颓废的年代,坚守信仰,总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24岁前的我,是个极度平凡的人,无论如何努力,都像一块没有花纹的石头。摆放在哪里,都没人注意。那一年,非典。北京城如同死城,街上看不到人。一个孤独的年轻人,就像一片叶子,落在了大海里,不知何时,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真的以为:或许找到了爱情,一切都会改变。于是,真的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如同天使下凡。白色绣花的裙子,安静的如秋天的湖面,符合了一切美好故事的开始。是的,人生的一切美好真的从那时开始,不是爱情,却是基督信仰。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好听的音乐,可以感动的热泪盈眶的歌。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好的人,听你倾诉着年轻的苦闷,默默的为你祷告。原来,笑可以是单纯的,原来人生并不是荒谬和虚无。从那时开始,一切变得不一样。

我们对家庭教会立场的重申(九十五条)

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



出于顺服基督、持定元首并为神的全家尽忠的愿望,本教会诸位牧师、长老,基于对圣经真理的认信,并尽力寻求圣灵的引导,定意发布关于“中国家庭教会立场”的下列九十五条论点。欢迎任何公开承认主基督为人类及个人唯一救主的信徒,提出书面的辩论意见;本教会亦愿意独自或联合其他认可此论纲的其他基督教会,以下列论纲为据,与中国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在任何合宜的地点、时间,并以任何合宜的方式,开展和平对话。


大纲:

1-17条,上帝的主权和圣经的权威

18-31条,上帝的律法和基督的救赎

32-39条,反对“基督教中国化”

40-44条,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和国度

45-72条,两个国度的关系与政教分立

73-95条,反对“三自运动”与持守福音使命

神州布道团牧师及教师被拘留 广福教会牧师等人上访机场被截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8月30日

神州布道团的教师程超华

8月26日,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区分局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对平阳县基督教神州布道团牧师严晓洁,处以行政拘留八日。两天后,29日,该布道团的教师程超华也被公安带走,目前未知当局拘留其原因。此外,广东广福教会牧师马超等三人,本周日(30)中午启程前往北京上访之际,在机场被公安带走软禁”。

温州警方在8月26日抓捕和传唤了十多位基督徒,其中平阳神州布道团严晓洁牧师被处以行政拘留8日。29日,温州警方又拘捕了神州布道团的教师程超华。据当地信徒称,上周六(29日)上午10点40分,程超华在温州龙湾上江被警察带走。程教师和严晓洁牧师曾在今年8月份接受按立,二位信徒都是黄益梓牧师的得力同工。黄牧师曾因去年“721”平阳救恩堂血案被有期徒刑一年。据称,平阳当局可能对黄牧师出狱后,按立两位护教立场坚定的同工,感到不满,于是采取抓捕行动。平阳一位信徒星期天告诉记者:“严晓洁牧师被拘留的理由是转发了一条信息。昨天,布道团的程超华老师也被带走了,也没有音信,也没有传唤通知书,什么都没有,现在我们也没有任何消息。严晓洁牧师是拘留八天,9月4日出来。而程超华教师没有任何通知,他是被几个人带走了。也没有说哪一天获释,家属也没有得到通知”。

2015年8月30日十架短讯与代祷


8月25日,温州十字教案教会法律顾问张凯律师与二位助理律师被温州秘密警察羁押已有5天。截至8月30日中午,律师家属及被带走时所在地鹿城下岭的教会均未接获官方相关消息。张凯律师的父母和张夫人,及助理律师刘鹏的母亲,方县桂律师的夫人委托律师团队协办此案。北京新桥律师事务主任杨兴权律师将前往温州,著名基督徒律师李柏光博士已抵达温州,杜兆勇律师,李贵生律师,雷小冬律师,雷志峰律师,严华丰律师,萧云阳律师也将前往温州。欢迎律师前往温州声援。

张凯律师的手机电话仍处非正常状态。五天来,有律师一直试图联系张律师,拨打结果显示:张律师的手机有时候被转到10198秘书台,一会儿拨通却没人接,有时处于通话中。可见张律师手机电池板处于有电状态,手机可能被警察解析,以获取个人信息资料。

在“8.26”大搜捕行动中被带走的温州龙湾永强牧区陶崇银传道、吴辉长老、姜益祥长老已回来,五溪教会范河民弟兄也已回家。温州龙湾永强牧区王运显长老继续受到限制;平阳严晓洁牧师被拘留8日,9月4日回来;温州鹿城藤桥牧区周爱平长老、魏文海、周建、程丛平传道未回;张凯律师、助理律师刘鹏,方县贵律师均未回来。

虚空的超越 ------- 从《传道书》看中国传统文化的虚空和超越

毛志斌 Abraham Mao


前言:

“人生七十古来少,前除幼年后除老。中间光阴不多时,又有炎霜与烦恼。花前月下得高歌,急需满把金樽倒。世人钱多赚不尽,朝里官多做不了。官大钱多心转忧,落得自家头白早。春夏秋冬捻指间,钟送黄昏鸡报晓。请君细点眼前人,一年一度埋荒草。草里高低多少坟,一年一半无人扫。”

