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1日十架短讯与代祷——顾约瑟牧师冤案专题

杭州顾约瑟牧师在沉寂一段时间后,传来新消息。他的案子在7月20日举行了庭前会议,顾牧师此前在当局压力下,解聘了他的辩护人张培鸿律师。在写给张律师的信中,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张弟兄的真挚感情和爱护,谢冰冰律师将继续担任他的辩护人。

虽然张律师已被解聘,但顾牧师请人转告他,大意是:解聘他是违心做的让步;借钱给人是过失;如果法庭对他的行为公正评判为犯罪,他不需要缓刑,愿接受坐牢。当然我们尚不能证实传话内容是否完全精准,符合顾的意思。

张培鸿律师有情有义,就顾牧师解聘他,向顾牧师作出回应:“我为你辩护,如果也被抓了,那是我的十字架我自己背;如果我为你辩护你被重判,那是你的十字架你自己背。开战在即,我被他解聘了。愿上帝与顾牧同在,如同与约瑟同在!”

当局以涉嫌挪用资金的罪名起诉顾牧师。检方罗织了大量的材料作为证据,供述者中有几位是浙江官方教会牧师,如倪光道、张耀法、张忠成,相关人周亚平、叶福昌等人。不能确定这些证人的陈述对顾案会起到多大的影响,哪些陈述对顾有利,哪些证词被检方利用做罪证?但如果法院同意证人出庭,相信他们出庭的证言可能对顾牧有利,而不应该被用于指控。我相信相关证人并无恶意伤害顾牧师。

谢冰冰律师将继续担任他的辩护人,顾牧师与谢律师有过一些交往的记录。杭州昝爱宗弟兄熟悉这段交情。2006年萧山教案中,谢是萧山党山教案中的其中一位辩护人,当时有八个人涉案,最终判刑四位,缓刑四位,谢也是萧山人,据说她妈妈是信徒,顾牧认为谢辩护的不错,了解且信任她。值得一指,萧山教案,张凯律师也是其中主要的辩护人之一。顾曾亲自探监,看望狱中的弟兄,尽管被抓的弟兄不属官方教会。这一次顾牧在被抓前就已指定,写给谢冰冰的委托书。谢曾是浙江省公安厅的法律顾问,因此,谢作为顾牧师的辩护人更为官方所接受。

当局担心由张培鸿律师担任辩护后,顾牧师在出狱后,可能将彻底脱离三自系统,所以想尽办法要解除他与顾牧的辩护关系。但我们不知道辩护人与顾牧的未来服侍选择之间有何关联?当然有人向顾牧妻子周莲美牧师建议,希望他们到杭州的家庭教会聚会,或建立新的家庭教会,但这种期待不晓得是否可实现,其本身会否可能风险。当然关键在于当事人的抉择与决心。

由于外界对顾案的信息掌握有限,许多人并不了解内情。有知情者称,审理顾案的杭州江干区法院的声誉口碑差,对能否公正审理顾案存疑。但我们必须指出事实,顾牧师被抓的真相是因为他身为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公开发表书面声明反对当局拆十字架,这是他坐监狱的根源。我们不能被舆论误导为:财务违规,挪用资金。这只是一个幌子。

尽管顾牧师自觉的善意借款给弟兄,有所欠妥,甚至是个错误,并为此愧疚,但这并非是犯罪,不存在挪用犯罪。张培鸿律师认为:这不是以他个人名义,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而是他(基协会长)与三自主席(倪光道牧师)合签后,由财务划款。这是一个公开,且是集体决策的结果,不符合挪用型犯罪的构成要件。包括公安部门的人也证实,他经济上没有问题,搞他就是因为他反对拆十字架。

顾牧师被囚的性质是栽赃的结果,是名副其实的宗教迫害。外界都应该知道事情的原委。不分教派、三自和家庭、基督教或是天正教、境内或海外教会......共同为顾牧师的自由、健康、信心坚固、智慧勇敢而祈祷。顾约瑟牧师是性情直爽,激情十足,正直敢于担当;虽置身官方教会,但又坚守底线的传道者。愿主看“顾”!

事件回顾:

2014年
4月23日,浙江基督教两会在顾约瑟牧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发表倡议支持当局发起的“三改一拆”。
5月,顾约瑟牧师公开呼吁当局充分考虑宗教场所的特殊性;
6月,基督教省两会配合政府,成立教堂办证及建筑设计规范;面对整改目标是“拆十”时,顾牧师表示“内心纠结”;
7月,质疑“拆违”变成“拆十”,表示“想不通”、‘“很痛苦”、“求上帝安慰教会”。向民宗局反映意见,并发表声明。
8月19日接受官媒采访,提及“拆十字架伤害信徒感情,破坏政教关系”,但电视台播放时剪掉这段话,仅播放基督徒支持建设浙江的片面之词。信徒观看后引起质询。

2015年
5月,浙江向社会征集“宗教建筑规范(试行)”意见,崇一堂直斥该立法规范抵触了信仰自由的立法要求和立法精神。顾牧师向中国基协、浙江政协,向北京呈报,希望透过陈情纠正强拆。在崇一堂以“十字架的呼召”证道,勉励信徒舍己,背起十架随主。
7月10日,浙江省基协向民宗局发表公开信,呼吁停止拆除十字架的谬行。获得浙江基层教会的强力支持。随后当局对崇一堂帐目展开清算,企图收集罪证,以经济罪名指控。(参端传媒,邢福增:拆十风暴中的顾约瑟牧师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203-opinion-yingfuktsang-cross/)

2016年
1月18日,浙江当局通过杭州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发布“关于杭州教会崇一堂主任牧师人事调整的通知”,单方面解除顾约瑟牧师在崇一堂的主任牧职,不再担任崇一堂主任牧师。
1月27日带离顾约瑟牧师,并予以“指定住所监视居住”,引起世界范围基督教公共舆论的强烈关注。
3月31日获准取保候审在家,人身自由受制,但有所放宽。

2017年
1月7日晚再次被带走,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
7月17日,顾牧师在压力下,解聘张培鸿作为他的辩护人,谢冰冰续聘。
7月20日,顾牧师案举行庭前会议。

(多位律师、记者、学者对上述内容有贡献,此处隐去相关人名。)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