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应是异议人士的避难所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教会,原文是ekklesia,意是呼召出来的人的聚集。凡是被神呼召、信靠耶稣基督的人聚集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最基本的教会。教会的大门对所有的人也是敞开的,不仅已经信耶稣基督的人,而且众多慕道友,也是教会服务的对象。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从呼召最初的门徒约翰、安德烈、彼得等开始,耶稣和门徒们就形成了新约时代最初的一个教会。从圣经新约看,这个教会是对所有人都敞开的,它所接纳和接触到的,更多是被社会歧视和排斥的异类。耶稣基督说:“我来本不是召义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路加福音5:32),耶稣基督走遍各城各乡,接触到麻风病人、精神病患者、妓女、税吏、暴动分子等等,接纳并呼召他们,新约教会于是成为这些社会异类的逃城、避难所,成为他们温馨的精神家园。

跟耶稣基督的教会接纳社会异类(如反政府分子奋锐党的西门)相反,如今海内外华人教会,对众多政治异议分子、反共人士、维权人士大都采取退避三舍、划清界限、拒之门外的态度,这种态度不仅与教会博爱世人、拯救罪人的本质背道而驰,而且的确有违真理、放弃教会在世界上的权柄和影响力。最近发生的著名异议人士郭永丰被阻止查经一事,就可以看出国内家庭教会中的不少人,出于对当权者的恐惧和错误的教会理念,将伸张社会公义的异议人士拒之门外,的确让人心痛。

长期受当局迫害的著名异议人士郭永丰曾于2004年成立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并在各省建立19个分部,因创编《联盟周刊》被深圳国安从单位带走,关押96天。08年他发起了“公民监政”万人签名,倡导公民监督政府权力,反对官员腐败。签名人数一度达两万余人,4月,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被当局界定为非法组织。一年后被处以劳教1年零9个月,2011年8月刑满出狱后,信奉基督教至今。是基督徒就要过基督徒正常的信仰生活——周间查经、周日敬拜,但根据郭永丰的口述,自成为基督徒后他换过不计其数的查经点和家庭教会,之所以频繁转换,不仅是因为公安国保对他去过的教会进行骚扰,而且很多是教会、查经点知道其背景后阻止其前往。

根据对华援助协会新闻,郭永丰原计划上周五(11月14日)到深圳天安数码城附近一家庭教会查经点去查经,却遭到派出所公安阻止,过程中该家庭教会同工也扮演了并不值得效仿的角色。根据郭永丰关于被警方阻止查经的过程自述,他说:

“深圳车公庙天安数码城五楼一个查经小组,昨晚负责人朱迪姊妹正式通知不让我去该处参加查经。理由是天安数码城派出所严重骚扰该查经点,一旦我去,必须让负责人朱迪打电话举报我,以便他们抓捕我。朱迪姊妹说,因为我们是主内姊妹弟兄,她绝不可能做这种事。另外就是,她希望我不要再来了,免得因为她的不举报把查经小组拆散了。她说她办这个查经小组不容易。只要我一到场,她就非常担心且极度忧虑,我不来她才心情舒畅,感到万分轻松愉快。她还一再说实在对不起我。本来该聚会点还在扩展,自从我被该派出所在两月前查经时派了二十多人到现场骚扰之后,吓得很多外国牧师都不敢前来讲道了。本来很多参加查经的人,也被吓得干脆不来了。。。。。。当时非常舒畅愉快的心情一下就被糟蹋了。我强压心头怒火对朱迪说,深圳教会两万多家,我可以去任何一家。但在心里清楚,唯有这家查经点才是我最喜欢的。直到目前,在我所参加几十个聚会点中,唯有这个查经点的讲道才是最让我没有任何疑惑的,理解最清晰透彻准确,确实每次都是空空地去,饱饱地回家的。却没料到,作为越来越对基督入迷且已进入很深角色的我,竟然遭遇这般非法阻拦,甚为不畅”。

