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人权捍卫者黄燕档案


黄燕,女,基督徒,出生于1970年10月15日,籍贯:湖北省荆门市荆门区;2012年12月28日与相恋七年不离不弃的吴桂生(户籍地:广州荔湾区芳村)登记结婚,无子女。

自十一年前认识高智晟律师开始至今,黄燕受到来自公权力的迫害从无间断。在此期间,她被政府鹰犬毒打导致流产两次,多次被非法拘禁、毒打、酷刑,十几次做生意被摧毁,数十次租房被驱赶,她的丈夫也因此受累及遭受恶警辣椒水喷眼睛等酷刑。长期的迫害和被打流产后导致的后遗症,最终诱发癌症、糖尿病等重症。而今,她已被刑事拘留7个多月并将面临审判。她是勇敢决绝的抗争者黄燕。

2004年下半年,黄燕从湖北荆门老家到北京朝阳区打工。从2005年通过关注蔡卓华牧师桉开始,先后认识了高智晟、莫少平、李和平、江天勇、滕彪、许志永、唐吉田、刘晓原、胡佳等律师及维权人士。她是第一个把高智晟带进教会的人,当年(2005年11月)高智晟受洗成为基督徒。因与高智晟及其太太耿和交往密切,受到国安和国保部门注意。后来高智晟被拘禁在家期间,黄燕屡次突破看守,进入高智晟家裡,把高智晟向外界传递的讯息通过胡佳向外界传出。其中高智晟写于2007年11月28日的一篇令世界震惊的长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此文在2009年2月份开始在网上流传)就是黄燕孤身突破森严看守进入高智晟的家中带出来才得以面世的。当局对黄燕及丈夫吴桂生(当时刚刚恋爱尚未结婚)的迫害从2005年开始掀开了序幕!

黄燕从2005年7月开始,便受到北京国安的骚扰,被勒令不准与高智晟交往。

2006年1月份,黄燕认识在北京朝阳区北晨西路的益寿坊大酒店(四星级酒店)担任厨师长的吴桂生。黄燕与吴桂生交往仅仅一个月(2月份),就有三个国安找到他的宿舍对他进行调查,问他认不认识高智晟以及和黄燕的关系。 3月份,吴桂生即被酒店以要换人为理由辞退。丧失了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月薪15000多元)。吴桂生被辞退后,开始和黄燕同居。其时,黄燕的境况已经非常危险。他们曾在一个月内先后租住5次地下室均被房东毁约拒租(因国安经常在白天或晚上上门骚扰并施压房东),近一个月时间,他们为躲避国安骚扰而带上被席到民族园后门的工地外面过夜。 4月份,黄燕被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警察抓走拘留十天(没有法律文书),随后即被遣送回户籍地湖北荆州。吴桂生无奈回广州。

4月底,吴桂生从广州第一次去荆州看望黄燕,在她家里住了两个月,于6月份一起回到北京准备做小生意。黄燕经常跟高智晟交往。当时在朝阳区地下室租住,住了一个月,房东就被国安施压不敢租屋给他们住;7月份,又搬到当时很偏僻的朝阳区安家楼租住,两个月后房东被国宝施压,只得继续搬家。 9月份,搬到东城区地下室住了下来,一个月后房东受国安施压拒租;10月份搬出附近再租,一个月后房东受国安背后压力又拒租。这段时间黄燕经常到高智晟家里去。平时靠摆地摊维持生计。 11月份搬到海淀区白沙滩租住。

2007年1月份,他们在白沙滩租了两间铺面,一间开了一家家常菜餐馆(吴桂生做过十多年的厨师),隔壁另一间则开了一个剪头髮的理髮店(黄燕以前从事过美容美髮工作)。装修用了一个月时间,开张时黄燕还特意请来了安全局的十多个国安人员到餐厅吃饭。但好景不长,经营不到三个月的4月份,安全局就派人过来搜查。几天后,黄燕被以牵涉高智晟律师为由被北京市国宝大队十几人开几辆车过来,把黄燕套上黑头套抓走,那时黄燕已经怀孕三个多月,在北京被非法拘禁一个月后遣送回荆州。在荆州被国安绑架期间遭受双手被绑吊在架子床上等各种酷刑和毒打,最终导致流产。吴桂生也只好关闭餐厅和理髮店,匆忙赶去荆州,在黄燕家里陪护黄燕一个多月。 8月份,他们一起回到北京白沙滩,把餐厅低价转让出去,亏损三万多元。随后,他们到海淀区清河,租了间地下室住下来后又在附近租了个小摊位经营手工水饺,仅经营一个月便无法续租。 11月份,搬到昌平区租住在偏僻的农村里。

