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归的蛟龙——读王炳章在狱中所作《特别祈祷辞》有感



11/28/2017

东归的蛟龙——读王炳章在狱中所作《特别祈祷辞》有感

作者:王策

王斌章博士(左一)
作者王策博士(右)
(图:对华援助协会)
2017年6月27日是王炳章被中共当局非法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投入广东韶关监狱单人囚牢服刑十五周年的纪念日。就在这一天,他向主耶稣作了一个特别的祈祷,并将其记录下来,传出来与亲人们分享。

拜读王炳章的《特别祈祷辞》实使人身心感动,泪如绠縻!

在此祷辞中他感谢主耶稣这十五年来给他的陪伴、支撑、带领与使用。

他体悟到神有一个拯救世界和人类的大计划,要使这个疯狂的世界重回神的轨道,使迷失的人类重回神的怀抱。他为自己能在神的拯救世界和人类的大计划中做一点事功深感荣幸。

他表示一定不辜负神赐给他的使命,继续珍爱自己,把身心搞好, 活到神赐给他的天年,还要每天有成就地为神做工。

他保证,有神的拣选与恩典,哪怕再有十五年的单独囚禁,他也会无所畏惧,而且越战越勇。他将倍加努力交上一份可以荣耀上帝圣名的答卷。

听到王炳章的如此祷告,我们只有敬佩赞叹,这需要有多少的坚强的信心和意志,才使一个人在一个长达十五年单独监禁的囚笼中,孤独寂寞时只有在墙角结网的蜘蛛作伴,三度中风,病体支离,在精神上却没有崩溃疯掉,依然能保持着自己崇高的信仰、理想与做人的尊严!

我们看到了,在此艰难的岁月,残酷的迫害中,他没有怨恨、没有后悔、没有退缩,他的生命经得起考验。作为一个基督徒,他没有使主耶稣基督蒙羞;作为一个民主政治理想的追求者,他没有使中国的民主运动蒙羞;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他没有使自己高贵的头颅蒙羞。他的行为荣耀了神,荣耀了民主运动,荣耀了人的尊严,他不愧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我相信,王炳章是被上帝拣选的人(His Chosen One),他肩负了神的使命,他所承担的任务,不可推诿;他所承受的苦难,无所遁逃。而这苦难,必将使他得荣耀。这使我想起在长篇小说《你往何处去?》(波兰作家显克维奇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品)一书中的使徒彼得。

书写在公元64年,暴君尼罗在罗马城大肆迫害基督徒,制造了基督徒火烧罗马城的冤案,基督徒有被投入斗兽场被野兽咬死的,有被上火刑柱被烧死的,有被在十字架钉死的,基督教面临灭顶之灾,形势非常严峻。为了使基督的种子和基石不致灭绝,信众们劝说使徒彼得,逃离罗马,转移到别处传教。

彼得在他们的苦苦求告下,踏上离开罗马的途程。但是,就在半路上,耶稣基督在一道金色的光圈中向彼得现身。彼得在惊奇中掉落手中拐杖,匍匐在地,问道:

“主啊,你往何处去?”

他听到一个悲哀而温柔的声音说:

“既然你离开了我的人民,我就要到罗马去,让他们再把我钉上十字架!”

彼得闻之泣下,就用发抖的双手,捡起地上那根巡礼者的手杖,一言不发,转身回头,默默地向罗马城走回去。

彼得走的是一条通向十字架之路。他返回罗马后,随即被士兵抓捕,倒钉在十字架上殉难!

我想,王炳章的所作所为,未尝不是如此。

    想当年他好不容易出国留学,取得医学博士学位,正可脱离中国专制暴政的牢笼,以医生为职业,在海外安居乐业,享受荣华的自由生活。但他感于中国的专制黑暗,不忍放弃中国人民,置他们于牢笼中而不顾,遂毅然宣布“为了祖国的春天” 而“弃医从运”。他在《弃医从运宣言》中提出了“蛟龙东归”的概念,他说“我以蛟龙东归、志在除旧布新而翻江倒海的气魄为勉励”,因而毅然作出决定:“放弃医学生涯,献身民主运动”。他号召团结同仁,创办《中国之春》杂志,组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简称:“中国民联”),举起了海外民运的大旗,从此走上和中国人民共同争取自由民主而“蛟龙东归”的战斗历程。

