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基督徒为何投票支持川普

作者:义勇君

(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仅供参考)

引言 --- 基督徒对2016年选举当有的立场

华人基督徒对美国政治的冷漠

华人一向对公共政治比较冷漠。这是因为华人,特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华人,长期以来不仅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利和机会,并且一直在政治方面受到当局的蒙蔽和打压。因此,华人潜意识中一直对政治充满憎恨、惧怕之情。

华人基督徒多年来受基要主义神学的影响,对政治参与不感兴趣,甚至有着某种“洁癖”,生怕自己对政治的参与影响、甚至亵渎自己的信仰,以下表达非常具有代表性:“作为对‘宗教右翼’一直不以为然的福音派基督徒,我对这些基督教领袖支持川普的做法表示强烈反感。我不承认他们能代表我。我讨厌一切形式的‘利用宗教搞政治’。你愿意支持哪个政治人物我不care,但是,拜托,不要辱没‘福音’这个美好的词。”

圣经对基督徒社会与公民责任的吩咐

耶稣基督在其著名的“登山宝训”中强调:“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3-16)。 耶稣基督称门徒是“世上的盐”,“世上的光”,“山上的城”,“放在灯台上的灯”。我们必须在社会中发挥积极性的作用,对社会一味地谩骂、批判、讨厌,并不能给社会本身带来积极的变化。相反,正如耶稣基督所吩咐的那样,我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让世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这样不仅我们自身在荣耀上帝,也会使那些不信的人不得不“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毫无疑问,美国是以基督教为背景和根基的国家,当初前来北美的清教徒的理想就是建造“山上之城”,就是按照圣经启示的真理建立王志勇牧师所提倡的“敬畏上帝,信靠基督;爱主爱人,守约守法”的基督教文明。如今我们身在美国,享受基督教文明所带来的宪政、法治、民主、自由的福利,我们当然也当尽我们自己当尽的本分,自觉地坚定不移地捍卫美国基督教的传统和伦理,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不管是作为基督徒,还是美国公民,都是如此。否则,美国很快就会变为“不美”,在道德沦丧、关系混乱、国家独大、税收繁多等方面滑向无底洞!

在不完美的政治选择中择优选择

当然,我们深知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美国的政治家不是完美的,川普不是完美的候选人,甚至在他身上有很多令人置疑的地方,这也是实实在在的。但是,在2016年美国总统的选举中,我们还有别的选项吗?我们放弃选择,放弃投票,我们的不选择就是我们的选择!难道我们要投票支持希拉里出任下届总统、提名最高法院的法官吗?绝不!希拉里对基督教伦理的敌视和破坏已经是臭名昭著,我们绝不能继续在她的罪上有分!因此,不容讳言,我们剩下的唯一的选项就是川普,尽管不是非常理想的选项!

其实,不要说川普是不完美的总统候选人,就是当初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出现在以色列之地的时候,当时的大多数民众的选择仍然是宁肯释放大盗巴拉巴,而不肯释放耶稣:“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太27:22-23)。因此,在政治选择中,永远不要期望有完美的候选人出现,我们期望在有限有罪的人中间出现一个完美的候选人,这本身就是幼稚的幻想和可怕的偶像崇拜!我们唯一可能的选项就是:在若干不完美的候选人之间,我们到底选择谁呢?是选择明确地敌视、毁坏基督教传统和伦理的人呢?还是选择明确地愿意保守基督教基本伦理和价值的人呢?

中国古人有言:“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这话当然反映了古老的常识性的智慧!现在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另外的来自上帝的特殊启示,甚至我们在此事上的抉择也不关涉到基督徒的基本教义和立场,我们需要的就是常识,并且根据常识做出我们独立的判断和选择!

