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访民维权律师团公告

对华援助协会 (2010-6-30)

为了保护访民的权利和自由,为了爱与公义在中国的实现,为了推进中国的法治建设,我们特成立访民维权律师团,并期待法律界师长朋友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特此公告。

访民维权律师团成员名单(按首字拼音顺序排列):

姓名
电话
邮箱
白东平
13611155064

范亚峰
13651319865
胡石根
13681546847
江天勇
13001010856
李海
15911115604
李苏滨
15811200660
唐吉田
13161302848
吴成莲
15801684621
杨慧文
13681108292
赵常青
13581616696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虞城县教会近段遭受政府逼迫的状况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6月29日)

就在这收麦即将到来之际因看到一个个被劳教的家属,我们的心都非常难过。玉兰姐不在家,田兄弟吃饭没着落,高建立不在家,李玉霞带着一个3岁多的小女儿,云化哥、郑玉梅夫妻两个都被劳教,他们的儿子刘森带着一个不到2岁半的孩子,因不会喂孩子,小佳乐长得非常消瘦,又加上思念父母,从小在父母养育看守下成长,忽然之间父母都不在身边,他们如同孤儿一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虞城县执法人员仍不放过这些还没有抓住的我们,就在我们收麦子时候,那天上午10点半左右,这些执法人员又分别王庄村王留进家、王领家中、田成章家中,孟楼村刘鹏、孟庆民家中来抓我们,还恐吓我们的亲人说:叫他们投案自首,拿点钱拘留15天就了案,不然要是抓住她最低劳教一年。田弟兄正在收麦,执法人员开着两辆车4个人走到他的家门,见门锁着,外面有田弟兄的父亲,问弟兄的父亲:田成章在哪里。他父亲说:没在家,在地里收麦,你们找他干啥,走,我跟你们去。说着他父亲就往车上爬。公安人员不让他上,他们开着车就走了,田弟兄在地里听说又来抓他,麦子也没顾上收就跑到一边去了,几亩麦子都是一个妹妹来承担,又找了别人来给他拉家去的。

又在6月24日下午4点半左右,3个执法人员又到两位老人的家中,因以上我们教会的老年人看到弟兄姐妹被劳教的劳教、逃的逃,他们就写了一份材料来证实我们不是邪教,而是基督教,都在上面还按有他们的手印,可这些执法人员又到他们的家中来欺骗他们说:谁叫你们按的手印,谁给你们写的。田老人害怕,就说是高庄的田长军让写的。老年人说:俺们都是学好的,不骂人,不偷不拿。执法人员却说:你们信错啦,你们信的是邪教,求主都哭,还让小孩信,你们受洗是在池子里,人家三自受洗都是牧师点水洗,你们信邪了,别在家信了,要信去三自信,还欺骗他们说:刘云化与高建立都不信了,改造好了。又问孟楼的刘福兰她家的两座房子盖多好,你们给她兑钱了吧?两位老人说:俺们没兑钱,他种着她弟弟家的地,还有她们全家人打工盖的房子。之后老年人说:他们问的我们不够,可他们写了好几张纸,我们又不认字,他们也没有给我们读,我们也不知道他们里面写的是什么,就让我们按了几处手印,他们来时也没有穿着警服,也没给我们出示任何证件,就在我家屋里面,问我们写的,让我们按了手印就开车走了。几位老人又说:我们被他们骗着按了手印,我们不懂,但我们没有信错,我们信的不是邪教,是基督教。

这些执法人员5点半左右又到了高庄村田长军家门口,田长军的家外门是面向西,他们的车停在外门的北边有10米左右,方向朝南,不是警车。首先在我们田庙乡派出所出来的,张亚东进到他家,就问:你是田长军吗?田长军说:是。张就喝斥到:走,跟我们去趟乡,调查你点事情。田的母亲从屋里出来就说:有啥事,在家里说吧。张又喝斥一番就回到车上去了,但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然后就有县国保局的两个人身穿便衣,一个坐在田家中的房门旁,离房门大概有3米远左右,坐在板凳上,面向西南方向,田的母亲面向偏东南方向,问田的母亲。另一个坐在离房门大概有6米远的地方,面向正北,田面向东南方向,也是坐在板凳上。其中一个执法人员对老年人说:你们信的是邪教,刘云化与高建立都不信了,都改造好啦。但另一方却喝斥田长军说:写人名的还有谁?田说有王学文。同样他问了这一些话,但又是写了好几张纸,里面的内容也没给他们读,田也没有看,他们又叫他母子按了好几处手印。然后他们就开车走了。

就在当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又有5个身穿便衣的人员到了王学文的家中,问王的儿子:王学文家在哪?王的儿子说:在这儿。

便衣人员问:你是他啥?