2008年2月份,在昌平租了100多平方米的铺面,隔成两个铺面,一间80平方米开了间「阿生饺子馆」,另一间有20平方米,开了一间美容美髮店。两间舖头装修花了5万多,装修了一个月时间。 4月份开张,开张仅仅一个月后,就有至少五次有神秘的人开着无牌车慢慢驶过,打开车窗伸出长镜头拍照。之后,陆陆续续有村委会、工商局副局长带队到餐厅来骚扰。经营到7月8日(距离奥运会开幕一个月时间),湖北荆州市公安局局长和国安到餐厅把黄燕遣送回荆州,被关在荆州市某某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与杀人犯等重刑犯以及传染病犯人关在同一个牢房裡。那时黄燕已经是第二次怀孕,也将近三个月身孕,但同牢房的人不准与她说话,脱光衣服搞卫生。受到酷刑。全身被打到青肿。出来后,黄燕到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她已经被感染上乙肝。国安不准黄燕离开荆州。

在昌平的餐厅和美容美髮店也在黄燕被抓捕当天(7月8日)被工商局以无营业执照为由予以查封关闭(事实上是:在开业前黄燕就已经向工商局提供完整的材料申请办理营业执照,但直至两个店面被强行关张的三个多月时间裡,工商局一直没有批准发放营业执照)。奥运会结束后,黄燕才得以回到昌平处理事宜。 9月中旬,他们搬到大兴区租赁了一间临时搭建的板房做乾果生意,做了三个多月(11月份),国安就找到房东(东北人),威胁不得租铺面给黄燕,只好搬家。后来,只要他们出示身份证都没有房东敢出租房子给他们住。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用三轮车拉到一个偏僻的已经拆迁的地方(仍有几间残留的旧房子没有摧毁),找了一间十平米的残旧房子住了下来。空房子裡没有门窗,没水没电。就这样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他们居住了三个月。

2009年2月份,开发商把他们从拆迁房中赶走,他们就在大兴的物流市场附近租了一间单间住下来,同时也租了一个小门面准备做熟食生意,但还没等开张,房东就不敢租给他们,把租金退回给他们。接着他们到附近找了间地下室躲藏了一个月。 4月份,在大兴区找到一老乡的出租房(没有身份证登记)租了三个多月,平时靠摆地摊维生。那时黄燕跟李和平律师、唐吉田律师、江天勇律师、彭记者等经常交往。 7月份,清源派出所在一个月内查了他们三次暂住证。于是,他们准备搬离租住地。正当他们搬家时,派出所魏警官带四个警察过来前来驱赶。因吴桂生稍有语气上的激动,魏警官随即用辣椒水往吴桂生眼裡喷。接着又把吴桂生拉到派出所强令下跪,然后再次施以辣椒水,并不准搽眼睛、不准动、抬头等。这样被连续折磨了共八个小时,期间不准吃饭、喝水、上厕所。被要求与黄燕脱离关系。吴桂生从派出所出来后,他们被迫搬到海淀区同家厂黄燕的姐姐黄红英(黄红英因丈夫死亡维权案被迫害于2010年逃亡美国,现居纽约。)租住的地方住下来。在附近靠摆地摊卖水果维生。经营了三个月,至11月份又被驱赶。他们就用三轮车搬行李到海淀区黄村租了200元的一间房住下,靠路边卖甘蔗维生。一个多月后(12月份),租房被赶。他们又搬出三个公交站距离的地方,租了一间300元月租的单房住下,平时到路边卖玉米维生,一个月被赶走。

2010年1月份,又搬回大兴区西红门租住一间房子住下。靠路边摆卖玉米棒维生;6、7月份卖西瓜;做到8月份租了一间市场的商舖,做武汉久久鸭生意。期间国安经常过来找黄燕谈话,以及找市场的李经理。经营了约十一个月时间,就有工商局的人过来说,这是违章建筑为由强令要拆除。黄燕没有理会。直至合同期满,市场不再租给黄燕继续经营。