基督教的信仰更使王炳章的生命脱胎换骨,重生的王炳章就像使徒彼得 一样,把自己的安危荣辱放在主耶稣基督的手中,为了神的事业,他心怀大爱,勇猛精进,义无反顾。

说起来,炳章兄的榜样,对我影响尤深。早在1985年初,我还在西班牙时就同他通信联络,设立了“中国民联”西班牙联络站。同年秋天我赴美留学,从此一直追随在他的旗帜之下,走上中国民主运动之路。

1998年年初,王炳章不惜飞蛾扑火,主动冒险返回中国大陆,联络民运同仁,推动进行国内的组党活动,事发被驱逐出境。受炳章兄的鼓舞,本人亦于同年年底,经越南老街租了一条小船,在夜色朦胧中秘密渡过中越界河,返回国内,计划赴京上书,向当局提出一个中国为期三十年的政治改革方案,并在民间进行筹建中国共和党的活动,事发在杭州遭逮捕,被投入监狱三年多。

我于2002年1月获释,被遣返西班牙。同年6月,王炳章为会见国内相关人士,又不计个人安全,前往中越边境活动,被中国特工越境绑架回国,投入监狱,一直关押至今,已达十五年之久。而今读到炳章兄从狱中传出的祈祷辞,回顾我们俩前赴后继,先后归国入狱的艰难惊险历程,实令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

近日,我还听到王炳章的大姐王玉华的一个视频访谈。她传递了一个在狱中的王炳章愿意宽恕迫害他的人们的信息。他说的大意就是:

 “我不会记恨抓捕我的人,也不会记恨中国当局的这些领导。相反的,我为他们祷告,为他们能够尽快地成为对人类和中国民主化作出贡献的人。我会饶恕所有的人!”

我相信王炳章的这些表述是真诚的,因为宽恕你的敌人,爱你的敌人是我们基督徒的基本信念。《圣经.马太福音》第18章22节记载:

“那时彼得进前来,对耶稣说:“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
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耶稣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

王炳章作为基督徒,自然遵从主耶稣的训诫,对所有的人不计前嫌,心存宽恕。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87年“中国民联”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三大”,王炳章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一个共同的梦,就是有那么一天,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能象今天一样,自由地想,自由地说,自由地争论,自由地选举。”

他在会上还大胆地提出了要作“第一次宽恕”的倡议,就是说在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后,不再清算在专制时期那些执政者对人民犯下的罪行,以“第一次宽恕”来结束“斗争—复仇—斗争”的恶性循环,以宽恕来取代报复。

王炳章的这一番闻所未闻的倡言,使与会的代表们无不为之动容。因为我们大都在中国大陆的残酷斗争环境中成长,实不知“宽恕”二字为何物。王炳章以如此仁恕博大的胸怀来对待中国那些给人民带来痛苦与灾难的执政者,无异在我们心中投下一个极大的震撼弹。 他使我们化解心中的仇恨,懂得宽恕,懂得和解。他使我们多年来被怨恨冰结的心灵得到溶解、净化与提升。

但是,尽管如此,我在这里还是要严正告诫肆意虐杀政治反对派的中国当局执政者,因为你们听不懂我们的语言,我们的心境你们也无法理解。记得当年我回国在杭州被捕时,审问我的一个国安对我声色俱厉地说,你是海外“敌对组织”的头子,我们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就是针对你们这些人的!我平静地回答说,在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了“敌对”的观念,我们也没有把你们当作“敌人”,我这次回来是要同你们沟通对话的。我这么一说,犹如鸡同鸭讲,对方也听得一脸惘然。

那么,既然你们不懂得宽恕和和解,你们只知道亮“铁拳”,那么我在这里也只好同你们谈谈人民的“铁拳”和神的“铁拳”。

有道是“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纵使王炳章要宽恕你们,我们众基督徒会原谅你们,但转型后的世俗民主政权,会秉持社会“转型正义”的原则,以人民的名义,清算你们的罪行。看看纳粹德国残害人民的战犯和盖世太保们,七十多年过去了,至今还在被追捕,一个个被送上法庭,受到正义的审判。

更不要说,神的震怒与惩罚也绝不会漏过你们的罪行。《圣经.罗马书》第12章19节说: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请看杀害数百万基督徒和使徒彼得与保罗的暴君尼罗,没过几年就被自己的军队叛变和人民起义所推翻。在逃亡的路上,像一条丧家之犬,走投无路,无奈拔出匕首,自杀身亡。一个不可一世的暴君,终于沦为一坨遗臭万年的狗屎堆。

而在使徒彼得葬身埋骨之地,人民建起了一座世界上最大的圣彼得大教堂,占地23,000平方米,可容纳6万人。金碧辉煌的圣彼得大教堂在罗马城中巍然矗立,千秋不朽,向世人彰显着上帝的公义和荣耀!

