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 强力驱动.
最新更新

基督教爱心救助机构被强行解散的后续情况

2015-07-01       曹楠弟兄                     基督教关爱中心



感谢神!6月30日凌晨我们发布《基督教爱心机构,四年多帮助几百人,将遭强行解散》一文之后,引起了广大弟兄姐妹和社会各界的关心和关注,谢谢你们的代祷、转发、关心和关注,愿上帝祝福每一位!

浙江省天主教“两会” 强烈要求立即停止拆除十字架

对华援助协会通讯员


根据民生观察工作室7月7日消息:在拥有众多基督教徒人口的浙江省,地方当局对宗教自由进一步收紧。浙江省中国基督教两会去年4月23日发布浙江省基督教界支持“三改一拆”倡议书,要求拆掉违章及旧建筑物等。据悉,浙江省去年被拆十字架的教堂有408座。与此同时,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联合其他部门,还曾发布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征求意见稿,对基督和天主教堂十字架的放置,进行严格的限制,规定十字架不得置于教堂顶端,十字架高度不得超过教堂门面高度的十分之一,必须与教堂周围的环境和建筑相协调等等。该征求意见稿还主张“宗教建筑宜体现地域风貌和文化特征”。

近日,浙江省天主教两会召开紧急正副主任电话会议,一致强烈要求立即停止拆除天主教堂十字架的恶行。全文如下:

“一国两制”下香港信仰自由的谎言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最近一个月来,中国政府在广东广州、深圳一带严酷打压家庭教会、并野蛮取缔了一些教会慈善机构和学校。根据对华援助协会和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广州美心教会、信望爱教会、福地教会和广福教会在过去一个多月内,被当地宗教及公安部门责令关闭并被强行查封,广州三所基督徒创办的教会学校也被查封。深圳一个有五百多名信徒聚会的荣耀教会,在6月21日遭到宗教和公安部门责令停止聚会;深圳基督教关爱中心创办的慈善救助站,6月30日遭到政府方人员近两百人强行取缔。


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广东省对基督教的迫害已经触及香港。香港国际天粮事工会长、中福教会主任牧师邬小鹤,在7月1日大陆实施新《国家安全法》当日,被深圳福田区宗教局官员召唤到深圳约谈,官员称他所在的机构在其网站中召集大陆基督徒来港参加宗教培训班,称他们的做法违反大陆宗教条例,并要求该机构不可在港向大陆留学生和大陆来港的教徒传道,否则将会受到处罚。

香港牧师内地讲道被官员约谈 打压基督教广东已成“第二个浙江省”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7月7日




继浙江省当局强拆十字架后,广东出现全面收紧宗教政策的趋势。香港国际天粮事工牧师邬小鹤因在本地培训内地家庭教会领袖,今年7月1日被深圳市福田区宗教事务官员招到深圳约谈,并向他当面发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他停止召集国内基督教信徒前往香港接受基督教培训。广东一位基督徒称,最近全省都在关闭家庭教会,无论是三自教会,还是家庭教会,当局最终是要建立中国式的教会。广东已经成为第二个打压基督教的浙江省。

7月1日,中国《国安法》正式实施首日,在所谓“一国两制”的香港本地,香港国际天粮事工牧师邬小鹤,被深圳市福田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官员招往深圳约谈,宗教官员指他在过去两年,在网络上召集内地基督徒到香港接受培训。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国务院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及《广东省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等。向他发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责令其立即停止在网上发布召集国内基督徒前往香港接受培训的信息。

政教分离的再思

禤智伟

香港浸信会神学院实用神学〔社会伦理〕助理教授

  「政教分离」是浸信宗一直持守的信仰原则,然而它并非一成不变的铁律,在不同的具体社会处境和政治制度下,都需要我们恆常地重新反思它的伦理实践意涵。本文尝试以两个「不」、一个「是」,从釐清「政教分离」不是甚么,帮助我们在当下香港的社会氛围和政教互动关係中,以及「现实政治」(realpolitik)的挑战和压力下,重新聚焦于如何践行「基督是主」。

