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共产党、基督教:对强拆十字架风云的历史及信仰反思

罗秉祥



前言


这一届中国政府主动出击,暂时只限于浙江的全省强拆十字架措施,「五进五化」政策,及背后的习近平执政理念,从教会历史而言,可谓似曾相识。


凯撒与基督之争


基督教兴起于古罗马,罗马政府版图广大,罗马社会是泛神信仰,对许多「外来宗教」都挺宽容,但为甚么发生一波又一波的迫害教会运动?因为罗马政权在政治上对基督教不放心。罗马人信仰多神,每年都有很多祭祀活动,凯撒以大祭司长的身份带领全国向诸神明献祭,祈求国泰民安。基督徒不肯拜偶像,拒绝参与;罗马政权认为这是不爱国的表现,定性基督教是一个政治离心力量,所以要暴力镇压,消灭这个对罗马政权忠诚不足的外来宗教。


再者,很多新凯撒在执掌政权之后,都希望强势领导国家,以保住祖先打下来的江山。在这个版图如此辽阔的国土上(欧洲及地中海沿岸),要加强意识形态的凝聚力,就必须加强对凯撒的尊崇。把已故凯撒神化,自称为神的儿子(divi filius),就成为很多凯撒的执政措施之一。(有意思的是,这个造神运动,是从奥古斯都开始,他就是耶稣出生时候的凯撒。)伴随着这个凯撒神化(apotheosis)运动,是加强凯撒的中央集权,于是罗马共和国就变质为元首制(principate)的罗马帝国。尤有甚者,凯撒图密善(Domitian)甚至在自己执政的时候(公元八十一年至九十六年),号称自己是「主与神」(dominus et deus, lord and god),并要求下属都以这两个称号来称呼他;于是对基督徒迫害的波浪又再捲起。(不少圣经学者认为启示录就是写于这个年代,所以对罗马政权以天启文学语言作严厉鞭挞:罗马中央政府是兽、大淫妇!)



当时基督徒坚决宣告世上只有一个神,只有耶稣是主,于是就展开了一个意识形态的正面冲突。这些凯撒认为基督教对罗马政权是一个威胁,基督教坐大会危及「国家安全」(拒绝接受凯撒至高无上的神圣权威,就是对凯撒不忠),所以对教会的高压迫害一波又一波进行。因此,当早期教会跟从保罗的吩咐,「口裡认耶稣为主」(罗十9),或如启示录所言,宣告耶稣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十七14,十九16),这个信仰宣告同时就是一个政治表态:凯撒不是主!耶稣的权柄凌驾凯撒。



罗马政权不是一开始就仇视基督教,他只希望这个外来宗教入乡随俗,罗马化,无条件拥护和服从凯撒的绝对领导;但这些基督徒不识时务,拒绝与罗马社会相适应,所以政府只能暴力维稳。当罗马担心在这个庞大地中海沿岸领土中管治失控的时候,就把社会中所有事务都泛政治化;政权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你是否无条件拥护及服从凯撒的绝对领导?基督徒从无造反之意,更加表达对罗马政权的效忠,却仍要接受这个政治审查。基督徒认为凯撒只是人,不是神;政权只是神的僕人,不是主,所以拒绝向凯撒的像献祭祈祷;从罗马政权看来,这是对凯撒缺乏政治忠诚的表现,必须严厉禁止。基督徒殉道,认为是为信仰而死;罗马当局考虑的不是信仰本身,而是政治,认为这些基督徒因信仰而危及国家安全,所以要处死。(以上论述根据的原始资料可见Mark Reasoner, ed., Roman Imperial Texts: A Sourcebook, 2013)。



目前在中国浙江省发生的事,似乎是同一个历史事件的当代变奏。



教堂顶上的十字架有何威胁?



有迹象暗示,目前发生在浙江省的强拆十字架风暴,「五进五化」政策,除非政府临崖勒马,将会陆续推广到全国各地。为甚么一个意图强政励治的执政党,坚定不移打击贪污,却视基督教为威胁?综合各方分析,有三个原因:一、教堂顶上的十字架虽然只是一个建筑装饰,但却令人联想到西方,打击中国人的文化自信。二、教堂上的十字架,是一个尊崇高举耶稣是主的符号;共产党强拆十字架,也是一个行动符号,要凌驾耶稣,作教会的主。他们的理由是,在中国,共产党是主,基督教是客,客随主便,是应有的礼貌。三、中国文化有一个悠久优秀的传统:「政主教从」(佛教体会到这道理,解释为「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基督教及天主教这些外来宗教应该「中国化」,与社会主义相适应,也就是要义无反顾拥护及服从共产党的绝对领导。



对于这三点,笔者回应如下:一、若教堂顶的十字架,会令人联想到西方,那中国境内很多中东式清真寺,也会令人联想到阿拉伯民族。清真寺林立的地方,也打击中国人的文化自信吗?都要拆吗?强拆十字架,是鸵鸟政策,眼不见为乾淨,无助建立人民的文化自信;相反,只会把中国推回去以前封闭式的社会,自我陶醉。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是僕人,人民才是共和国主人翁(否则就要改国号为中国共产党共和国)。所谓客随主便,就是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有些人民选择了基督教,安置在最好的客房,僕人对客人看不顺眼,就不顾主人反对,强把客人赶到柴房去。这才是不懂国情,不懂礼貌。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前提,就是要改造中国封建社会。把古代「政主教从」政策用在今天进步的社会,就是要把中国拉回古代封建社会去,违背建国精神。



