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圣经来分析政治的总原则

Dr.Wayne Grudem



第二届“三化异象”研讨大会信息分享

古德恩博士(Wayne Grudem) 美國著名神學家。哈佛大學學士,西敏寺神學院道學碩士,英國劍橋大學哲學博士,曾在芝加哥三一神學院任教二十多年。著有多本神學著作。



圣经教导我们很多和政治有关的事,比如教导我们好王坏王,为什么需要政府。圣经教导政府应该立什么法,不应该立什么法。神也给我们人民有机会去影响政府,为了他的良善。比如创世记中的约瑟,但以理,以斯帖,末底改。圣经中神会用他的子民影响世俗政权,从而达到他的良善。新约中施洗约翰敢到希律王面前指出他的不义,保罗也到罗马政权前宣扬神的福音和公义。在新约中,神的子民用他们的影响力去影响当时的政权。也许你们有契机在你们的乡或者镇上影响你们的官员,或者有哪些信徒在政权里面达到一定的地位。这是为什么教会要学习圣经对政治政权怎么教导,当有机会的时候,如何去服事神。


我有十二点。



第一点:公民政府应该是赏善罚恶的。



创世记洪水毁灭了全地的时候,我们看见了政权的开始。所有人都死了,诺亚一家从方舟出来,人的文明重新开始。神知道他们还是会作恶,所以神在创世记9章中有个要求: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也就是杀人的,他也要被人杀。神给的理由是:因为所有的人都是照神的形象造的。当你杀人的时候,你是杀了神的形象。这第一条法律成为公民政权的根基。人与人之间可以执行死刑,比如对于谋杀。神在创世记第9章的教导给全人类的。神颁给人权柄,对于谋杀的人可以去惩罚他。



旧约中关于政府的教导有:在士师记中说那时候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师记中有很多恶事发生的。没有政权无政府状态是非常邪恶的时代。政权也是神对人类的一个恩赐。在诗篇里面也有一些关于政府的原则性教导。诗篇82说政府应该执行公义,保护软弱者。“神站在有权力者的会中,在诸神中行审判,说:“你们审判不秉公义,徇恶人的情面,要到几时呢?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当保护贫寒和穷乏的人,救他们脱离恶人的手。”神在诗篇对世上所有君王说的,要公平公义的治理。行公义,不偏袒,按照事实审判。尤其政府要保护贫寒的人和孤儿,就是那些最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政府有责任保护他们。诗篇82篇是教导我们,政府是保护良善的人不受那些邪恶的人的攻击。而且旧约还教导政府要迅速地行公义,传道书8章11节:因为断定罪名,不立刻施刑,所以世人满心作恶。



旧约教导我们很多了,比如什么是政府的根基,无政府是邪恶的时代,千万不能无政府。政府要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尤其是软弱的人。



新约里面可以看见类似的教导。新约中讲政府最长一段经文是罗马书十三章。保罗是写给在罗马帝国的基督徒。当时的罗马的皇帝是非常坏的,可是在坏的皇帝统治下,保罗怎么教导教会呢?他说每一个人都要顺服那些统治他们的政权,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政权都是神所设立的。政府是神赏赐给人的,神设立政府是为了我们的好处。保罗这里教导,拒绝政权的话,就是拒绝神所差派的。对于这些掌权者,良善的人不用惧怕,邪恶的人才要惧怕。难道你惧怕有权柄的人吗?只要做好事,他就会接纳你,因为他是神的仆人。这是个很重要的概念。从神而来的公民政府是神的仆人,是为了我们的益处。



我常常碰到政府官员,我就提这一段,我说圣经对你们政府官员也有教导。“圣经教导你们都是神的仆人,是为了人的益处。神叫你在政权里面为了人民的益处去执行权柄。”我有一次有机会跟一个非基督教国家的行政首长讲这句话,他是回教徒。我和他分享罗马书13章4节。他很赞同,就连回教徒的高官都有责任为了子民的益处,因为这是神的诫命。所以政府是神给人,为了人民的益处。这就是罗马书13章4节讲的。保罗接着说“你若作恶,却当惧怕,因为他不是空空地佩剑。他是 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罚那作恶的。”政府应该让做坏事的人惧怕,政府的刑罚应该让这些做坏事的人不敢做坏事。政府要鼓励那些做善事的人。政府应该最赞赏基督徒的,因为我们基督徒是追求活出神的良善来。所以基督徒在哪个国家都是这个国家的祝福。我只是遗憾可惜万国不明白这个道理。在教会里面要持续地教导,我们要成为善行的榜样。



这里也教导政府的官员施行职责的时候,他们也在做善事。我有些基督徒的朋友是做警察的。警察很辛苦。我说你在行使警察职权的时候,你是在行善,就是罗马书13章4节。保罗说政府有职责把神的怒气浇灌在做坏事的人身上。政府的人在神的里面执行一件惩罚的时候,是做一件对的事情,善的事情。在这里保罗教导一个理想的图画,真的合神心意的政府是什么样的。



圣经也说有些政权是做错的事情。比如旧约里面,神教导谁是好王谁是坏王。罗马书13章告诉我们政府应该怎么做。然后我们也看见当一个政权走偏的时候会怎么样。我等下会讲一个走偏的政权会怎么样。