「政教分离」不是避谈政治

  最普遍对「政教分离」的误解,是以为教会内部和公开的言行皆不应涉及政治。大抵这种常见的错谬是源于望文生义:其实「政教分离」(church-state separation)所讲的「政」是特指国家或政府(state),而非泛指「政治」(politics)。因此,「政教分离」的原则,并非禁止教会(或牧职人员、平信徒领袖)回应政治事件、或批评政府。

新《国安法》第22条下的内地事工

胡志伟


  二○一五年七月一日对本港教会来说,重要不是七一有多少人上街、特区回归十八年有何意义,乃是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新的《国家安全法》。当本港大多基督徒忧虑美国最高法院就同性婚姻合法化将会对教会带来的冲击,笔者认为更值得忧虑是《国家安全法》(自公佈之日起施行),不仅涉及政治层面,宗教领域也归属国家安全了。


  《国家安全法》第廿二条这样列明:「国家依法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宗教活动,坚持宗教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防范和依法惩治利用宗教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反对境外势力干涉境内宗教事务,维护正常宗教活动秩序。国家依法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依法惩治邪教违法犯罪活动。」

与美国宗教社会学者杨凤岗对谈

上:变局当前的内地宗教市场





採访:罗民威 整理:陈盈恩


  个多月前,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引起海内外宗教学者的广泛关注。总书记习近平提及新形势下统战工作有八个「必须」,其中四个涉及宗教,引起猜测内地宗教政策会否在短期内大幅收紧。

  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的着名宗教社会学学者杨凤岗教授,六月中到香港浸会大学出席「一九四九年后的中国基督教」学术会议(见上期报道)。我们趁他留港的机会,与他对谈内地宗教政策与信仰空间的种种变易与契机。谋事在人,成事在神。
浙江省内拆十架行动持续,部份地区教会于十架被强拆后重立十架,作为对信仰的守护。(网络图片)

宗教为什么还能够存在——以基督教为例

黄力之


一、理性对待宗教存在的事实

  可拉特(Sidney Collett)在《圣经注释》(A11 About the Bible)一书中说道:“伏尔泰(Voltaire)这位法国著名的无神论者死于公元1778年,生前他曾预言,在他死后一百年,基督教将不复存在,人们只可能由历史中读到它而已。但历史胜于雄辩,伏尔泰早成历史人物,而圣经营销售量仍继续在各地有增无减,并且藉着它把福音与祝福带到世界每一个角落。” 亨·海涅在十九世纪批判着宗教时也不得不承认,“基督教是一个观念,作为观念这样一个东西,如任何一个观念一样,是不会破碎的、是不死的。” 面对二十一世纪宗教抗拒着科学理性而存在并复兴这一现象,文化哲学有必要去深入研究其机理、探究其原因,以便为一般的文化建设提供参照。

  文艺复兴以来的世界史无疑是科学理性的历史,在科学知识及其技术成果面前,基督教教义在知识层面上似乎不堪一击,海涅在1833年时就说过,“正因为我们彻底理解了那种绝对的唯灵主义的一切结论,所以我们也可以相信,基督天主教的世界观已经寿终正寝。因为任何时代都是一头斯芬克司,只要人们一破它的谜,它就立即纵身跳进深渊。”

  话是这么说,可是真正放眼世界,何处不是宗教徒、包括基督徒的乐园呢?二十世纪下半叶开始,出现了全球性的宗教复兴运动。如俄罗斯在1993年有30%的25岁以下的人称自己已经信仰上帝,同年莫斯科地区的教堂数量由1988年的50所增长到250所,而中亚地区的清真寺由160座增长到l万座。就连中国这样的非宗教国家,也涌动着宗教潮流。媒体报道:中国内地河南灵宝市刚解放时有基督教徒846人,而到2005年则达到3.5万人。 新加坡前领导人李光耀在1994年说,“如果你看一眼那些迅速发展的国家和地区--韩国、泰国、香港和新加坡,就会发现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宗教的兴起”。