2011年9月份,在大兴西红门桥下租房子住不满一个月,房东不租给他们。 10月份,在西红门租下一个铺面,经营小吃。经营了三个月后,房东拒租生意结束。

2012年2月份,他们第一次回到广州过春节。 3月份,他们回到荆州黄燕二姐家裡时,黄燕找到当地市国安、派出所、居委会要求对自己多年迫害一个说法。黄燕也处于被长期监控之中。 9月份,黄燕从荆州到香港,参加各种声援大陆民主维权人士活动。 12月份,黄燕在广州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体检出结果:(右卵巢)浆液性囊腺癌IC期(导致癌症与黄燕十多年被迫害、毒打流产两次有着直接的因果关係),接着进行第一次手术。

2013年2月份,他们回到荆州黄燕二姐家过春节。 4月11日,黄燕在北京医院複查结果显示:(右卵巢)浆液性囊腺癌IC期。医院建议应立即进行第二次手术和化疗。黄燕因经济窘迫,无法支付如动手术和治疗将要支付起码十几万的费用,只好放弃在北京手术和治疗回到荆州。在荆州一家费用比较经济的肿瘤医院住院化疗,半个月后出院;出院十天,因糖尿病病发,眼睛模煳又返回肿瘤医院住院检查、治疗。住院期间,居委会、区政府、派出所、国安等单位相关人员陆续到医院,要求医院不要让黄燕出院,这段时期让她一直住院。黄燕看这阵势不对,想自己逃出医院,但上述各部门人员抓回医院看守住强行住院了十多天才出院回到黄燕大姐家住,随即有看守在门外看住她。一次黄燕乘看守疏忽之机逃出家门坐高铁到了武昌车站,一下火车即被截回荆州。这个期间,黄燕到荆州古城城门前,举牌声援被当局拘捕的人权律师。内容为:「人权律师无罪,立即释放:李和平律师、周世锋律师、王宇律师、刘四新律师等所有的人权律师。黄燕」。

接着黄燕开始去香港参加游行活动时声援内地的被捕的民主维权人士。 2013年至2015年期间,黄燕共去香港十多次街头声援内地民主维权人士。如:高智晟、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许志永、郭飞雄、浦志强、丁家喜、屠夫吴淦、王宇、周世锋等人士;还到香港声援佛山顺德8800亩土地维权案、佛山顺德叶六妹土地维权桉。

2013年11月27日,黄燕在北京市仁和医院诊断结果显示:2型糖尿病、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酮症、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右侧卵巢浆液性乳头囊腺癌IC期术后、化疗两个疗程后;补充诊断:肝功能异常、乙型病毒性肝炎(小三阳)。

2014年,黄燕基本居住在湖北荆州期间去过三次参加香港的游行活动,举牌声援中国大陆被监禁的良心犯。

2015年,黄燕开始关注佛山顺德区高讚村8800亩土地维权桉,以及关注佛山顺德区叶六妹土地维权桉。 4月份,黄燕介绍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代理佛山顺德区高讚村8800亩土地维权桉。黄燕并在新浪微博谴责佛山顺德地方当局的不法行为,也厉声批评顺德区公安局局长等地方领导的无恶不作,揭露当地强徵土地的黑幕。这也是导致黄燕被佛山顺德警方刑拘的真正原因。 6月4日,黄燕在香港纪念天安门受难学生;7月1日,黄燕参加游行并声援屠夫、李和平等良心犯;7月27日,黄燕回到荆州的两个多月期间,被抓两次:一次被关两天,一次被关七天。期间被多次、多名警察殴打虐待,黄燕的亲属也被国宝恐吓。 9月底,黄燕回到广州。继续关注佛山顺德的土地维权桉。

11月初,公民张六毛死于广州第三看守所。十多位公民马上随着张六毛姐姐张五洲、妹妹张七毛赶往看守所要求看守所公佈真相,而黄燕也立即赶到第三看守所。在三看,除了死者家属,大家都不敢拍照,唯有黄燕勇敢举起手机与警察对拍,她把拍到的现场照片发给「秀才江湖」,「秀才江湖」把她拍的现场照片发到微博。之后,黄燕又与死者长六毛的家属、公民、律师前往广州银河园殡仪馆,在警察林立的现场中勇敢拍照。 2015年11月26日(这天是阴曆10月15日,是黄燕45岁的生日)下午1点,吴桂生、黄燕夫妇一起从家中走出,欲去蛋糕店取已经定制好的生日蛋糕。没想到,他们刚走到楼下,就被伏击的十几名顺德刑警抓捕后,押至广州荔湾区石围塘派出所,之后约下午5点,警方押着吴桂生回到他们的住处,对他们的家进行搜查,结果一无所获,之后先放了吴桂生,黄燕则被顺德警方带回杏坛派出所进行审讯。期间,黄燕想喝水以及服用随身携带的药,警方拒绝。黄燕想起身自己去打水,被七八个警察、协警围拢过来打她,直至把她双手打到鲜血淋漓。

