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从中国教会历史看新条例下的教会走向

2017-09-12 牧心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如果你看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不断重演。

圣经已有明见:“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传1:9-10)

在教会历史中,会看到一些不同时期的事件,它们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然而黑格尔道破了人类的尴尬所在:“人类从历史中汲取的最大教训,就是人类总是忘记历史教训。”

历史已成故事,看它有何用?历史让我们看见上帝的作为。History is His story.历史是祂的故事。

我们今天依然活在历史当中,我们也在创造新的历史。今天不过是昨天的明天,今天也是明天的昨天。我们不可能和过去毫无关系。

只有清楚地认识过去,才能清醒地了解现在,才能清晰地预备未来。

基督徒应成为具有历史感的人。家庭教会走过了漫长而艰辛的岁月,也存留下了丰富的历史财富,是上帝在中华大地上的奇妙作为。

我们简略的回顾几个教会历史片段。

1900庚子教难

1807年马礼逊来华之后,福音传入中国。1865年,戴德生创立中国内地会。1887年,李提摩太成立广学会。在1890年召开的第二次全国传教大会上,报告全国有宣教士1296名,华籍传道人也有1657名。 1900年的义和团之乱:残忍地反教,杀害教徒,杀害西国教士。在义和团运动中,教会产业损失不计其数。据统计,共有241名外国人(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屠杀中死亡,被焚毁的教堂,孤儿院,学校等更是不计其数。

经过了1900年的“庚子教难”,教会开始了突破性的成长,信徒增加了三倍之多,教堂聚会点增加四倍,中国信徒出来传道事奉的也成倍增加。1906年在上海华人基督徒开始组织“自立会”,中国教会开始意识到华人要自己开始。经过几年努力以后,产生180多间自立的华人教会。 1911-1919年,中国教会学习自立的时期,华中有「中国耶稣教自立会」运动,华北有「中华基督教会」的自立运动。 教会经历浩劫之后,便经历了空前的兴旺。这是上帝自己的奇妙作为。庚子之乱后,教会进入了黄金发展时期。教会注重彼此间的合一,透过彼此合作,果效事倍功半,福音得以广传。

1922-1927非基运动

1922年开始了“非基督教同盟大会”,“非基运动”(反基督教)持续到 1927 之后。他们反对基督教,认为基督徒是帝国主义走狗,教会是资本主义的工具,教会因此也遭受到许多人的误会。

当时有两篇反基宣言是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非宗教同盟宣言”,和“非基督教同盟宣言”。教会中也有人出来辩驳,例如《真理杂志》的张亦镜。

当时学术界人士,如周作人、梁启超等都发表了评论,他们不是基督徒,乃站在中立的立场去评定双方的言论和态度,得出的结论是“非基督徒同盟”实在迫人过甚,缺乏知识,盲目胡说。

“非基运动”之后,有人以为基督教被打倒了。神有计划,也有预备。神将来要在中国使用的几位仆人都处于被预备阶段。王明道出生于1900年,宋尚节出生于1901年,倪柝声出生于1903年。

教会进行了一系列的反思:教会基督教对时下中国的社会能有什么贡献?如何向中国人表达基督教?在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上,基督徒当如何表明自己的立场? 教会对引起别人误解和不满的地方,作出了深刻的反省。其中包括教会必须“自立”,这使中国教会开始变得更“本地化”或“本色化”。[注:不是否定唯一救赎论和大使命的中国化]

中国教会孕育了本土的三大系统:山东张灵生和张巴拿巴的真耶稣教会,到抗战胜后,共有1000多处教会和祈祷所,信徒约80000人;倪柝声的基督徒聚会处,约有十万会众;敬殿瀛的耶稣家庭,全国有127处小家,人数无法统计。另有王明道的基督徒会堂。 经过“非基督教运动”的刺激,加速了教会的“自立运动”和“本地化运动”。

中国教会在风暴之下继续传扬福音,使得救的人数增加。兴起的福音活动有北京的证道团、真光杂志和生命月刊,在当时对布道很有帮助。教会整体出于不断增长的态势,促使教会开始走向自我成熟的道路,患难已无法压伤她。 1936-1949年,经历了抗日战争,但信徒却越发增添,由53万(536689人)(1936年)增至83万(834909人)(1949年),总增长率达56%。