王儿:他儿子。

便衣人:你爸爸在家吗?

王儿:没有,他有事出去啦。

便衣人:他什么时候出去的,去哪儿了?

王儿:傍晚时不知道去哪里了。

便衣人:手机号是多少?

王儿:13949920133

之后,他们打了一下王学文的手机,就挂了,然后他们上车就走了。王儿还闻到他们酒气,王学文回到家中就看到手机上的号码是65209,问他儿子是谁打的,他儿子说是到他家来的人打了一下。

他们这些执法人员一直追究刘福兰家房子的事怎么盖起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目的。难道人家盖房子也犯法吗?还说王学文和王庄的是顶头亲家,难道做亲家也犯法吗?我们信主做好事也犯法吗?他们现在一直在威吓我们,使多少老年人心慌不定,使被劳教之家人得不到安慰,亲戚邻居说三道四。我们从3月9号直到现在不能有正常的生活,经受着精神上的压力,财物上的损失,他们无故要我们的钱,孟庆民拘留15天又给他家索要4500元钱,在这6月24日的晚上9点孟庆民的弟弟还对孟庆民说:乡派出所的人天雨、刘新哲他们在一块喝酒还说,要抓住你嫂子(刘福兰)最低劳教一年。

在这以上的事实证言,现在的家庭实际生活使各家都遭受了一切的损失。

我们是合法公民,中国人,是中国公民遵纪守法、爱国爱教,我们为我们的国家祈福,我们国家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宗教信仰自由”。他们这些执法人员却无故干涉我们的信仰自由,请上级我们尊敬的有关领导大人为我们这些受害合法公民还个公道。


虞城教会
二0一0年六月二十六日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中国家庭教会学者单传航应邀在华盛顿国会山就中国宗教政策评论发言

对华援助协会(2010-06-24)

中国家庭教会学者单传航先生,于6月18日下午2点至3点半,应邀在华盛顿的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主持的圆桌论坛中,就中国的宗教政策问题发言评论。一同被邀请的还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华裔教授James Tong,以及另外两位非政府机构的西方学者。

本次圆桌论坛的主持单位,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是怎样的因素,影响了中国政府针对属灵运动的政策,以及对属灵运动成员的对待方式?中国政府给予某些属灵运动一些运作活动的空间,但是却完全禁止另外一些属灵运动,例如法轮功运动。为什么中国政府会将一些属灵运动视为威胁?”

单传航在发言中强调,理解中国政府的宗教政策,不可忽视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的影响。自周朝开始,“天命观”深刻影响了中国历史历代王朝的宗教政策。这种特殊的属灵政治观念,在中国历史中的政治意识形态中传递下来,一直影响到近现代中国的一些政治运动,例如,太平天国运动和孙中山的反清运动。

这种政治文化传统,导致一种政策禁区:即,政府不能容忍任何宗教或属灵运动持不同政见,只容许顺从和支持既定的政治方向。在如今的中国,这种政治上的正确主要表现在爱国主义方面。例如,基督教家庭教会和天主教的地下教会,承受政府的压制和逼迫,而三自爱国运动的基督教会和天主教会,则相对享受较多的自由。同样,气功运动中的某些门派享有较多的自由,而法轮功由于1999年4月25日聚集在“新华门”前抗议,严重触及政治的敏感点,因此受到严厉的镇压。法轮功运动有一个口号是“天灭中共”,这其实是“天命观”的另外一种诠释性应用。

这就是为什么在众多维权的基督徒律师中,只有率先坚持为法轮功学员的宗教权利和人权提供辩护的高智晟律师,受到最为严重的残酷迫害。

在这次圆桌论坛中,国会中国委员会还提出另一个问题:“中国政府针对属灵运动的政策,对于中国未来的宗教自由,有怎样的意义?”

针对这个问题,单传航引用著名华裔社会学家、美国普度大学的杨凤岗教授的“中国的宗教三色市场模型”,来分析中国现行的宗教政策所导致的红色合法市场、黑色的非法市场,和介于合法和非法之间的灰色市场。由于基督教家庭教会运动的政治兴趣含糊,属于灰色市场,并且由于教会中强调“不涉及政治”和“为国家和执政掌权者祷告”的教导,以及作为耶稣基督的门徒,持守“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甚至“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10,44),尽量避免挑战政府权威,因此,家庭教会将不断发展壮大,并依法争取到更多的信仰自由。

最后他指出,基督教(家庭教会和三自公开教会)在中国的发展,必会深刻影响和促进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在最后问题解答中,他还根据西方公民社会和民主社会的形成和发展经验,说明基督教家庭教会运动作为无形化的信仰文化社区,必然会促进中国公民社会的发展和成熟,而公民社会则是民主社会的摇篮。

