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教会户外敬拜小记

谭建华

马锐弟兄写的户外敬拜小记,将户外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实在是弥足珍贵。想到这样的工作需要继续,因为我参加户外的缘故,有机会把这样的经历做些整理,与弟兄姊妹分享。

之一:4月6日 周日(第157周)

周六和吴弟兄约好主日早上七点在平台附近碰头,弟兄很是积极,定了早晨五点的闹钟,在平台附近吃完早餐还不到七点。


我和岩松七点左右到平台,和吴弟兄汇合后一起上到三层,北京难得的好天气,三三两两的人在锻炼身体。为了能和其他的弟兄姊妹一起敬拜,我们在一层找了一个地方唱诗,歌声引来了俩警察,原来这是他们今天执勤的 地盘,交涉以后,警察让我们二选一:或者被带走,或者换个地方。我们换个地方一边唱诗一边等待弟兄姊妹。


快到八点半,弟兄姊妹陆续赶到。看到马路对面的陆军夫妇、小雪姐等,感觉今天参加户外的人应该不少。等到小平、山越后,我们一起在下面做完祷告,沿着楼梯上了三层平台,出口处早有一警察守候,招呼同伴把我们往下面带。这时,大半年不见的孟庄出现了,在被带下的过程中,孟国保纠缠着要弄清小平姊妹的信息。


不知道是治委会上周出了告会众书的缘故,还是因为快到户外敬拜三周年的“4.10”,主日平台相当热闹,国保、警察来了不少,各片区的人等着接自己辖区的守望弟兄姊妹。又拿起了DV进行拍摄,或许是出于任务交差吧。


带到公交车附近,我被史国保分到了上庄所的警车上,云诚和吴弟兄已经在车上,之后警车就驶往上庄所。副所长亲自开车,上车了就提醒我们说:赶紧在你们的群里面通报一下。不知道是随口一说,或者得到什么信息,让我小吃了一惊。路上,副所长判定清明节路上车多,本来打算绕一条近道,由于几条通道都设置了2.2米限高的路障,最后只得愤愤地原路返回。


副所长在所里和我聊了一会,从他表述中,他家人当中也有信主的(在三自聚会),让他非常不理解的是,政府不允许户外敬拜,为什么我还非要留在守望?北京这么多教会,为何不换一间教会?每当这时我都得解释一番。另一警察,做笔录的时候,倒是挺和气,满脸堆着笑容,表示只是走一下程序,调出以前在上庄所留下的笔录,修改了一下,笔录完成,签字“画押”。


我们都做完笔录后,大家在派出所唱了一些诗歌,属灵上也比较得力,只感叹能记歌词的赞美诗不多,诗到唱时方觉少。


中午十二点半,保安送饭,我们享受警察、保安一样的伙食。云诚弟兄每主日禁食,我和吴弟兄胃口倒是不错。每逢此时,特别感到上帝让我们在派出所蒙恩。


饭后犯困,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听着话音,熟人到了。孟国保和另一国保跑到上庄所,想必是要和吴弟兄聊一下天吧。到了所里,他抱怨路上堵车,开了两个小时才到。今天二度见孟,有些惊讶,感叹走到那里他竟跟到那里。以前跟他聊过天,吵过几次,好久不见,重出江湖,真是宝刀未老啊!一见面他便咄咄逼人、伶牙俐齿地数落云诚和我,就像足球战术上的压迫式打法,不过云诚和我都不怎么接他的话,他转而纠缠吴弟兄,估计他此次的主要对象应该是吴弟兄。果然,他在吴弟兄那里费了不少口舌,不过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弟兄的回答相当的睿智和精彩,没有问出什么信息来,他就撤了。


关于孟国保简单介绍几点。1. 一次在西区所,和弟兄姊妹群聊,谈话间,提及他女儿生病,一姊妹说可以为他女儿祷告,孟国保回答谢谢,说很多牧师都为他女儿祷告呢。2.他有一次和晓峰牧师谈话,说除非他信主,守望教会别想进入新堂;即或其他教会都进堂了,守望也别想进堂。晓峰牧师回答说,如果你信主了,守望不进堂那也是值得的,孟国宝那一瞬间沉默、无语(相信被这牧者心肠的回答震撼)。3. 当他称呼你弟兄姊妹时,你一定要相信他是一个国保。他是一个聪明的人 ,在他自己的本职工作上比较尽责,业务能力还挺强,也自称是上帝的仆人(不过是反面的),但一个人不认识神的时候,聪明就反成了愚拙。曾经有弟兄被他忽悠“成功”过,所以孟国保因着处理守望的事情,倒是升了官。


想到这里,特别需要为每个弟兄姊妹祷告(不论每周都去,还是第一次去;不论是牧者,还是弟兄姊妹),需要警醒,别掉入到那恶者各样的网罗里。


秀芹姊妹带着女儿和吴楠姊妹到上庄所陪伴,问值班警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回答说等领导来了,真是领导(孟国保们)走后没多久,我们就出来了。出来见车不见人(只找到了秀芹姊妹的车),她们等到两点才去吃饭,见面后在餐厅一起聊了一会,秀芹姊妹开车把两位弟兄送回去了。