谁说苍天无眼、善恶没有报应!

我们在此严正告诫中共当局,绝对不可以再将把彭明、刘晓波和杨天水等人谋害致死的卑鄙模式套用在王炳章身上。任何一个下令故技重施,以残害上述已故民运人士的模式来加害王炳章的责任人,将来的民主政权必定要追究到底,就算是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要将其缉拿归案,明正典刑!

基督徒王炳章愿意饶恕你们这些对他作恶之人,而你们这些作恶之人也得作出配得起他饶恕的行为,争取做一个值得饶恕之人。王炳章愿意为你们祷告,使你们尽快成为对中国民主化作出贡献之人。如果你们能听到这个祷告,良心发现,善待政治异议人士,那么你们就是一个值得王炳章饶恕之人!更希望你们最终能听懂我们的语言,理解我们的心意,愿意启动中国的和平民主转型,共同来成全中国未来美好的愿景,那么你们就不仅只是值得宽恕,而是值得赞美了!

最后,我们再次恳切敦促中国当局能立即释放王炳章,使他的疾病能够得到及时的治疗,保障他的身体健康,即使一时不能马上释放,也要首先立即停止对他实施了15年的单独监禁这一非人道的残酷待遇,让他和其他囚犯一起过群体的生活。

我们也呼吁众基督徒弟兄姊妹们为王炳章祷告,祈求慈爱的上帝将奇异恩典降临在王炳章弟兄的身上,保他平安,护他健康!

让我们俯首祈祷,求万能的上帝赐福全体中国人民,让王炳章这条东归的蛟龙,能早日挣脱那监禁他的囚笼,腾空而起,翻江倒海,除旧布新,共同迎来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之春”,万民欢呼,来彰显神的荣耀!

上帝啊,你既然拣选引领,你定将鼎力成全!

主内肢体 王策拱手拜书

于2017年11月25日
西班牙马德里


附件:

王炳章博士狱中祈祷信
(图:对华援助协会)
特别祈祷辞

我的圣造物主,我的上帝,天父,圣子耶稣基督,圣灵:

仆人王炳章向您祈祷。15年前的2002年6月27日,我被绑架,自此被关入单人囚牢。

我感谢您15年来给我的陪伴,支撑与带领。感谢您使用我,交给了我一个特别的使命,那就是将您在造人类之初就给我定下来,令我们遵守的,在人类的古文明,古经中通过先祖传递给我们的 那些自然法则,契约规范,真理和大道--解悟出来,传播出去。

我体悟到:您有一个拯救世界和人类的大计划,以使这个疯狂的世界 重回您的轨道,以使这个迷失的人类重回您的怀抱。在这个大计划中,我能为您做一点事功,感到荣幸。

我知道,我的一切都是您赐予的,一切荣耀都是属于您的。我一定不辜负您赐给我的使命,继续珍爱自己,把身心搞好,活到您赐给我的天年。在您的教导,启示,引领下,每天有成就地为您做工。

我保证,有您的拣选,厚爱,伴随,感召与恩典,哪怕 再有15年的单独囚禁,我也会无所畏惧,越战越勇。

我将倍加努力,向您交上一份可以荣耀您圣名的答卷。奉主的名祷告 阿门!


永远爱你们的,

王炳章

2017年,6,27 中国广东韶关监狱单人囚牢
   

作者王策(王左峰):1949年3月15日出生于浙江温州。获中山大学哲学硕士、UCLA文学硕士、夏威夷大学政治学博士等学位。1985年加入中国民联,任民联“二大”和“三大"的总部委员。此后长期从事中国民主运动,曾任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中国基督民主同盟主席、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主席、中国民主策进会会长等职。1998年回国上书,向中共当局提出“中国三十年的政治改革方案”,并筹划推进国内反对党的成立,事发被捕,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获释后定居西班牙。2012年发表《新共和宣言》,发起组建中国共和党,并于2014年3月15日在法国巴黎召开中国共和党成立大会,现任中国共和党主席。
 
主要著作:《中国重生之路》《中国共和宪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