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拆十字架风暴再发酵

邹思聪




由浙江省“三改一拆”运动所引发的拆十字架风潮,半年来已经遭遇众多基督信徒的抵抗,也引发广泛的国际关注与争议,但这一行动还远未结束。进入8月以来,浙江省多所教堂的十字架仍然势若岌岌,危如累卵。



当地政府最新攻克的堡垒是温州市平阳县救恩堂,这座教堂已经与政府对垒僵持一个多月(回复数字52获取,见《亚洲周刊》2014年第28卷32期封面报道《浙江省拆十字架风暴 书记夏宝龙VS百万基督徒》,回复数字52获取),却在8月13日晚突然失守。



8月又拆十字架



在此前的7.21“平阳教案”流血冲突中,政府强拆力量曾陷入短暂被动。而后,当地政府展开了外围攻势,更有效地清除了阻碍力量。



8月3日,长期在微博上批评政府强拆行为的黄益梓牧师被刑事拘留,罪名为“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熟识黄益梓牧师的一位信徒透露,“他很可能被重判”。



8月初,倍感压力的救恩堂堂委主任张正创向政府交出了救恩堂的大门钥匙,这一行为招致教堂专职同工和数位核心兼职同工的强烈不满。随后,主任张正创、长老黄兆楼、执事张正共、教授主日学的3名教师,以及5个兼职执事和数个核心同工都宣布辞职。“几乎都辞职了,连看大门的两个门卫都辞职了,”一位专职同工告诉亚洲周刊,“我对他们的行为不满,只能(用这种方式)”。



对于外教堂过来声援守夜的众多信徒,以“其他理由”为名进行抓捕产生了强大的震慑效果。较常见的方式有“钓鱼执法”——“一位开三轮车的信徒在守夜时,晚上10点多,一名年轻的顾客招呼搭车,就没再回来。我们以为他回家了,过了一天他的妻子来找人,我们才知道他没回家,而是被抓走了,”在场的信徒唐钢(化名)回忆,“警察的理由是他没有牌照,不能开这样的三轮车。”



除此以外,跟踪威胁也是方式之一。唐钢对亚洲周刊称,他平时出入救恩堂的私家车也被跟踪多次。“他们用各种手段把人搞走,人心惶惶的,谁在那边守,就把你带走。所以到当天,已经没多少人了,”他说。



外围清除阻碍势力效果显著,这让8月13日夜里的拆迁行动顺利进行。是夜,巨型吊车开进救恩堂,警察随即封锁大门。两排密集的安保力量镇守在外,堵住入口。五六十个得到消息赶到现场的信徒只能站在外围祷告唱诗,束手无策。到8月14日凌晨6点,堂顶已无十字架。



而在一天以前,位于杭州市区的鼓楼堂十字架被当地政府迅速移除。这座始建于1855年的百年教堂,于2002年已经市政府因为修高架桥而被全部拆除,异地重建,占地一千二百八十八平方米。



8月12日夜里9点多,至少400警力团团围住鼓楼堂,7、8辆警车停靠路边,禁止围观信徒靠近教堂,但仍然有200人以上的信徒赶到现场,唱诗祷告。“我是9点钟才得到的消息,我到的时候,设备已经全部架好,保安、警察、特警都拦在外边,”当日在现场的作家昝爱宗说。



一开始,为了防止信徒们拍照摄影,没有任何灯光设备照射即将被拆的十字架,拆迁工人在房顶尝试了几个小时,均告失败。到接近11点时,拆迁队伍才架起了照射灯,一下子,漆黑的十字架变得明亮。



“他们怕人围观,怕人拍照,但最后也没办法,太难拆了,只好开灯,”昝爱宗说。他提供给亚洲周刊的现场视频显示,在十字架被照亮以后,众多的围观信徒拿起手机拍摄,十字架在唱诗声中被切割。 8月13日12点40分左右,十字架被成功切割,继而被巨型吊机高高吊起,悬入夜空。



