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十字架事件背后的沉思!

银色地平线



自从去年5月份浙江一带强拆教堂至今,浙江再次掀起强拆十字架的狂潮。在这段时间里,我公开发布的内容寥寥无几,然而这绝非意味我选择了沉默。我并没有变得和世人一样成熟。我从来没有打算学习中国式的含蓄和沉稳,我永远是这个时代的“分歧者”!



事实上,我选择了以加尔默罗的默观祈祷作为我与世界对话的语言和媒介,在我看来,这个时代自以为知识丰富,它可以无视任何道德伦理而提出主张和表达自我,就像今日中国,可以无所顾忌的提出各种为害基督信仰的主张!假作真时真亦假,符合真理的教会道理被时代所遮蔽,显得苍白无力。即使是在中国的教会里,太多庸碌的人们奔波于各种宣讲和团体活动,然而他们的信仰生活距离真正的超性生命和深入的社会使命却越来越远!多言数穷,不如守中,圣保禄宗徒一定也是发现了知识的缺陷,于是在格林多高举单纯的福音说道:我曾决定,在你们中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这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



虽说勉为其难,然而应很多主内兄弟姐妹的邀请,在此次对强拆十字架事件发表观点,这次我不并打算象往常一样长篇累牍。



自选自圣、强拆十字架等等一系列来自政治的迫害,是中国天主教会所面临的处境体现。然而论及这体现背后的根源,绝非仅仅是政治处境一个话题,林肯总统先生说过:什么样的国家,就产生什么样的政治。是故,在这政治处境的背后,一个国家的整体思想面貌,它的文化、它的伦理和意识形态才是更需要深入思考的事实!或者更确切的说:究竟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迫害教会的政治环境!?



从古希腊的犬儒派,一直到今日的多数中国人。「不问政治」几乎是所有极权主义国家里民众的共性和普遍心理。正像希特勒那句话:给青年人摇滚乐和摩托车,让他们不要过问政治,那就是国家的福气。特别是今天,在大批丑陋的中国文人看来,「不问政治」甚至是一种值得自我标榜的美德,然而事实上,他们却是由于没有超性的信仰视野和真正的道德支点而放弃了作为一个人、社会中一分子参与并纠正社会的基本责任和义务!是的,他们的愚昧和勤劳可以博得世人的很多同情,但却真实的在把压迫和被压迫不断发扬光大。由于对政治的失望而回避政治,不愿设身处地去纠正,还要不断幻想政治英雄的出现,最后沦为不满与妥协并存的矛盾体!正是这样的社会心理,造成了独裁政治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政治环境,造成了在今天的中国,政治不断迫害教会及入侵民众良知的局面!



面对今天的自选自圣和强拆十字架,如果只是停留在空洞的泄愤和呐喊,或者摆出一副多愁善感的腔调来表达自己的含忍,却不打算去实际作为,那只是哗众取宠,不会提供任何有价值的助力,就像中华民族一样,虽经历久远,却总不会迎来真正的复兴。天主教《教会社会训导》指出:「政治是爱德的最高形式之一,因为它寻求公益」。方济各教宗也曾引用这句话并强调说:「平信徒有义务参与政治,好天主教徒应该参与政治,我们不能扮演比拉多的角色,洗手不干」。无独有偶,圣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在他的《和平于世》通谕指出:「人民参与国家的政治,乃为出源于人性尊严的权利之一」。那么作为生活在中国的天主教徒,面对封闭的政治系统,怎么参与政治?我们可以提供什么?那就是祈祷,并而后的意识革新!我甚至可以说,意识形态的革新,是更重要的事情,不是指那要比祈祷更重要,而是祈祷的真正体现!主耶稣说:「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囊里」,如若有基督徒聆听了主的福音,却依然以过去的社会人文观念加以理解与阐释,那么就不可能与基督会晤,主基督会被他们看作一类劝人向善的导师,而不是救主。