家庭教会研究者谈:中国教会与基督徒如何更好地适应公共化的趋势

2015-07-06 基督时报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宗教信仰自由重新落实,中国基督教也迎来一个新的蓬勃发展时期,基督徒人数与教会规模的增长都逐渐带来一个新的亟需面对的趋势:公共性。

中国教会和基督徒如何更好地面对这一趋势带来的挑战与转变?日前,基督时报邀请了一位家庭教会的研究者冉亮老师分享了他对这一话题的观察和思考。

冉亮老师,知识分子出身,成为基督徒至今已有十余年的时间,主要在城市家庭教会中参与服事,同时从事信仰与公共问题的研究,对教会牧养、基督化教育、基督教文化等不同的事工都有参与,对于家庭教会的现状与发展也多有思考。

邀请他来就“公共性”这一话题分享主要的原因还在于他对推动中国家庭教会和基督徒关注“信仰与公共生活”很有负担。几年前,他就开始关注这一话题,去年开始他逐渐发起一些相关的讲座和讨论,帮助家庭教会和基督徒更多地意识到这一趋势。

从法律人到基督徒——我的信仰求索之路

作者:陈戈

和大多数中国大陆人士一样,我从小学到中学都被灌输无神论教育,到20多岁时,都生活在崇尚唯物至上,排斥心灵自由,通往奴役之路的物欲社会里。因此,对上帝创造一切一直都怀着懵懂和疑惑,甚至一度愚昧地相信墨写的谎言,以为无神论就是真理。

1与信仰,若即若离

然而,同大多数人一样,我心中也一直充满着对宇宙间神秘力量存在的意识和好奇。在中国文化中自古便有“天”的概念。所以从一开始我并不排斥“造物主”这个概念。

上大学后,学习西方语文,又有在国内学习的美国人向我传讲福音,让我知道了人有原罪。对人与社会的深度思考,也逐渐颠覆了儒家学说在心中留下的关于人性本善的认识。

哭泣,但不丧胆!

/赵约翰牧师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2015年6月26日上午,美国最高法院以5:4的投票结果裁定,同性婚姻合乎宪法。这是美国历史性的裁决,意味着同性婚姻在全美50个州全部合法,之前14个州原本对同性婚姻的禁令也随之撤销。美国成为全球第21个全境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消息传来,我们不禁为美国哭泣。
首先,我们为美国总统感到悲哀。看见这位就职时手按着圣经宣誓的最高领袖,第一时间在推特(twitter)上写道,“在通向平等的道路上,今天我们迈了一大步。今后,同性情侣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拥有结婚权利了。”他表示,最高法院的裁定确认了所有美国人都受到同等的法律保护。他说,“当所有美国人都受到平等对待时,我们就更加自由了。”[1]看来总统先生原来对“平等”和“自由”的定义是不受圣经真理规范的。
撇开信仰不论,2015年06月27日中国新闻网报导,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 最新发布报告称,全美有120多万人患有艾滋病,而其中约1/8感染者不知自身病情。报告还强调,同性恋和双性恋男性正是HIV感染的最大群体。而在每年新增艾滋病毒感染病例中,超过60%为男性的同性恋和双性恋。[2]事实和严重的后果明摆着在这里。总统先生还要给这些人更多的“权利” 和“自由”吗?

