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强力驱动.
最新更新

贾灵敏当庭抗议 一审被迫休庭

凤凰网文涛 wentao@ifeng.com






4月27日上午9点,贾灵敏、刘地伟涉嫌寻衅滋事一案一审开庭,由于被告人当庭强烈抗议,开庭仅10分钟审判长即宣布休庭,重新开庭的时间将于15日之后另行通知。

贾灵敏是郑州居民,做过20多年的教师。2010年在拆迁纠纷中当过“钉子户”,后来她家的房子被强行拆除,她辞去教职一心维权。在这个过程中帮助过大量全国各地跟她有类似经历的人,经常去拆迁现场进行“普法教育”。

贾的辩护律师朱孝顶告诉凤凰网,被告人认为把庭审安排在位于巩义市河洛镇神北村的一个小法庭,让大批从全国各地赶来旁听的朋友无法参加,另外,法庭没有保证律师完整的辩护权,她当庭宣布解除对朱孝顶和薛荣民两位律师的委托关系,并且放弃自我辩护。

广西大屠杀四十周年祭

2015-04-27 


一、绪言
日历像落叶飘零似的飞去,文革中的1968年发生在广西的那场大屠杀,转瞬间四十年过去了。望着这飞逝的日子,尽管时代的列车已跨入了二十一世纪,世事变迁,逝者长已矣;但,存者今犹在,四十年前那场大屠杀的种种惨状永远地留在了世人的心中,那一幕幕悲惨的历史成了人们永难磨灭的血腥记忆。

1968年的广西大屠杀到底有多少无辜的生灵死于非命?仅据官方统计的数字,被非法杀害者为八万九千八百一十人(民间估计可达十万之众),这已是一个足以令人心惊胆寒的数字了。近九万鲜活的生命数月之间就从人世间消失,而且死的是那样的惨烈,确是令当今的人们(特别是7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难以相信和难以理解的。但,这是血淋淋的无可争辩的铁一般的事实,可以说这是中国现代史上除1937年12月至1938年1月日本法西斯在南京大屠杀外的又一次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而且是对自己同胞的屠杀,这是人性的大毁灭,是兽性的猖狂大表演。杀人数量之多,杀人手段的残忍,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美国人的公民意识



我热爱我的国家,但警惕我的政府;人权比主权更重要; 自由比爱国更实际;法律比总统更可靠; 民生比政治更符合需求;教育能让人看到希望。公民挑剔政府和批评其政策,便是爱国。

我们常用中西文化的不同来诠释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差距,以国情不同来搪塞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实际上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如老这样下去,我们的国家永远落后于先进国家,《美国人的公民意识》将中美两国在各方方面面的不同展示出来,让我们明了造成差距的原因在哪里?那就是要遵守宪法,不但人要守法,国家政府更要守法!

山东5名“门徒会”成员获刑 被认定为邪教组织

近日,山东省平原县人民法院公开判处一起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件,李某某等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三年至四年不等有期徒刑。

2013年至2014年,李某某先后7次到平原县境内领导、组织策划邪教活动,发展教徒。平原县人赵某某、魏某某、邹某某、张某某积极参加并宣传“门徒会”。李某某任“门徒会”小分会负责人,赵某某任教会执事,魏某某、邹某某、张某某任分会点执事, 5人经常在一起祷告、相互交流“见证”,制定下一步发展计划,并发放宣传材料,积极向他人传教。

去年7月23日,接群众举报,平原县公安局将正在聚会的李某某、赵某某、魏某某、邹某某、张某某抓获,公安民警当场查获“门徒会”邪教资料一宗。

从曹县教案看家庭教会的被邪教化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北京时间2015年4月22日、23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在曹县法院开庭审理,数百名信徒在法庭外进行声援,该案辩护律师陈建刚、付永刚等律师进行了有力地辩护,赢得了法庭内外基督徒们的赞誉和感激。



山东曹县教案缘起于2014年6月25日,曹县五十多名特警,在该县庄寨镇拘捕正在练习唱基督教赞美诗的22名基督徒,其后以他们是“全范围”邪教组织成员为理由,刑事拘留其中12人。7月23日,10人被取保候审释放,但均被强行要求他 们作违心口供,被迫在释放证上签名。之后这些口供成为指控赵伟良和成洪蓬的证据。除了强行逼迫、刑讯逼供、大多数证据都是复印件等司法程序上严重违法外,本案最核心的就是曹县该基督教团体的邪教定性问题。即他们属于全范围教会吗?全范围教会是邪教吗?



