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义和暴力中得释放

江丕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暴力是必须谴责的,也必须制止!今天凌晨我们看到了令人心痛的暴力,不但严重破坏公共秩序,而且祸及无辜的市民、採访的记者和执法者。任何暴力,无论是来自滋事者或执法者,都必须得到公正的、客观的和有公信力的裁决和制裁,不应该是只基于群众的公审或当权者的定性。


昨天凌晨的严重冲突有如地震一样,发生前一天(大年初一),几乎没有人会预料到香港即将爆发这么严重的警民冲突,但发生后大家又似乎不会感到太意外,因为我们都清楚知道,社会正处在政治板块大力碰撞的地震区,能量累积到一个时刻总是会爆发的。有如地震一样,爆发后仍有馀震。已爆发的,只是冰山一角;看得到的冲突,只是大问题的一小部分而已。长期累积的民怨深,宣泄的时间必然也长。


我们必须认真思考,香港社会的政治基因为甚么在回归后迅速发生突变?为甚么香港会从一个被讥讽为「政治冷感」的城市变成一个被责难为「泛政治化」的城市?是甚么把香港的大年初一变得这么暴力?香港应该怎样才可以避免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


群众情绪有如野火,必须疏导,否则一发不可收拾。执法者不但有责任控制群众,而且有更大的责任和智慧疏导群众的情绪。绝大多数在场的群众是无辜的、看热闹的和富同情心的,他们的炽热情绪极为容易在溷乱和喧扰中被撩起,让有心的滋事者有机可乘。群众的聚集往往给予有心的滋事者一个大好机会,但同时也考验政府的管治智慧和能力。执法者必须以智取胜,而不是以武力镇服,这样才能让有心的滋事者无法得逞。


当事件演发为严重冲突后,事后摄像镜头中的无数枪枝、盾牌、喷雾、砖头、火把等,以及它们背后所展示的武力、暴力、愤怒和冲撞等,无论放大多少倍,都无济于事。这些丑陋和阴暗的影像,往往只是被用以支持某些选择性的责难和谴责,以及日后必须使用更多、更强的武力和抗争的藉口。在暴力影像的催化下,社会只有更趋两极化。暴力的无限循环和升级,似乎无可避免,直至其中一方最终屈服,抑或大家在废墟中都流着泪说,「够了!我们的社会无法再承受这么沉重的仇恨!」


香港社会渐趋失序。大家心中明白,现在当然不是最坏的、无法管治的时刻,更坏的还未出现。别说十年这么长久,即使是五年后,香港也很有可能不再是我们今天所认识的香港,正如今天的香港已经不是我们五年前所认识的香港,令我们不禁深深感到慨叹和伤感。


弔诡的是,佔领期间长达七十九天的数十万人示威,一辆汽车也没有焚烧,一块商店玻璃也没有敲碎。绝大部分参与抗争的市民是和平和理性的,这是香港在国际建立的美好形象,肯定也是港人可以引以为傲的。果真如是,为甚么我们竟然无法对前景乐观呢?因为我们知道,不少市民在佔领后陆续放弃和平和理性的进路,有如红海分开那样,他们正迅速地向两极靠拢。


当和平、理性的非暴力诉求无法得到应有的正面回应时,一片滋生暴力的土壤就形成了。当一个社会如果无法创造聆听、对话、寻求共识的条件时,这个社会只有不断分化、继续撕裂,各用各的方法去达致各自的目的。


电影《十年》引用了先知阿摩司的话作为结束:「时势真恶。你们要求善,不要求恶,就必存活。」(五13下-14)我们不妨把这句话视为对整个香港社会,而不是仅仅对个人的一个劝戒:整个社会必须「求善,不要求恶,就必存活。」换句话说,香港的希望不在于最终哪一方赢、哪一方输;而在于整个社会是否愿意真正谦卑和宽容,学习共同寻求「共存活」的「共善」。


今天是基督教会传统的圣灰节(Lent),是信徒在上帝面前认罪、忏悔的神圣日子。在上帝面前,没有一个人可以沾沾自喜,自以为义;没有一个人可以视自己是善,却将与自己为敌的都视为恶。作为香港市民,或许我们可以在这一天在上帝面前为香港认真认罪、忏悔,求上帝让我们从骄傲、自义、撕裂和暴力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释放。在认罪、忏悔中,让我们都学习谦卑和宽容、聆听和对话:以仁爱宽容消弭纷争,以谦卑怜悯拥抱公义,以聆听对话建立共识。


(『道在人间』的稿件来自iQuest﹝网址:www.iQuest.hk;电邮:editor@quest.org.hk﹞。iQuest是附属Quest Institute Ltd 的一个网络事工。Quest Institute Ltd 由一班基督徒创办,追求信仰在公共空间的对话和互动,为香港政府所认可之非牟利机构。)


【iQuest道在人间系列】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2.10)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