传统儒家宗法思想的禁锢,使得中国人思考外界永远是以自我及家庭关系为圆心,并以血缘和地缘为尺度,层级疏离、分化的态势展开。因此,中国人的道德关怀,永远需要一个相对疏离的对立面来反映。这样的对立面广泛存在于国与国、地方与地方、家与家、直至人与人之间。因此,中国人难以产生超越于家庭的道德使命,不具有面向普世的伦理视野,当然不可能为政治公益去承担。同时,国家为迫使如此错综复杂的对立因素得以稳定而不至于崩溃,唯有依靠以国家为轴心,而后君君臣臣、亲亲尊尊这样尊卑列等的礼乐强权来维系。就像为了满全社会的和谐,必须要用“孝道”和“忠义”来消灭平等理智的对话,它的毁灭逻辑就在于:子与父、臣与君乃至任何人与人之间,务必辨其贵贱之等,束缚个性,如若平等交谈,则属四非(非礼)之列,则无法平衡,必然发生纷争。也因此,古往今来,若非处于绝对优势和主导地位,中华民族几乎无法与任何国家建立长久的友谊关系。儒家思想统治的中国文化就好像被诅咒了,它本身就具有自私内闭的民众基础和独裁专制的政治基因。可以说自后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至今,中国的社会心理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没有任何改变。孔丘临死的时候已有悔意,只可惜覆水难收,他或者他们造成的错误已经无法挽回。为此,他感叹道“鸿鹄之志毁于教人为奴,而未知自主,吾识之晚矣”。“礼者,钳民魂、体之枷也。锁之在君,启之亦在君。古来未闻君束于礼,却见制礼者多被枷之,况于布衣呼?礼虽无形,乃锐器也,胜骁勇万千。”



然而有一个很小的东方国家,她也曾被儒家思想深深荼毒,她也曾和中国一样经历内部纷争和闭关锁国,而且来得更加猛烈和残酷。然而她的海洋文明最终孕育了自身革新的契机。由《脱亚论》为思想启蒙,她彻底抛弃了儒家封建礼教,毅然决然的“脱亚入欧”,面向世界,并在后来的日子里成为了东方文明的未来和希望。入欧,在这里并非加入另一个民族,而是泛指舍弃小我,步向开放,胸怀世界。是的,这就是日本。日本用事实践行,向中国说明了一个道理:复兴当走推陈出新、面向普世的开放道路,而不是什么自己的道路。今天的韩国也是紧随其后了,并且青出于蓝,成为基督信仰发展异常迅速,社会经济亦发展迅速的亚洲国家,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韩国天主教会在短时期内的长足发展,更是值得称道的事实。



作为生活在中国的天主教徒,首要的意识伦理革新,便当如此。中国天主教会及社会需要的不是教人只求满全蔽体果腹的慈善家,更不是一群总是不愿提及痛楚和不义的事实、只愿在小团体里用多愁善感来诉说温情的爱爱主义者!而是需要在这个时代里不甘沦为国家附庸的分歧者!正像《分歧者》电影里所描述的那样。



正如天国是以猛力夺取的,时间并不能提供动力,就像时间并不能拯救索多玛的命运。所以,不要再寄望于什么时间改变一切,更不要寄望于马克思那套科幻小说般的社会推演。其实,一个良好的三权分立及议会政治,在公元前5世纪的古罗马就已经实现!参议院、众议院(罗马民族大会),民主党、共和党,这一个个熟悉的名词绝非美国原创,而是已经走过了两千多年的沧桑!我并不是说今天的美国即是古罗马社会照相式的翻版,更不是说三权分立即是完美,正如古罗马社会也存在敬拜邪神和纵欲等问题,但是!至少这一事实值得中国人猛醒,为中华民族在同样经历两千余年却几乎毫无进展,依然恪守金字塔式的专制社会而感到无比震惊和羞愧!



诸位主内兄弟姐妹们!是时候向爱国主义说不,是时候以“脱亚去儒”来唤醒中国人内心深处那根植于基督救赎的恩典,面向普世的道德和政治启蒙。重要的不在于做了什么具体的事情,而是是否具备行动的意识伦理素质,就像圣祖达味对于天主圣殿怀有的热忱不在于是否修建了圣殿,而是他不断为后人修建圣殿积累足够的材料。圣经说,成义不是出于功行,而是蒙天主恩赐(罗4:6)。所以,也是时候不再以文化处境和个人能力为籍口来回避自身的担负,准备好接受天主的一切恩典,并践行随之而来的任何使命!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