唯愿美国华人基督徒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年中恳切祷告,谦卑自己,忧伤痛悔,寻求上帝的怜悯和引领,审时度势,大局为重,不要互相指责,倒要彼此尊重,根据自己良心的感动做出自己的选择,投出庄严的一票!“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代下7:14);“以耶和华为上帝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

本文提要 -- 透过基督教伦理的镜头,考察事实,理性分析

本文分析川普关于基督教伦理在公共事务的角色的立场和政策,通过客观分析得出川普当选有益于保护基督教的宗教自由,也将拿掉很多来自政府对基督教伦理在公共事务发挥应该的影响的限制,对基督教履行做盐做光的使命有重大推动。

本文无意于把川普装饰为基督教圣人,也无意于鉴定他个人的道德状况,因为监察人心肺腑是上帝的工作。本文分析川普本人公开的立场,论证这些公开的立场有助于上帝的诫命在美国社会的实现,以及基督教伦理的实现。基督徒有责任明辨这些公开的立场是否有助于基督教伦理的实现,以及这些政治人物对这些公开立场是否有执行的委身。作者认为这应该是基督徒来选择政治人物的主要依据。

猜测这些人物的道德状况有太多的主观性,而且当今的主流媒体对偏保守立场的人士有强烈的先入为主的敌意,导致媒体提供的关于这些人物信息极度不可靠、不全面,使得个人道德分析完全不可行。

本文大部分评论川普立场的文件来自于反对基督教伦理的机构和媒体对川普有关基督徒伦理立场的批判,从这些大力鼓动美国社会离弃基督教伦理的人们的立场,本文一方面可以拿掉把川普粉饰为一个好基督教圣人的嫌疑,另一方面可以反应出川普对这些反对基督教伦理的机构构成的威胁。

一、川普有关基督教伦理立场及和希拉里对比

1.1 川普提出具体的政策主张来恢复基督教宗教自由

川普主张基督教宗教自由,即基督徒不应该因为坚持和实行基督教信仰而受到政府的限制和逼迫。这方面川普的主要立场之一是推翻民主党在50年代通过的禁止教会推举选举候选人的法案。这是从该法案通过以来鲜有的公众人物敢于挑战该法案。川普此言一出,马上受到所有推动世俗化机构和媒体的狂轰滥炸般的攻击,而川普则在攻击中坚持该立场。(http://www.patheos.com/blogs/friendlyatheist/2016/08/04/donald-trump-reiterates-that-hell-let-pastors-endorse-candidates-without-losing-tax-exemptions/

根据该法案,教会推举选举候选人将使教会失去非营利机构的资格,对教会的奉献就失去所得税减免的地位。该法案直接和美国宪法修正案权利法案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论自由相抵触,导致教会失去在公众事务上的话语权,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过去60年中教会从公众事务的中坚力量变为可以忽略的因素,而当教会退出公众事务, 抵挡基督教伦理的机构就在公众事务中获得了主导地位。从70年代的堕胎合法化,到今天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些世俗化的力量可以说把美国社会推到了道德破产的地步。

过去无数共和党议员在争取基督徒选票的时候都说自己相信宗教自由,但重量级人物公开挑战这一歧视、打击基督教和教会的法案的,川普是第一人,他的远见和勇气可见一斑。

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则明确表示,政府要用法律的强制力量改变教会在堕胎等关键的伦理问题上的立场和教导。也就是说要用政府强制力量来改变教会的信仰和实践。因此,希拉里不仅明确表示拥护堕胎之举,并且企图借助国家强制力来打压教会,让教会放弃自己基于圣经的尊重和保护生命的立场,这当然是非常邪恶的。(http://www.lifenews.com/2015/04/27/hillary-clinton-force-christians-to-change-their-religious-views-to-support-abortion/

1.2 川普承诺提名维护基督教伦理的保守派大法官,下个总统将决定最高法院未来30年的走向

在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投票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随着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的去世,最高院自由派法官和保守派法官的力量对比上升为5比3。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目前8位大法官中,年龄超过66岁的有5位,有很大可能多位大法官在下个总统任期面临更换。可以说,下个总统任期决定接下来30年美国最高法院的根本走向。由于自由派法官一贯的对基督教伦理在公共事务中角色的敌意,可以说,基督教伦理在美国社会能否继续立足,接下来的四年是命运攸关的四年。

川普已经承诺要任命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任命像斯卡利亚一样保守的法官。”

作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自然要提名自由派的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攻击基督教伦理主要依据的方法就是司法判例。从堕胎合法到同性婚姻合法,这些做法的合法性都是出自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主导的最高法院,他们通过判例的形式变相地改写了美国原有的法律。

