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20个月获释仍无自由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6年1月13日

宁惠荣、杨靖看望在精神病医院的张文和


北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信徒张文和,因与信徒聚会,2014年被当局拘留一个多月后获释不久,即被送入精神病医院关押20个月,期间被强行服药。张文和表示,他并无精神病只因为信奉基督教,甚至连他的儿子也被关精神病院进三个月。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长老徐永海等13位信徒于2014年1月24日,打算在信徒张文和家中聚会,后被丰台警方刑事拘留约一个月获释,其中张文和获释后,当局并未向其说明拘留他的原因,也未出示法律文书。3月4日,他又被送入位于昌平区的精神病院。张文和的儿子张驰1月13日告诉记者,他的父亲于两个月前获释回家至今,仍然受到当局控制,无人身自由:“因为我需要我父亲和我照顾我的母亲,在2015年11月18日和公安经过三周的联系之后,我以让我父亲协助我照顾我母亲的名义,把他从北京昌平精神卫生保健所接出来。我也向公安保证如果接我的父亲出来,他不能固定住在一个地方,我要及时向我们反映,在这样一个保证下,他们接受了”。
当时代理张文和案的是被羁押中的维权律师王宇。张文和说,他曾四次被当局关入精神病院,最近一次被关押20个月:“这是第四次,在陈光诚被关监狱的时候,陈的妻子袁伟静带着女儿到通州来,住在胡佳家里,我们去探望她,出门的时候,他们警察就把我送进精神病院15个月,就为这么一点事。胡佳在监狱的时候,我去看望曾金燕和他的孩子,走到他家门口就不让我进去,然后又送上车,又到精神病医院。合共32个月。这一次是我们家庭教会十多人被他们抓了,关了约一个月,放了后,没有给我任何手续,也没有文字说明,就这几次都没有”。

张文和说,他于2月24日获释后,警方派人在他家门口设立岗哨,不准他外出,后来他绝食抗议:“ 没有办法,我就绝食了,绝食到3月30日的凌晨,我的心脏病复发,我就想出去买药。他们在门外把我们平房的院铁门,从外面锁上了,我叫他们开门,他们不肯开门。120救护车来了,他们警察也不让大夫进门。他们一也不让进门。我就拿我们家的给木材点着了,消防队进来的时候火就浇灭了,那些警察就把我弄到昌平区精神卫生保健院,这一去就是20个月,也没有任何文字手续。我想起诉他们,现在都不好找凭证”。

张文和的儿子张弛也曾被关押精神病医院,他说:“把我的儿子也送精神病医院关了两个多月,他现在也有很大的压力”。

记者:您在精神病医院里,他们有没有给您吃药?

回答:必须吃药,每次进入精神病医院就要吃药,不吃药是绝对不可以的。不吃要会被强迫吃药,给你鼻伺,就是用管子灌。

记者:您觉得您有精神病吗?

回答:没有精神病,当你进去,不吃药是不行的。我11月18日出院之后,有一段时间恢复修正,我不吃药了,那就麻烦了,睡觉睡不着,头晕晕乎乎,反正就像带着紧箍咒。

张文和由于长期在精神病医院服药,以致一旦停止服用吃精神类药物,出现全身难受的症状。他说,最近才恢复正常。目前,张文和一家四口依靠每月两千元的退休金,以及他老伴的四千元养老金度日。他最大的困惑是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当局却不准他出门。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