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是现在进行时,而不是完成时,更不是过去时



6/06/2019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已经随着时间而过去,但“六四”对于中华民族,对于世界人民的影响却无法过去。从30年的历史来看,“六四屠杀”在中华大地一直延续着,强化着,以致成为一种制度,并且还跨出国界,持续而深远地毒化着世界,即“六四大屠杀”不是过去时,也不是完成时,而是血淋淋的现在进行时。

62日,在新加坡讨论亚洲和太平洋印度洋安全问题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有人向与会的中国国防部长魏凤和提出了三十年前的六四问题。 显然是有备而来的魏凤和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答案说,“那一事件是一场政治动乱,中央政府采取措施制止动乱是正确的政策。”并且还说,由于中共当局当时采取了正确行动, “三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获得了稳定和发展。”

魏凤和对六四问题所答显然是代表着中共最高当局的旨意而不仅仅是军方的立场。就此可知,中共当局30年来始终坚持以“六四大屠杀”来镇压学生市民反对腐败的和平请愿的“正确”。既然中共当局坚称是“正确的”,就意味着他们一直坚持屠杀,并随时实施着屠杀。

30年来的中国社会维稳体制的残酷现实,印证着中共这种“六四”屠杀的持续。

八九一代遭到中共当局30年如一日的残酷镇压,不仅大批人士如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吕耿松、郭飞雄、张善光等等等等被反复投入监狱,以“天安门母亲”为代表的六四难属群体横遭持续打压,致使一批批难属悲愤而终,还使一些难属含恨自杀,而且还有刘晓波、杨天水、力虹、彭明、李旺阳等等人士被迫害致死。实证着这种“六四”屠杀的现实存在。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还将“六四屠杀”式镇压推广固化成中国的维稳体制。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命题下,不择手段地扩展深化到对整个社会全方位、不间断、无空隙的严控与镇压。以致持续不断出现公安、武警全副武装镇压民众事件,还经常发生坦克开上街头镇压民众维权的情况。由中共官方也不得不承认的每年十几万起的群体维权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正是采用“六四”镇压的模式来予以所谓“平息”。由此可见,“六四”镇压已经深化成这个体制的常态机制。

对此,中共前赵紫阳总书记的政治秘密、前中央委员因八九运动而入狱7年的鲍彤先生精辟地指出:“六四”不是过去的噩梦。“六四”是一系列现实的存在:一个大“天安门事件”和其后千千万万个“小天安门事件”的总和。实际上,“六四”在中国已经成为一种制度。那就是领导一切的中共有权动用军警,对公民实施国家暴力镇压。在这个制度下,为维护合法权益而进行和平请愿的公民,必须是国家暴力镇压的对象。自从“六四”到现在,中国人的集体维权行动,几乎没有不遭国家暴力镇压的。公民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信仰权、言论权,集会结社权和游行示威权都被党国没收了。公民不得维权,维权必遭镇压。这是中国社会生活的无法否认的常态。“顺党者昌逆党者亡”成为制度——“六四”制度,新时代治国理民的制度。我们正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

同时,美国国务院蓬佩奥,在中国出兵镇压以天安门广场为中心的民主示威运动30周年之际的63日,发表声明指出:“在镇压之后的几十年里,美国曾希望中国融入国际体系将迎来一个更加开放和宽容的社会,但那些希望破灭了。中国的一党制政权不容忍任何异议,只要有其利益需要,不论何时都会践踏人权。 今天,中国公民受到新一波的侵权,特别是在新疆,共产党领导层有计划地试图扼杀维吾尔文化,摧毁伊斯兰教信仰,包括拘留100多万穆斯林少数民族人士。 即使共产党建立了强大的监控国家,普通中国公民仍在继续寻求行使他们的人权,组织独立工会,通过法律制度追求正义,或者只是表达自己的观点,但许多人因此遭到惩罚,监禁甚至酷刑。”

可见,“六四屠杀”从来就没有在中国大陆消退,只是在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大小来持续着,中国人民30年来一直就生活在这种镇压的屠刀与枪炮中。那每年持续爆出的如曹顺利、钱云会、薛锦波等等维权者被迫害致死事件,就铁证着中国“六四”屠杀进行时。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的“六四”镇压体制还通过所谓的开放在不断走向世界。对此,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女士本月初在接见八九民运人士时表露台湾民主受到中共威胁的现实,以及香港雨伞运动遭镇压,书商被抓捕,甚至国外的人权工作者被中共当局拘押并置于电视认罪,都力证着中共“六四”镇压在走向世界。也说明“中共威胁论”是有着充分的现实依据。值得世界高度警惕。

事实上,中共当局近年祭起的所谓“中国模式”,骨子里就是“六四”镇压模式,就是反普世文明、反人权宪政、反法治民主、反人类人道的模式,就是要将“六四”屠杀机制在中国持续进行下去,并向世界推广。所以,如何终结中共“六四”屠杀机制的持续进行与向世界漫延,这是中华民族与世界人民面对的共同课题。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201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