我们应该明白政府的存在是神给我们的礼物,是为了我们的益处。这个是圣经对政府的一个根本性的教导。彼得在彼得前书2章13-14节也讲类似的话。“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政权要惩罚恶者,赞美跟奖赏善者。



有很多人讲我没有办法在政府里面工作,因为政府要惩罚恶者。耶稣不是教导说打你左脸,右脸也要给他打吗?马太福音5章39节。这里就教导基督徒不可做警察,不可当军人吗?如果基督徒警察受到小偷攻击,他是不是要说再多打我两拳?耶稣在马太福音5章39节的教导不是要教导基督徒在警察的职分上怎么去回应,这是一个广泛的教导,教导人与人之间应该怎样彼此的互动。耶稣是教导说有人伤害你的话,你不一定要以恶报恶。耶稣不是说恶者对你怎么样,你就承受。他是说有人挑衅你的时候,你不一定要以恶报恶,就是你不一定要赚回去,把事情越搞越大。耶稣是在这里教导我们基督徒如何跟别人相处,日常生活中不要以恶报恶。罗马书13章,彼得前书2章,那里才主要教导政府应该怎么做。所以马太福音5章39节的教导不是说政府应该怎么做,或是警察应该怎么做。所以基督徒当然可以做警察,当然可以从军。基督徒当然可以成为神的仆人,去执行神的怒气在一些作恶者身上。



我再提一点,我觉得一个无罪的世界里面,还会有公民政府,因为政府掌管秩序。比如说,就算世界无罪的话,我们还需要红灯。政府要维持秩序,设立说我们的国家以什么为衡量标准,或者说还需要政府设立金钱的流通,我们还需要政府铺路让我们能够开车。所以政府的存在不仅是为了执行神的怒气在恶者身上,也是需要维持世上的秩序。



第二点,探讨在旧约中神的律法,从出埃及记到申命记,跟我们今天的法律有什么不同。仔细思考神给以色列的律法和我们今天法律的关系的话,这会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今天很快讲一点。我们要很小心把神给以色列的人律法来搬到我们今天的社会。我绝对不是说那些律法没有智慧,这些也是圣经的话,也是教会需要学习的。可是我们也要知道那是当时神颁布给当时的以色列人的,不是给我们现在。新约也强调,有些律法我们现在还适用。比如不能谋杀,不能奸淫,不能偷窃等等。新约也教导说有些律法在今天已经被应验了或者不需要再执行了,比如说我们不必要再杀动物献祭,我们不必再遵守以色列的饮食习惯,我们也不用照旧约以色列的做法去刑罚一些罪行。简单来讲,今天已经不是摩西的旧约时代,今天是基督的新约时代。当然这些神的律法还是有智慧,可是如果有人教导说还是要照着神的律法一字不差地生活的话,那是一个错误的解经。因为这些律法是给当时以色列人处境的,而不是我们今天处境的。



我们看教会历史当中,有些教会想这样做,就犯了很多错误。比如说政府可以用军事力量逼人家成为基督徒。这是非常大的错误,也不是福音的本质。要你小心地查考圣经。



第三点,神的主权是在万国之上,所有的人都需要对神负责。旧约的先知不仅是跟神的子民讲话,也跟万国的君王,万国的子民讲话。以赛亚书13章到23章,耶利米书46章到51章,以西结书25章到30章,阿摩司书1-2章。先知对以色列周边的列国说话,俄巴底亚书是写给以东这个国家,约拿是神差遣他给外邦尼尼微人传福音。约伯记12章23节,“他使邦国兴旺而又毁灭,他使邦国开广而又掳去”,说过神会带领一个国家,也会让它走向毁灭之路。神对法老王说,我把你兴起是为了要彰显我的能力。神跟古列王说,他是我的牧羊人,他会执行我旨意。这是以赛亚书44章28节讲的,论塞鲁士说:‘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悦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发命立稳圣殿的根基。’这是对外邦的君主讲的。但以理书4章25节,“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所以圣经明白的教导万国万民都要向神负责,神会找他们算账。所有历史中的政权在审判的那一天都要跟神交账,他们是怎么治理的。当保罗在雅典跟希腊哲学家讲话辩论的时候,神已经选定了日子,会照公义审判这个世界。(“因为他已经定了日子,要藉著他所设立的人按公义审判天下,并且叫他从死里复活,给万人作可信的凭据”)。保罗跟这些外邦的希腊哲学家说,神选了一个日子,会照着耶稣基督的见证来审判你。圣经中一个清楚的教导:万国万民还是要跟神交账的。万国万民也许不相信神,不接受神,不接受这个信仰,可是在审判这一天,神要他们交账。



第四点,政府应该是服事人民,然后去追求人民的益处。圣经里面举到一个法官,宁愿受贿赂,也不进行公义的审判。比如申命记16:18说,“你要在耶和华你 神所赐的各城里,按著各支派设立审判官和官长。他们必按公义的审判判断百姓。不可屈枉正直,不可看人的外貌,也不可受贿赂,因为贿赂能叫智慧人的眼变瞎了,又能颠倒义人的话。”我有个朋友被政府指派为法官,他请了很多基督徒为他祷告,我们在法庭里为他祷告,我也为他祷告。我为他祷告就是:神啊,让他执行公义,单单执行公义,让他不要偏袒富人,就算他朋友被盗,他也是单单执行公义。这就是政府怎么追求他的国家和人民的益处。



