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文明与“中国梦”

王志勇 选自《基督教文明论护教学》




我们所提倡的建立基督教文明,并不一定是要建立罗马帝国、清朝帝国这样庞大的国家,即使在和荷兰、苏格兰这样的小国,照样能够建立基督教文明。奥古斯丁《上帝之城》一书彻底消解了西方世界古老的“帝国梦”。尘世的帝国不管多么庞大,最终都要归于瓦解,最终在世界末日的时候只有每个死去之人的复活,但已经毁灭的国家和城市却永远不再复活。因此,真正组成国家和城邦的关键不是制度和城墙,而是具体的个人。奥古斯丁强调说:“就像文章是由当个字母组成的一样,城邦和万国的元素是每个单个的人,无论她占地有多么广阔。”[1]


中国基督徒要彻底摆脱几千年来的帝国主义思想,不要受各种意识形态的洗脑和毒害,认为国家的疆域越大越好,总是试图建立横跨亚非拉的世界大帝国,像尼布甲尼萨一样传扬自己的名:“这大巴比伦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为京都,要显我威严的荣耀吗?”(但4:30)。中国历史上存在的“大一统”的思想追求疆土越大越好,这种“中国梦”并不合乎历史,也不合乎人民的利益,更不合乎圣经。葛剑雄在考察中国历史的时候指出,首先,中国历史上分裂的时间远远多于统一的时间:“如果以历史上中国最大的疆域为范围,统一的时间是八十一年。如果把基本上恢复钱袋的疆域、维持中原地区的和平安定作为标准,统一的时间为九百五十年。这九百五十年中有若干年,严格说不能算统一的,如东汉的中期、明崇祯后期等。如果以秦始皇灭六国的公元前221年至清亡的1911年为计算阶段,第一标准的统一时间占总数的百分之十,第二标准的统一时间占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五。”[2]其次,为了统一天下或维持天下的统一,统治者穷兵黩武,劳民伤财,人民本身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中国历史上的一切统一,都是以武力或以武力为后盾而实现的,结束分裂是如此,扩张领土从而扩大统一的范围也是如此。尤其是在夺取天下,恢复统一的过程中,获胜的一方如果不想功败垂成的话,重要不惜一切手段达到统一目的。”[3]这就是元朝张养浩所感叹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历史困局![4]


因此,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的标记并不在于疆域的宏大,而是在于民众的幸福,这也是孟子思想的闪光之处:“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5]中国人民再也不要受那些独夫民贼野心家的蛊惑,为他们抛头颅、洒热血来“打江山”,最终让那些惨无人性的枭雄屠夫来“坐江山”!基督教在中国首先要做的就是开启民智,提高素质,使人确确实实能够成为真正的哲学人、宗教人、律法人和政治人,发挥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从而彻底消解偶像崇拜和皇权专制的毒酵,使人在耶稣基督里得享丰盛的生命。




[1] 奥古斯丁,《上帝之城》,4:3,吴飞译,上册,页136。


[2]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北京:商务印书馆,2013年), 页5。


[3]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中国历史的启示》,页258。


[4] 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5] 《孟子》。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