从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记者乔农采访律师付永刚可知,控方(检察院)将赵伟良等基督徒的团体定性为邪教组织——全范围教会,主要是公安部门鉴定的现场查抄的电子介质当中,有《真理之光》和《上山之钥》两本书的内容,他们拿此两本书做鉴定,说是邪教物品。出具鉴定意见的单位是菏泽广电总局,而鉴定依据却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保密,不告诉法庭。



其实对于了解近年来中国宗教迫害的人来说,这个鉴定为邪教的依据实际上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去年山东招远“5 28”惨案后,6月3日中国反邪教协会发布的20种邪教名单及11种所谓活跃邪教的详细说明。其中对名列第八的“全范围教会”这样写到:



全范围教会:由徐永泽(2000年4月逃亡美国)于1984年4月建立。该组织大肆散布谣言邪说,将全范围解释为“大、广、深”,意即包括地球上的所有重生得救的人们。该组织以徐所著《教会基本建造草案》为纲领,提出“实现中国文化基督化、全国福音化、教会基督化的国度,与主一同掌权”。宣扬“信主不等于拯救灵魂”,要在聚会时大声哭泣,表示“向主忏悔认罪”,“才能重生得救”,散布“世界将到尽头,灾难就要降临”、“信主能治病”等谣言。


专访熊焱:在自由世界的边境呼喊生命垂危的母亲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15,04,25



*熊焱为见病危母亲抵港被拒入境原机遣返回美,西雅图机场转机时受访*
         原“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现美国陆军少校军牧熊焱博士(戈登-康维尔神学院教牧博士)为了与在家乡湖南病危住院的母亲见一面423日抵达香港被拒绝入境,原机遣返,他于24日上午回到美国。
         熊焱在西雅图机场转机候机时,接受了我的专访,回顾两周来所做的努力,谈这次香港旅程和他的心情。

         主持人:“请问您什么时候到达西雅图机场的?”
         熊焱:“(美西时间早)八点左右。现在是这里时间八点四十七,我的起飞时间是十一点五十分。”

彭明女儿演讲感人 前参议员、堪萨斯州州长Brownback呼吁关注中国宗教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5年4月24日

前联邦参议员、堪萨斯州州长Sam Brownback先生发表演讲


4月23日晚,德克萨斯州美德兰市,在一年一度的“对华援助协会感恩、奉献晚餐会”上,著名中国政治犯彭明先生的女儿彭佳音(Lisa Peng)的演讲受到现场两百多听众的热烈欢迎。全场听众数度起立为她鼓掌。前资深参议员、现任堪萨斯州州长Sam Brownback也发表了精彩的演讲,呼吁美国人关注中国的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


彭明先生是海外杰出的民运活动家,他的遭遇和王炳章先生几乎一样。他在海外建立机构,旨在结束一党独裁和推动中国民主进步,不料被中共在缅甸绑架回国,被判无期徒刑,现在还在湖北的监狱服刑。佳音在很小的时候来到美国,但很快就见不到父亲了。她是非常优秀的学生,去年被哈佛大学录取。她在演讲中讲述了她父亲的经历和遭遇,讲述了她数年来在美国、亚洲、欧洲等地为呼吁无罪释放父亲而作的种种努力。她也感谢了对华援助协会为此所做的努力。她告诉大家,她在美国健康成长,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关心,她将来一定会把这份爱传递出去,也会努力回馈社会。她现在不仅是呼吁他父亲的无罪释放,而且为许许多多象她父亲一样的狱中良心犯而呼吁。

柳州教案三基督徒各被判刑两年, 被告不服当庭提出上诉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4日



广西柳州教案三名基督徒程洁、黄秋瑞及李嘉桃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本周五(4月24日)被当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罚款五千元人民币。另一位非基督徒方斌被判一年九个月,罚款四千元。被告人当庭表示将提出上诉。宣判前,代理此案的广西百举鸣律师事务所主任覃永沛律师被法警拒绝进入法庭。

备受关注的广西柳州教案三名基督徒程洁、黄秋瑞及李嘉桃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在当局解除五位律师辩护资格后,星期五(4月24日)上午在柳南区法院一审作出宣判。柳州华林外国语实验幼儿园园长程洁、广州良人教会长老黄秋瑞及香港籍信徒李嘉桃“非法经营罪”成立,判处两年有期徒刑,另一位印刷厂业务员方斌被判处一年九个月。程洁的丈夫杜宏波在宣判后告诉记者:“一审三位基督徒判刑两年,程洁、李嘉桃和黄秋瑞都是判两年,方斌因为不是基督徒,判刑一年九个月。三位基督徒罚款五千元,方斌罚款四千元。他们当庭不承认所指控的一切,我们现在正在与律师商量,计划上诉”。