撒母耳先知很多年是以色列人的士师,在撒母耳记上12章,他说“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甚么。”撒母耳就是一个公义的掌权者,他完全做善事和对的事情,让他的子民得到益处。撒母耳也警告,王也会成为一个恶的王。撒母耳记8章说了王太有权力了会怎样。他说有些王会这样统领你,“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做饭烤饼;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当一个王一直从他子民中拿拿拿的时候,就会导致这个现象。所以圣经也知道,有些政府会有一些邪恶的法律。诗篇94:20,“那藉著律例架弄残害、在位上行奸恶的,岂能与你相交吗?”他们会颁布一些坏的法律去鼓励人行恶,用法来造成社会不公义。以赛亚书10章有类似的教导,他说那些执行有罪的法律的人有祸了,写这些逼迫的法律的也有祸了。因为需要的人得不到公义,偷窃穷苦人的东西。(祸哉!那些设立不义之律例的和记录奸诈之判语的,为要屈枉穷乏人,夺去我民中困苦人的理,以寡妇当作掳物,以孤儿当作掠物。)所以以赛亚早就预言,政府会写邪恶的法律去鼓励不公不义的现象。



这个就延伸到第五点。圣经教导公民应该顺服政府,服从政府的法律,除了一些特别的状态。圣经对信徒的教导是你要顺服政府,比如说罗马书13章,所有人要顺服掌权者,所有权柄都是从神而来,并且从神设立的。任何具体的掌权者是神所设立的。



这句话就导致有些基督徒有困扰说,如果有个恶法,我不去顺服是罪吗?诗篇94篇也预言了世界上会有恶法。世界上会有恶法和邪恶的法律。圣经也给我们很多例子,当神的子民面对这些恶法的时候就不服从。例如使徒行传里面,耶稣要他的门徒去传福音,可是犹太领袖不让基督徒传福音,这就彼此抵触了。使徒行传5章29节就说:我们要听从神,不是听从人。神也祝福他们,保护他们,他们就继续去传福音。但以理书第三章说,有神的子民不去向偶像敬拜,他们直接说我们不拜你们的神,我们也不拜这些金像。他们被丢到火里面,我们知道神拯救了他们。出埃及记第一章法老命令接生婆希伯来妇人生的孩子,是男的就杀掉,可是这些接生婆不听这些恶法,让这些男的生出来。圣经说神大大祝福他们。以斯帖记里面,以斯帖也不遵守王的法律,因为法律说如果王没有邀请不可以到王面前,可是以斯帖不理这个法律,直接到王面前。她没有顺服这个法律反而拯救了以色列的子民。但以理书第六章但以理也不遵守法律说,你只要单单跟王祷告。当一些智者来到希律王面前的时候,问“以色列的王在哪里?”“在伯利恒。”希律王说找到他了跟我讲,我也去拜。智者不顺服王的恶法,走另外一条路回家。圣经有这么多的例子给我们看到一个原则,当政府用法律的方式逼你行恶的话,犯罪的话,你就可以不顺从。圣经有很多例子表达这个原则。而且这些例子中,神都强调他祝福这些不顺从的人。意思是说神喜悦他的子民不顺从恶法。



现在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有没有权柄去推翻一个政权,去改变一个政权,我们有没有这个权柄?或者我们从政权里面争取自由?一个很恰当的例子就是以色列人在埃及,他们在埃及政权里面脱离出来,争取他们的自由。出埃及记1章到14章,还有士师记2章16节,非利士人欺压以色列人还掌管他们,神兴起士师,士师就拯救他们脱离抢夺他们人的手。希伯来书11章32节强调基甸、巴拉、参孙、耶弗他、大卫、撒母耳等等,通过他们的信可以战胜国度。所以神在计划中会兴起人们,把他的子民从邪恶政权中脱离出来,得到自由。在圣经中找不到说:神说你绝对不可以去改变政府。可是我们要用公义良善的原则去处理这个问题。



比如英国当时有很多的殖民地,新大陆也是其中一个。殖民地的官员说神给我权柄要照顾我统治的子民,神给我权柄掌管殖民地,我的职责是保护我的子民从恶者的手里脱离。比如说作为掌权者,我要保护子民不受小偷坏人的骚扰。可是当这个小偷和坏人是我们的王乔治三世,他居然派军队来到我们中间抢夺我们的财物。所以这些殖民地官员说,神给我权柄要保护子民,现在小偷是这个王,我就要抵挡他。所以在美国独立宣言中,里面有很多内容是指责英国乔治三世的罪行。我也必须承认说,当时的很多基督徒不一定认同这样的思想。有些基督徒说“不对啊,我们应该永远顺服英国政府,因为这是圣经教导,要顺服政府。”所以那时候,很多好朋友,很多亲友都分家。有些人就气不过美国敢这样,他们就回到英国了,有些就留下来,跟英国宣布我们独立了,因为你是邪恶政权。他们用的例子就是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脱离埃及这个邪恶政权。这里所延伸的观念就是地方官员的职责就是保护他属下的子民,如果他上面的高官去欺压的话,他有权柄去抵挡他。