作为美国联邦政府三大分支之一,美国最高法院在美国政治中扮演着相当关键的作用。美国法官是终身制,不随政府更迭而改变。如果川普当选并任命保守派大法官,保守派大法官就有可能在最高法院保持未来至少30年的多数,势必阻挡各种去基督教伦理之势力的攻击。如果希拉里当选,则自由派大法官将在未来30年主导最高法院,对基督教伦理在美国社会的打击将是极其沉重的。

1.3 川普的战争政策符合基督教关于珍惜生命和公义战争的历史性教导

川普对美国自90年代以来的对外干涉和战争政策提出了正面的挑战,主张停止不必要的对外干涉和战争。 他从2003年就反对伊拉克战争,而竞选中又多次批评美国最近若干年的对外战争,特别是对中东的干涉,得罪了两党当权的利益集团。美国对中东的干涉,造成了大量平民的死亡和不稳定的中东,乃至影响到整个的世界格局。

http://www.cnn.com/videos/politics/2015/08/14/trump-middle-east-iraq-sot-ebof.cnn

教会传统的关于战争的教导,认为公义战争的必要条件包括战争原因的公义性,即敌对国威胁国家安全,和有以尽量少的人生命的牺牲而取胜的可能性。反思伊拉克战争,战争原因的公义性是有争议的,因为萨达姆政府是否有能力和行动威胁美国的全球安全到今天都有争议性,而取胜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不成立,因为此战争的主要目的是颠覆萨达姆政权,在伊拉克建立民主政府,这种单向输出民主的战略在穆斯林文化中从来没有成功过。

美国最近的对外干涉是在希拉里任国务卿时发生的“阿拉伯之春”,美国通过军事行动和外交压力,在中东国家,如埃及、利比亚等国,结束了军人独裁政府。阿拉伯之春的直接后果是极端伊斯兰教分子在这些国家掌权,填补了权力真空,致使原本的军人政府对基督徒的一点点保护都丧失殆尽,因为军人政府和基督徒在伊斯兰国家都是少数派,取而代之的是极端穆斯林政府支持的对基督徒的逼迫。 所以,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成为“基督徒之冬”。中东地区军人政府的垮台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缩写IS)的崛起,他们对基督徒和文明的破坏更是变本加厉。而奥巴马政府对中东基督徒面临的逼迫不闻不问,结果是中东基督徒在军人政府垮台后面对来自有伊斯兰政府支持的穆斯林施加的种族灭绝性的逼迫。(http://www.wnd.com/2015/09/congressmen-condemn-obama-silence-on-christian-genocide/

希拉里任国务卿时所采取的政策,从客观上造成了中东的“基督徒之冬”,而她强调将继续推进干涉主义的外交政策。由此带来的军事冲突会带来更多无谓的生命牺牲和极端政府的上台。

1.4 川普反对大规模穆斯林移民有助于维持美国社会基督教伦理的传统

川普主张对于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进行严格的有关恐怖主义活动的鉴别。此项立场一旦实施,将限制甚至终止大规模的穆斯林向美国的移民。同样,此言一出,又受到世俗化组织的狂轰滥炸。(https://theintercept.com/2016/07/14/aclu-gears-up-to-fight-donald-trumps-long-list-of-unconstitutional-proposals/

这些世俗化组织长期以来把美国描述为基督教新教徒(WASP, 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为主流的社会,这个社会不能被容忍,必须被改变,而这个社会的核心是新教徒,其他的字眼是为了掩护对新教徒为核心的社会的改造。长期以来,在美国影响力极大的世俗化组织,如“美国公民权利联盟” (America civil liberty league ,简称ACLU)、“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 ,简称ADL)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都极力推动非基督教人群,比如穆斯林人群,向美国大规模移民。同样是这些机构,长期以来推动美国社会的世俗化,如所谓的“教会和国家分离”(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堕胎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等等。

从政客们看来,要击败坚持基督教伦理的对手,最根本的需要就是不认同基督教伦理的选民,而大量进口非基督教人口则是个捷径。

穆斯林移民对基督教社会的冲击,可以看西北欧国家的例子:人口的穆斯林化,法治的败退,基督教文明的衰落等等。美国的大城市,如纽约、芝加哥等,也成为反基督教传统的政治人物的温床,这些政治动向和穆斯林移民息息相关。美国国会议员中的穆斯林议员凯特(Keith Maurice Ellison)来自穆斯林密集区明尼苏达州,他在宣誓时挑战美国的宪法惯例,要求手按《可兰经》宣誓,对基本道德问题从堕胎到同性婚姻都投支持票。那些反基督教伦理的组织则将此人推崇为教会和政府分离的典范。(https://www.au.org/church-state/april-2007-church-state/letters/the-ellison-illustration

