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及金华被抓基督徒逾二十人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       2015年10月25日



浙江省温州及金华两市在短短两个月内,有超过二十名基督徒因守护十字架或为教会维权,被地方公安局以比“刑事拘留”更加严厉的方式——“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羁押,以致律师不能见当事人,更不知道当事人身在何处。据浙江基督徒初步统计,8月25日至10月24日,两个月内先后有19名信徒及律师被监视居住。不过,有信徒称,实际人士肯定超过上20人,因金华警方拘捕的大部分信徒名字,并未传出。

据浙江三自教会信徒引述政府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初以来,政府强拆的十字架已超过一千五百座。进入今年十月份,绝大部分教堂的十字架已被拆除,部分按照当局的要求将十字架移到教堂正面,按照官方指定的比例,加以缩小后,帖在墙面。另有部分拒绝改变十字架尺寸的教会,则被当局认为是一种“抵抗”,而受到监视,甚至有信徒被监视居住,目前杳无音信。

一位温姓基督徒对记者说:“一年下来,都过了多么长时间, 拆十字架,现在都拆完了。然后是逼迫,牧师被抓,到现在都没有放出来,官员反倒是愈来愈嚣张,愈来愈厉害。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有没有力量能够阻止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这是我们所需要的,而且有些被抓的人,能不能争取让他们获得释放”。

据当地信徒10月24日发出的十架短讯称,浙江金华城关教会圣爱堂的包晨星传道,今年早些时候在华东神学院毕业后,回到金华的家。有同工称,他连行李包都未打开,就被金华公安局抓走。他的父亲包国华牧师、母亲邢文香牧师,因拒绝配合宗教局官员拆十字架,被金华公安局逮捕。他的姑妈、表哥受牵累而被捕,他的祖父因家人被抓,缺乏生活照顾,伤心欲绝,终因食欲不振衰竭而死。

信徒初步统计,近两个月内,浙江教案中被捕人员有温州市龙湾区王运显长老、鹿城区周爱平长老、平阳县黄益梓牧师、严晓洁牧师、张崇助牧师、张制传道,以及当地教会的法律顾问张凯律师与两位助手刘鹏、方县桂,还有金华城关教会的牧师和同工至少19人。

一位匿名的信徒本周日告诉记者:“他被抓已经很久了,包国华牧师是他的父亲先后被抓,已有好几个月了。当时大家对他(包晨星)家人被抓不是太清楚。他父亲被抓进去不久,他也被抓进去”。

记者:现在被抓到有19人?

回答:包括我们平阳、温州就有十多个人,如果加上金华的圣爱堂,具体有几位,我们还不太清楚,可能不止19个人。因为在金华那边,我们知道的信息不是那么快。可能还有其他教会的同工被抓。

平阳凤卧堂牧师黄益梓,于9月12日被抓,至本周日已一个半月。他的妻子林女士本周日对记者说,毫无丈夫的消息:“没有什么特别的消息,律师暂时没有过来”。

记者:现在他们(警方)不使用“刑事拘留”,而用“监视居住”,家属更难获得相关消息。

回答:对,对,是啊。

林女士说,他曾找到温州市公安局国保,要求转交给黄益梓的衣服:“(公安)收是收了,但不知道有没有给他(黄益梓)。我们温州这边包括三位律师被抓15人,金华那么不清楚”。

10月22日,张凯律师的辩护人张磊律师致函温州公安局局长黄宝坤,对警方10月17日夜闯张凯在北京的住所,以及对张凯家人的言论,要求向社会公众做出解释。

温州一位信徒称,目前不知道被警方“指定地点监视居住的”信徒,关在何处:“人关在哪里,我们不知道,现在抓进去的多数是监视居住,没有刑事拘留。这完全在法律之外,这是集权政权的一个手段”。



据悉,最近被捕的基督徒,大都被以“涉嫌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 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而律师申请会见则被以案件涉及国家安全而拒绝。




对华援助协会驻香港特约记者乔农报道。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