新疆两基督徒唱《哈利路亚》被拘 哈密及昌吉多家教会被冲击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4日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垦区两位基督徒因在家中唱基督教歌曲《哈利路亚》,被当地公安局以“进行非法宗教活动,扰乱社会秩序”,分别处以行政拘留五天和七天。当事人委托律师起诉阿克苏垦区公安局,要求撤销处罚。该案于本周一在当地法院开庭,法官择日宣判。不久前,新疆哈密及昌吉地区,多家家庭教会被当局冲击及查封,被拘留的信徒提起行政诉讼。

今年一月中旬,新疆阿克苏垦区公安局认定两位基督徒在家中唱基督教赞美诗违法。理由是其没有任教传教资格,没有在经登记的场所唱歌,处以行政拘留。两位信徒委托律师向阿克苏当地法院起诉公安局。受委托的张凯律师星期五(4月2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基督徒任德梅、赵琪在家中唱基督教歌曲被拘留:“她们唱了两首歌,当地的居委会人员闯到人家之后,说有人举报,后来被带走,之后两个人被拘留了五天和七天,现在一审已经开完庭了。这个案子不在于你有没有教会资格,而在于仅仅是唱了歌”。

我抵达自由世界的边境

美军牧师、前六四学运领袖熊炎



熊焱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深夜写于香港之行
谨以此诗献给弥留之际的妈妈

我抵达自由世界的边境
怀着温柔的心
渴望再能前行

望着那边灰蒙蒙的的天空
我呼喊生命垂危的亲娘
伤心的泪水混合着隐隐的悲伤

极权主义诱惑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2015-04-21       孙立平





极权主义杂谈之一
极权主义是一种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新的统治形态
极权主义无疑是20世纪留给人们的一个最大的谜。尽管此前有种种极权主义的思想和种子,但只有到了20世纪,它才真正开花结果。它是一场富有感召力的运动,又是一种令人恐怖的制度;它肇端于诱人的理想和不容质疑的正义,却酿造了无尽的罪恶;它在最大的程度上践踏着人性,其中却又夹杂着动人的故事;它是无数人的希望,又是无数人的厄运。可以说,没有极权主义,人类整个20世纪的历史将会全然不同。就在今天,它仍然在散发着巨大的诱惑力。

浙江丽水龙泉教堂被拆十字架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3日



浙江省丽水龙泉街道龙眼村基督教堂星期四(4月23日)凌晨遭到强拆。据当地消息称,当局出动一百多名公安和强拆人员,于凌晨三至五点钟期间将教堂十字架强拆。该教堂一位匿名的信徒婉转告诉本协会记者,十字架已被拆卸,但不愿多谈。这是丽水当局在十天内,拆除的第二座教堂的十字架。

继上周丽水青田县鹤城镇油竹下村教堂十字架被强拆之后,本周四(4月23日)凌晨,丽水龙泉教堂的十字架也遭遇同样命运。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当天中午告诉记者:“今天丽水龙泉教堂据说被拆了,具体在凌晨什么时候拆的,我还不太清楚。但浙江省近期又在拆教堂十字架,已经成为普遍行动。现在从宁波到丽水一带,都开始拆十字架。我相信最近有说浙江停止拆教堂,是不久前中央下文件,是谎言。中国地方官员强拆基督教的十字架,是对基督徒的逼迫”。

山东曹县教案控方以复印件当证据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3日


众多基督徒在曹县法院外声援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教案周四进入第二天庭审,两名基督徒被告人赵伟良和成洪蓬在法庭上否认控罪。辩护律师在当晚庭审结束后表示,控方出具的证人证言,仅政府机关人员的是原件,其余均是复印件,没有法律效力。律师当庭揭露控方证据中,自相矛盾之处。当晚六点半,法官宣布庭审结束,案件择期宣判。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案件星期四在曹县法院进入第二天庭审。法院外的戒备与前一天相同,众多便衣公安在周边不停走动,监视被阻止旁听的基督徒。被告人赵伟良的妻子刘翠平在当晚庭审结束后告诉记者:“公诉方拿出的证据根本不能成为定罪的证据。我们委托的律师按照法律辩护,是按照事实证据进行的。他们(控方)出示的证据根本就不是证据,用的两个犯罪嫌疑人的口供还是复印件,没有原件,还有宗教局的几个人的口供,还说电子书里面大量的内容是违法的,他们根本找到不到我们犯罪的证据”。