中学时代外公曾在去世前让我读这首唐寅的《一世歌》,读后颇为让我这个喜读史书、向往建功立业的少年人有点灰心丧气,与传统儒家积极进取的入世精神背道而驰,很象我后来在圣经《传道书》中所读到的“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传道书1:2)。人生一切的辛苦努力或富贵荣华最后都不过是黄土一堆。“他怎样从母胎赤身而来,也必照样赤身而去;他所劳碌得来的,手中分毫不能带去。”(传道书5:15)生命就是这样残酷而荒谬吗?从少年时代开始,我就不得不思考着这样沉重的问题。然而,在传统的中国文化精神里我找不到真正能给我满足的答案。

北京市新桥律师事务所 敦请北京市律师协会依法维护 会员张凯执业权利函

北京市律师协会:

我事务所执业律师张凯2015年8月25日在浙江省温州市依法从事执业活动时,被当地警方抓捕。浙江省温州市警方未依法向本律师事务所通报与之相关情况。浙江警方的行为,涉嫌侵犯张凯律师的合法执业保障权。本事务所和张凯律师都已履行了向你会缴纳费会员费的义务。故本事务所依照《律师法》第四十五条、《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章程》第十条第(三)项之规定,敦请你会依照《律师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履行保障律师依法执业,维护律师的合法权益之法定职责。期望你会能够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方面主动作为,敢于担当,该发声的发声,该协调的协调,该反映的反映,保障支持律师依法执业,协调有关部门依法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和职业尊严。



新一轮大抓捕旨在配合改造基督教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自习近平上台后当局对基督教的政策大为调整,从江、胡时代的“与社会主义相适应”转变为“基督教中国化”,意即以中共的意识形态强力改造基督教(包括强拆十字架)。此大政方针一旦确定,当局就不会轻易改变;而拦阻此一政策实施者,必然会被当局迫害和清除。最新一轮在浙江发生的抓捕律师、牧师行动,就清楚说明了当局推行基督教中国化的顽固意志。

8月26日,代理温州数十个教会维权案的北京市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凯和助理刘鹏被公安带走羁押。与此同时,温州平阳县牧师张崇助、温州藤桥牧区牧者魏文海、周建、程丛平;永强牧区牧者王运显;神州布道团牧师严晓洁等温州多个牧区的数十位牧者被地方国保带走;被囚一年释放的平阳凤卧教会黄益梓牧师则被公安在25-27日贴身跟踪,似乎是防止他在大抓捕之际有所行动;多次呼吁停拆十字架的杭州基督徒作家昝爱宗弟兄也被杭州下城区国保带走。显然,这次行动是温州警方自去年七月以来规模最大的针对基督徒的抓捕行动,也被认为是7月10日全国大抓捕律师后的又一次大规模抓捕行动。此次抓捕旨在瓦解强拆十字架过程遇到的抵抗力量,继续强力推行强拆十字架运动。

躲不过的十字架

章圣任

2014年2月27日,杭州余杭的黄湖基督教堂顶上的十字架被强行拆除,拉开了浙江省强拆十字架的序幕。那时候,我们觉得杭州离我们好远,我们应该是安全的。2014年4月28日,温州永嘉的三江基督教堂被整体拆除。我们才知道,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仅在一江之隔、咫尺之间。但我们被铺天盖地的“违建”、“违建”、“违建”所遮蔽,以为他们要拆的仅是违建,我们应该是安全的。后来,高速、国道、铁路沿线都难觅十字架踪迹了,我们才知道那双眼睛盯上的确实是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可我们不在显眼之处,应该还是安全的。

2015年7月10日,强行通过了《浙江宗教建筑规范》,消息通过各个渠道阵阵传来,全省教堂顶上的十字架全部都要拆。当然,还是可以说“我们教堂的十字架本来就是在墙上的,我们是安全的”、“我们没有教堂,我们没有十字架,我们是安全的”、“我们不在温州、不在浙江,我们是安全的”……但你会发现,一次又一次的“我们”,在一次又一次地减肥,终将瘦得只剩下了“我”。那时,“我”又将躲到哪里去呢?