警察用自问自答的方式写出笔录,指控黄燕涉嫌爆炸罪,编造的笔录完成后,要黄燕签字,黄燕予以拒绝,并嘲笑自编自导的做笔录的警察「编导水平超过张艺谋!」警察见黄燕不在笔录上签字,于是又打电话给上级请示,挂了电话后,又继续炮製笔录。其自编自导的笔录完成后,黄燕再次拒绝在笔录上签名。至此,已经折腾到第二天(27日)凌晨3点。最后把黄燕送到顺德区看守所,看守所方看到黄燕的病历(黄燕随身带有病历)后,连连摇头表示癌症病人不敢收。押解黄燕的李姓国保和刑警队的尤汉琪队长请示上级领导协调了一个小时,看守所才算收下黄燕。

黄燕当即开始连续绝食七天抗争,看守所方对她强行灌食。不久又进行第二次连续十五天绝食抗争。并在放风时高喊口号抗争,一直喊到声嘶力竭精疲力尽。看守所对她进行了严酷的报复:强制戴脚镣手铐(用全身共七副手铐把手和脚连在一起,无法动弹)固定锁在厕所旁边、禁止放风、禁止洗澡、禁止购买东西。当黄燕向看守所姓廖的所长提出需要洗澡的要求时,廖所长当即用对讲机叫来四个管教(两男两女)带来三个男犯人,八个人一起按住黄燕,其中一个犯人揪住黄燕的头髮,拼命把她的头勐烈撞击床板,致使黄燕的头部被撞击几个大包。同监仓的姐妹目睹此情此状,都不禁嚎啕大哭!从看守所捎出黄燕的信裡看到:黄燕被手铐脚镣连在一起拷着时,基督徒黄燕流泪恆切向上帝祷告时,有两次手铐竟自动脱落!同监仓的姐妹都见证了这一切!

黄燕2015年11月26日被捕后大事记:

1. 2015年11月27日,顺德区公安局以黄燕涉嫌「故意传播恐怖虚假信息罪」为由,对黄燕作出刑事拘留决定;

2. 2015年12月1日,广东安仁律师事务所刘正清律师接受吴桂生委託,作为黄燕的代理律师介入本桉;

3. 2015年12月2日,刘正清律师前往顺德区看守所第一次会见黄燕;

4. 2015年12月份,刘正清律师向顺德区公安局寄出《取保候审申请书》;

5. 2015年12月31日,顺德区检察院以黄燕涉嫌「妨碍公务罪」,对黄燕作出逮捕批准决定;

6. 2016年1月28日,顺德区公安局向顺德区检察院移送《起诉意见书》,认为黄燕的行为已经涉嫌妨碍公务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7. 2016年3月17日,顺德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顺德区公安局补充侦查;

8. 2016年4月7日,北京市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尚宝军律师接受吴桂生委託,作为黄燕代理律师介入本桉;同日,尚宝军律师会见了黄燕,并就黄燕取保候审一事与顺德公安局、检察院交涉。从顺德区公安局杏坛派出所民警中队的梁杰文中队长手裡取到顺德区公安局于2016年4月3日作出的《不予取保候审通知书》,不予取保候审的理由是「认为黄燕採取取保候审有窜供的可能」。

9. 2016年5月6日,佛山市顺德区检察院把黄燕一桉移交至广州市荔湾区检察院接手办理,5月20日,荔湾区检察院以黄燕涉嫌「妨害公务罪」向荔湾区法院提起公诉。

10. 荔湾区法院通知:黄燕涉嫌「妨害公务罪」一案定于2016年7月8日上午九时在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将开庭审理。后法院电话通知家属审期推迟,具体开庭时间另行通知。

【特别说明】根据黄燕从看守所传出书信讲述,黄燕有两次怀孕都被暴打至流产:第一次怀孕时被亚运村派出所的杨志军殴打导致流产;第二次在大兴再次被警察殴打导致流产,打人者名字不详。与本文所述有出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