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夫妇的维权之路——何斌和徐彩虹如何“被逼上路”?



11/19/2017

何斌和徐彩红夫妇
(图:何斌)
(北京-11月19日)在北京从事餐饮业的湖北襄阳访民基督徒徐彩虹、何斌夫妇在十九大期间被驱离北京,返京后其经营多年的店铺、住家全部失去。

十九大前警察把他们夫妇从北京驱回襄阳监控,但房东发消息说如不回京腾房就强行搬掉他们的财物。这对夫妇电话联系北京大栅栏派出所报案,警察说门还没开始撬,等门被撬了再去找他们。何斌说:“警民联动逼迁配合完美。”

逼迁是断送维权人士的财路,意味失去生活保障。目前,何斌和徐彩虹的家财被侵占,过冬衣物被强扣,无家可归,被迫在北京露宿街头,这时的北京已进入寒冬。

何斌在他的店铺前
(图:何斌)
这对夫妇在北京陕西巷23号创立了一个店名为“彩虹之约”的店铺。“彩虹之约”的命名素材取自圣经的典故,与本文的女主人翁徐彩虹。何斌夫妇经营的业绩还算不错,有顾客评价说:“饺子不错,老火鸡汤好喝,经常去吃他家的饭,老板很热情,东西好吃。”教会的弟兄姐妹偶然也会选择在这里举行别开生面的Party。

但北京警察对于从其他省份迁移至京的访民近乎是零容忍。访民是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经历着社会强者以及不公正的欺凌。中国政府有意开设信访窗口,作为特有的政治表达及申诉方式。按照官方定义,信访指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邮、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政府、或者县级以上政府工作部门反映冤情、民意,或官方(警方)的不足之处,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等。当地方信访部门不为上访民众处理事件,民众可到省会或北京上访。

信访本是一个弥补法律漏洞及服务大众的部门,不过地方部门对到北京上访的民众进行暴力阻挠。地方政府常年派人进驻北京,以遣返访民回原居住地。北京把不配合遣返的人关进“黑监狱”,作为临时羁押的场所,对关押在“黑监狱”的访民,维稳人员进行非规范作业,法外暗箱的,甚至是粗暴的,有访民被殴打致死。

彩虹之家餐厅
(图:何斌)
何斌和徐彩虹原定居在湖北襄阳,一个超过六百万人口,属湖北省下辖的地级市,这是中国文化历史名城。文化遗址200多处,有些文物古迹堪称世界之最。襄阳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其间人文荟萃、灿若繁星,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众多的英才,为襄阳留下了大量的名胜古迹和轶闻传说,历来就有“文化古城”的雅称。闻名于世的历史积淀出深厚人文底蕴,近有汽车制造、航天装备等高新科技产业及都会发展。

徐彩虹、何斌夫妇曾在这座兼具商业色彩的历史名城经营连锁餐饮业,因生意红火遭同行妒恨,店铺被砸,羁押期间,徐彩红被殴打后不幸流产,因得不到依法处理而上访。他们原以为湖北地方官商勾结造成他们的失业局面,北京作为中国首都总会讲法一些,超乎意料的是北京的情况更为糟糕。这里汇集了全中国不可计数被逼的走投无路的访民。安全部门对这个群体的抗争意志十分痛恨。

在京上访过程中,这对夫妇频繁遭到抓捕关押稳控,但并未因此退缩,两人在北京心血经营小店,向人们展示维权人的自立自强。正因体验过访民维权之路的艰辛,进而热心帮助其他弱势群体,积极参与公共维权活动,被安全部门列为重点稳控打击目标。

徐彩虹在美驻华使馆附近
(图:何斌2013年)
在2013年何斌带访民到美国驻华大使馆,给受飓风影响的美国灾民送点钱,因此被判刑8个月,关在朝阳看守所。2014年1月26日何斌出狱,这一天他的妻子徐彩虹因参加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的圣经学习,联同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一同被刑事拘留,被送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后获取保候审,一个月后夫妻才得以相见。

