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运城市一传教士墓园被官方捣毁夷平



10/17/2020

 


(中国山西-20161017)中共山西省地方政府下令夷平该省运城市一座瑞典传教士的墓园,被毁的传教士墓园是一个世纪前在山西的20多名传教士的安息之所,同时,被摧毁的有一座由当地家庭教会修缮的旧房,房屋用于接待参访墓园的旅客。

 

山西省是二十世纪西方传教士进入中国西北的重要地区。瑞华会(Svenska Missionen i Kina,SMK)一个瑞典中国差会,又称晋秦豫信义公会,由年轻的传教士符愷励(Erik Folke,1862-1939)建立。该会在中国文明发祥地黃河金三角区建立起自己的使命区域,并选择山西运城市为中心。

 

尽管1878年山西爆发了干旱和瘟疫,英国传教士李修善David Hill,1840-1896)的赈灾,赢得了良好声誉。随着山西一名知名的秀才席胜魔成为一名基督徒,当地人民对欧洲人比较友好,即使这样,并没有因此热情欢迎传教士及其信仰,各地教案频发。

 

瑞华会早期十二年的传教活动收效甚微。在义和团运动被镇压后,宣教团体调整了战略。传教士在上层和下层阶级中结识更多本地人,并在扫盲和缝纫等领域举办更多的培训课程。

 

瑞华会(SMK)的传教士于1888年在山西运城建立第一个传教站,后来扩展到山西以及与河南和陕西相邻地区。传教士通过慈善,修建学校和医院,供当地居民免费使用,对该地区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导致许多当地人信仰基督教。

 

到了1911年,传教士在运城建立了8所男子學校和5所女子学校,其中包括328名学生。

 

1920年代,运城市遭受严重的干旱和瘟疫。该会的一名成员卫润世(Verner Wester)当选为救灾委员会主席,为当地人收集了5万瑞典克朗,并分发了2万公斤食品,卫润世采用科学方法为饥荒受害者提出工作救济模式来修复这座城市。

 

卫润世从1903年到1930年间生活在中国,他和他的七个家人最终被埋葬在运城解州,全家仅留下一人回国。

 

直到1946年,瑞华会逐步撤出中国,先后埋葬在解州的西方传教士20多人。

 

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于2008年的当地一间家庭教会集资15万元,在解州墓园为20名已故瑞典传教士修建墓碑。

 

据报道,在很短的时间内,该墓园开始吸引了中国各地的基督徒前来致敬并祈祷。为了容纳他们,该家庭教会在墓园附近翻修了一座古老的四室房屋,并展示了一系列照片,描绘传教士在中国的工作。此举立即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

 

一位目击者说:“912日凌晨6点,运城市盐湖区人民政府派出100多名特种警察和公安、土地局等政府机构人员封锁了通往墓园的街道。现场禁止拍照,围观者受到威胁,并被告知要离开,无人机在上空盘旋,监控现场。

 

大约两个小时后,三台挖掘机进入墓园,摧毁了瑞典传教士的墓碑和毗邻的房屋,当地政府以非法建筑为由。为了掩人耳目,政府雇用的人员通宵在废墟上种植了植被。

 

据知情者称,一位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在拆迁前,所有住在墓地附近的村民都被传唤到当地警察局,并没收他们的手机,以防止消息走漏。家庭教会的负责人和教堂几个地方的负责人被诱骗到居委会(政府管理部门的下级分支)受到控制。他们的手机被没收。

 

由于与瑞典的卫润世的后人有联系,这间家庭教会被列入黑名单,并被指定为重点的监视对象。

 

滑稽的是或许是有意的,在墓碑被销毁前四个月,即57日,地方政府的官方微信账户发表了一篇关于瑞典传教士在山西运城市的文章,展示了传教士如何宣讲福音并参与当地的社会服务项目。

 

5月7日,官方微信题为“漂洋过海,结缘百年”的文章图片01

题为漂洋过海,结缘百年的文章说:故事展开了一百年,当地人民如何度过晚清的动荡政治局面,以及他们如何应对传统的封建文化,西方文化和革命气候的冲突和融合。它还描绘了瑞华会(SMC)如何适应当地习俗并融入当地社区。传教士提供先进的医疗服务,介绍科学的新进展,并建立社会福利机构,所有这些活动使人们信奉基督教。

 

5月7日,官方微信题为“漂洋过海,结缘百年”的文章图片02

19世纪约115名瑞典传教士在运城宣教区服务。他们建造了60多个教堂,有6,000名教会成员。传教士在运城留下的另一个重要遗产是创立的医院,医院的规模,设备和医疗技术使其成为当时整个城市的最佳设施。

 

5月7日,官方微信题为“漂洋过海,结缘百年”的文章图片03

传教士的后代也曾踏足山西,追溯父母或祖父母在运城的踪迹。

 

2015年,传教士卫润世的孙女米克(Mick Lidbeck)和她的丈夫访问了运城。消息传开后,一位享年93岁高龄的卫润士的学生开始掐指数算,翘首以往,然而,当这对夫妇于11月抵达时,该名学生已去世。学生的女儿谢玉玲女士接待了这对夫妇,在两周的住宿期间每天为他们做饭,以偿还母亲和卫润世之间的师生友谊。

 

米克讲述祖父的故事记录在《我的祖父在中国》(汉字版)一书中。

 

令人不解的是山西地方政府粗暴的撕裂了这种友谊,他们说一套,做的是另一套。

 

中国的一位基督教传道人彦魁说:前些天才去看过的宣教士墓园,已经被他们夷为平地。山西,为什么要抹去恩典?为什么要忘恩负义?

被毁之前墓园的墓碑照片01

被毁之前墓园的墓碑照片02

被毁之前墓园的墓碑照片03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