因为离永丰所比较近,我决定过去永丰所看看。永丰所附近全都拆了,连一个买水的地方都没有,甚是荒凉。赶到永丰所,张原姊妹和田晶弟兄在派出所大门口等候(派出所不让弟兄姊妹在大厅等候)。警察多次对他们说,里面没有我们教会的人,但最后分析他们前后矛盾,就没有离开,一直等在那里,真是辛苦。中间一协警和我们聊了一会儿,他也信主,分享一些比较特别的经历,但是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参加聚会。


之后大家一起祷告,祷告完,还没唱完第二首赞美诗,大卫弟兄就出来了。在感恩的分享中,坐上了384返回的公交车。


西三旗所跟岩松弟兄生气 ,一直到晚上七点半才放出来。家惠姊妹一直在外面陪伴,后来王华、文丰,玉经、郑峰也过来一起陪伴。岩松弟兄周六开了一天车,本来就比较疲惫,中午西三旗不让送饭,说所里管饭,弟兄出来后,才发现饿着肚子,真是恶劣啊,求主怜悯。


本周42位弟兄姊妹参加户外敬拜。平安结束,感恩。


之二:4月13日 周日(第158周)


周六去小白牧师家,牧师建议最好能和弟兄姊妹一起上平台,我觉得建议很好,周日就决定要等到弟兄姊妹一起上。


快到八点半,队伍在集结,大卫、国永、陈亮、戴着时髦大框眼镜的马姐,山越、惠波、路上遇到了小雪姐,走着又遇到了佑伟、胡姊妹、唐华。平台四周很多地方都拉上了警戒线,我最后决定从平台的一个侧面上去。在小雪姐坚持下,念完第一段经文后,警察才把我们带下去,队伍浩浩荡荡。几个警察在前面开道,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国保同志们也很紧张。于是乎,分流,迅速分流…… 我和郭姐分到了西区所。


去西区所多了,真有“家”的感觉。西区所的凳子可以躺(虽然有点窄),一次听西区所警察开玩笑,说要是在西区所工作,还不知道守望,那不是真有点out了。


中间唱诗的时候,保安说,别唱了,他心情比较烦,我就停下来祷告,学习到尊重权柄(虽然保安年龄比较小)和体谅(天天在里面看人,一天两班倒,12个小时看人)。


海淀分局俩国保到西区所和我谈了两个小时, 谈话主要内容如下:


1. 参加户外不要太积极,什么事情都得悠着点,小心枪打出头鸟。


2. 以前积极参加的弟兄姊妹,现在已经退出了(建议考虑相关原因)。


3. 制造信徒和牧者间的矛盾(难道只能听他们的吗?只有他们说了算嘛?要户外一辈子,信徒不为自己前途考虑吗?)。
4. 不要组织大家一起去。


5. 要想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能这样一直耗下去。


不到12点郭姐被石景山所的人接走了,中午收到咏莲姊妹小组送来的饭,感谢主,甚是可口。手机上午被没收,不知道外面弟兄姊妹的情况,就读经、祷告、唱诗,盼望着上帝赐给每一个弟兄姊妹平安。


由于上级领导要来视察,物业带着几个保洁的人来把小笼子打扫一下,保安特别提醒一些明显的地方,需要重点打扫一下,想起上大学以前,上级领导来视察,学校每次都会“鸡犬不宁”。


晚上七点,警察告知可以走了。派出所外,明明和崔阿姨(明明妈妈,陪伴母子兵啊)、石伟弟兄、新雨姊妹带着大田来西区所陪伴,送来了自己包的饺子,饺子个头不小,感觉一个顶4个,真是辛苦。感谢主,七点出来,正好赶去诗班参加排练。


2011年4月10日 ,169人参加户外;


2011年4月17日 , 47人参加户外;


2012年1月1日 ,49人参加户外;


2014年4月6日, 42人参加户外;


2014年4月13日, 46人参加户外;


……


盼望神继续在祂的教会做复兴的工作。


之三:4月20日 周日 (复活节,第159周)


周四上午(4月17日上午)接到电话,万州驻京办的人想找我聊天,本来跟她说没什么好聊的,也没什么事情。她倒是执意坚持,人家都找上门了,再推迟也不合适,就约好周六聊一下。周六上午接到电话,陈科长(上次找我聊过天的万州驻京办人员)想和我沟通交流一下,问我主日去不去平台,说主日到平台找我聊聊。