同年6月4日,作为对89学运的纪念,夫妻到天安门广场打了个手势,一只手伸出4个手指,另一只手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示意数字6),被人照到了照片发到网上,夫妻因此被刑事拘留,关在东城看守所,一个月后以取保候审形式释放。

2016年5月31日,北京警察因担心徐彩虹纪念“64”,对她进行“预防性抓捕”,徐彩红受到疲劳审讯,自5月31号凌晨被抓至6月4日遭提审7次。被抓当天,警方连续审讯长达16个半小时,导致徐彩虹双腿浮肿。何斌说:“我与徐彩虹被当局迫害得至今无子女,两人相依为命,开了一小店,却屡遭骚扰,让人不得安宁。在地方生活不安全,在帝都生活不安宁。”

徐彩虹撰文回顾这段经历说:“我被他们将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一直到当日的18:31,我的双腿肿的快有两个粗。”后被关进丰台看守所,她讽刺看守所的饮食很糟糕:“一天三顿饭是馒头和菜汤,只有外籍才有牛奶和鸡蛋,难怪那么多人大代表们会加入外籍!”“菜是水煮出来的,油水自然少,菜汤里有鸡肉,不过是又腥又不新鲜的鸡碎肉......空调可以正常使用;可以每天洗澡;但是不可以的规矩也很多。”

逢中共“敏感日”,这对夫妇常受到安全部门的监控。今年3月,他们在北京的租住地附近被警察强行抓走,连夜押回原籍,失联数日。中共19大党代会期间,被驱离返回湖北,如今再次面临失业、流落街头。

中国有数百万计的访民,源于社会长期不公正制度所致的必然后果。有的被迫选择逆来顺受,有的则基于良心正义坚持权利抗争。在中国历来是民告官的胜数不大,但为正义所付出的代价和努力早已不在乎得失。

他们从地方走向北京,接触到的信息和资源将更为丰富,抗争的技能和形式、综合统筹日趋多样化,抗压能力亦随之提升。官方的镇压成本越来越高。抗争应当被理解为积极意义。抗争显明“正义未死”,也是社会赖于生存进步的动力和盼望所在。

何斌徐彩红夫妇参加教会团契
(图:何斌)
官方过于消极的理解抗争,无意亦无法改善法治环境,因为法治意味着官员的权力受到限制,从而在短时期内表面利益将“受损”。官商勾结和利益输送是无底线的试探,在他们看来,权力是确保利益链形成和运作的关键,而官商利益被置于第一优先。欺凌霸占抢夺就成为常态,牺牲掉弱者的正当利益和机会。不公正的政经伦理埋下官民走向对抗和冲突的导火线。

对华援助协会长期致力关注中国的弱势群体,倡导中国社会的法治建设,督促中国政府保障本国公民的正当权益。本机构以各样形式倡议与实际行动力促中国的人权进步。只要有人因为强权的不恰当运用,导致公民的正当权益受损,我们必将毫不顾忌的给予关注和声援。

何斌许彩虹夫妇是虔诚的基督徒,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在流落街头无栖身之所之际,我们乐于看到自由世界的人们为他们的处境祈祷,伸出援助之手,传播被压迫者的真相,帮助他们,以还原本来就属于他们的幸福人生。

请听他们的故事

故事一:湖北襄阳犯罪集团迫害!——襄阳二红(徐彩虹、柳学红人称红姐)出逃襄阳

生意场上的襄阳二红,在同行中可谓首屈一指。都具有见弱不欺,遇恶不怕,不平则鸣性格的二红也因为生意红火,遭遇襄阳黑白两道的围攻与挥之不去的梦魇。让这靠自食其力,倾力打拼的两个幸福、富足的家庭,变成倾家荡产,亡命天涯的维权人……!

