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属就刘晓波病危致联合国秘书长等的公开信

联合国秘书长并人权高专办主席:

我们惊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的刘晓波博士,被“诊”出肝癌晚期,保外就医。鉴于刘晓波夫妻妻子在外面被软禁成抑郁症,丈夫在里面被羁押成肝癌!我们这些709家属心痛之余,不禁追问:据说刘晓波博士在被羁押的时候,养花种菜怡然自得——如果这样都诊出了肝癌,那709被抓捕的律师和维权公民(被释放在监外监控的和仍被羁押的),遭受到难以想象的酷刑:被强迫灌药,被殴打,被强迫保持固定姿势每天15个小时长达两个月,被关水牢让老鼠咬,被带工字镣铐,包括像王宇律师一样被送上手术台强行做手术......这一切都是为了打垮人的意志,逼迫他们诬陷别人和自诬。那有这样经历的一群人,或被释放或还在关押,他们的身体到底有怎样的病变呢?中国大陆的医生和法官一样,不具有独立性:法官为了政治或者领导的需要,可以把无辜的人判为有罪,甚至判为死罪;医生同样为了政治或者领导的需要,可以把无病的人诊为有病甚至不治之病!对这些不独立的法官,他们说的“依法判决”我们不相信;对这些不独立的医生,他们做的“诊断”,我们同样不相信!刘晓波博士这几年来在狱中,肯定做过不止一次体检,为什么一检查就是肝癌晚期呢?

因此,我们请求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出面协调,给予刘晓波博士、709被抓捕律师和维权公民以有公信力的独立医疗机构的身体健康检查和治疗;同时我们也请求国际红十字会对此事予以帮助协调。

刘晓波博士夫妻的苦难,709律师和维权公民的酷刑,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在朝鲜关押后脑组织缺失而死的事实,足以让自由世界的每一个人震惊愤怒不已。我们盼望类似的悲剧不再发生,我们期望国际社会行动起来,制止他们的恶行!

709家属:
李文足(王全璋律师妻子)
金变玲(江天勇律师妻子)
王峭岭(李和平律师妻子)
陈桂秋(谢阳律师妻子)
原珊珊(谢燕益律师妻子)
刘二敏(翟岩民先生妻子)
樊丽丽(勾洪国先生妻子)
王全秀(王全璋律师姐姐)
徐孝顺(吴淦先生父亲)
2017年6月26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