注:单传航,来自中国家庭教会,目前正在美国波士顿大学攻读哲学、神学和伦理学博士。

点击这里察看美国国会中国委员网站的相关链接 。
点击这里下载这篇发言的PDF全文(中文版)。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张明选牧师探望王岛

图:张明选探望王岛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6月21日)

广东消息     近日,张明选牧师和师母特地赶往广州探望同受逼迫的主内肢体王岛牧师一家,一起祷告,互相勉励,决志衷心事主到底。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和师母谢凤兰时刻关怀王岛牧师一家的安危,在刚刚解除软禁之后,张明选夫妻冒险赶赴广州,探访一同遭受不义当局逼迫的王岛牧师一家。两家牧者会面,都为主的恩典和慈爱受感动。他们一起以祷告赞美上帝的引领,感谢主透过各种逼迫锤炼儿女的心志,使全世界主内弟兄姐妹同享神在这个弯曲悖逆的时代的一切作为。赞美神的应许和信实: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 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 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此外张明选和王岛再次感谢全世界教会和主内弟兄姐妹的代祷和鼓励,使他们在经受逼迫的过程中能认识神的作为和同在,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耶和华是我们得胜的元帅!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张明选牧师夫妇获释


对华援助协会 (2010年6月15日)

河南消息 北京时间2010年6月15日星期二上午10点半,被河南公安人员拘押软禁两天的张明选牧师夫妇获释。

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会长张明选牧师夫妇于13日下午五点在前往江苏盐城的高速公路上被公安人员堵截,警方将他们带往河南南阳市世纪之星饭店软禁,五名公安对他进行轮番盘问,调查他们前往北京会见一位美籍华人基督徒以及交谈事宜,同时查询张明选关注江苏盐城城南区教会拆迁一事。张明选表示,主内肢体相同是主所吩咐的,当局对这些事过于敏感也可以理解。但是盐城城南教会需要帮助,教会无法接受不公平条件,房地产商联合有关部门,骚扰教会,强拆除房产、殴打基督徒,干扰礼拜。最近政府又下强拆 令,教堂面临全部被拆的命运。双方这样僵持不好,会影响和谐社会的建设,他完全出于善意前去盐城教会。

城南教会的丁牧师也说:“我们一直要求按照国家的宗教政策,先安置后拆迁。去年12月17号,他们强拆了1400平方米,到现在还没有落实解决,连个合法的程序都没有,我们到北京,南京多次上访也没有结果。教堂地基出现下沉,需要马上加固。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来了四、五十个保安和穿制服的警察,暴力拆迁,殴打年长弟兄。”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江苏盐城亭湖区教堂遭强拆

对华援助协会 (2010-06-15)

德州美德兰(对华援助协会2010年6月15日)

图1 盐城市亭湖区城南教会礼拜堂等建筑物
江苏消息 盐城市亭湖区城南教会礼拜堂等建筑物遭政府强拆,10几名基督徒被殴打受伤,教会财物被抢,礼拜天在废墟旁崇拜。2005年,盐城市亭湖区城南教会基督徒靠奉献和集资500万元人民币兴建新教堂,财产手续齐备。2006年,房地产商看中教堂的地皮,计划建造商业住房谋利,同时拉拢政府官员出面向教会施压。教会表示愿意公平协商解决问题,但房地产商和政府有关部门只愿意出价 286万元,并拒绝提供教堂重建用地。教会无法接受当局不公平条件,房地产商就勾结有关部门,骚扰教会,强行拆毁教堂设施包括办公楼、培训中心和食堂共3栋房子,使教会财产损失300多万元。更有甚者,盐城有关当局对基督徒粗暴无礼,动手打人。2009年12月17日,当局派遣的拆迁人员抄走教会财产,打伤十几位前去拦阻的信徒。今年6月6日,当局非法执法人员殴打教徒,干扰主日崇拜。近日当局又下强拆令,整座教堂面临全部被拆毁的厄运。

图2盐城当局的强拆队伍包围亭湖教堂

图3 盐城当局的强拆队伍进入亭湖教堂

图4盐城当局官员宣告强拆
图5盐城当局在行动,教会无法抵挡
图6盐城当局对亭湖教产垂涎三尺,虎视眈眈
图7盐城当局强拆亭湖教堂留下的罪证
图8前来坚守亭湖教堂土地的老小基督徒
图9盐城亭湖教堂被强拆,基督徒在旧址废墟边做主日崇拜

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稿
联系人:傅希秋
手机:267-205-5210
电邮:info@ChinaAid.org
网址:www.CHINAaid.net
www.MonitorChina.org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