徐彩虹何斌夫妇因红火生意,襄阳黑白两道共同围攻,丈夫何斌被冤狱,再创业又是类似遭遇,夫妇二人百思不得其解,其遵纪守法,不搞歪门邪道,帮助弱势,嫉恶如仇怎落得如此结果?后来才明白在襄阳黑白原来是一家,法是有权人整治百姓的法。其中襄阳樊城法院庭长派太平店的4流氓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砸夫妇俩的经营场所,该处距派出所不到50米,报警 40多分钟警察才到……

徐彩虹告状,又将徐彩虹抓入“法教班”黑监狱遭受非人待遇被打得流产,险些死在了法教班,至今夫妻无子女,徐彩虹被结束了黑监狱便对其提出了行政诉讼,而此诉讼却石沉大海!夫妇俩举报湖北襄阳樊城法院院长小金库和几常委权力寻租动用黑恶势力等等的违法违规行为,自己和家人遭到了来自各方的百般刁难和麻烦……

夫妇俩便成了法院及其相关利益集团的眼中钉!又是上演了2016年3月3日,在久敬庄徐彩虹夫妇被警与匪娴熟而默契的合作绑架回襄阳,其夫妇本是受害者却被犯罪集团利用公权力屡次打击迫害,牵连了父母家人,父母家被公然监视,过年被断电,电视随时被掉线等等,两会母亲摔断腿,其中父亲永远的离开了。

何徐夫妇俩的摩托车的刹车被人动手脚,险些酿成事故,太多太多了,无法一一诉说,最终当地流氓公然当着警察对其夫妇进行威胁、恐吓……弄死、活剥夫妇俩,警察却说等夫妇俩死了再说破案!在襄阳其夫妇生命安全没有保障!何谈生意发展壮大,本已完成的产业链连锁的店铺不得已而搁置。

2000年,(湖北红姐 )柳学红举报湖北襄阳犯罪集团贪脏枉法,遭到迫害, “红姐湘菜馆”造人暗算。丈夫帅忠仁被湖北襄阳犯罪集团教唆黑社会捅四刀致重伤(有法医鉴定)浑身浴血赶到庞公派出所集团报案,该集团汪全意警官却说自己休息让其另找他人,后其失血性休克险些命丢在襄阳。110在七十分钟以后才赶到酒店,他们不做任何调查取证。

柳学红身为襄城区政协委员、民营企业家,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向湖北襄阳犯罪集团多次反映此案中襄城区公安分局犯罪集团:吕敏局长(主管刑侦)、刑警中何明队长,相互勾结、弄虚作假至今十五年重伤不予立案的犯罪事实,至今未果。此案发生后至今有15年头了,柳学红多年不间断的向有关部门反映,在湖北犯罪集团的庇护下,襄阳市公安局不立案。襄城检察院控申科科长袁卫东也不予受理。为了家人和员工的安全,逃避迫害,2004年被迫低价转让“红姐湘菜馆”离开襄阳。

襄阳文强为帮助遭遇强拆的百姓维权而被人开车撞伤,头部遭受严重创伤,一个曾在律所工作、头脑灵活的人,现落得思维不畅口齿不灵。如此种种……这便是襄阳的能力非凡之处!

违法作乱者虽可恨,但为其保驾护航的行政司法人员更可憎!也更可怕!多年来手握权力者不是查清事实真相,还受害人以公正,而是反其道而行,为了个人利益便能动用公权力对好人受害者从各个方面进行刁难打击,为做恶者充当清障工、保护伞……中国湖北襄阳! 

何斌   18613827675
徐彩虹 13001247238

故事二:彩虹之约

当年,父辈响应号召支援“三线”从城市去到湖北襄阳山窝里。在襄阳,两辈人耗尽青春热血,换来一只铁碗和对故土的遥望!

然而为之奉献了前半生的大型国企用一万元拿走了盛载我们前半生心血的饭碗,我们被毫不客气的踢到了社会!我们别无选择!只能擦干眼泪,自主创业,红火,壮大……奋斗,憧憬 ,规划,梦想为自己为更多人提供一个精美结实的饭碗。却忘记这里是中国,襄阳,所有私产、私业都是瓷器般的易碎品,不管经营得如何精美,也不堪公器、强权的随手一击!