张雪忠:当今中国法律人的使命

张雪忠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了回答一个问题:作为一个专门性的职业群体,当今中国法律人的使命是什么?而要阐明当今中国法律人的使命,必须先看清当今中国的现实。

在今天的中国,与法律人最具密切关系的现实,就是普遍而严重的司法不公。这不但是法律人与之紧密相关的现实,而且也是法律人对之负有责任的现实。司法不公的具体样态千差万别,但都可以归结出一个普遍的特征:司法机关对案件的裁断,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因而也背离了法律所蕴含的公正精神。

在文明社会,法律和司法最基本的作用,就是保障人们免受他人的侵害,通常是保障弱者免受强者的侵害。当今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强弱差别,已不再体现为身体力量上的差别,而是体现为政治权力上的差别。因此,法律和司法的主要作用,就是保障人们免受政治权力的侵害。而普遍的司法不公,也就意味着司法案件的裁判者,经常不是把法律的规定,而是把权力的意志,当作案件裁判的准则;法官不是把法律视作最高的上司,而是把上司视作最高的法律。

良知与历史 ——苏联随想录(上)

作者:王康




我曾对共产主义世界有所贡献,而现在我是那个世界的批评者之一。——密洛凡•德热拉斯



20世纪值得反思,不仅因为离我们最近,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反常最惨烈最危殆的世纪,——一批自称为“共产党人”的群体登上世界历史舞台,人类的命运从此改观。共产主义在上个世纪的兴起成为格外重大的世界性事像,共产党领袖则属备受侧目的一群人物。与西方现代政治家和其他民族运动领袖相比,共产党领导人是大不一样的群体。尽管种族丶国度丶文化传统丶语言文字乃至兴趣脾性迥然各异,他们却自称拥有共同的宗主丶思想体系和终极目标,以及红衣主教团丶宗教裁判所和共济会式的秘密团体——形同一种全球性宗教。

从1848年发表《共产党宣言》始,一名30岁的犹太人就成为这种宗教的创始人。虽然马克思讳言自己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但他一直在悉心经营他的新世界,哺育他的信徒。1883年3月,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简短致辞,称“整个欧洲和美洲,从西伯利亚矿井到加利福尼亚,千百万革命战友无不对他表示尊敬丶爱戴和悼念。”34年後,马克思的俄国信徒在彼得堡发动武装起义并且得手,65年後,一批中国人以共产主义革命的名义在中国夺取政权,马克思牌号的共产主义成为世界性革命。

《国安法》颁布日 香港牧师被警告

来源:自由亚洲粤语部    2015年7月5日




邬牧师觉得中国政府持有双重标准,赞成他所属的团体明年1月跟中国主席习近平的妻子彭丽媛在港举行”中国梦香港情”的活动,及为脤灾进行慈善活动,其他的活动就威吓不能做。 (2015年7月4日,刘云摄)

香港律政司长袁国强一直强调,《国安法》不适用于香港,但言犹在耳,香港1位牧师在颁布当日(7月1日),被大陆境内的宗教事务局及公安人员,追究他在香港的活动,公安更威吓指,“在香港做,都可以搞你”。(刘云报道)

广州逾六教会及基督教学校被查封 房东终止租约学生九月开学无期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7月3日



广州美心教会、信望爱教会、福地教会在过去一个多月内,被当地宗教及公安部门责令关闭,另有三所基督教徒创办的教会学校也被查封。当局关闭这些教会最常用的官方理由是“未经批准设立非法宗教活动场所”。另有外国人在广州创办的教会学校,虽然没有被公开禁止,但当局通过业主单方面与校方终止租赁合同。

今年初以来,中国各地家庭教会遭遇打压事件接二连三地发生。本协会自5月份开始报道广州白云区广福教会信徒聚会遭当局驱散后又被查封。该教会牧师马超自购的物业也被街道办帖上封条。马超正在起诉白云区宗教局等相关部门,该案仍在诉讼阶段。除此之外,白云区、天河区的美心教会、信望爱教会及福地教会也在5月至6月,被宗教部门查封。但这些教会的信徒,面对压力,不敢接受媒体采访。

广福教会负责人马超星期五(7月3日)告诉记者,不久前,广州当局查封三家教会和三个基督教学校:“三个基督教学校、三个教会同时被封。一个幼儿园学校,是基督教教会学校,学校是我的孩子上学的学校,连九月份开学都无着落,昨天我给孩子开家长会,他们说,大班还没有放假,今天是最后一天,说九月份不能开学”。