对于当地政府来说,这并不是结束,接下来,目标已经瞄准平阳县肖江镇的曾山福音堂和桃源堂。此处信徒和政府也曾激烈对峙,政府早已切断供电,停止供水,而信徒则在教堂大门口堆满大石头,以作抗衡。然而,据当地信徒称,8月19日曾山堂和桃源堂遭遇政府突袭,巨型吊机已在对面等候多时。



8月接踵而来的拆十字架运动,比起之前数月的强拆风暴来,更让信徒们措手不及。因为本月初,他们曾短暂地以为拆十字架风暴就要结束。



停拆“谣言”



这源于一则广泛流传于基督徒群体的消息。在杭州鼓楼堂与平阳救恩堂被拆除十字架以前,这则网络“谣言”让信徒们充满希望。



一个叫做“@基督教”的微博账户在8月6日发布了一则消息——“【浙江终于停止强拆十字架】今天上午中央统战部及宗教局在杭州传达俞正声、中央政治局文件指示,停止拆十字架的行为,拆十字架伤害了信徒感情,会给国外反华势力有机可乘。(已证实)”



这一消息一经发出,即在基督信徒中口耳相传,因为不明出处,信徒们或喜或疑,有人担心这是一厢情愿的“谣言”。然而,这并非个人的有意造谣,记者多方获取信息显示,这是一则出口转内销的放风消息————由统战部放风给对华关系良好的美国葛培理布道团,再由葛培理布道团告知其他海外基督教组织,随后才进入国内互联网。



美国华人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于8月7日证实,“葛培理布道团跟我说,昨天中共统战部官员赴杭州传达政协主席俞正声指示,要求停止强拆十字架”,傅希秋同时附上葛培理布道团发来的英文原话,“stopremoving the cross, which hurts the feelings of believers, confuses foreignfriends, and further gives chances to those who are against China”(内容与“@基督教”发布的微博内容基本一致)。



收到消息以后,傅希秋牧师认为“需要进一步求证”,但仅隔几天,杭州鼓楼堂的十字架就宣告倒掉,傅希秋牧师愤怒评价“谣言不攻自破”。



一位了解中国基督教管制模式的神学学者向亚洲周刊解释,“这则消息应该是真的。但是在中国,宗教是多头管理。同一级部门有公安、国安、宗教局,宗教事务不单单是一个宗教事务,很难去协调起来。”



“并且,拆十字架是从省一级权力机关下达的命令。统战部、宗教局和浙江省委是同级的,即使是统战部放风,也很难迅速对浙江省政府过激的地方进行纠正。”



“两会”系统分裂



与此同时,从8月5日开始,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基督教协会正在上海总部举行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纪念会活动,“基督教中国化”成为这次纪念大会的主题。这也给浙江省众多基督信徒带来短暂希望。



因为早在5月份,全国“两会” 就对浙江拆十字架表达了措辞严厉的声明,认为浙江省政府的作法“极不妥当,应当立即停止”。然而,之后全国“两会”就再无进一步声音,而浙江省的拆十字架行动则毫不顾忌地大面积展开。在此次会议上,信徒们仍然希望“两会”能就浙江拆十字架问题传达指示。



然而,据了解三自60周年纪念大会的消息人士告诉亚洲周刊,“(三自六十周年纪念会)整个会议过程中,根本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浙江省拆十字架的事情,就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一样。只有在私下里,有些牧师才悄悄交流这件事。”



很快,浙江省在12号到14号连拆两座教堂十字架的现实,就让信徒们就不再指望全国“两会”。与此同时,浙江省“两会”则完全站在了当地基督徒的对立面。从救恩堂十字架被拆除当日起,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官方网站的首页便连续出现6篇高级神职人员的头条文章——《基督徒也要遵纪守法》、《从神学上看基督徒的权利与义务》……作者则包括省基督教三自会主席潘兴旺、副主席孙彰道、秘书长陈孝浪等浙江省两会最高层。



信徒文达(化名)是神学学者,他读完这些文章后对亚洲周刊评价,“潘兴旺引用加尔文的话,是他自取所需,能够为政府说话,但这可以看出他对加尔文根本不了解。加尔文改教,就是从一种protest(抗议)开始,所以才叫Protestantism,改教抗议的是教皇的权威和谬误,抗议败坏的人对真理解释的垄断,但潘兴旺却只是把他的话拿过来为我所用,无条件顺服政府。”