几十年来,内地家庭教会一直坚持尊崇耶稣基督是教会唯一主宰,地上任何政权都不能僭夺耶稣基督对教会的主权。教会内部事务,不接受中国政权来管理及引导。「两会」教会,平心而论,委屈求全,历来对政府有很多忍让,但政府现在仍不知足,除了强拆教堂顶的十字架,还要透过「五进五化」,直接把地方堂会改造成一个政治团体。这样,教会就变质,没有基督徒及牧师长老可认同的。一直以来,「两会」的牧师与信徒,认为高举基督与宣扬爱国没有冲突,政府还不满足;现在强拆他们教堂的十字架,弄巧反拙,反而造成执政党不愿见到的巨大离心力量。



所谓「党内十字架」问题



据闻共产党要清党,不让党员继续信仰基督教,因为基督徒的价值观与习近平的「中国梦」不一致。圣经教导人要谦卑,所以基督徒不坚持中华民族是人类最优秀的民族,不认同中国文化光辉灿烂,不需要外来补足,也没有雄心壮志要倾尽全力,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基督徒不热衷「中国梦」,因为他们有自己的福音梦。既然同床异梦,只好出手清党。



笔者不是共产党员,但也非常希望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大大提高。容许党内有多元声音,党才能健康发展。基督徒对极端民族主义有戒心,也是出于一个清醒的心。举国上下致力使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是出于狂热民族主义的盲目;基督徒的警醒,也是有根据的。



若共产党要求,一个模范国民对执政党的忠诚,必须排斥对基督的忠诚,这是迫基督徒党员做一个排斥性的选择,忠于共产党,还是忠于耶稣基督?对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答桉是明显的;只会忠于基督,放弃党员资格。绝大部份基督徒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入党,为人正直,不贪污腐败,不假公济私。这样的模范党员还不要,只是共产党的损失。一个成功的执政党,应海纳百川,用人唯才唯德,而非唯红。



化解冲突之道:「以意制己」,非「以力凌人」



从耶稣时代,罗马凯撒在原来共和制度上僭建一个元首制,这个元首,表面上意思只是「首席公民」,但实质上却与皇权无异,架空了元老院,背离了原来共和国的反专制立国精神。接下来的凯撒神化运动,更是凯撒的政治及宗教狂妄,导致与基督信仰直接冲突。



同样地,我们必须要问,今天中国共产党的某些措施,是否已偏离了四九年建国的立国精神?是否在人民共和国政体上,僭建了一个死灰复燃的封建皇朝权力?背离人民共和国的理想?



强拆十字架表达了一个「以力凌人」,而不是以理服人的反应。习惯「以力凌人」的政权,每一天都活在恐惧中,害怕别人反抗,担心这个强加诸人的「党国体制」受威胁。这种不安全感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愈觉得不安全,就愈要动用暴力维稳。于是造成草木皆兵,把温驯的浙江「两会」教会都视为威胁。浙江省政府要把省内教堂顶十字架都拆掉,只是希律王把两岁下婴孩都要杀掉的简化不流血版本,但同样粗暴,也同是因为感到受耶稣威胁。然而,耶稣及基督徒都没有政治野心,这个不安全感乃源于自己的心魔,让人联想到做贼心虚。真正的强者,是「以意制己」,而不是「以力凌人」。



何谓「以意制己」?目前的中国共产党本来就精神资源贫乏,每一天挂在嘴边的「社会主义」都是没有人相信的空话,党自己根本就没有精神资本与基督教作意识形态的竞争。笔者希望共产党能有自知之明,务实专注解决老百姓民生问题,退出信仰争夺战,不致虚耗己力。「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现在的共产党根本就没有神圣光环,本来就没有提供可信仰的意识形态,何来受威胁的主体?不再与诸神竞争,务实专注民生,以退为进,反而可成为共产党成功之道。



中国教会,在其有限的范围内,成为一个充满道德生命力的群体,一个抗衡社会歪风的群体。中国教会非但没有威胁政权,相反地,教会代替政权解决了管治的一些问题,使社会更稳定。在这个意义上,政权应该视教会为一个可靠的民间伙伴。



罗马凯撒用了超过两百年时间,试图迫使基督教「罗马化」,皈依凯撒。结果是,基督教愈打压就愈成长,而罗马帝国不久却于历史中消失。希望共产党内的有识之士,好好劝导执政党不要再盲动。强制基督教「中国化」,欲速不达。政府在不合法、不合理、不合情的情况下,粗暴拆除教堂顶十字架,导致牧师与信徒要公民抗命。这样做,还希望教会拥护及接受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不是自毁长城吗?



(作者为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及哲学系教授)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9.2)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