1950-1957五反整风

上帝藉人的手做扬场的工作,切断了中国教会与国际教会的一切交通联系。西方差会撤离,教会面临空前的逼迫。有形的教会消失关闭,仅1950年6月至1953年12月三年半中,被杀者逾万,被判刑劳改管制者逾6万。1957整风反右中,被处决的圣徒2000多人。主流宗派几无例外地倒向“三自会”。 1950年5月2日,吴耀宗等19人建立三自组织。结果草拟了《基督教宣言》。7月28日《基督教宣言》正式发表,题目全名为《中国基督教在新中国建设中努力的途径》,内容主要针对帝国主义对基督教的影响、拥护《共同纲领》、教会接受政府领导等。 三自宣言发起签名运动,“耶稣家庭”敬奠瀛积极响应,首次签名数占总数的40%。倪柝声著文“我是怎样转变过来的”,率众参加支持,后来退出。 1951.4.16-4.21,处理接受美国津贴的基督教团体会议,有 151位领袖出席。会议结束前揭开了“控诉运动”的序幕。 1954年7月22日,第一届中国基督教全国会议在北京召开,出席者包括232名来自62个不同教会团体的代表。三自革新运动改名为三自爱国运动,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委员会正式成立,并由吴耀宗出任主席。与会人士希望争取王明道支援三自爱国运动,但王明道拒绝。

1955年7月9日,王明道在《灵食季刊》发表文章,阐明他对三自运动的态度是本于“信和不信不能同负一轭”的基础。

1955年7月21日,《天风》发表一篇6页长的文章,号召教会及基督徒控诉王明道拒绝参加三自运动。自此,一连串控诉运动在全国各地举行。国内土生土长的三大系统的领袖倪柝声、敬殿瀛、魏以撒相继被捕。

1955年10月,宣布三自运动范围以外的任何基督教活动为非法,并号召全国基督徒参加社会主义的建设与改造。

六六七六风暴阶段

这个阶段教会受到空前的破坏,经受了许多的困苦。捣毁教堂,凌辱信徒(剃光头、游街示众、戴高帽),焚烧圣经。各地的基督教会被迫停止公开活动,不少信徒冠以反革命之罪而判刑,教牧人员被要求参加“学习”。这时三自会也被关闭了。

有形的聚会点虽然关闭了,事实上在全国各地,基督徒透过家庭聚会的方式进行崇拜。如同一条河流,教会隐藏自己形成了复兴的地下河。家庭教会的聚会形式,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茁壮成长。 这是一段显露人真实信仰的时期,是上帝特别的考试。许多人不敢承认信仰了,许多人与上帝撇清了关系,但那些坚定的信徒却勇敢地传福音,安慰那些受伤者的心灵。为日后教会的复兴塑造了一批肯背十架的忠仆。 大风暴全面不留死角地吹袭,让信徒经历了中国教会历史上最大的苦难与迫害。这时只有家庭教会在这段时期蓬勃成长。

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福音如春风似的吹遍全国,估计信徒已近三千万左右。 在1978-1980年期间,上帝保留的“神仆们,相继获得释放。如王明道夫妇、林献羔、袁相忱、谢模善、郑慧端、王颂灵、孙务信、李天恩、杨培滋、曾约安、俞崇恩等。

这少数的幸存者继续忠心事主,大多数都留守本地。较著名公开聚会的是广州林献羔、北京袁相忱,号称南林北袁,南北相映为主发光。其余的大多都默默侍奉主。他们出来后给教会带来了很大的复兴,弟兄姐妹很受激励。

1980-2000混乱阶段

家庭教会获得很大复兴,三自会开始“恢复”工作,采取了一系列的“公约”、“规定”、“登记合法化”…… 经济对外开放后,大量海外教会及机构渗透,除部分真心关心国内教会的之外,不少是怀有野心发展宗派甚至个人势力的。例如李常受的地方教会;台湾、香港、新加坡、南韩的灵恩派,以经济投资为诱饵发展泛滥。九十年代中,南韩灵恩派依地利人和经济的方便,向山东、东北渗透,大盖教堂,办神学院,培训班…… 灵恩派、呼喊派、安息日会等结党纷争各不相让,彼此攻击。教会受到了形形色色非纯正福音的影响,教会非常混乱。 “东方闪电派”由“呼喊派”中崛起,以谎言,黑社会手段迅速波及东北北方一带。给教会带来极大伤害。

1983年5月5日,讨论“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宗教事务局发出通知,要求各地抵制李常受的呼喊派,呼喊派负责人大量被捕,全国七十万呼喊派信徒遭逮捕。 1980年2月25日,中国三自会常委会扩大会议在上海举行。会议肯定三自政策;决定重印圣经,印行赞美诗和属灵书籍;恢复出版《天风》;促神学院复课;筹组全国的教务机构,并发表《告全国主内弟兄姊妹书》。

1982年9月19-24日,肯定了“定片、定点、定人”的“三定政策”。

1987年4月,广州市试点颁布“宗教活动暂行规定”。1988年3月23日,广东省颁布“宗教活动规定”。1988年8月到12月间,广州林献羔6次遭传讯,北京袁相忱也连接遭传讯,命令停止非法聚会。 1990年7月27日,宋尚杰大女儿宋天婴[笔名利未,整理《灵历集光》]被捕押送回北方。1992年4月,谢模善押返上海。1992年5月,山东多义沟千人聚会被捕驱散。 1991年6月,加强对宗教活动的管理,提出所有宗教场所需登记,不允许境外团体干预及进行传教活动。