周六我禁食祷告,下午在小白牧师参加完前先知书的讲座,大家一起为我祷告,也比较得力。如果一个人去面对,还是有些压力。


八点左右到餐厅,国永已经到了,我和吴弟兄一起过去,之后阿峣、婵媛、丹义、吕华、马姐(用“障眼法”从警察眼皮子底下跑出来了,真是神奇。之后高国保等人报复,把马姐拉到凤凰岭放下,求主怜悯。),大家等到八点半就一起上了。沿着扶梯我们上到了三层平台,敬拜刚开了头,国宝就过来带我们下去。


我和廉弟兄、侯弟兄、大卫被分流到上庄派出所的警车上。大卫弟兄八点就被带到车里。我看到坐在后座的他在默默流泪,以为弟兄有什么情况(或是受了什么欺负),原来他看着窗外的李阿姨、新明带着小摩西、虎兰姊妹(因坚持参加户外敬拜,清风小组弟兄姊妹说,这怎能叫虎兰呢,应该叫“虎妹”),看到这些弟兄姊妹的坚持,心被恩感,就更加确信上帝与教会同在,是那样的真实与强烈,以致感动地落泪。


在上庄所的警车上等到九点半,我们出发了。到了派出所里面,我们开始敬拜,当一个保安让我们停止时,另一个保安替我们打了圆场,说守望教会的,不用管。弟兄们在里面完成了敬拜,何等的感恩。


保安们倒是挺友好,提供了开水,中午上庄所管饭,警察说不会亏待我们,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到两点多的时候,我们做完笔录陆续出来。派出所外面,虹洗、赵鑫弟兄在等待。不多会,冠军弟兄也赶过来,书泰弟兄和妻子开车往上庄赶,廉弟兄刚出来,他们就到了。之后,书泰弟兄开车带着我们去了永丰所,新雨姊妹和吴弟兄被扣留在里面,新雨姊妹十一点多做完笔录出来了,因为此处偏僻,饭馆稀少,新雨走了很远才把饭买回来,建议下次去永丰所陪伴最好提前买好饭送去。蒋弟兄、孙长老和师母在永丰所陪伴。因为我们要赶回诗班排练的缘故,需要提前走,大家一起唱了《怎能忘记弟兄姊妹》、《因祂活着》,长老做完祷告,我们赶回西屋了。


吴弟兄七点之前出来的,弟兄在里面倒是挺好,情绪很高,满有平安喜乐。


晚上教会安排了洗礼,罪人悔改归在我主的名下,真是在天上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祂所喜悦的人。感谢主,上帝将得救的人不断地加添给教会,真是上帝的恩典。袁灵传道的证道铿锵有力,直击人的心灵,挑战人来思考信仰,面对上帝。


每一次的观礼,我心中都特别激动,再一次回到十字架前,重温上帝的救赎大爱。


庄老师(我们诗班的指挥,幽默、帅气、忠心服侍,陪伴我们走过四年了,真是感谢主)指挥,诗班献唱了《上帝的儿女何等有福》、《不足介意》、《主的手》。


虎兰姊妹经历被搬家,被谈话,被……在这一个夜晚,终于轮到被求婚了。成为复活节又一重磅新闻,每逢此景,起哄是少不了的。为着姊妹而感恩,诗班弟兄姊妹“趁火打劫”:不老实交代情况,婚礼俺们诗班可不去啊……。


一琨弟兄岳母受洗,弟兄的分享也特别感人,愿意朝着传道人的方向预备自己,感谢主,在神的家中兴起工人,正如小白牧师在上期网刊提到的,户外的一个果效就是神在教会中兴起工人,继续祷告,使我们能够认出上帝在我们中间兴起的工人。


(之四)4月27日 周日 第160周


八点半,马可、贵斌、阿峣、会素、婵媛、张阿姨、山越、大卫、吕华、大家一起上到三层平台敬拜。在被带下来的过程中,唱诗明显有些紧张,颤音不用练,自然就出来了。


今天比较特别的是,要先登记,再让接人。各片区的人接人被拒后,发牢骚说,等上公交车登记了再接走,他们不是白来了?!张阿姨的片警比较老道,硬是从国宝手中把人“抢走”了。


史国保问及现在还去不去踢球,言称他好久也没有踢球了,不知现在还能否踢得动(有心无心的问话,似乎在提示说,我在关注你哟—-制造恐怖)。


之后和郭姐一起分到西区所,赵哥和赵姐来西区作短暂停留,就被万寿寺所接走了。


中午十二点就出来了,和心理预期有些落差,还有点不习惯。祖潘小组的弟兄姊妹在外面陪伴,出来会合后,鹏程、祖潘、石伟、王迪、小方、周鑫、郭姐大家在西屋附近餐厅一起爱宴。


截止16:53,本主日所有32位因户外敬拜被扣留的弟兄姊妹都自由了,第160次户外敬拜平安结束。荣耀归主名!


今天分享的经文提醒我们:耶和华的子民务要圣洁,不可懈怠、骄傲、贪婪。在目前大环境趋紧、教会灵性复兴、我们正转入争战新阶段的当口,这样的警戒正是我们需要的。


转自守望教会网络期刊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