希拉里大力主张大规模的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其原因也正是因为引进穆斯林移民,扩大不认同基督教伦理的选民基础符合目前民主党的利益。在奥巴马政府引进的叙利亚难民中,基督徒的比例低于千分之五,其余都是穆斯林人口,而基督徒人口占叙利亚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并且基督徒在叙利亚面临的迫害远远超过穆斯林人口。这种严重倾向于穆斯林的移民政策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希拉里已经明确表示支持引进更多的穆斯林移民。

二、川普对维护基督教伦理的承诺

2.1 川普成立的基督教信仰顾问团

川普成立了“信仰顾问团”(faith advisory board), 其成员全部是基督教界德的人士,很多德高望重, 如人们熟悉的坚定反对堕胎和同性婚姻的杜布森博士(Dr. James Dobson), Focus on the Family机构创始人, 基督教自由大学院长(jerry Falwell., President of Liberty University), 美南福音派神学院主席兰德(Richard M. Land)等。

葛培理福音团主席葛弗林牧师(frank graham, 布道家葛培理之子)向基督徒推荐川普,并提醒基督徒和上帝心意的领袖如摩西和大卫都有很多缺点,即基督徒要看问题要看大局,不要陷入在今生今生今世的政治生活中寻找完美圣人的死循环之中。(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6/june-web-only/whos-who-of-trumps-tremendous-faith-advisors.html);(http://www.sermonaudio.com/new_details.asp?ID=45371&SID=62316023116

成立信仰顾问团是另一件被左翼媒体强烈诟病之事。(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6/06/trump-evangelical-advisory-board-224612

2.2 川普挑选维护基督教伦理的竞选伙伴

川普在众多副总统候选人中选择了立场最保守的印第安纳州长庞斯(Mike Pence)。这表明川普对基督徒和保守派选民的重视。当然,美国左翼主导的媒体对川普的选择则不以为然。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acts-of-faith/wp/2016/07/14/pence-defines-himself-as-a-christian-above-all-else-do-christians-want-him-for-vp/

此州长2015签署了该州的宗教自由法案,此法案受到左翼媒体强烈批评。(http://www.cnn.com/2015/03/25/politics/mike-pence-religious-freedom-bill-gay-rights/

当他接受川普邀请时,他明确地强调自己首先是基督徒,然后是保守派,再次才是共和党人。此言一出,又被媒体狂轰滥炸。(http://theweek.com/speedreads/637487/mike-pence-im-christian-conservative-republican--that-order

2.3 川普的竞选纲领

川普承诺将捍卫共和党的竞选纲领,而美国左翼将此纲领称为史上最保守的共和党纲领。

美国主流媒体称共和党2016竞选纲领充满了“疯狂的想法”,因为这个纲领“极端保守”,“受到福音派基督徒的操纵”。(http://fusion.net/story/323943/the-gop-is-debating-its-official-2016-platform-and-things-are-getting-totally-insane/);(http://www.patheos.com/blogs/friendlyatheist/2016/07/19/here-are-all-the-disturbing-ways-evangelical-christianity-influenced-the-gops-2016-platform/

2.4 川普的政治考量

川普明白,要和代表大财团和大量依附于政府福利的人口的希拉里和民主党角逐大选,基督徒和保守派选民选票对他至关重要。而当选后,这些选民的支持也会成为他重要的执政资本。因为川普的竞选口号得罪了财团和既得利益群体,川普比以往的共和党候选人更需要基督徒和保守派选民。

2.5 后继的措施和努力

当然,川普当选后,基督教选民要继续发声,让他继续在保守的轨道上。川普不会忽略这一不能忽略的力量,只要基督徒相信基督教会的力量,积极地参与政治事务。

三、川普获胜的可能性极大

3.1 川普的胜出

川普胜出的可能性很大,而如果基督徒和保守派选民投他,就稳操胜券。

社交网络(social media)提供的没有被操纵过的原始数据表明,川普将以大优势赢得大选;主要的社交网络,如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支持川普的人数大幅领先希拉里。数据包括, 脸书: 川普高近一倍;推特:川普的跟随者(follower)比希拉里的跟随者多两百万,而历史数据表明,推特上验证的跟随者90%会投票。Youtube上则显示,川普的点击率比希拉里高60倍!