第六点,政府需要保护人的自由,因为与人的自由相反的就是奴隶。圣经中讲到奴隶的身份的时候就说这些人渴求被释放。



神在十诫里面,出埃及记20章开场白:“我是耶和华你的 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神让他的子民从为奴之家出来,不再做奴隶,单单这件事就要赞美神。士师记里面,士师们也是把以色列人从外邦人把他们变成奴隶这个场景下拯救出来。以赛亚说:耶和华的灵临到我,因为耶和华膏了我。对那些捆绑的人,让他们得到自由。利未记25章10节讲到禧年,对全地的人宣告说你们自由了。这句话在美国一个纪念碑上写着,就是费城的独立钟。在1776年刻在费城独立种。我们看圣经的话会发现,圣经非常高举人的自由选择。神把亚当夏娃放到伊甸园说,你不要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可是神还是让他们去自由选择。摩西在申命记30章对他的子民说:摩西说我在你面前把生命跟死亡,祝福跟诅咒都摆上,你们应该选择生命,让你和你的后代都存活。这里也是给他们选择,因为神非常高举人的自由选择。约书亚记24章15节,“若是你们以事奉耶和华为不好,今日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是你们列祖在大河那边所事奉的神呢?是你们所住这地的亚摩利人的神呢?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耶和华。”



神在人的自由选择上放了很高的价值,所以人能够自由选择是有很高的价值的。神创造人的时候,这是人很重要的本质之一。所以政府一定要保障人民有自由选择的空间。



政府有时候也需要限制一些自由的表达,比如说政府说不可以谋杀就限制了你谋杀的自由,政府说不可以偷盗就限制了你偷盗的自由。这些都是善的。政府说你不可以开车速度超过每小时160公里。好的法律会限制你的自由。当然有时候这种会做的过了头。每一个法律都会在某种原则上限制我们的自由,这种原则我们要明白。在人类历史当中,政府会越来越喜欢夺去我们的自由。政府法律越来越多,会越来越认为他夺去我们的自由是应该的。就连美国现在也是走这条路。所以我必须强调的是,政府的一个目标是必须保护人的自由表达。



第七点,政府没法拯救人民,或政府没法改变人的本质。人类历史中,很多时候我们想说完美的政府,社会群众也会完美。一个好的政府没办法导致一个好的子民。人心都是有罪的,有恶的,这个也让政府在管理上有一定的难度。



福音的好消息是什么?福音,神来了,会改变人的心。圣灵让人改变,爱邻舍如同爱自己,为别人的益处而活。这个不是政府的工作,这是圣灵的工作。以西结书36章26节,“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希伯来书8章10节,“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神把一个罪心变成了一个良善的心,这是神给我们白白的礼物。唯一取得的方法就是信靠耶稣基督,让他十字架的大能改变我们。保罗也强调你们得救是本乎恩,却不是靠着你们自己,你们根本没有什么可夸的。这是国家需要领悟的,因为惟有内心被感召的人才可能会有一个转变的社会环境。



在人类历史中,这个好消息也到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中来见证其转变。所以神的好消息先来到每一个人心中,转变他们的心。这些人信主之后突然发现我的婚姻要被改变,他们忽然发现要彼此相爱了,家里父母和孩子间关系也开始在转变。小孩突然孝顺父母,在主里面听话,父母也知道在主里面怎样教导带领这些神赐给他们的儿女。福音改变了人,改变了夫妻关系,改变了家庭关系,以后改变了邻舍关系,彼此相爱,然后整个社会群众开始改变,然后在我们的工厂改变了,因为大家都信主了,彼此相处的态度不同了,他们在工作上活出基督的样式,彼此服事。所以工厂开始改变,市场开始改变,商业开始改变。



学生开始改变,教授开始改变,他们的教育官开始改变,他们开始勇于教导圣经所启发的真理,他们开始透过圣经的原则来重新审查他们身边的世界观,所以学校开始转变,大学开始转变。媒体也开始转变。这么大的转变也反应在文艺上,电影界上等等。然后政府开始转变,因为越来越从政的人开始尊重圣经的教导来对待他们的职责。



在基督教两千年的历史上,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文化都见证到这样的转变。福音传到一个国家,改变了当地的人,改变了当地的文化、当地的处境。教会持续感谢神,看到神在他们国度上建立的大工。转变的人,转变的文化,能够达到一个赞美神,把荣耀归于神的文化。



我们要记住政府没办法让人得救,政府也改变不了人心,这是惟有圣灵才能做到的。可是政府确实可以影响一个人的道德主张和道德行为。因为通过立法,可以教导人民社会中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在美国,现在有个让我很忧伤的情形,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居然说任何人可以堕胎。之后,几百万的婴儿就被堕掉了。当政府说这个事情可以做了,美国人也开始转变心态说原来堕胎也是对的。政府的法律会影响一个人对善跟恶的判断。现在在美国又有一个情形让我很忧虑,今天美国的法律说政府一定要允许同性恋者也可以公证结婚,六月份,美国最高法院会做最后的判决。如果最高法院也说,同姓的人当然可以公证结婚,这个影响会很广。比如从小在学校里,学校会教同性恋是好的,是对的。可是圣经说:不对,是罪!国家的法律可以影响到他的子民的思想。政府无法拯救人,可是政府的行为跟法律却会影响到他的公民对对跟错的判断。



