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公安局一日游后感

张崇助牧师


2015年7月28日晚从丧事聚会回家的路上,平阳县公安局在交通警察的协助下,在麻步二小路口以査驾驶证为由拦下了我的车,要我坐上他们车上聊一下,当坐上他们车后座时,两边便衣警察把我夹在車后座中間,車立时开动往平阳县公安局,途中一民警問你是张崇助,我说是,并说早知道你們會找我。呵呵!一路闲聊了交通、禁烟、查酒駕等話題。

到了公安局被带到一大队办公室,民警拿来一瓶礦泉水,并詢問了一些基本情况。23点15分被带进审讯室直到29日16点25分,這段時間就算我人生中第一次暫失人生自由的经历了。

在訊問過程的交談,(后被改成詢問,因訊問是針對刑事調查。)詢問前後有七人參與,除了治安大队長和國保大队長,還有警號037484的警察,其它便衣警察,其中有个名叫应雷雷,其他人名字不詳。談話内容主要圍繞「万全牧区反對强拆十字架声明」和声明中的印章問題。治安大队長說他已掌握了我的所有資料,「声明是我起草,印章是我私刻」。我反驳兩點,1、我現已不在万全牧区工作,声明不是我起草,但我非常贊同声明內容,所以我在微信中转发。

2、印章不是我刻,作為牧師不要說刻,我身边也从來沒有哪個堂点和牧区的公章。

我另外表明,他們若因拆十字架想扣押我,以此為借口。我愿意承担。因我已做好被拘留、判刑、甚至枪毙的心理准备。

29日早上國保大队長詢問以在我微信朋友圈转發泰順县山區教堂一老人抱紧十字架的照片,底下還有一段話。大隊長說這老人要自杀,不是基督徒應有的态度,并問我有沒有核实情况转发。我的回答是,老人不是自杀,而是保护十字架的态度。我没有核实这是我的失误,以后我微信朋友圈转发关于强拆十字架的事,我要尽量赶到现场,若赶不上,也要电话核实后再发。大队長一再強調不是「拆除」而是「移位」。我反驳观点是,即是移位為何溫州永强双村教堂十字架已被強拆放在圍牆旁,還是被强拆拖走。大隊長回答,這是個别基层执法部门的失誤。我接此話題說,拆十字架也浙江省人民政府的违反宪法的行為。大隊長無語中。
凌晨三點詢問完去躺在椅子睡覺,“笼子”外两位武警每两个小时换岗来守位。

感谢主一切平安,谢谢弟兄姐妹的代祷和关心。一天的经历丰富了我的人生。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