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钧律师再评张少杰案一审

夏 钧律师

张少杰案开庭审理,因解聘辩护律师而中断。这时,家属最重要的事情是重新请律师。张少杰的大女儿张慧馨(云云)与我商量请谁?我远在美国,对维权律师们认识不多,也不大了解,所以,只是讲了选律师的两个原则。1、辩护律师是基督徒,因为这是教案,相同信仰更能理解张少杰;2、敢“死磕”,因为公诉方的问题明显又严重,律师“死磕”就能赢。我说的“死磕”是抓住李彩忍被绑架,又被检察院逼迫写书证,不让她出庭作证的问题“死磕”到底。那时我十分信任杨兴权律师。因为他参与过多起维权案件,又是第一个联系我,找了一些律师来南乐维权的。所以让他推荐两位辩护律师。

我电话向杨兴权律师说明了我的原则意见,他一口答应了,不久推荐了他的合伙人张新云律师和其它所的李敦勇律师。我听说李敦勇为教会维权很多次,并赢了多次,对于张新云却一无所知。基于对杨兴权的信任,我信任了张新云,让张慧馨聘用了他们,并付了4万元律师费(包括差旅费)给杨兴权。

张新云到南乐县见到家属时,说张少杰有罪,家里房子可能会被没收。公安局无端扣留张慧馨的车也没错。这话让张少杰年迈的父母很恐慌,其他家属很气愤!我得知后意识到,张新云不仅不是“死磕派”律师,而且业务能力和道德水平是低下的。我向杨兴权提出换人,他同意,但说要开庭了,再找人困难,找找看。一直到开庭,没能换下张新云。

4月29日,也就是在上次开庭因解聘中断审理20天后,又继续开庭审理张少杰案。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从遥远的太平洋西岸关注着东岸的这次审判。与我一样不安的还有一位南乐信徒,详细记录了张新云的行踪。

附张新云在南乐县参加庭审行踪记录(南乐教会一位信徒提供)

4月27日下午张新云律师到达隔壁
4月27日晚住宿濮阳友谊宾馆
4月28日上午8:30-11:30会见张少杰
同日下午到达南乐张少杰家中,下午3:00-5:00去见法院(三名)、法院人士(两名)。家属陪同去,庭长要家属外等候,称商量开庭事宜,不方便。
同日晚上住宿张少杰家中(之前有要求住宿外面宾馆)
4月29日上午8:20从家中出发去法院
同日中午与家属一起外吃
同日下午1:40去法院
4月29日晚上8:20一辆豫JA5859黑色轿车从张少杰家中接走了张新云律师,吃午餐和住宿。张新云律师被安排在电业局内招待所6楼。(不对外开放)
4月30日上午9:30律师协会把张新云律师送到法院
同日中午11:50结束庭审,家属把张新云律师送到电业局内招待所6楼。然后有濮阳律师会会长,南乐一名律师,另两名不知什么地方律师来接张新云律师。并在电业局门口律师合影。
同日中午律师同濮阳律师协会会长同吃午餐。
张律师称因五一长假没有火车票,要求与北京司法局他们的车一起回京(大概14:51)

一、在4月28日下午,张新云从法院回后告诉我们“不要随便上网,因为有一网名'寻找真相'把法院要求让闫京学出庭一事发在网上,对我们不利。”

二、4月30日中午张翠霞送张新云律师到电业局招待所楼上问县里面的人没有为难两位律师吧,张律师就称在29日晚餐时,黄守玺代话说“律师们真的是给我上了一课”

三、4月29日下午庭审没有出示李彩忍被绑架,李彩忍之前的录音、录像等证据。

庭上庭长出示公安局在李彩忍被绑架当天的接警电话,出警记录中没有李彩忍一事等相关内容。张律师当庭没有做出反应。我们有人证、物证。人证是张少杰妻子、父母、妹夫。物证是张少杰妻子打电话报警的电话通信记录,夏律师之前做的录音录像等证据。张新云都没提供!

