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政府的“连环镇压” “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刑拘

(辽宁沈阳-11月1日)“709案”辩护律师李昱函(女性)已被刑拘。 10月31日下午,“709案”王宇的代理律师李昱函的家属透露,李昱函现已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刑事拘留,涉嫌罪名不详。
前排:李昱函律师
(图:网络)

李昱函律师最后一次和外界接触是10月9日,当天,她向弟弟发短​​信,说自己被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警察带走,随后失联。由于沈阳公安封锁信息,家属及关心人士断了寻找线索。

李昱函家属打电话给沈阳信访寻找李律师的下落,工作人员随后告知一位刑侦大队刘姓警官的电话。刘姓警官证实李律师已被公安拘押并称:“李律师在里面(看守所)写了一份委托书,委托书现在在他手里。”

李律师今年60岁,是活跃在一线的人权律师。 1990年考取律师资格,1991年开始在辽宁执业。 2009年为逃避公安迫害从辽宁逃到北京,是北京敦信律师事务个人所执业。为“709案”被捕律师及家属提供援助;患有心脏疾病,曾多次受到公安酷刑对待。

李昱函律师作为辩护人曾代理王宇律师案。王宇(女性)也是一名维权律师(曾担任余文生律师的辩护人,余也经历过酷刑);王宇在2015年7月9日被抓,后被河北天津警方以“寻滋罪”秘押;2016年1月8日被以涉“颠覆罪”逮捕;2016年8月1日被取保释放。王宇律师在看守所遭酷刑折磨,出狱后全家长期被软禁在内蒙古。

(左到右)王俏岭、李昱函
马连顺、李文足
(图:网络)
外界有理由质疑李昱函律师在押期间的权利会否得到保障。日前,11月1日,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俏岭女士,偕同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女士乘高铁陪同王秋实律师去沉阳看守所会见被刑拘的李昱函律师。

王俏岭的丈夫李和平律师,及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律师、连同王宇律师等等都是“709案”的受害者。李和平律师失踪期间也受到酷刑,电击后昏厥过去;王全璋律师被关押二年,毫无音讯,拒绝律师、家属接见,王全璋可能始终拒绝配合自污认罪。

维权界尚无法知道当局以何种理由拘押李昱函律师,担心该案例是“709案”的延续。近年来有一个清楚的事实,习近平政府主导的安全部门对维权律师、非政府公民组织、以及人权人士的打压越来越残酷,必须对系列人权侵害案负有直接的历史和刑事责任。

习政府宣称提倡法治建设,却毫无诚意;对人权律师采取“连环镇压”手段,严酷打压维权律师,以及他们的辩护人,即“律师的律师”。试图迫使维权律师群体彻底消失,让维权人士陷入孤立无助的境地。

中国在押人员遭受酷刑的消息,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关注。流亡海外的法律人滕彪和陈光诚、北京维权律师余文生等十多位海内外人士,曾于今年2月7日在网上联署,成立一个非组织化的理念共同体“反酷刑联盟”。

酷刑问题一直是中国司法长期存在的痼疾。冤假错案的发生常与酷刑有关,酷刑目的不仅用于侦查阶段刑讯逼供,有时纯为凌辱,肉体和精神折磨,手段残酷,让被羁押者和服刑者精神屈服。这种凌辱酷刑在良心犯身上体现的尤为集中。

中国政府一贯对其在酷刑方面的恶劣记录提出强力辩护,表示在促进人权、推进法治政府上取得了重大进步,反酷刑工作也取得诸多新进展,反酷刑的立场和决心坚定不移。

中国的宪法内含禁止酷刑的精神内核,中国人大1988年9月批准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同年11月3日在中国生效。

但事实上中国政府对律师及涉案人员广泛实施非人道的酷刑。这些维权律师没有触犯中国法律,而是中国政府不愿意自身权利受到法律约束,才启动事先预谋好的针对维权律师的系列政治报复。不得不让人相信中国政府是“说一套做一套”,对人权的承诺是彻头彻尾的撒谎。

中共十九大后,习近平政府将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国领导小组”,外界开始担心当前中共大力倡导“党领导一切”基调下的政策走向,对于维权界及其他相关领域的公民权益而言,都将面临的是一大不可逆转的灾难。

相关报道:
美国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a/A-FEMALE-CHINESE-RIGHTS-LAWYER-DETAINED-20171101-/4095143.html
自由亚洲电台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gf1-11012017102232.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