1993年11月,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发表有关“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讲话,表示宗教人士要以支援党及政府的领导作为大前题,接受法律的规范,努力发挥宗教人士对社会的积极性。

1994年1月31日,当时的总理签署了两项有关宗教的第144号及145法令,进一步限制境内宗教活动,要求所有宗教场所进行登记。 1994年3-4月,经过各地试点后,正式颁布《宗教活动登记办法》,内部文件更详尽的规定教会的行政、财政、组织、管理……细则 ,为是的“保持宗教政策制度化、法律化……使之长期性、稳定性。” 1994年3至4月,开始对犯罪活动进行严打,有些家庭聚会点也受到牵连,不少信徒被捕,聚会点被抄。

1995年2月7日,上海拘捕了邪教组织“被立王”的首领吴扬明。他宣传自己是“被立的王”,以自己为基督,奸淫妇女达百人,影响曾遍及数个省份。

1996年1月14日,全国宗教局长会议上,列出对宗教活动所进行登记作为全年首要的宗教工作,加强对宗教活动的规范。

1996年6月,温州有多位儿童主日学领袖被捕并被判多年劳改。9月,深圳有信徒领袖私自印刷属灵书籍,被拘留审问。

1998年4月,温州有一家庭教会领袖因“在外地从事宗教活动”被扣留审问,罚款二万元。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袁相忱在一租用会场为信徒公开施洗而被拘。

1999年1月,陕西省多位家庭教会领袖因“有组织的宗教活动”而被捕。

1999年11月,山东有一家庭聚会点,每人罚款二百至六百元。即使三自教会派代表来求情说这些信徒是基督教徒,还是无法解决,必须罚款才放人。

2000-2017安逸阶段

国家经济获得了高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城市新兴教会迅猛发展,许多教会不断植堂,扩展事奉领域。 世俗主义、享乐主义是对教会最大的冲击,成功神学大行其道。

2005年3月1日起施行《宗教事务条例》。由时任总理于2004年11月30日签署。其包括总则,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宗教财产,法律责任,附则七个方面的内容。

2009年9月13日,山西省临汾金灯台教会的10位领袖被捕服刑。11月25日,临汾市尧都区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为名,分别判处教会牧师等负责人杨荣丽女士七年,罚金3万元;王晓光三年,罚金1万元;杨璇三年半,罚金2万元;崔家兴五年半,罚金5万元;张华梅女士四年有期徒刑。11月30日,又有五位山西临汾教会领袖被判劳动教养两年,罪名是聚众扰乱交通秩序。

2009年11月1日,守望教会在海淀公园东门外举行首次户外主日崇拜。 2014年5月28日晚,在山东招远市的一家麦当劳餐厅里,一名女子在就餐时,因为拒绝了一伙全能神[东方闪电]邪教徒索要电话的要求,招来了杀身之祸。在短短几分钟内,她被一伙人围打致死。

2014年清明节后,浙江省开始拆教堂及十字架等“违章建筑”。

2016年9月,异端门徒会在湖北敛财数千万元,被抓获。捆绑他人禁食禁水祷告治病致人死亡。从2011年至2015年,在短短四年时间里,通过实施所谓的复兴计划,兴办汽配厂、养猪场、超市、服装厂等事业就迅速聚敛了7000多万元的巨额邪教活动资金。

2017.09.07,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自2018年2月1日起施行。今天教会的反思及走向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长河中,看见神的恩典和奇妙作为。教会在形形色色的环境中,忍受了难以名状的困苦,最终却将生命的敬虔与真理传承了下来。 教会能有今日发展,一切都是本乎神的恩典和怜悯。每每回顾教会历史,我们只会更加感恩,更加谦虚,更加谨慎自守。 历史就是历史,历史不只是事实,历史不仅是故事,它的价值乃是发现事件背后的价值和意义:十字架的道路具有不可逃避性,惟有靠主才能得胜。 让我们在反省的悔改中,得到神指示何为善,知道他向我们所要的是什么,更求神使我们能学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

1教会在患难中得以炼净不能否认的是,教会里不少人是挂名基督徒,因着各种不同的诉求和动机来到教会,但他们内在的生命没有改变。上帝必须洁净他自己的教会,因为信徒必须要做主门徒。在火一般的环境中,基督徒会重新战队,显露信仰根基与对主的忠诚。 新条例会抬高信仰的价值,有利于洁净教会,造就背十字架跟从主的门徒。一切都需要主的恩典,在环境中能站立得稳也是出于神的保守。 教会容易失去受苦的心志,容易陷入世俗主义和享乐主义的泥潭中。每过一段时间,教会需要被提醒,信徒需要被提醒,地上不是永远的家。 信徒的生命容易流于表面。很多人热衷追求神迹奇事、病得医治、求饼得饱,不少基督徒喜欢进行理性的辩论,而忽略对真理的真正渴慕,缺乏对十字架的实际体会。 经历患难后,教会会认真反思:到底什么是信仰?跟随基督究竟意味着什么?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随主需要付出哪些代价?