我看了这记录,心中顿时升起一团乌黑的疑云。像办理这种贪官迫害宗教自由,恣意侵犯人权的案子,律师一般和官方保持距离。如果需要和官方接触,必须事先与被告家属商量,取得理解和支持才行。张新云的所作所为,明显是和官方一伙儿的。特别是不向法庭提供有利于被告的关键证据,这简直就是在害被告。

我极力按捺住愤怒!要求杨兴权解释,没有回复。在美国与他见面的几天里,他仍然没做任何解释。我提议几位在美国的律师开会,就此事专门研讨。会上,杨兴权还为张新云辩解。还好,他同意我要求张新云写出书面解释,如果张新云理由充分,或者检讨错误,向家属道歉,我也不再追究了。

没想到的是,在杨兴权回国以后,张新云非但没有写书面解释或检讨,反而在《南乐教案律师研讨群》里发牢骚:“现在外界有人说我们律师被南乐当局以小恩小惠收买了,似乎没有为当事人尽心尽力的辩护,甚至当事人的亲属也对我们产生的怀疑。”我回了他一帖:“据说你接受濮阳律协请吃,合影,乘北京司法局车回京等,还有,你庭审时不提交前任律师手里的证据,这些都不是辩护律师该做的,应该好好反省自己,不要再辩解了,否则会越来越难堪!”

张新云开始骂我了,他说:“与同行吃、合影、搭车回京,这影响为张少杰辩护吗?你那个前任律师给过我们有关张少杰案的证据?你是最前任的律师,你给过吗?夏均你作为最早参与的辩护律师,你应该做什么?你又做了什么?你那个前任律师给过我们有关张少杰案的证据?你是最前任的律师,你给过吗?夏均你作为最早参与的辩护律师,你应该做什么?你又做了什么?我是出于对当事人负责,对律师界的声誉负责,才把辩护词发表在新浪博客。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反省?需要反省的倒是你夏均!你夏均背叛祖国,投靠外敌,在海外到处煽风点火,制造事端,你不觉得无耻吗?”

这时,我知道了张新云不仅不是基督徒,更不是“死磕派”律师。我与他对骂起来。我把这对骂都收在《两律师网上对骂录》中。

这时候,我心中的疑团还没有完全消散,残留问题是:张新云要达到什么目的呢?后来的一条信息使我心中的疑云全消除了。张少杰在第二次庭审结束时对女儿闪闪说,狱友都说:“张新云是北京的名律师,是“死磕派”,我们想请都请不到。” 狱友编造这谎言是忽悠张少杰信任张新云,这谎言显然来自黄守玺黑帮,不然,谁能让狱友说谎呢?

再联系张新云以避免判重罪,要张少杰承认轻罪的做法,等于要张少杰认罪。到此我们完全明白了,他在帮助黄守玺黑帮下台阶。黄守玺黑帮原打算判张少杰重罪,判其他几位信徒有罪,逞逞威风。但习近平当政后改革了司法体制,地方法院的人事和业务由最高法院管辖。黄守玺黑帮在法律上不能再一手遮天了。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美国国会十位主管中国事务的议员,联名写信给习近平主席,提到南乐教案,提到张少杰牧师。习近平主席肯定知道了这件事。他看到黄守玺黑帮如此胡作非为,怎能为黄守玺黑帮撑腰呢?所以,他指示严格依法判案。南乐县法院依法判案,判有罪无证据,判无罪黄守玺黑帮不甘心。所以,黄守玺想让张少杰认罪,请来张新云搬梯子下台阶。最近,南乐县公安局释放了三名遭逮捕的信徒,说是取保候审,却没有给书面证明,而且要求解聘律师。这是怕被追究,想不了了之。这也证明黄守玺黑帮处于尴尬境地,在找台阶下。

张新云见替主子搬梯子的机会到了,骗过杨兴权律师,插手张少杰案。他狐假虎威到了南乐县,先把案情说的极其严重,为后来轻判做铺垫。然后忽悠张少杰认罪,判了罪还得感谢他!黄守玺黑帮不但会感谢他,还会奖赏他呢!他没想到,如意打算毁于一旦,反暴露出他自己卑鄙的人格。张新云制造的疑云终于消散了。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