http://www.thegatewaypundit.com/2016/08/evidence-trump-landslide/

最近的主流媒体充满了各样的民意调查,而声称川普必败。所谓的美国主流媒体,一向是利益集团操纵公众的工具,经常达到荒唐的程度。上个世纪30年代,当乌克兰在斯大林暴政下几百万人被有计划的通过切断粮食供应而种族灭绝的时候,《纽约时报》告诉全世界乌克兰饥荒是谣言,而且谷粮满仓,这些采访的作者是普利策奖得主Walter Duranty。而整个的20,30年代,西方主流媒体把红色恐怖下的苏联描绘为人间天堂。 

http://www.discoverthenetworks.org/viewSubCategory.asp?id=1222

这种为某种利益而歪曲甚至编造数据的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看看过去几年媒体称颂奥巴马政府制造的阿拉伯之春就可见一斑。在这些幕后控制媒体的利益集团看来,大众传媒就是操纵大众,谎言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

今天媒体使用操纵过的民调称川普必败,目的是为了打击反对希拉里选民的投票积极性。如果这些选民相信了谎言而不去投票,希拉里胜出就有了可能。

3.2 川普的崛起

川普的崛起不仅仅是他个人高超的政治演说的结果,关键在于他清楚地认识到美国面临的问题,并有勇气冲破政治正确的束缚和利益集团的压力,把这些问题诚实地向美国人提出来。

自90年代以来,美国的中产阶级一直在缩小,全球化的红利被大财团和华尔街垄断。自老布什以来执政的一直是职业政客,这些职业政客首先关注的是政治正确,继续执政。因此,在民众看来,政府和大财团合作对公民权利的剥夺一直在变本加厉。几年以前茶党的兴起,就是这样的社会背景。

川普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些问题,并且完全以局外人的身份出现,这也是他在获得提名前,没有向财团筹集竞选资金的原因。他想以此表明自己不会被财团收买。对于两党轮流做财团代理人已经完全厌倦的民众来说,川普无疑是美国政坛的清流,这也解释了他在众多共和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

四、媒体挑起的有关川普的争议和基督教伦理无关,不应该影响基督徒的决定

被美国左翼控制的主流媒体试图把大众注意力集中在川普的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和绯闻上,这些话题和基督教伦理并无直接关系,不应该成为基督徒选择候选人的标准。而且有理性和逻辑的读者很容易发现很多此争议都是捕风捉影的文字狱。

4.1 媒体称川普违背美国价值

媒体称,川普对非法移民的言论,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墙,以及对其他公众人物的评论,违背了美国价值。

强烈推荐美国华人基督徒投票支持川普为2017年美国总统

说到底,是川普各种直率的言论,踩了左翼和媒体设立的政治正确的红线。政治正确是左翼让反对左翼的人士闭口的工具,确保没人敢批评左翼,但左翼可以随便批评任何人。否则,天价的法律诉讼就随时准备让批评左翼的人经济破产,甚至包括启动政府的强制力量。这无非是美国版的文字狱。比如说,在美国舆论界,人们有攻击基督教会和基督徒的无限的自由。但是,若是有人胆敢攻击伊斯兰教。则是马上犯了政治不正确的重罪,就会立即受到左翼媒体的口诛笔伐,狂轰滥炸。

川普的直率言论,指出了美国社会的种种弊端和不得不解决的问题。他得罪了那些已经从这些弊端收益的既得利益集团,因此遭到政治不正确的打击。基督徒应该欢迎敢说真话的人,所谓的“政治正确”常常是趋炎附势,和基督教伦理没有任何交集。

4.2 媒体说川普敌视移民

川普只是主张要执行美国已有移民法,目前的移民法要求要遣返非法移民,川普说的只是要执法而已。关于是否要执行现有法律的辩论,可能严格执法更加接近基督教伦理,毕竟基督教伦理推崇法治,而执法是法治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