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教案通报

对华新闻网记者郑路加

云南省临沧、楚雄、大理、昭通、玉溪、普洱、保山、西双版纳等地大规模以“三班仆人”的名义抓捕基督徒。家庭教会传道人鞠殿红,刘巍,涂焱、钟永贵、苏敏、李淑东、张从英,梁琴,彭会芬,李云秀,李万洪,李春云,姚家平,胡钰鑫等数十位被逮捕,面临审判。

其中三位传道者的基本资料是:鞠殿红,女,1971 年生,吉林省临江市人。刘巍,女,1982 年生,黑龙江伊春人。涂焱,女,1980 年生,湖南省岳阳市人。2015 年底,鞠殿红等人在云南各地传道,建立家庭教会,引起云南警方的注意。2016 年 5 月 4 日,云南省公安厅以“三班仆人”之名成立专案组。2016 年在云南各地抓捕了数十位基督徒。

上述被抓捕的基督徒面临指控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经相关知情的基督徒观察评估表示,按照这些人的聚会形式及教导完全符合基督教家庭聚会,当事人也否认自己属于所谓的“三班仆人派”,但承认自己是基督教家庭教会,云南省公安厅则强加他们是“三班仆人”组织,以减轻取缔该教派的舆论压力,从而给打压增加合理性。

在这次大搜捕中,云南公安厅认定他们收藏的基督教经典《圣经》,名著“天路历程”(被认为是最重要的英国文学作品之一,被翻译成200多种文字,约翰·班扬著,参考: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4%A9%E8%B7%AF%E5%8E%86%E7%A8%8B),“荒漠甘泉”(译为数十种文字,通行于全世界,考门夫人著,参考:http://www.baike.com/wiki/%E8%8D%92%E6%BC%A0%E7%94%98%E6%B3%89)“人生标杆”,“迦南诗选”(河南小敏作品,广泛流传于中国教会及海外华人教会),“祈祷出来的能力”(邦兹著,滕近辉牧师译https://baike.baidu.com/item/%E7%A5%88%E7%A5%B7%E5%87%BA%E6%9D%A5%E7%9A%84%E8%83%BD%E5%8A%9B)《游子吟》(中国大陆一本极为畅销的福音著作,冯秉诚,美国华裔牧师,笔名里程博士著)等基督教著作定性为“邪教读物”。这是云南公安一次有计划的大规模行动。目前,案件正由检察院移送法院起诉。

云南省公安厅、及地方公安人员将基督教经典《圣经》及名著《天路历程》等书籍认定为“邪教读物”,冒犯了普世基督教和基督徒,显然缺乏最起码的基督教知识。教界质疑云南公安将该未予以登记的家庭教会信仰团体错误认定为“三班仆人”及“邪教”的判定,呼吁云南省公安厅及办案专员重新审视、评定、撤销该案。

教会并不否定不同教派之间的教义理解差异,也无意为大公教会评定的异端教派作无理的辩护,但我们也必须基于事实,不能冤枉某些在家庭聚会的基督徒信仰团体,特别是他们长期处于压抑、被误解、被排挤,无力自辩的境况下。

我们极力建议由各方教会代表,包括官方教会代表,及家庭教会代表,甚至于基督教学者、政教学者、法律人,对该信仰团体的教导、传统及其信仰特征、组织模式、行为进行客观,公开透明的综合调研、分析、评判、总结、报道。给予不同信仰团体的基本尊重,我们的呼吁旨在唤起自由世界的公共人物、海内外独立学者、媒体人、中国各地教会、海外华人教会,及普世教会对此案的广泛关注,并予代祷及适当的关切。

附录:三班仆人派简介

由于中国官方对内地家庭教会普遍采取敌视的严厉严控,使得许多基督教团体及活动被迫转入非“公开”状态,相关家庭教会的真实现状被长期封锁。对于“三班仆人派”(外加的名称)的相关素材显得极为有限,但据零星的外传资料及相关知情者透露,基于该教派的部分教义特征及其原负责人的认信内容,仍被诸多教会领袖认为是基督教的“边缘”教派。尽管部分教导内容似乎存在认识偏差,甚至可能存在偏激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教界基层对此团体的印象,几乎都是通过官方单方面刻意渲染透露出来的负面内容,故对该教派出于“政治目的”的判定也曾被部分教会领袖所引用,且依附疑之为异端。

官方许可百度百科公布关于“三班仆人派”的介绍,但基本上都关乎该团体的负面信息,其信息原始来源均无法得到进一步查证,这使得其所介绍的资料权威大打折扣,但个人基本资料仍可查阅。(详参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89%E7%8F%AD%E4%BB%86%E4%BA%BA%E6%B4%BE)(维基百科对该教派的简介修条基本与中国官方提供的资料雷同,有趣的是,最后页面修订日期是8月8日,资料引用并不权威。)

该教派原领袖徐文库(徐双富,教名:徐圣光),河南人,曾因基督信仰及传道在“文革”被批斗,徐文库拒绝否认信仰,被绳索捆绑,险些致死。75年,被冠以“反革命罪”逮捕,78年以诈骗罪名、扰乱社会治安罪被判三年徒刑。87年在河南因参与聚会被劳教、91年在陕西因参与聚会被收容;93年在云南被以“非法传道”被收容。99年被冠以“三班仆人派”,被定为“邪教”,同年,在浙江被劳教三年;2004年在黑龙江刑拘、逮捕;2006年被判极刑,秘密处决。

曾有十几名律师为该团体的案件作辩护,但法院不予采纳,法官曾在法庭打断律师的辩护达20多次。辩护律师认为,徐圣光等三人并未直接参与实施杀人,也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曾经组织、教唆杀人。多名被告人当庭披露他们被刑讯逼供,受尽非人的酷刑折磨经过。

徐双富(徐圣光)的辩护人李和平律师(2015年被涉“709”案,被秘密失踪,现保释在家)询问徐圣光,为何在审讯记录上签字时,徐表示他是在“生不如死”的酷刑情况下被迫签字的,徐讲述了自己遭受非人的折磨,为解释几个字,对检方死刑指控有利,审讯人员将他悬空吊起五个小时,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办案人员,将他的手指、脚趾和他的生殖器官用电线连起来,然后通电折磨。徐坚称杀人是上帝所不允许的。

另一位被告李毛兴也向法庭叙述逼供“披龙袍”的经历,他被棉包起然后吊起来,等他冒出汗后再通电流折磨,当庭展示伤痕累累的胳膊和手指。其中山东的顾箱高于2004年4月27日被刑讯致死。2006年11月,徐双富、王军被黑龙江当局秘密执行死刑。

公安部曾估算该团体成员达五十万,或许这才是打压的真正原因。该案在2004年被公安部定为“雷霆一号”大案,涉案人员达63人,总数有15人被处决。该案其中一位辩护律师李和平当时认为,法院证明被告人有罪的所谓“证据”,是被告人在遭受酷刑折磨下被逼出来的所谓“口供”。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仅凭这一条是不能定案的。

海外舆论曾广泛关注此案,为了间接求证相关当事人及其案情,海外有基督教机构曾向家庭教会多位负责同工征询意见,其中诸多与徐双富(徐圣光)相熟并曾同工过的福音派教牧领袖、以及多位可信赖的弟兄姐妹均表示,对徐文库(徐圣光)的信仰和人品表示肯定。这增加了教界合理质疑当局对该案的定性及审理的合法性。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