马超说,曾有教育局、消防队,街道办及公安组成的联合执法人员到位于番禺区的一所教会学校,声称接到举报,指学校有人从事宗教活动:“问他为什么要查,对方说,有人举报你们,有宗教信仰内容,先查封厨房,说厨房没有许可证,不可以使用。他们是正式在教育部登记的培训中心,但说他们是超出范围,说你们只能在课外补习,现在你们是全日制了,第二,中国是不允许讲宗教的,你们含有宗教内容,是违法的”。

记者:这三个学校都是幼儿园还是。。。。。?

回答:幼儿园、小学、中学及高中。我们是采用美国的教育系统。我的儿子已经读高中了。

记者:都是在番禺区吗?

回答:两所学校在番禺区,一所在白云区。

记者:是国内人办的?

回答:都是国内的,三名创办人分别是海南人,福建人及云南人。

马超还说,近期被查封的不仅仅是三所教会学校:“其实不止这三所学校,我只是准确的跟你说三所,另外还有他们(当局)向房东施加压力,是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下个学期不给他提供场所了,没有查封他,因为他有执照,只接收外国人的孩子,就与他终止合同。他们装修都花了两、三百万元。我说的是比较大的学校,最小的有六十多个学生,大的都是一两百人。还有几所学校也是向房东施加压力,因为他们都是外国人”。

今年五月,广州有多家教会被当局查封,其中包括马超的广福教会。他说,被当局取缔的福地教会,有两三百名信徒,他们几乎是同一天被查封:“福地教会是本地人,他们教会比较到,大概有两、三百人。福地、信望爱教会在同一栋楼,美心教会是曹文负责的,在天河区”。

记者:都是在五、六月份取缔的吗,和你们广福教会差不多时间?

回答:都是在同一时间取缔的。我后来才知道,查封学校和教会,与我的教会被查封是同一天。



据悉,当局查封这些教会的常用理由,是指教会“未经批准设立非法宗教活动场所”,同时没收宗教用品,勒令“不得再从事非法宗教活动”。不过,大部分教会的负责人,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没有对相关部门采访法律行动。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中国基督教会25名信徒聚会被警冲散 联合会更名为中国耶稣基督教会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7月3日



中国耶稣基督教会25名牧师及同工,7月3日在河南南阳张明选牧师家中聚会时,遭到两名派出所公安登门驱散。当天也是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和会成立十周年日,信徒担心庆典遭当局阻止,于是提前一天举行,警方未能干预。张明选表示,在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成立十年之际,同工们决定该用新的名称:“中国耶稣基督教教会”。

7月3日,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成立十周年日,当天宣布更名为“中国耶稣基督教会”。来自各地牧师同工25人,在会长张明选南阳住所聚会,学习生命之道,但在聚会前,就被警方强行取走他们提前制作好的70件礼服,而外地信徒被公安阻止参加聚会。当天上午10点左右,两名公安到张明选家冲散聚会。部分正从外地前往南阳的信徒也接到教会电话称,张牧师家出现警察,情况紧急。广州广福教会牧师马可当天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刚刚跟他打电话,与他一起的白姓姊妹在现场说,把他们的东西都搜走了。有70件衣服。聚会聚不成了,带走25个人。我派一个长老去给他送一个以马内利牌匾,他们正好是成立十周年。他们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不要来了。警察来了,不让外地人来”。

记者随后致电中国耶稣基督教会的白姊妹,她告诉记者,警察刚刚离去:“被冲击了,他们都不让来,外省人不让来。我们定制的70套礼服,他们(公安)也拿跑了。上午又过来两个警察叫我们‘散散散’。张牧师说,我们都是神的儿子,讲完道再说,他们没有办法,站在楼下等。我们一直在讲道,到讲完。后来不见他们了”。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说,公安在他们不知情下,6月29日,直接到商店将定制的礼服取走:“公安把店老板叫到派出所,又把衣服收去。之后公安就来这里,不准外地人来,来的人不让进门。公安又来找我沟通,我说来的人我必须要接待”。