第八点,到底政府和教会有什么原则,他们彼此关系是什么?当耶稣在世上的时候,法利赛人就挑战他,“可以向凯撒交税吗?”耶稣说:“凯撒的归凯撒,神的归神”。当耶稣这样教的时候,他的意思包含了:我们确实要跟政府交税。可是也不要忘记耶稣的第二句话,属于神的你要给神。



很多人在思想人的历史中思潮的时候说,耶稣这样的教导是很巨大的改变。意思是说,人的生活当中有两个领域,有一个领域是政治政权的,另外一个领域是属于神的,属于教会的。回教没有这样两个领域的思想,在回教里面是合一的。回教徒没有说这是属于教会的,这是属于政府的。在回教里面,宗教领袖是掌管生命的每一环。可是基督教相信有两个领域,有政治领域,有教会领域。耶稣不是说每个东西你要分开,耶稣是说有这两个领域的存在你要体会。我想耶稣的意思是教会不应该尝试去掌管属于凯撒的。在欧洲的历史,中古世纪的时期,确实是教皇来按立当时世上的皇帝,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当教皇这样做的时候,他混淆了这两个领域。



当然这也是说,公民政府也不应该去掌管属于教会的领域。在教会历史中,教会在这方面犯了错误。比如某些基督徒利用政权的力量威逼不信者要信基督教。这个也是违背了耶稣的教导,属凯撒的归凯撒,属神的归神。十四、十五世纪在欧洲的时候,天主教有他的军队,基督教有他的军队,他们争战,天主教占了哪个城市,这个城市的市民都是天主教徒,基督教占了哪个城市,那个城市的市民都是基督教徒。这是用政权的力量去逼市民成为哪个教会的教徒,这个确实是教会历史中的遗憾。我们说他们当时是误解了圣经。很有趣的,就连马丁路德和加尔文这些改教家,他们也没有完全明白在一个城市里面宗教自由应该是怎样的规范。这样的思维,教会还要再走一段时间才会慢慢理清。



教会越来越发现,圣经中神从来没有许可我们用威逼的方式来让人信教,相反,耶稣是邀请人来信靠他。他说,“来到我这里,我就让你们得安息”。做父母的知道,你没有办法逼你的小孩成为信徒,你可以教他们圣经的道理,你可以带他们来教会,可是父母都明白这是逼不来的,他们最后要做一个选择,来信靠耶稣基督。父母没办法逼自己的小孩成为信徒,何况政府去逼他统治的公民成为信徒!因为真信心是逼不来的,真信心是神白白的恩赐。当基督教在万国中积极从政的时候,基督教徒也都保障了当地公民的宗教自由。回教徒听我这些话绝对不同意,或者说今天世界上很多回教国家不同意我刚才说法。他们认定了用威逼的方式,甚至残杀的方式逼人信回教。可是我们基督教徒绝对不能这样做。



教会不应该想去掌管政治,当然政治也不应该去掌管教会。而且基督教应该在从政的领域中应该保障公民的宗教自由权。比如在我的城市里面,我开车可以经过一个佛教的庙。当我看见佛教的庙时候,我心中有两个思想。我心中很为他们担忧,因为他们不认识主耶稣基督,他们去追求一个偶像,一个佛教的偶像。所以我看到这个庙,我心里就很伤心。我另外一个思想是,感谢神,我们的国家能够保障宗教自由,感谢神,他们在美国能够自由地盖这个佛教的庙。因为政府保护他们的宗教自由也是保障基督徒在美国有敬拜耶和华的自由。宗教自由是神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祝福,这个是在人类历史近期发生的。



大概在1770年,当美国建国的时候,这个思想就开始发芽。人人有宗教自由的思想从美国开始发芽,然后开始影响到万国。这个前提是信徒要明白要真信心是没有外力可以逼的。在耶稣的生平里面也有这个例子让我们看到这一点。在路加福音9章,耶稣步行到耶路撒冷的时候,使者先到了撒玛利亚的村里,那里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也就是说那个村的人拒绝耶稣,他的门徒雅各、约翰看见了,就说:“主啊,你要我们吩咐火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他们,像以利亚所做的吗?”这里传福音的方式是谁不信就降火下来,耶稣如果允许的话,耶稣如果到下一个村,大家一定听他的。相反的,耶稣反而去骂这两个门徒,意思是说耶稣说这不是他传福音的方式,他不是逼人家来信。圣经的福音教导是我们不是用威逼暴力的方式去逼人家信基督教。



关于政教关系,我可以再讲一点,政府不应该用他的政治力量逼人信基督教,可是我会说政府应该鼓励基督教。或者这样讲,罗马书13章,彼得前书2章说政府赞赏那些做善事的公民。我们的教会当然是对社会做善事喽,所以美国是有宗教自由的国家,可是美国政府也会给教会一些福利。比如教会免税,不只是基督教,美国所有的宗教都是免税的,他们看到宗教是做良善的。政府这样做是好的,而且对社会也好。这样做也没有威逼人一定要信什么宗教。