沈阳法院法警当庭殴打被告人 律师被强行拖出法庭

2015年4月22日                      来源:参与                 作者:辛云



2015年4月22日,沈阳市沈河区法院第四次对法轮功学员于溟、李东旭、高敬群案进行庭审。沈河法院却不顾被告人的高声挣扎和抗议,五六个法警将被告人强行摁在椅子上,杀猪式强行推进庭审。当被告人高声抗议时,却遭法警的当庭殴打。对此,董前勇律师谴责,却遭法警强行拖出法庭。王宇又谴责法警粗暴,也被强行拖出法庭。随后,王全章、兰志学、李中伟三位律师向法庭提交遭受酷刑的线索,要求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法院拒绝审查,三律师因此退庭到沈阳市检察院控告,但检察院的检察官却不管。

王全章律师发出信息说:“女被告人情绪不稳,男法警竟然冲上被告席对被拳打脚踢,董前勇强烈指责,审判长焦玉玲竟指挥法警把董前勇掐着脖子拖出去,王宇谴责法警粗暴,又被拖出去。”

谈基督徒的公民责任

2015-04-21         巴刻(J.I. Packer)著/朱锦华,魏孝娥,吴鲲生合译





甚督徒生活中有一椿以非而是的现象:一个人更深关切天堂,他就会更关切上帝的旨意是否行在地上。在今世表现出最大的热忱来服事他人的基督徒,通常就是那些对于另一个世界最有把握的人。无论是牧师、宣教士、政冶家、改革家、企业家、医生、有钱有势之人,或一般的信徒,他们的生活都可证明此事。

服事他人是基督徒的第一要务,从对人的服事可以看出基督徒的爱心。公民身分也是一种服务的形式,就像起初大部分的基督徒所领会的。尽管马克斯主义者宣称宗教使人对于世上的需要麻木不仁,我们却发现,那些公民籍设在天上的人(我引用保罗在腓立比书三20的词句),他们在任何国家中都是最好的公民,不论在民主国家或极权国家、基督教国家或异教国家、世俗化国家或无神主义国家。

山东曹县教案两被告受审,数百基督徒声援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4月22日

曹县教案四位代理律师


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一案,星期三在曹县法院开庭审理,数百名信徒到场要求旁听,被法院阻止。每一位被告只准两位家属旁听。赵伟良委托的辩护人之一陈建刚在傍晚休庭后表示,其当事人遭到警方殴打及辱骂,控方提供的笔录证据内容,被证人否认其真实性。


去年6月,被菏泽市曹县公安局以“全范围”邪教组织为名抓走的基督徒赵伟良和成洪蓬,被控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该案星期三在县法院审理,众多基督徒到场声援,并要求进入法庭,遭到法警阻止。

加拿大信友堂纪念北京守望教会户外敬拜四周年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2015年4月11日周六,加拿大温哥华、素里、三联市浸信会信友堂三堂与加拿大中国福音会共有83位弟兄姐妹参加了纪念北京守望教会户外敬拜四週年的特别晨祷会,洪予健牧师、焦丽传道、蔡光耀传道分别在三个堂会带领。请继续为北京守望教会及在中国受到逼迫的家庭教会祷告,盼望中国同胞早日真正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

中国律师关于衡阳涉黑案辩护律师法院门口遭羞辱殴打的声明

中国律师关于衡阳涉黑案辩护律师法院门口遭羞辱殴打的声明




2015年4月21日上午8时许,参加衡阳打黑案辩护的王甫、刘金滨、张磊等律师在衡阳中院大门口遭到多名身份不明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撕破衣服以致上身裸露,三位律师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殴打,多处受伤。


据悉该打黑案在公安侦查阶段,多名被告人遭受极其严重的酷刑。辩护律师为此向湖南省有关部门和负责人公开致信投诉酷刑一事,要求彻底调查,追究施加酷刑者的法律责任。4月15日,衡阳市政府新闻办在官方微博予以回复。针对该新闻办的回应,9位辩护律师又于4月20日再进行回应。


孰料联名回应次日,辩护律师前往法院继续履行辩护职责时,居然在法院大门口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羞辱性袭击。据了解, 华兴派出所离现场只有几分钟路程,八点十分左右律师被限制人身自由被殴打,八点十八分报警,直到八点三十五分也没110出警。

