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北京民主双雄——赵常青、丁家喜

    郭飞雄

       2013年4月17日,北京民主双雄——赵常青、丁家喜被北京市公安局抄家、抓捕,罪名是涉嫌“非法集会”,此一行径纯属构陷,天下滔滔,予以谴责。

        读三国,审美亦审丑。从某一方面来看,我们不能不说,中央特务体系选准了北京民间两位最有资质、最具行动力的民主精英加以政治迫害,的确很有眼光。然而,同过去曾经发生的一样,这又何尝不是在愚蠢地帮助自由民主阵营培养新的巨星?

       自1989.64至今,二十四年来,迎接政治转型历史挑战的民间道义支点和战略性人才,早已在重叠的囚笼、在大地的深处、在实战的水底诞生了。他们也该陆续浮出水面,总有极左狂流为他们鸣鼓开道。


        赵常青,民主运动活动家,《零八宪章》主要五六位起草人之一。八九学生运动的重要领袖,曾经担任外高联联络部的秘书长。他祖籍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这位历经数十年极权炉火陶冶的民主精英,近年成为京城公民圈聚餐、交流和学术活动的主要协调者之一,其人格操守、开放胸襟、文才、组织力,皆为一流,堪称全才。24年来,他为民主先后三次入狱,坐牢长达8年半,却日趋温和、善意,坚定地倡导政治改革和有序转型,其与自由民主精神相一致的人道情怀令人感佩。

       丁家喜,湖北宜昌人,近年崛起的优秀的维权律师。他毕业于北航飞机制造专业,却转行为专攻知识产权保护的商业律师,此乃一奇。北航创业家协会秘书长、高尔夫球协会会长的身份,印证了他的确属于转型政治学所亲睐的中产精英。然而,他却成功地运作着中产与底层访民的战略联盟,此乃奇中之奇!自丁家喜和许志永联手后,“新公民运动”似乎便风生水起。如果说许志永是新公民运动的头脑、精神领袖,那么丁家喜可称为新公民运动运行的心脏、卓越的组织家。

         赵常青和丁家喜,有着共同的特征:不坚守传统的待时而动、潜伏爪牙策略,而是坐言起行、公开推动社会运动。他们的透明、笨拙,体现了民主运动所需的真正的道义担当。北京的公民社会,由饭局、沙龙,走向堂堂正正地履行公民政治权利阶段,这中间,许志永、胡石根、胡佳、江天勇——赵常青、丁家喜——李蔚、王永红、孙含会、袁冬、张宝成、侯欣、马新立等积极公民的努力,功不可没。新公民运动发起的第一个街头主题就是,“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数月以来,全国反响热烈,几成不可阻挡之势。 此次北京市公安局对公布财产九君子的刑拘,  证明这一街头主题的确击中了中国大陆权贵集团的软肋。新公民运动为中国民间有效地完成了一次战略侦察,而特务体系则不幸暴露了极权政体的底裤。未来中国大陆多元政治力量,都将从中获得深刻的启迪。赵常青、丁家喜作为北京公民社会结构性链条之一,显示了罕见的胆略、洞察力和执行力,而特务体系的抓捕和政治迫害,则进一步反向将二人塑造为民间的战略性道义支点。此事的后续演变,良多趣味。

        我与 赵常青和丁家喜二人仅仅只有数面之缘,但印象深刻。

        2012年7月底,我在北京见到了赵常青,他在数十人聚会中表现出的组织能量,他的豪迈、开朗、从容、温良、醇厚,令我难忘。后来我了解到,他是虔诚的基督徒,在监狱中受洗,在磨难中走向虔诚与圣洁。他的温和政治主张,不仅有着自由主义理念支撑,而且有着深厚的宗教信仰内蕴。

        丁家喜,我的湖北老乡,和我先后在北京和广州数次见面,广州街头民主人士和律师们对他的操作理念演说评价甚高。他沉着,亲和,颇有微笑中四两拨千斤之概,而无形中又展示包容襟怀。他和许志永所倡导的自由公义爱的精神和对民主转型少流血的呼唤,见证了人性的悲悯和宽阔。

        鉴于赵常青和丁家喜在北京公民社会中占据着重要的结构性地位,特务体系可能会认为,刑拘二人,足可斩断北京自由界理论板块和行动板块之间的衔接桥梁,强力抑制民间的街头化倾向。然而,从其后半个多月来北京和全国举牌、拉横幅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街头活动此起彼伏的态势来看,民间早已铸成多元扁平结构,特务体系的这一目的并没有达到,当然也不可能达到。

        然而,真正有洞察力的分析家会观察到,特务体系的此举,还有着更深的战略意图,那就是,打击官民合力推动变革的势头,斩断官民和解的链条。18大以来,我们一再看到,特务体系特别重视要向民间传达习近平和胡锦涛并无区别的信号。越是主张温和、推崇法治、支持政治改革、鼓励官民互动的民间力量,他们越是重手打压,特务体系的此一做派特别凶险,非常蹊跷,早该引起人们的警觉了!

        通过系列文字和行动,赵常青和丁家喜已经显示,他们是温和的民主行动者,是对改革派有原则而坚决支持的建设性民间力量。中共新的领导人习近平具有党国体制的程序延续性,而无人民主权下的合法性。他的政治基础核心基元是彭德怀、胡耀邦、习仲勋、赵紫阳、朱镕基、温家宝以来的中共体制内右倾势力,体制外浩瀚的右派力量则是体制内右派的战略盟友。左右平衡是政治家的基本权略,但是,全社会的右派则是习近平的社会基础。特务体系打击民间右派,打击赵常青、丁家喜这样明确支持改革派和政治改革的独立自由的温和转型力量,实质上就是在侵削习近平的社会基础,进而给可能的改革家套上精神枷锁和人际囚笼。自古庸人皆为樊笼所拘,能否冲决樊笼?这不仅是对习近平的执政能力的考验,也是对其自我保存能力的考验。

        对赵常青和丁家喜等北京九君子的抓捕激起了民间舆论强烈的道义反弹。然而,局势至此,并非暧昧不明。近期有多重信号表明,业已展开的变革态势无法逆转。

       当此之际,民间似不宜错估形势,夸大危险,以为茉莉花式的大镇压又来了,从而惊慌失措,由积极履行公民权利的社会运动立场上后退。见坏就上,坚守温和行动,方为理性抉择。

        对于特务体系,我在此珍重地建议,请保持冷静,泼灭兽性,切勿自困绝境,乐祸喜乱,制造敌人,妖魔民间。继续王立军事件以来的缓和进程是明智的,主动寻求和解永远不乏机会,切勿把意识形态冲突转化为丛林生存斗争。

2013年5月4日

+ 评论 + 1 评论

周洪
2013年5月6日 上午10:58

旧约中有许多先知,凡真先知都是属少数的受害者,多数围在皇帝身边的都是假先知---媚臣。 如今的时代一样有许多有先知恩赐的人物出现---多为知识阶层,有真先知也有假先知。真先知向政府与社会发出预警,假先知却在皇帝身边为他歌功颂德。 历史不断地重复上演,日光之下无新事。 现在的情况是整个社会大多数人漠视真先知们发出的警告! 既然如此 灾难就不可避免的会降临,人往往不走到尽头是不愿停下来倾听从天上来的劝告的,对金钱权力的欲望蒙住了人们的眼睛,先知先觉者毕竟是少数。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