其实政教关系最难摆平的是:这些东西到底是属于政府的,还是属于教会的?这样的思维导致了教会历史当中有很多的逼迫。但以理书3章,王做了金的偶像,政府立法说你要对这个偶像敬拜。政府把宗教议题变成政治议题,说你这样做才表示你忠于这个王,神的子民拒绝对偶像敬拜,因为神的子民明白这是宗教敬拜,而他们只能单单敬拜耶和华。政府说不对,这是政治表忠心。神的子民说,不对,这个是宗教情操。王把但以理三个朋友丢进火窑,神保护了他们。早期教会时期的罗马帝国,他们也立法说你要看凯撒如同看神一样,这样子才表达你是对罗马帝国忠心。早期教会拒绝说:不对,这不是政治表忠心,这是宗教敬拜,我们只能敬拜我们的神。在罗马帝国,很多人因此被处以死刑,被狮子咬死,因为他们拒绝把单单属于神的也分享给凯撒。



今天在美国,也开始有人混淆了属于凯撒的和属于神的。美国大学里面有很多基督教的团契,可是今天很多美国的大学,大学单单对基督教团体说我要看你们的宣言,看你们的团体规范。比如基督教团体中领导必须信主才能当,他们说你这样做是宗教歧视;团体的领导一定要是忠心的,不能淫乱,只能男女结婚,他们说你们这样是歧视同性恋。他们说你们是歧视的,不可以在大学里面运作。今天美国很多大学都单单找基督教团体的麻烦,把它们赶出校园。我们基督教的回应是,我们当然只能是单单地信靠神,我们的运作只能以圣经的教导为准则。可是大学里面的掌权者说:不对,这些领域我们也要管,是我们说了算。我不知道美国后面的发展会怎么样。



今天美国很多行业里面会故意排斥基督徒。比如说你要做心理辅导师,你一定要有政府的执照。有时候考试的时候有一题会说:你觉得同性恋是对的还是错的。一个忠于神的基督徒只有一个答案,这是错的。错的话就不要拿证了。这是现在美国的发展。



有一个基督徒做蛋糕的,做很好的结婚蛋糕,有两个男到这个蛋糕店说,你为我们的婚礼做一个蛋糕。老板说,没办法,我是基督徒,没办法为你做蛋糕。这两个人就非常地生气,就去法院告他。这个基督徒被判罚钱,因为他歧视。通过这些例子我们看到了,很多时候混淆了哪些是属于凯撒的,哪些是属于神的,导致现在的美国有这样的倾向。我相信中国这个问题更复杂,到底哪些是属于凯撒的,哪些是属于神的。我祈祷神给你们智慧,也给你们勇气去忠于他。



第九点,所有的政权都应该坚强有力的去做一些权力的彼此制衡。在旧约里面,拿以色列的政府做例子。以色列王不是一个极权者,因为神还设立了先知的职分。先知的职分是跟王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神也设立了祭司的职分,掌管了圣殿一切的敬拜。在以色列的政权运作中,已经有三权这样的分立,王、先知和祭司。新约里面耶稣不是只派一个人建立教会,而是指派十二使徒。而且保罗表示教会应该有众长老、众监督掌管,用的是复数,不是单数。所以从圣经启示的这些原则来看,神要这些政权本身是权力分散的,而不是由一个人集权。当一个人或一小群人是集权的话,他们一定必定会腐败。



给我几分钟时间,我来跟你分享一下美国政府的早期运作方式。1789年,我们的国家写了并认可了宪法。而这些写宪法的人,他们面对一个难题,他们希望政府有一定的权力能够来管理公民们,可是他们也明白政府不能滥权。人民总要保护自己,不让政府滥权。怎样同时给政府一定的权力又不让它滥权、给人民一个保障呢?他们经过思考说,政府的权力应该分散彼此制衡,保证一个权力是能够盖过其他权力的。所以政府分了三大块。现在的国会—立法,法院-诠释法律,设立了总统的职位,这个总统是要执行法律。



他们也讨论谁的权力应该多一点,是国会,还是总统,还是法院?这三块里面我们可以相信哪一块权力可以多一点?他们的答案是:绝对不能是总统,也绝对不能是法官,也绝对不能是国会。他们说我们绝对不能够把权力多分给某一个人,他们说最高权力应该是这个文件,宪法才是最高权力。意思是总统要臣服在宪法之下,法官也要在宪法之下,国会议员也要在宪法之下。美国总统就职的时候要宣誓,宣誓的内容是:我保证、保障并且保护宪法的权威。国会就职也要宣誓说:我要保障和保护宪法的权威。所以当初美国写宪法的人都很有智慧。他们知道一张纸是没有办法掌管一个人的,会有人不愿意屈服于宪法。所以他就把权力分散,让没有一个权力可以凌驾于宪法之上。我觉得这个很类似于以前以色列人的国度,其实以色列里面,王不是绝对极权。圣经教导,王要臣服在神的律法之下。以色列的法官不是造法,而是诠释、照神的法律来宣判的。就是在所有人的权柄之上有神的法律来掌管,这才是最高权威。政权这样设立了。



接下来回答的问题是我们怎么保证人民让政府不滥权。政府权力一大,就会败坏掌权者,怎么样让他们负责任呢?他们不让权力集中,给总统一些权力,给国会一些权力,给法院一些权力。设计的时候是故意让它们彼此挣扎,挣扎的过程中就没有一个可以独权。