2逼迫带来复兴,分散带来宣教主耶稣升天前,把大使命留给众门徒,但大使命真正的实践是在门徒受逼迫之后。逼迫带来复兴,分散带来宣教。 新条例下,教会要化整为零,分散迁移,促进宣教发展。抓紧对青年信徒的训练,提高教肓水准,使他们的生命、恩赐、知识、技能一齐增长。福音的广传需要付上代价。圣经吩咐我们无论得时不得时务要传道。耶稣基督自己就为了救赎使命付上了十字架的代价。在舒适安逸中很难学到敬虔的生命及真理。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约12:24-25

3教会要弃绝各样的罪教会如果不圣洁,就失去圣灵的同在。逼迫患难从来都压不垮教会,但是形形色色的罪却能摧毁教会。 很多家庭教会结党纷争、争权夺势,把时间精力浪费在内耗上,同工间的配搭低效,无力做福音拓展事工。十八岁在香山侍奉宋尚杰博士的李爱珍大姐曾回答过:“为什么神的仆人43岁就被主接去了?”她说:“该死,该死,不死他就成神了!”神爱他忠心的仆人,免得他落在更大的试探里。 今天很多教会领袖好大喜功,名义上是为神做大事,实质上是喜欢大联合。庞大系统的教会形式容易在漫长而残酷的环境中被打垮。真正教会的合一不是组织上的统一,而是真理和心灵上的合一。 撒旦的手段一向非常高明,通过各种名利权色等手段,击倒牧羊人,羊群就四散,教会就蒙受亏损。 上帝看重的不是外在的建筑物、事工规模,而是看重人内在的生命,一个人的圣洁比所作的圣工更重要。

4教会要有怜悯的心肠当教会热衷于建立富丽堂皇的聚会所,当教会只热情于聚会点的装饰,当教会热心于内部的教会生活,同时却失去了怜悯的心肠,不关顾弱势群体的需要,那这个教会就是上帝所不喜悦的。 新条例会窄化家庭教会的生存空间,我们要看到它的属灵意义。这有利于基督徒开始去服务社区,学习在这个冷漠的时代关心邻舍。注重爱心关怀,热心行善,教会当起到光和盐的作用,用真实的好行为影响社会。杨安溪曾说过一个故事:“解放前我和宋尚杰博士他们在香山住了三年,一到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几乎各个乡镇上都有粥场,在那里唱佛号,声音达于数于之外。每次开粥之前唱三四十分钟呢!佛教深入人心是个社会性的。那时,我看见一个小女孩大约十二岁,在爬那个榆树摘榆钱,脸上又白又胖,是饿肿的。那树离我只是不到十米远,她一上去,一抓一大把往嘴里塞,接头往前看,‘扑通’就摔死了,她父母在那里哭。很多人早晨一顿粥,下午一顿生命就延续下来了,却没有一家基督教的粥场。” 在社会关怀上,面对地震等自然灾害,佛教徒捐款往往比基督徒多。很多基督徒的理由是“教会不是慈善机构”。在四福音中,我们看到耶稣极具怜悯心肠。初期教会颇得民众喜爱,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增给他们。 教会不能失去爱的见证,家庭教会不能自诩有信心,却失去了爱心。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是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6:8)

5教会要注重祷告,家庭教会重神韵而不重形式,没有会议室里热切的讨论,没有董事会似的激烈干仗。事无巨细,都是通过祷告、交通来决定的。这也是中国家庭教会复兴的秘诀。 但现在很多新兴城市教会,缺少了迫切的祷告,教会像公司一样运作,同工会像开股东大会。这是教会需要悔改的地方。 求主加添信心与力量面对环境。不放弃信仰的立场,也不会对抗有关部门。因为这本是属灵争战在地上的反应。庚子教难后,一些宣教士主动放弃了清廷对教会的物质赔偿。此举令李鸿章等大员感到稀奇,以后对教会也就逐渐放松了态度。 不可松懈为在上有权柄的祷告。人都是软弱的。使徒说:“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这是好的,在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提前2:1-3

无论环境如何变幻,上帝依旧是上帝,他依然统管万有,祂仍然掌管一切。环境在变,掌管历史的主没有变。

来源:海内校园

注:上述评论不一定代表对华援助协会立场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