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活石教会两信徒案开庭 广州广福教会信徒庭审结束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贵阳活石教会信徒余雷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一案,本周三(10月19日)在贵阳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家属不得旁听。当局的起诉书指余雷将一份有关当局处置活石教会的文件的图片发到网上,另一位基督教慕道友王瑶也被控以上述罪名,该案于周一(17日)秘密开庭。另外,广州广福教会信徒李红敏被控“非法经营罪”,17日在广州白云区法院审结,法官择期宣判。

本周,贵州及广东两地法院开庭审理三起教会案。贵州省贵阳市活石教会信徒余雷和另一位当地其他教会的慕道友王瑶,被控“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本周一及周三,在贵阳市中级法院分别受审。有消息称,余雷与王瑶案几乎相同,被控涉嫌向境外网站转发贵阳有关当局去年12月成立的处置活石教会指挥部的文字图片。当地一位基督徒19日告诉记者:“活石教会的余雷今天开庭,王瑶星期一开庭了,泄露国家秘密罪,家人不能参加(旁听)。她家里人给她请两位贵阳律师,还没有宣判,具体情况不清楚。现在我们当地公安对我们控制很严,派出所的人都守着我”。


另一位信徒对记者说,法院不准余雷和王瑶两位被告的家人旁听,仅有律师出庭。信徒称,律师认为当局指控信徒转发的所谓机密文件是一个临时性机构发出的通告,并不能称为“国家机密文件”:“王瑶和余雷都是因为活石教会被牵连,所说的机密文件就是外媒曝光的照片。律师说,如果按照刑法规定,机密文件泄露需要两份以上才能立案。他们(两位被告人)不够立案标准。更何况所谓的机密文件是一些临时机构制定的,律师说这一机构是非法机构。是用政治手段迫害教会,涉案的文件根本不是什么国家机密”。

对华援助协和新闻网曾多次报道该分文件。去年12月3日,贵阳市维稳工作领导小组发出的标注“机密”级红头文件,标题是“贵阳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内文称,“根据有关部门调查掌握的情况,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经市依法处置贵阳‘活石教会’指挥部研究决定,下发‘活石教会’信教人员名单,依法处置活石教会是一项政治任务”。其后不久,当局取缔活石教会。

活石教会成立于2009年,有信徒约五百人。去年12月,贵阳警方出动数百人分三路人马冲击该教会三个聚会点,并带走教会牧师仰华(本名:李国志)、信徒余雷,同时拘捕王瑶。今年5月,贵阳市南明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将牧仰华案移送法院。余雷及王瑶案也在同一时期移送法院。9月中旬,该教会另一位苏天富牧师接到检察院通知称,他被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立案审理。而去年8月初被刑事拘留的活石教会执事会主席张秀红,被以“非法经营罪”起诉。据估计,仰华案和张秀红案,将于近期开庭审理。

另外,今年6月被当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的广州广福家庭教会信徒李红敏案,10月17日,在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开庭。起诉书称,被告人李红敏受他人委托,从事非法印刷基督教书籍活动,在李处查处非法印制的宗教出版物125种共计11万余册。又称,李红敏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5条第四项。担任被告辩护人的北京共信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柏光和刘培福两位律师,出庭为李红敏案作无罪辩护。律师认为,其当事人是在行使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庭审结束前,法官宣布择期宣判。

广福教会牧师马可对记者说,当天上午,法警不准他进入法庭参加旁听:“星期一(17日)早上不到9点钟,我已经到了法院,李红敏的亲戚、弟弟、太太及爸爸妈妈,还有叔叔舅舅都去了。十几个到二十个人左右,法警叫名字一个一个都进去了,没有叫到我。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的名字早已经放到名单里,备案了。他说我们不知道”。

庭审进行了一个半小时,于11点45分结束。马可说,他向辩护律师了解案情:“律师说按照正常情况,应该不会判刑,现在要看他们(当局)怎么样去面对,他要有意打击教会,就会判李红敏有罪。按照正常的法律判断,应该没有罪”。

对于起诉书指控李红敏涉及11万余册宗教印刷品。马可说,这些印刷品大部分是教会内部使用的宗教类用品,是免费发放的,而且究竟多少,官方未向教会核实:“但是我们也不知道有多少,到底有多少种类,多少册。有一些小册子像福音单张一样,一箱子就有5000到10000张,你说的册是论本还是论页计算?他们把东西拿走,也没有给清单,我们怎么知道多少?”。

广福教会聚会点曾多次遭到当局冲击,教会用品被查抄。白云区宗教局官员和当地公安曾多次要求该教会加入官方三自教会,但被拒绝。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