2005年7月3日成立的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联合会,后被当局以“非法组织”为由取缔。此后,该教会一直无法公开活动。张明选说,为了防止公安冲击十周年庆典,他们提前一天举行庆典活动。他表示,联合会经过十年的努力,已完成转型,现更名为中国耶稣基督教会:“我们知道他们要来,昨天就举行了。我们把时间改了。因为我们联合会十年来,一直在做教会合一工作。在十年的风风雨雨中,信徒也被他们抓了不知多少次,但我们也是迎合圣经,我们十周年的工作完成了。我们联合会同工们决定,我们要转型,要保持传福音。转型以后不在用家庭教会联合会这个名称,用中国耶稣基督教会”。



当天最早接到教会信徒被冲击的联合会副会长战刚牧师周五表示:“这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因为连续有几年的时间,他们没有冲击过家庭教会联合会会的庆典,包括其他的培训活动。今年全国性的家庭教会面临逼迫、打压是在加强。这种打压方式是前所未有的。今年从各个地方看都特别紧张。官方正在收紧对于家庭教会比较有影响力的组织,还有教会的打压程度”。

今年初以来,广东、安徽、四川、贵州等地的不少家庭教会遭到当地宗教及公安部门冲击,指信徒聚会非法,要求加入官方背景的三自教会或威胁聚会场所业主,与教会终租赁合同。甚至有信徒被当局处以行政拘留或刑事拘留。有的目前仍然被羁押。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浙江台州两天三教堂十字架被拆 11位律师发表声明促停止强拆十字架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7月2日



中国浙江省当局继续拆除教堂十字架。7月1日,台州基督教岙环堂与牧屿堂被拆除十字架。岙环基督教堂。2日,温岭市滨海镇的新街基督教堂被拆除十字架。据温岭信徒称,该市官员声称,7月28日之后,全市所有的教堂的顶端,看不到十字架。此外,金华城区基督教会圣爱堂委托的11位律师,星期四发表声明,敦促当局立即停止违法拆十字架。

进入7月份,浙江各地仍在强拆十字架。7月1日,台州基督教岙环堂与牧屿堂的十字架分别被近一百名政府方人员拆除,众多信徒迫于无奈,眼见亲自竖起的十字架被人拆除,心情显得十分沉重。2日,温岭滨海镇一个有两千名信徒的新街基督教堂十字架,也被当地政府人员拆除。

该教会一位信徒星期四(7月2日)告诉记者,当天来了五十多人:“一百多人是包括我们旁观者,他们来了两岸面包车,应该有五十多人”。

就金华市试图强拆金华城区基督教会圣爱堂十字架事件 11律师公开声明

依据法律规定并出于个人的社会责任和职业良心,我们11位律师(陈建刚、傅永刚、葛永喜、李贵生、刘卫国、庞琨、王学明、王宇、张俊杰、郑湘、赵永林)接受浙江省金华市城区基督教会的委托,担任该教会的专项法律顾问。鉴于金华市某些官员没有法律思维、法治意识,滥用权力、任性理政,造成信教群众对党中央全面依法治国的方略产生怀疑、对政府依法行政产生质疑。为了维护宪法第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尊严,为了监督金华市某些职能部门在权力范围内行使权力,真正做到法无授权不可为,为了维护教会的合法权利,我们十一位律师发布本公开声明。

金华市政府有关部门必须立即停止对金华城区基督教会新建教堂圣爱堂十字架的违法整改,尊重信徒将十字架置于教堂顶部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案开庭纪实