我们守法、不搞歪门邪道,我们刻苦努力,我们把中西元素、营养元素相结合,把新概念餐厅经营的红红火火,成为消费主流人群信任、青睐、羡慕、效仿的新概念餐厅。我们始终坚信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我们为我们选择的事业不惜透支身体,当成一生钻研攻坚的课题,希望像肯德基那样把小小汉堡、炸鸡做成一个大产业,能把中国餐饮做到世界的每个国家。就是这种努力和态度很快我们的小店在同行中后来者居上,完成了连锁配送机制,在同行连锁店竞争不过,有很多人要求加盟连锁并有餐饮大咖欲联手共同合作,开创未来餐饮市场之时,何斌徐彩虹夫妇店面,连续遭遇骚扰、破坏……我们之后不能正常经营,只能期待警察、派出所处理……但事件背后法院领导的坚挺,公安干警与滋事者的配合,各职能部门懒怠无为对违法的包容,折断了夫妇俩事业腾飞的翅膀!

在襄阳,18年的创业历程,饱含辛酸与泪水,首次创业快速成为同行中最大最红火,然而我们被冤狱、伤害、掠夺!

再创业红火,着手连锁时,再被伤害、掠夺……!

在襄阳,我们与强权抗争、与邪恶角力、为弱者发声……

在襄阳,黑监狱中,怀孕的妻子被毒打虐待,年迈的老母在大门外无助流泪,恶警兴奋的狞笑,宣示着强权的肆虐无忌……!我们至今没有孩子!在襄阳,举报违法、帮助弱势维权的我们被报复、骚扰、恐吓、死亡威胁!有困难找政府?看看我们的遭遇吧!

北京,曾经是父辈们心目中朝圣之地,离太阳最近的地方!阳光之下邪恶退散!

北京,追光的我们来了……

我们与警察、派出所和看守所结下不解之缘,我们的身份证被标识,坐火车、出门办事、游玩都会被警察查扣,每到节假日那必是我们的难日!我们守法,我们主张权力会被寻滋坐牢。我们检举腐败官员,为国家挖出蛀虫,然而却被腐败势力联手打击……

一直以来我们努力做一个有良心讲真话的中国人,却麻烦不断、苦难连连!

难道,襄阳地方领导说的:“如果你们继续这样,今后生意生活都会有无处不在的麻烦。”的恐吓,在北京依然有效?

但同情弱小、关心苦难、抵制邪恶,是人之本分。这是不让我们做人的节奏!那么多妖魔鬼怪想尽办法都要披上一张人皮,我们生而为人,为何要抛却人心与鬼为伍!这里是北京,我们是湖北襄阳何斌、徐彩虹,我们为人民一员,为诛邪发言。这里是陕西巷23号,一个见证我们诸多艰难经历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守望阳光普照、彩虹重现。

联系电话:18613827675

这是我们的彩虹之约

故事三:十九大后,我们的栖身之所没了

我们该信“法”,还是“镰铲”

十九大开完了,特朗普走了,明经国开完庭了,我们终于可以回北京了,结果到了北京发现我们的家没了、店没了、栖身之所没了!

在中国的心脏北京,在北京的中心前门,我们感受了强权的违法无忌。

北京前门陕西巷23号,“彩虹之约”,我们经历了所有维权人都会经历的各种苦难、打压、艰辛,的见证。我们以心血经营小店,力争向人们展示维权人的自立、自强。但这却是某些人不愿看到的,不愿人们看到访民的正面、阳光。努力要抹除访民维权人在此存在的印记,让我们陷入维权危机,生存危机。

北京前门大栅栏派出所,不依法定程序办事,不追究犯罪行为,配合勾连违法行为实施,报案不理,使我们住处被撬,财物被侵占,过冬衣物被强扣。

十九大后,在这滴水成冰的日子我们被无家可归,在北京露宿街头。

求助无门,我们是该相信他们所说“依法治国”里握在他们手里的“法”,还是握在自己手里“镰铲”。

何斌,徐彩虹
电话:18613827675、17189865248

2017.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