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家国:血泪长街待殷鉴,暗黑强权犹自狂



5/31/2019



据多方媒体披露,随着“六四屠杀”30周年来临,中共当局进一步加强对网络言论控制,加大对一切与纪念”六四“英烈相关活动与人士打压,骚扰、传唤甚至刑拘了一批与“六四”相关人士,意在阻止人们的纪念,封禁人们的言论,抹去人们的记忆,掩盖屠杀罪恶的历史,以维护其奴役14亿国民的特权永固。
据维权网530日报道,安徽省合肥市前检察官、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异议人士沈良庆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后,日前律师前去会见时,了解到警方对其施以戴黑头套、24小时禁止吃喝、禁止去厕所、疲劳审讯等酷刑,对其追查主要内容涉及“六四”以及沈良庆与外媒的采访。可见,安徽当局拘押沈良庆是因事关“六四”言论问题。
另据陈云飞对外披露:“526日下午一点半左右,我还在午休(入狱四年遭酷刑及克扣生活折磨,出狱二个月身体仍未恢复),成都温江区两警察来我家将我叫醒,哄我到外面走走,谈点事。他们所谈之事是,问我转发的有关丁子霖教授接受6.4专访的视频”。陈云飞对他们提出质问,他们就拿来涉嫌寻衅滋事的书面传唤书,将陈云飞带到当地派出所审问,先后笔录两次,还对陈云飞搜身、骚扰,并强行扣留他手机一月,将陈云飞折腾到晚上7点多后才送回。陈云飞是当年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后因纪念“六四英烈”而入狱四年。今“六四”30周年来临之际,成都警方再度骚扰传唤陈云飞。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在“六四”30周年来临前夕遭到当局加倍严密控制。“天安门母亲”发起人张先玲,从5月中旬开始,每天都有一些便衣人员在其北京的寓所外守着,不让她自由活动,无论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她,她的所有通讯工具均遭到监听。另一“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教授,520日按当局要求离开北京,前往家乡江苏省无锡市暂住,直至64日过后才获准回到北京。而目前“天安门母亲”发言人尤维洁女士于517日早上也被警察约谈。另有北京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维权人士胡佳,亦受当局控制,将在5月下旬被带离北京到河北省“旅游”。
另据“对华援助协会”报道,现居广西桂林的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前北师大学生王德邦也遭到桂林国保约谈,探试他六四动向及追问他孩子情况,以此从侧面对他警示。而类似约谈警告八九参与者情况在全国极为普遍,应该是中共当局统一布置的全国性行动。
当局为加大对纪念八九人士的镇压,制造社会恐怖气氛,特将曾经因制作“铭记八九”酒而被关押近三年的成都符海陆、张隽勇、罗富誉、陈兵等四名人士,分别于今年41日至4日开庭判处三年以上重刑。还对在推特上转发纪念酒及在车上贴纪念六四标签者拘押。甚至对一些曾在海外参与纪念六四的留学生家人进行骚扰。
中共当局在“六四”30周年来临之际,不仅对当年八九参与者及相关人员加大控制打压,而且在全国对民间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甚至艺术家加大打压。如57日,湖南怀化及长沙拘押了三名网络表达意见及披露警方审查情况的人士,据悉这些平日在网络表达意见人士,被拘显然与当局六四前严控有关;528日零时,北京警方拘押并抄家了新公民运动参与者、维权人士张宝成,知情者表示可能因张宝成转发纪念“六四”帖子而被抓;另有,528日下午,艺术家追魂与宋庄五位艺术家原国镭、贾穹、庞勇、赵金鹤、程延安在良心运动在中国巡展途中南京被失联,有人怀疑与“六四”30周年亦有相联。
从媒体披露的以上种种案例来看,中共当局大肆监控、软禁、传唤、抓捕及判刑与纪念“六四”事件相关人士,显然是为了掩盖历史真相,消灭历史罪证,强迫人们遗忘。而中共当局这种行径,是完全违反法制,肆意践踏人权,公然挑衅人类文明,因此应该受到文明世界的一致抗议与谴责。
中共当局在1989年对反对腐败、争取民主、推进改革的学生与市民出动野战军,大开杀戒,造成数以万计人员伤亡,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惨案”。30年来,中共当局拒绝公布历史真相,顽固坚持对当年八九参与者及六四难属的镇压,开启疯狂掠夺的权贵资本主义,给中国社会带来深重人权、法制、道德、文化的灾难,使中国社会陷入全面危机。而这一切正是“六四屠杀”背离人类文明与普世价值的直接后果。
历史发展到今天,中共当局仍顽固坚持迫害八九参与者、六四纪念者及其相关人士,就是顽固坚持反人权、反法制、反文明,就是挑战人类普世价值,就是拒绝走向民主法治。因此,如何对待“六四”问题,就是中共当局是否向现代文明转型,是否与人类主流文明为敌的测量器。对此,世界应该保持清醒认识,再不要为中共所欺骗。
在人类科技发展到了今天,尤其网络电讯突破国界使世界连为一体的情况下,中共当局要顽固掩盖六四屠杀罪恶真相,显然是徒劳。向抓捕一切纪念六四人士,显然也恐吓不到日益觉醒的民众。所以,在此奉劝中共当局正视历史罪错,认清世界发展潮流,皈依人类文明主流,立刻停止对一切纪念“八九运动”的打压,并在“天安门母亲”提出的“真相、赔偿、追责”诉求下解决“六四”问题。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2019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