隋牧青律师          2015年7月1日



2015.6.19日早9点,基督徒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因倡导公民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开庭审理。这是继郭飞雄、孙德胜等扰序案后,南中国又一影响重大的政治迫害案件。警方据其非法惯例,头天晚上便在广州中院大门周边架设了铁架等障碍物,对外宣称道路维修。6.19一早,广州中院周遭就遍布了便衣和制服警察,多部警车在繁华的仓边路随意停靠路边。我们六位辩护律师(刘正清、张雪忠、葛文秀、常伯阳、李贵生、隋牧青),为能保障及时出庭,均于6.18入住中院对面的富豪酒店,而三位被告人的家属入住该酒店遭拒,同时现场警察指挥总部也设在这家酒店。

一、庭前。

6.19早八时许,我与刘正清律师早餐后发现李贵生律师在与几个制服警察争吵,缘起李律用手机在街边拍照,警察不允,进行挑衅式证件盘查。我和刘律刚有点明白争执原委,发现附近一身份不明之人公然以摄录机拍录我们(若非公众、公权人物,未经允许,对其拍录显然违法),我大声喝问其何人,不许拍录,而此人漠然不理,越发嚣张地专门对我和刘律拍录。真是岂有此理,愤怒之下,我上前猛推此人一下,制服警察见状立刻纷纷冲向我,扭我手臂——警察行为确认了这个肆意侵犯公民权利者是警方的人。两个警察扭我手臂时,此人又专门上前拍摄。

起来,我们抵制吧!

6月25日,夏宝龙考察温州鹿城区警世堂


6月25日,夏宝龙来温州与潘兴旺、欧阳后增、孙彰道、吴圣理、陈同明、袁振国、元春根、胡龙建、秦志华、朱礼斌、腾道恩、王增加之流进行会谈。以上所列之人自称“牧师”,妄称“基督教代表”,不仅漠视浙江省各处教堂十字架遭受强拆,替政府站台大唱教堂和谐之歌,还大言不惭基督教中国化之言论。这亵渎基督、背叛教会、伤害信徒之言行,极大激发众信徒的愤慨。为了维护基督与教会的尊严,为了警戒这些叛教之人,为了教导众教会之信徒,为了传递众教会的心声,特制定此抵制倡议!

抵制行动建议做法:

拒绝接纳:视潘兴旺等人为外邦人,对他们遵循“不问候、不谈话、不接触”的原则。凡我们的教堂、凡我们的住处,拒绝他们踏入一步,全然拒之门外。

拒绝聆听:教会任何聚会不在请潘兴旺等人出席。若有某些教堂不如此行,等这些人上台“讲道、讲话”之时,皆以起身离座以示抵制抗议。

拆十字架主凶夏宝龙应该悬崖勒马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根据浙江和温州的官方媒体报道,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6月25日在温州调研宗教工作,并主持召开宗教界人士座谈会。而与此同时,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消息,6月24日及25日两天之内,浙江温岭的肖村堂、鸡鸣堂、坦头堂及下洋林堂等,至少有六座教堂的十字架被当局强拆。温州苍南石盘教堂的十字架也被拆除。而在杭州、台州两地,当局以“不拆十字架就拆教堂”做威胁,使杭州市、桐庐、临安及余杭等区域的教堂十字架在过去十天,几乎被拆尽。6月30日早晨,杭州市余杭区崇贤镇的鸭兰村教堂十字架被强拆,29日,台州市泽国基督教堂也被拆十字架,信徒们为其祷告,欲哭无泪。


由此看到夏宝龙此次来温州的确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此行的目的,大致有三个:一是传达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关于宗教工作的精神,即坚持中国化方向,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有意通过浙江及温州为试点,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行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当然包括拆十字架;二是验收去年拆十字架的成果、督促今年继续在浙江境内全面展开拆十字架工作,直至拆完;三是加强官方三自会领袖们拥护拆十字架的决心,进一步强化对三自会高层的控制。

浙江多地教堂十字架被强拆 杭州各区十字架几乎被拆尽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6月30日