官方背景的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副院长陈逸鲁牧师并不避讳两会的失职,他在早前就已撰文批评,由于当地基督教“两会”不能发挥作用,许多信徒不再信任“两会”,“两会”已经变成了“两不会”。



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袁浩对亚洲周刊分析,在此轮拆十字架风波中,不同层级的两会,其立场存在差异,“基层基督教两会,如县市一级,较注重维护教会的正当权益,有些两会领导甚至以辞职表示抗议。而在省级两会,他们则在合理化政府的决定。所以你可以看到省级和地方两会已经断裂。”



而对于全国两会的失语,他认为,“全国两会是表示过不同看法。但他的声音并非自主的声音,所以有可能因为其他因素的干扰而很快改变立场。此轮拆十字架事件加剧了不同层级三自系统的分离,让这个系统更加分裂。”



发展基督教要配合中国梦



就在浙江省十字架继续被拆迁时,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60周年纪念会上发表了代表官方意志的讲话,他提出“中国将建设符合国情的基督教神学体系”,“引导基督徒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将个人小梦融入国家大梦”。



分析人士认为,从程序上讲,局长讲话只是政策改变的开始。和以往一样,每届政府都会提出自己的执政理念,在胡温时代,彼时国家主席胡锦涛曾提出和谐社会,很快宗教局、统战部就响应当局,也提出和谐宗教,作为对主旋律的回应。现在王作安提出建立“符合国情的基督教神学体系“,则是与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相结合。



这被外界解读为对浙江省拆十字架所引发争议的微妙回应——是否国家层面开始支持浙江省的拆十字架运动?诸多分析人士接受亚洲周刊表示,两者并没有直接相关关系,但能透射出中国政教不分的现实。



对于宗教回应当局执政理念的现象,山西大学哲学教授安希孟撰文批评, “强调 ‘实际国情’,其实包含着对基督教真正信仰的曲解和篡改,包含着对现实不恰当的妥协、默许与迁就,从根本上把信仰与非信仰,宗教与非宗教混淆起来。‘国情’是‘建设社会主义’的依据。基督教并不因国情而改变其信仰真谛。”



他同时指出,教会不应当成为培养爱国的场所,“培养爱国主义可以参加各种政治文件的学习……而不必进教堂。人们进教堂,是为着宗教的目的,出于宗教的动机。基督教本身则轻视国家利益。耶稣不是爱国者,而是世界主义者。”



然而,这种批评只停留在学者的文章,袁浩告诉亚洲周刊,“中国内地政教关系较为特殊,不同于香港与台湾。与政府的互动中,基督教两会并没有太多选择的空间。当国家提出一个新的执政理念,而相关政府部门对基督教界有进一步要求时,作为建制组成部分的两会,无法不回应政府的要求。”



对于建立“符合国情的基督教神学体系”,他认为,“从实际功效来看,这种社会运动或政治运动式的做法,是否能带来有生命力的中国神学,尚且存疑。”



用法律反击当局



由于统战部的放风与三自60周年纪念大会相继让信徒失望,温州市平阳县救恩堂721事件中被打伤的数名信徒决定用法律手段维权。他们已经委托14名律师于8月18日向平阳县公安局和平阳县检察院出具了律师意见书。



721事件被当地信徒称为“平阳教案”,数十名护教信徒被当夜强拆的警力打伤,多名信徒被打至重伤住院。但在家属向政府讨要说法时却被政府告知,“如果认为我们做错了,可以到上级去告我们。”而此前,警方于8月14日回复律师,“本案系政府行为,公安警察没有参与”。



14人组成的律师团在意见书中,要求“立案侦查,并且追究幕后政府负责人滥用职权的责任。”



在意见书最后,律师团写道,“近来作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同志多次表示‘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想必这不是一句空话。”




转自邹思聪的新闻笔记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TI0NDcxNA==&mid=200611588&idx=1&sn=3af5774b4493d570937e06ae09bacb6d&scene=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d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