血色袭击——衡阳周氏家族案旁听记

梁甘雪律师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我在旁听席,听到群众跑进来大喊“打律师啦”的时候,茫然的以为是前两周冲突的重现。

当时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庭上的一段小插曲上:之前在发问阶段对周方毅的父亲进行人身攻击的被害人周X会,今天居然出现在了法庭上。公诉人对此很意外,因为在排非阶段,被害人不应当坐在公诉席上。周X会坚持是有人叫自己来的,是法院的人。公诉人和审判员说跟书记员核实过了,没叫过他,劝他到旁听席。周X会起先不肯走,一直强调自己是被叫过来的,后来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是谁叫来的呢?我在琢磨的时候,四五名群众涌进了法庭,最前面的女士大喊着:“外面打律师啦,我嫂子看到律师被打,倒在那个地上!!!”

旁听席上所有的人蹭的都站起来了,我们跑到了法院安检处,发现没有事情。我等了十分钟,看到王甫律师只身着一件前面扣子全被扯开的衬衣过安检,法警拍了拍他的背,似乎在表示安慰。他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脸色很憔悴,我问他被打的律师是不是他,他说,嗯,是的,就进入法庭了。

三名律师在湖南衡阳中院门口遭到暴力殴打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    2015年4月21日




4月21日上午,参加衡阳案件辩护的王甫律师、 刘金滨律师、 张磊律师在衡阳中院大门口在法警、保安面前遭到多名身份不明人员袭击,导致三名律师多处受伤。而此前一天,该案九位辩护律师曾公开发表致衡阳市政府回复的回复,再之前,律师们曾控告衡阳市公安局该案警员刑讯逼。


劉金濱律師:2015年4月21日早晨8:15分,我從酒店走向衡陽市中級法院,遠遠聽到喊叫聲,我加快腳步趕到法院門口,看到有大約上百人在大門口。王甫律師被十多人圍攻,我剛開口呼喊即圍上七八人對我毆打、辱罵,打掉了我的眼鏡,撕扯我的西服,襯衣被撕壞。我大聲呼喊,幾個法警無濟於事,只有一個公安在。我的包被奪走扔掉。王甫律師幾萬元的西服和內衣全被撕爛,上身完全赤裸。張磊律師見我被圍攻,遠遠趕來拍照,被七八人爆打!多處有傷痕。這是昨天律師們對衡陽市政府發佈的關於衡陽周氏家族案回應的質疑後的報復嗎?法治湖南?!

中国财政供养都供养了哪些人?

时间:2013-07-25                          来源:凤凰周刊




新当选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两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要用简朴的政府来取信于民,造福人民,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

他提到,今年1-2月份,中央财政收入增幅只有1.6%,可以推想,未来财政再保持高速增长的收入态势不大可能了,但是民生支出是刚性的,不能减,只能增,那就需要削减政府的开支。

他说,“这里我们也约法三章,本届政府内,一是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二是财政供养的人员只减不增;三是公费接待、公费出国、公费购车只减不增。”他表示,这三条中央政府要带头做起,一级(政府)做给一级(政府)看。

2012年一季度,全国财政收入29976.2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850.51亿元,增长14.7%。而今年一季度,全国财政支出24118.0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6064.48亿元,增长33.6%。这些巨额的财政支出究竟花在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财政收入越来越多财政开支却越来越不够挥霍?国家财政的负担有多重财政供养人数有多少?

被遗忘的神学信念——从底层人民的角度再思「信徒皆祭司」的宗教改革精神

邱凯莉 (台湾神学院助理教授)


※是否我们遗忘了甚么?


去年的三月,台湾相当不平静。先是有服贸协议强渡关山的事件,然后是年轻人佔领国会长达二十四天。三月二十三日发生了令人遗憾的镇暴事件,很多人流血受伤。由于我去年一整年在台湾做田野调查工作,那一天我刚好有事北上,所以那天晚上,我也去立法院关心这些学生。晚上看到电视报导,其实就觉得学生不太对劲,鹰派跟鸽派已经出现分歧,后来果然鹰派开始了冲撞的行动,也引起了行政院长江宜桦出动镇暴警察驱离学生的镇压行动。那一天晚上,我真的刹那间感受到台湾好像回到白色恐怖时代一样。