他们还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不仅是三权分立,他们把中央权力、州权力和地方权力也三分。美国刚开始13个州,现在有50个州。每个州有自己的法律,每个州可以自己去纳税,而且美国的州还可以告中央政府,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常常有的,州政府告中央政府滥权。当然美国的军队是服从总统的。可是美国宪法写明了,美国的军队是攘外,绝对不能对内。美国法律写明了美国的军队只能针对外敌,不是自己的公民。所以在美国从来没有军事政变,因为它的权力被限制是对外,不是对内的。因为一开始就被限制住,美国军队绝对不能干涉公民社会。



我现在住的城市叫斯坦福,有25万人,我们有自己的警察,这些警察是单单听命于我们城市的市长。对这个警察来讲,市长就是他的最高权威。我是住在康涅狄格州,州的州长不能指挥我所住城市的警察,因为他没有这样的权力。美国当初对政权的设计是政府到最后要向人民负责,他们精心设计权力分散再分散,不允许一部分人有过大的权力。所以,第九点,圣经的教导政府要把权力分散,才不会导致腐败。



第十点,一个国家的法律掌权者也要服从。政府常常有一个危机就是掌权者认为他们不需要服从法律。比如大卫王在撒母耳记下11章就造成这样的悲剧。大卫是个王,也是勇士,他可以说是以色列国里面最有权力的人,他看到别人的妻子拔士巴,犯了奸淫,想瞒天过海,杀了她的丈夫。拿单指着大卫说:你就是那人。先知拿单指责这个王:你没有照着神的法律,你犯罪了。拿单就照着神的法律,以比这个王还高的权威说:“你这个王犯罪了。”以色列国里面最有权威的人,他们要臣服神的法律。一个掌权者不是在法律之上,没有人可以在法律之上。每一个人都要臣服在法律之下,就连这个王。



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政府腐败呢?就是你看到一些政府高官们自己不守法。遵照神的原则去执行的政府,政府的掌权者也要顺服法律。圣经中有这样的教导,也提醒这些王,你们做王的要臣服在法律之下。在申命记17章18节说,就连王登位的时候,首先要为自己抄录一本律法书,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这些律例。以色列王第一件事,他自己要抄写一本律法书,一生当中日夜地朗读,王要敬畏耶和华,以身作则遵守神所有的诫命。这样,他心能够谦卑,不会觉得比别人高一等,他在法律面前不偏左偏右。你看以色列的王,圣经对他教导的第一课就是你要成为臣服法律的榜样。所以,第十点,圣经的教导是,政权的掌权者本身就要是一个守法者的榜样。



第十一点,圣经有一种教导说政府应该是人民选出来的,意思是说圣经确实有教导某种程度的民主制度。我讲到这点要很小心。因为在教会历史大概有一千七百多年的时间,基督徒都不太明白这点。



美国政府在1776年独立,1789年终于设立了宪法。拿1776年做准则,当向英国宣布独立的时候。在美国独立的时候,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也许是民主制度。政府是人选出来的,在那时候是个很新的概念。在英国其实已经有这个理念,可是他们还是有君王,英国君王的权力远远高过英国国会。古希腊也稍微有一定的政府要靠人选出来的概念。虽然人类历史中稍微有这些概念,可是1776年的时候,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这样做。当然,万国都有他自己对政治的理念,我们最熟悉就是王死了以后,他的儿子接替。所以你生在皇族你才有可能取掌权。皇家也认为他们比一般人高了一等。有些国家是谁的军队多谁就掌权,有些国家是谁最有本事能够独裁,他就掌权。非洲很多是靠种族的帮助来掌权,通常这种是看彼此的杀戮来确定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回教国家里面是他们回教里面的最高领袖掌权。所以人类历史当中政府的产生有不同的方式,完全单靠人民选择产生是一个非常新的理念。1776年一个国家,到1951年有22个国家,这22个国家是民主制度,到公元2000年,大概120个国家。全世界200多个国家,有120个国家是一定的民主制度。



圣经有教导政府应该是人民选出来的吗?我认为是的。第一,圣经一开始就教导每个人都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意思是说每个人都是亚当夏娃他们的后代,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都是神的形象。那么如果每个人在神的面前都是平等的话,意思是说不可能有高人一等的所谓“皇族”,没有人应该说我是生在皇家,就只有我才能掌权。我们都是平等的,在神面前。



第二,如果政府要不断的向人民负责的话,这个会帮助政府不滥权。比如掌权者要常常深入民间,去聆听民间的声音,这样子人民才会选他的话,这样才能尽量把滥权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第三,我们在罗马书13章看到,政府是为了人的益处而存在。谁能够最好的帮助政府看到人民的益处呢?也许这些人可以帮助政府明白人的益处在哪里。公民帮助政府明白这样的掌管方式到底有没有益处。政府如何真正知道人民的益处,他要聆听民众的声音。



第四个理由,圣经历史中有些例子,政权最好的状态是他们得到民众的支持。出埃及记第4章,摩西在民众面前,长老和以色列民都跟随他。撒母耳在以色列人面前让以色列接受他。扫罗、大卫都勇敢站在民众面前接受民众的拥戴。当然,我绝对不是说这些是人选的,不是神选的,这些当然都是神亲点的。