基督教神州布道团严晓洁牧师被行政拘留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5年8月28日

严晓洁牧师

2015年8月26日中午,温州市公安局龙湾区分局治安大队以“扰乱公共秩序”理由,对浙江平阳基督教神州布道团牧师严晓洁实施行政拘留8日的处罚。严晓洁牧师现在被关押在温州市公安局拘留所。

警方对严晓洁牧师实施行政拘留8日的处罚理由是:严晓洁用手机在他参加的“教牧同工微信群”转发了7条“8月25日十架短讯与代祷”的信息。警方认定信息内容系虚构并有攻击政府的内容。严晓洁牧师应该在2015年9月4日释放。

浙江平阳基督教神州布道团是黄益梓牧师在2000年发起成立的。十几年来,布道团在宣教、福音事工、基督徒培灵和基督徒事工培训、基督教教育等方面,服务多地教会和社会,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严晓洁牧师原来是布道团的副团长,担任布道团的主讲教师,于今年8月6号被正式按立为牧师。

今日,为我的好兄弟张凯禁食祈祷

范学德



我这次回国时本来该跟张凯律师通个电话,他还说过要在国内请我吃饭,但我们都太忙了,连一句话也没说上。我25日离开中国,他在那个黑夜被捕。

我们上次通电话是7月24日,他说到了自己的困境,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我最后留给他的是两个字:“平安。”他在此前则对我有一个请求:“范学德弟兄,要为我祷告。”

对不起,张凯弟兄,我为你祷告得很少。但从今晚开始,我为你禁食祷告,我不知道你在哪一个牢房中,是否还像上次一样带着手铐,但我奉耶稣的名为你祈求,求上帝保守你在主的平安中。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苦难,但在耶稣基督里,有平安,这平安没有人能夺去,因为耶稣已经战胜了这个世界。

專訪坐牢一年的黃益梓牧師

朱永瀟 2015年9月6日 第29卷 35期







溫州平陽鳳臥教會歡迎黃益梓牧師歸來

黃益梓是溫州平陽鳳臥教會的牧師,也是浙江十字架風暴第一位被囚者。在去年溫州平陽救恩堂強拆十字架事件中,黃益梓被當局指控為集結信徒抗爭的組織者,被判「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成,入獄一年,今年八月一日出獄。他在出獄後接受亞洲週刊專訪,以下是訪問摘要:

你精神狀態很好,不像是入獄一年的人?

我覺得對我們基督徒來說,雖然身體受限制,心靈卻是自由的。因為我們沒有任何犯罪。基督徒是誠誠實實在世,我們不是對哪一個人,我們是對上帝。查我查了五個月,騙錢、挪用公款、國外滲透,全都沒有。最後連查案民警都對我說,我佩服你們基督教,你們這麼有公道,我真不知道政府為什麼這麼搞你。

浙江基督徒大抗爭拆十字架風暴升級

朱永瀟                      2015年9月6日              第29卷 35期


溫州龍灣基督教堂女信徒捍衛十字架

浙江基督徒不再是沉默的羔羊。去年掀起拆十字架風暴的浙江,今年風暴升級,全省估計將有近兩千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越來越多的信徒不再願意被動挨打,發動大抗爭,捍衛信仰。在被稱為「中國的耶路撒冷」的溫州,出現十字架重立、被拆、再重立的現象,更有「滿城盡帶十字架」行動。律師張凱的團隊編訂《教會維權手冊》。浙江當局對基督教的「五進五化」政策引起信徒警惕。

這教堂似乎是一個犯罪的現場。三百多個看似警察的人,團團圍住溫州永強雙村基督教堂。他們衣服上寫著「龍灣保安」的字眼,拿著各種的器具,目的不是去追捕什麼罪犯,他們的目標是教堂的十字架。

儘管不是星期天,今年七月二十二日的早上,但不少基督徒都趕來護衛十字架。這個位於溫州龍灣機場附近的教堂,最終傳出「轟」的一聲巨響——堂內一面牆上出現了一個洞,粉碎的灰渣四處蔓延。「你們這群強盜,你們是違法的,你們是違法的!」一位教徒用他最大的音量吼著。

我的背景是上帝------张凯律师如是说

来源: 博讯新闻网



杨兴权律师今天(8月27日)23点发布消息称针对张凯律师在温州被捕,他已经忍了48小时,他说张凯案的律师团已经组建,详细信息即将发布。同时,杨兴权律师也披露了张凯律师这次被抓捕幕后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

杨兴权律师:已经忍了48小时!只有到温州公安要说法了。张凯案律师团已经组建,详细信息很快发布。

以下是杨兴权律师所记录的张凯律师的维权之路:

组织了30多人律师团介入浙江各地教案的律师张凯,8月25日深夜在温州被警方带走,再无音讯。

温州五溪教会物品被查抄, 20人一度被抓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8月27日

          查抄五溪教会物品的便衣人员

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五溪教会,本周四(8月27日)遭到当地公安查抄,教会的监控设备等用品被公安扣押,遭到数十位信徒反抗。下午三点多,数十名公安带走约20名信徒,当晚获释。此外,周二晚间被抓的北京律师张凯与两名助理,至今没有消息。

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五溪教会曾多次遭到当局强拆十字架,后又被信徒重新竖立。星期四(27日)上午,龙湾公安分局的国保和便衣人员在未出示证件的情况下,闯入该教会,拆毁教堂的监控设备,又抢走储存录像的硬盘。当地一位匿名信徒下午告诉记者:“今天又去教会强制把电脑,监控设备都拿走了。他们拿的是监控主机,里面存的所有摄像记录,他们把主要的一个硬盘拿走了,现场抓人的视频也就没有了”。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3.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