浙江省当局近期强拆十字架行动,几乎是在没有抵抗下进行。据最新消息,杭州市、桐庐、临安及余杭等区域的教堂十字架在过去十天,几乎被拆尽。仅存的富阳区及萧山的十字架还在。6月30日早晨,杭州市余杭区崇贤镇的鸭兰村教堂十字架被强拆,中午时分,温岭西山基督教堂十字架被拆。而在前一天29日,台州市泽国基督教堂也被拆十字架,信徒们为其祷告,欲哭无泪。

浙江省当局近期新一轮强拆十字架行动主要集中在杭州、台州两地。当局因以“不拆十字架就拆教堂”做威胁,以致不少信徒为保全教堂,唯有忍痛被强拆十字架。由此可见,浙江当局自五月初开始,陆续展开的拆除十字架的进展,十分顺利。据来自杭州的最新消息称,杭州地区、桐庐、建德、临安、淳安、余杭、拱墅区和西湖区的教堂十字架,几乎都被拆除。目前仅富阳区尚有一座十字架未拆。另外,萧山及周边地区的教堂十字架,很快被拆。

首席大法官对同性婚姻法案的愤怒

约翰·罗伯茨 南方周末




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用5:4的投票结果,宣布同性婚姻合法.在长达103页的判决书中,少数的四位大法官表达了强烈的愤慨。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用了29页篇幅,从司法与立法关系、中央与地方关系、婚姻与宗教关系等方面进行了阐述,认为最高法院超越了司法的角色。


罗伯茨持强硬的保守立场,如反对堕胎。不过,他在本案中的反对意见因为超越了个人好恶而显得同样强大。这也正是我们全文翻译并特别推荐的理由。


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2005年9月就任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第17任首席大法官

这是我们的立场:一个福音派关于婚姻的声明


(超过一百位美国教会领袖对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回应)




蔡少琪译


(美国最高法院于六月廿六日通过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超过一百位当地福音派领袖于同日对此发出公开声明,蔡少琪牧师翻译后投稿;有关声明的英文版本请参阅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5/june-web-only/here-we-stand-evangelical-declaration-on-marriage.htmlhttp://erlc.com/erlc/herewestand。)


 道德和宗教自由委员会召集下一个有多元背景的福音派基督徒领袖联盟发表了以下声明:


一、作为福音派的基督徒,我们不同意法院对婚姻定义的修改的裁决。


 国家没有创造家庭,也不应该按照自己的形象重新创造家庭。我们不能在婚姻的事上投降,因为圣经的权威要求我们不可以。最高法院对婚姻重新定义裁决的结果似乎代表了半个世纪裡婚姻衰落的结果——藉着离婚、同居和几乎没有限制的性自由的世界观。最高法院的行为对一个已经很动盪的社会结构构成无法估量的风险,会疏远那些对婚姻有信念的人,这些信念是来自深厚的圣经信念和对公共利益的关心。

2015香港主日:你们要拣选生命

邢福增




经课:申三十15-20


 人生在世,常要作大大小小的抉择。有些决定,在生命中可能盪不起一丝涟漪,但也有些决定,激起千重巨浪,改变人生的轨迹。毋庸置疑,今天的香港人,也是站在十字路口,面对着实存的选择……


 摩西在申命记第三十章经课裡,语重心长地告诫以色列民,要他们在两条路──生或死、祝福或诅咒──中作选择。那时,以色列民经过四十年的旷野飘流,现在来到摩押平原,将要进入迦南地。回想四十年前,摩西带领以色列民离开埃及为奴之地,向耶和华应许的地方进发。由于以色列民没有遵守诫命,受惩罚在旷野飘泊,长达四十年之久。许多第一代出埃及的以色列壮丁均已老迈而死,摩西因此在进迦南前夕,向新一代的以色列民训勉,希望他们切切以上一代的失败为教训。同时,进入迦南,也标志着民族揭开历史崭新的一页,他们更要认定耶和华如何在历史中保守他们,要坚守昔日与耶和华的约。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3.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