我绝对不是说圣经只教导完全的民主制度,我绝对明白这是有神的带领。至少美国独立宣言写进去了人民该有哪些自由。我个人认为这是很有智慧的设立。当然我的本意不是在教导美国的政权,美国政府绝对不是完全完美的,我也承认美国政府历年来犯了很多罪,我也为这些罪担忧。不过我认为当初美国立国的时候,神有用他的手帮助这些写那些字的人。神也通过这样的方式保障美国两百多年来人民有一定的自由。透过这样的保护,美国可以成为一个福音的摇篮,可以去向全世界宣教。美国宪法很短,一块一本,如果你好奇美国宪法到底写什么的话,可以去买一本看。美国宪法绝对不完美,可是对我们思考政权有一定的启发。美国政府有很多问题其实都反应了他们不服从于宪法底下,所以导致了许多问题出来。当然圣经才是最高准则,宪法也在圣经之下。不管你写什么法,都要臣服于圣经的教导之下。



最后一点,第十二点,任何一个国家都应该肯定爱国主义。不管你是哪一国的国民,都应该爱你的国家,为你的国家感谢神。



使徒行传17章26节,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保罗教导说万国的产生都是在神的掌管之中。所以在创世记12章,神对亚伯拉罕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约伯记12章23节:“他使邦国兴旺而又毁灭,他使邦国开广而又掳去;”



今天有些教导说世界都是一个国家,那也不好。世界真的在一个政府之下,这个政府是人类以来从来没有的集权政府,我可以想象这样的政府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无法想象的暴政。我甚至会说神设立万国是为了保护我们不受这样的欺凌。虽然通过亚当夏娃,可是神发展了不同的国度,而且国度一分散,全地的人都分散出去。这个也可以帮助我们明白为什么神要我们顺服政府。保罗说,因为主的缘故,我们要臣服于凯撒,臣服于执政者。箴言24章21节,你要敬畏耶和华与君王。



每个基督徒也要追求他居住的国家的益处。当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的时候,他应该怎样,应该祈祷神赶快拆毁巴比伦吗?该祈祷说巴比伦是绝对邪恶的,神你赶快毁掉它。至少耶利米不是这样教的。耶利米书29章7节说,“我所使你们被掳到的那城,你们要为那城求平安,为那城祷告耶和华。因为那城得平安,你们也随著得平安。”神居然要他们为被掳他们的政权去祈祷。向你的耶和华祈求,为巴比伦得到祝福祈祷,这是他们现在居住的地方。因为当神祝福巴比伦的时候,神也会祝福你。神设立万国,我们信徒不管居住在哪个地方,都为那个地方的国度祈求。我们现在在中国这个国度,我们可以看到神在历史中对我们的带领,中国历史上不管是文化、人文、文学、创新创造、学说的发展都是非常伟大的发展,中国绝对是在万国历史当中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几千年来都是如此。所以因为你生为中国人骄傲,向神祈求,这是对的。当然问题是,万一你对中国的一些做法不认同,怎么办?我也常常不认同美国一些做法,我也常常为美国向神感恩。



举个例子,比如伊朗这个国家。伊朗在中东影响力越来越大,伊朗有原子弹,而且他们敢用在以色列身上。那如果是伊朗的基督徒应该怎么做呢?伊朗的基督徒可以说:我爱伊朗,我爱伊朗的历史,爱伊朗的传统文化,可是我为伊朗现在的这种专制政权、暴政忧伤。朝鲜的爱国主义者也许可以也这样说。朝鲜人可以说我为朝鲜历史,朝鲜文化在历史中的贡献骄傲,可是现在朝鲜政府的表现让我担忧。一个德国的爱国主义者可以说我很骄傲德国对人类历史的贡献,可是我承认希特勒的时代是错误的,我很高兴今天没有希特勒。



爱国主义对一个国家到底有什么益处?让这个国家所有的公民能够有一个共同感。那个国家的子民可以真的跟神感恩,神如果祝福这个国家。让别人的成功,中国人在世上的成就也成为我们彼此的骄傲。所以中国人奥运得金牌的时候,我们绝对不说是他的事,我们说是我们赢了。也就是说,我们对我们的国家做了哪些良善的事,我们整体都有一定的骄傲,而且我们对我们的未来有一定的安定感,因为你相信你的国家会保护你。一个良好的爱国主义也让公民有一个参与的使命,能够参与这个国度,帮助公民得到更多的良善。一个良好的爱国主义也能够帮助新移民,帮助他们融入到这个国家,一起来建造这个国家。你可以跟你的小孩讲,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吃苦耐劳;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很看重教育;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做事情都很认真;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孝顺父母,也孝顺祖父母。我们把这些良好的中国传统一代代地传递下去。所以说爱国主义对一个国家是有益处的。当然爱国主义的相反就是完全不喜欢自己的国家,看不顺眼。好像一个国家的大学里面常常有很多这种人,国家的一点点坏处被放大去宣扬,不管是不是已经是旧事,他们教导这个国家是烂的,这个传统是烂的,不愿意为这个国家牺牲和服事。这个会导致国家的破坏,阻止了国家的正常运作,甚至会导致这个国家开始崩溃。通常是国家可以得到益处,他就要反对。我觉得这不是神眼中看为好的人该要做的。按照圣经教导,每个人都应该有一定爱国主义和爱自己居住的地方,有一定的骄傲也是好的。因为圣经的教导是万国是神设立的,我们也应该为此感恩。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