不过,有幸的是,太阳花学运虽然遭到了政府的镇压,却得到了广大民众的认同,并且在世界各地的台湾人,都纷纷以行动来响应年轻世代的诉求。太阳花学运虽然一开始是围绕在与中国签订的服贸协议的一连串争议,不过,后来的关注焦点逐渐提高到民主政治的失灵、马英九政府在经济上过度倾中、以及公民宪政会议等。也可以说,太阳花学运代表的是年轻世代对于台湾未来的忧心,对于社会转型的期待,以及一个改变现状的企图心。我看到这些年轻人想要改变的热切与渴望,想要一个不一样的台湾的未来的心志,我觉得台湾还是很有希望。

心灵、宗教与宪法

高全喜




本文发表于《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2年第2期。


摘要: 在古典社会,祭祀是最早的宪法制度,个人、宗教与国家三者通过祭祀合为一体。法律捍卫国家宗教的共同信仰,个人只有投身于公共信仰才能享有法律人格。进入中世纪,人的自我意识首次觉醒,个人心灵的安顿转变为追随、信奉耶稣基督从而获得救赎。此时的社会是基督教政教合一的宪制与教权和王权斗争的结合,个人的自由与平等被遮蔽。新教改革确立了个人与上帝的直接救赎关系,信仰上帝从个人义务转变为个人权利。现代国家通过创制宪法直接与个人权利相联系,国家保障个人宗教信仰自由,抵御教权对个人的干预。而关于个人的心灵安顿问题,现代宪法则诉诸于人民主权之上的超验的精神渊源——基督教精神传统。
 

非基督教运动中的知识分子

吴茂华



有一次我和一位文化人聊天,话题涉及宗教信仰问题。他告诉我他的女儿在美国读大学,刚信仰基督教,这使他及家人不快。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们中国人的传统历来是拜祖宗敬父母,如今女儿去崇拜上帝,把家国父母置于何地?中国人何须要去信这个洋教!我知道他的话在国人中相当具有代表性,因中国传统儒家文化是一种实用伦理,历来缺少宗教意识中终极关怀的因子,“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远之”,是其基本态度。所以即使是有修养的文化人,宗教大多在他们精神维度之外。那么,怎样看待近代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特别是在知识文化人心目中它是怎样的地位?国人为什么把发源于巴勒斯坦以色列地区的基督教称为“洋教”?


近读《基督教与民国知识分子》(杨天宏著)一书,其中作者用大量的史料论据,记载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中国社会思想文化领域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非基督教运动”,简称“非基运动”。这场文化冲突前后历时五年有余,不仅把中国社会政治文化引领向极端主义威权专制的道路,更对中国知识分子精神结构甚至一般国人文化心理和倾向影响深远。“宗教就是迷信”、“宗教违反科学精神”、“基督教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工具”等耳熟能详的口号,以及许多非难宗教特别是基督教的谬责误会都其来有自,与这场妖魔化基督教的运动密不可分。而在宗教信仰自由被世界文明国家普遍遵奉,也被写进中国宪法得以承认的今天,中国社会文化与不同文明、不同制度的国家民族日益增进交流的情况下,我们有必要用更加开放的眼光,更加理性的思维,将发生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那一场“非基”事件、特别是知识文化人对宗教信仰的言论和态度重新检视一番,以作为今人的镜鉴。

上帝与民主

刘同苏



近来,常听朋友谈到一句格言式的话:“中国离上帝多远,就离民主有多远”。显然,这话的含义是:中国若要民主就必须信奉上帝;如果中国人不信奉上帝,中国便与民主无缘。细想下来,虽然此话作为策略性的宣传口号颇具号召力,但作为严肃的思想命题却大有问题。


这一命题最主要是混淆了两件根本不同的事情之区别,将两个并无必然联系的东西设定为密不可分的。民主是一种尘世性的文明形态。无论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形态存在还是作为一种经济制度运转,他的存在与运转只与尘世的事务有关。信仰则是基督徒的灵性生命,他解决的是灵魂的问题。尽管灵魂最终要支配我们的肉身存在和尘世生活,但灵魂毕竟是灵魂,有它独特的存在。信仰因其属灵的性质,显然有别于属世的民主。两者虽然因交叉而有相遇之处(后面会谈到这点),却无必然的联系。我们与民主的距离并不等于我们与上帝的距离。反之,我们距上帝有多远,并不必然的意味着我们与民主有多远。信奉上帝不一定经由民主,达到民主也未必依靠信仰。达则可鉴古代的例证:犹太人不知民主为何物,但并未动摇他们对上帝的信仰;希腊人不知上帝为谁,也未影响他们建立了世界最早的政治民主制度。近则可见现代的示例:日本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基督徒,依然享有民主制度;中国农村数以百计的基督徒并无意于民主之类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获得灵性的生命。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3.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