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悬念的政治表演下的辩护艺术与智慧

余序祥




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中国律师张凯和张培鸿于2月24日在平阳人民法院为黄牧师辩护的辩护稿,辩护稿中披露公诉人指其在庭辩中过多阐述教义,对此,本人不是法律工作者,所以无法从庭辩的技巧与策略来谈,而是从一个信仰者的视角给出一些读后感。


有人认为这份辩护稿充满了无意义的信仰激情,一个神学浪漫色彩,微词二张不够敬业尽最最大抗辩。但这些人没有现在辩护人的视野和立场看问题,以及对中国司法处境带有过多的幼稚期待。


这份辩护稿是无奈,面对行政干预司法公正的中国法律从业者的抗争点,以及心中之痛!在面对司法不公的无奈下的抗争,不再寻求世俗法庭的公义,转而只为天上法庭辩护。


与其说,这份辩护稿是为黄牧师一人,倒不如说,它是为黄牧师以及他身后的千百座蒙羞的教堂辩护,也为浙江百万信众过去一整年的冤屈泪水辩护,更是为中华大地上不卑不亢的基督信仰辩护!


二张的辩护,与其说在法理的抗争,倒不如说这是信仰辩护,辩护词的功能以及意向已然转变,它不再为此世的公义伸展,而是为永世投下一枚重锤。所以这已然不再是辩护词,而是宣判书,宣判了地方政府的罪责,宣告了他僕人的无罪与英勇。这不只是为黄牧师一人的自由辩护,而是为浙江400多座被拆除十架的教堂辩护,为在暴拆下蒙冤受屈流血流泪的浙江千百信徒喊冤控诉。


这份辩护稿是天上终极大宝座前的控诉文,在那一天,它将成为上主追讨世上暴力政府一切罪责的有力证言!这份辩护稿是檄文,它呼吁中国千万基督的门徒起来为信仰而辩护,不再忍辱中继续怯懦!


这份控诉书有一份笃定,笃定上主将会为他们的僕人和百姓伸冤,这不是严谨的世俗法庭辩护稿,不再为当事人的一切利益争取分毫,将目光紧紧锁定在了远方,那个终极的审判,让这些参与政治表演的司法人员埋下永远的懊悔,终生活在寻求那一位的宽赦。


启示录向我们展现天上的终极审判,天上的审判者,公诉人,以及证人,以及辩护人都只有一位,上帝亲自为他的僕人伸张正义!


对二张的庭辩的指摘何尝不是溢美之辞?!二张的庭辩不但承载了深刻的现实关怀,而且充满了无限的神学远象,饱蘸信仰激情以及浓烈的终末神学浪漫色彩,这样的庭辩艺术与智慧堪与司提反媲美,与保罗齐肩,与人类历史上无数追寻公义自由和平的人们一道成为抗争暴力不公的里程碑。这份辩护稿,把浙江信徒的眼目带到了终末景象,也开启了中国教会寻求法律护教的新途。


2015年3月31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