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律师失踪3年后获准见律师 家属透露他被强迫吃药



7/19/2018

香港何俊仁律师等人声援709律师
(网络图片)

(天津-2018年7月19日)涉709事件的北京律师王全璋被失踪3年后,终有消息。他的代理律师陈卫国称,近日他与王全璋取得见面。家属透露,王全璋关押期间疑似高血压,被强迫吃药,对其情况感到担忧。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四(19日)表示,她刚写了一些关于丈夫被关押情况,首先是丈夫被迫吃药,他在看守所做检查说患有高血压,并要他吃药,他被抓之前没有高血压,身体很健康。709的人被抓之前,都没有高血压,被抓以后全部变的有“高血压”。像李和平律师释放之前要被吃药,回来之后没有吃药,他买了血压计,发现血压回复正常。

她说,丈夫3年没有消息,最近得知他还活着,她松了一口气,但以后有没有比今天好一点,肯定不可能,丈夫还在被迫害中,她的心情不会好。她表示,往后的开庭程序她不了解,比如会否出庭旁听等,她还未想好怎样做,只要丈夫一天还未出来,她会坚持下去,但具体要做什么还未决定。

李文足说:全璋在里面现在被强迫吃药,他在里面遭遇到什么事,还没有结束,他还在被迫害当中,我肯定不会好到那里去。一个人失踪了3年,现在他的案子还未结束,还在被吃药,你觉得这算公道吗?

李文足还透露,王全璋见到刘卫国,显得非常害怕,不敢大声说话,甚至很多时候都是用口型表达,导致刘卫国不能准确明白全璋的意思。

李文足在通报中透露,她请刘卫国律师转告丈夫4个意见,包括她和泉泉很好,外面帮助的人很多、他不用害怕,要大声跟律师沟通、希望他以后继续当律师,以及不要接受缓刑、支持他不认罪。

 

涉709事件的北京律师谢燕益指,王全璋关押3年后才有消息,当局剥夺了他的辩护权、律师会见权和家属知情权,而且程序上,没有正当理由,在审判阶段超过1年半时间,这都是非常不正常,出现这种现象,一定有原因。

他分析指,当局肯定知道王全璋是无罪,对他来说,709事件完全是政治迫害,王全璋是优秀律师,不可能有犯罪行为。之所以3年多一直剥夺律师会见权及家属知情权等,因为他遭遇严重酷刑。至于近日为何能够会见,王全璋经过3年的调养,外界不容易发现,加上国际压力,当局惟有让刘卫国律师会见,这样可以消减外界的压力,家属也需要知道王全璋情况,他认为当局经过盘算作此决定。

谢律师说:王全璋律师经过酷刑以后,他3年时间可能身体、精神状态经过调养,表面上不太看得出来。 709这个事件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当局也一直有压力,所以不得不结案及处理。

记者致电王全璋代表律师刘卫国,电话没法打通。

刘卫国周三(18日)在通报指,6月下旬,王全璋向主审法官递交要求刘卫国作为其辩护律师。 7月,律师向天津二中院表达辩护观点要按照王全璋的意见,并要跟家属保持沟通。在获得法院的回覆后,7月12日,刘律师与王全璋首次在天津第一看守所会见,他感谢外界对他的关心。会面结束后,律师就复印全部卷宗材料,与法院交涉后批准,律师才交辩护手续。 7月18日下午,刘律师再次会见王全璋,转达家人及外界的关注,并交换工作意见。

2015年7月,王全璋被警方抓走。 2016年1月8日,他被天津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同年2月14日,被以颠覆罪起诉到法院,家属委托的代表律师,多次到看守所会见被拒绝,其妻李文足备受监控,并逾20次到北京最高法院控告丈夫被迫害。

对华援助协会记者杨淇报道

附录:【关于代理王全璋律师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事宜的进展通报】

1、2018年6月下旬,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师向主审法官正式递交了要求本人作为其辩护律师的授权委托书。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向本人转达了前述委托事宜。本人做出接受该委托的意思表示并提出2点意见:其一,律师辩护观点将完全遵照全璋本人意见展开;其二,代理期间将随时与其家属保持必要的信息沟通。

3、7月12日,在得到官方对上述要求的肯定性答复后,本人赶赴天津,上午从主审法官处获取了全璋本人签署的授权委托书,下午顺利会见了全璋律师。

4、会见过程中全璋律师精神及身体状态良好,他感谢外界对其本人及家属的关心和帮助。

5、会见结束后,本人回到天津二中院,经交流,双方对于律师复制案卷材料的范围存在部分争议。故此,本人暂未提交辩护手续,待法院方面进一步研究答复后再行决定。

6、基于是否代理本案处于“待定”状态,故,此前未向外界公开前述代理事宜。

7、在得到天津二中院关于可以全面复制案件材料的正式答复后,今天(7月18日)本人赶赴北京,上午与王全璋律师的妻子见面交流了基本情况,李文足要我对全璋转达家人的关切及各界人士的关心。

8、今日下午,本律师返回天津顺利会见了全璋律师并就下一步的工作交换了意见。

9、案件材料已经全部复制完毕,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刘卫国
2018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