从以上自述可以看到,拦阻郭永丰查经的罪魁祸首当然是深圳警方,是他们胁迫家庭教会同工阻止郭参加查经。但在其中,这位朱迪姊妹忘记了教会博爱世人的本质、忘记了“顺服神、不顺服人”的圣经准则,被动地要求异议人士不要来教会,显然也是违背真理的。一方面,家庭教会在没有受警方压力下,采取自我防范,有意排斥异议人士参加教会活动,是绝对不应该的,因为这违反耶稣基督“拯救罪人而非义人”“世间没有一个义人"的原则;另一方面,当家庭教会受到警方压力时,也应该坚持原则、联合会众抵抗压力,从维护异议人士的信仰权利、维护异议人士的正常信仰生活的角度,来捍卫神的教会的尊严、荣耀和本质。也许教会起来保护异议人士是有风险的,但众多的教会都起来维护异议人士们的信仰生活,那么警方也会在教会的坚持下退缩的。不管结果,如果教会真是敢于庇护异议人士等当今中国的异类,那么就会使教会不亏欠神的荣耀、会使教会信众刚强壮胆、让神的真道在中国大地坚定地矗立。

不仅郭永丰,笔者所了解到的其他异议人士、维权人士,都遭受过国内家庭教会的如此待遇,一旦知道他们的背景,教会就视为洪水猛兽、赶出门外了事。就是在海外华人教会,在1989年后的几年中,对反共异议人士还算尊重,也就涌现了张伯笠、远志明等异议人士出身的华人教会明星人物。但是八九之后不久,如今的华人教会对国内有过反共、维权、坐牢经历的人士,大都躲避闪让,甚至人人喊打。笔者到海外后读神学、牧会期间,不少信徒一旦知道我的背景,皆惊慌失措、敬而远之。甚至很多与笔者同工过的教牧人员,不仅从不把异议人士背景的信徒、教牧视为主内弟兄、同工,而且采取各种办法拦阻本人事工、污蔑本人形象,造谣中伤、拦阻打压,极尽陷害之能事。这些对异议人士极其仇恨的华人教牧们,的确要反思你们的作法是否与耶稣基督的门徒这一称号相配?!

异议人士像其他罪人一样有权进入神的教会,而且他们进入教会纯粹是个信仰问题,不是政治问题,各教会不该也不需要害怕。异议人士进入教会,对他们个人的灵命生活会有很大帮助,让他们更加明白人的有限性、有罪性,更加地谦卑、刚强、满有耶稣基督的身量。如同耶稣基督带领的门徒中有从事颠覆罗马政府活动的奋锐党的西门一样,让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进入教会,享受信仰生活,也是耶稣基督所鼓励的。本人在国内传道时一次在一教会讲道,前排有个姊妹一直大声喧哗、起卧不定,讲道结束后我问教会同工为什么这样,教会同工们说这个姊妹有精神病,但每周日她都来教会,因为教会是针对所有人都敞开的,所以他们也从来没有阻止过该姊妹。我听后非常感动。教会的大门连胡言乱语的精神病人都敞开,何况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呢?

徐永海长老所在的北京圣爱团契,多年以来吸纳众多访民、异议人士、政治犯、维权人士进入团契,一起查经、祷告,虽然历经逼迫,但的确是中国家庭教会中的典范。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访民团契,也为满腹冤屈的访民们提供正常的信仰生活,值得称道。总之,如果真正是耶稣基督的教会,就应该敞开大门,欢迎所有人进入,听道、查经、礼拜,如此才是符合上帝心意的。这正如圣经启示录14:6:“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飞在空中,有永远的福音要传给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国、各族、各方、各民”。

詩篇91:2:“我要论到耶和华说,他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神的居所、耶稣基督的教会就应是世人的避难所、逃城和山寨。这也是教会承担起基督徒文化使命、履行上帝公义于地上的内在要求。近代辛亥革命时期,孙中山、宋耀如、陆皓东等基督徒公义人士得到过教会大力的保护和帮助,韩国民族解放和民主化过程中,不少教会成为庇护革命义士最安全的土壤,在台湾民主化过程中,台湾长老教会成为台湾不少人权斗士们山寨、逃城和避难所。这些云彩般的见证,一再宣示了基督教会在世上应有的权柄、荣耀和地位,它是神公义、圣洁、慈爱的居所,是匡扶社会正义、引领社会进步、保护社会精英的最美好的栖息地。但愿中国的家庭教会,对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等政权的异类、社会公义的抗争者,不再是排斥、抵抗、拒之门外的态度,而应是接纳、欢迎、保护和培植的原则。一切正如耶稣基督道成肉身、创立新约教会的目的之一: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谴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僖年。”(路加福音4:18-19)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