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709”案辩护人

作者 王宇、包龙军

回想起2015年7月9日那天,那不堪回首的日子,当我被戴上手铐、套上黑头套拖进那座恐怖阴森的地狱后,那里的恶魔就开始了对我残酷的折磨。

在最开始的日子里,因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并要求找看守所领导,见驻检控告,结果换来的却是手铐脚镣,他们的头头说:“你不是要见驻检吗?你不是要依法吗?就这个!还不老实,有比这更厉害的。”这样就连续戴了七天七夜手铐脚镣。

那些恶魔绝不仅仅是残忍的预审和主管,还包括那些看守我的小姑娘,都是20左右岁的年纪,正值花季,但我不知道,小小年纪的她们为什么会那么的邪恶。对着数个摄像头,她们能一拥而上将极力反抗的我强行扒光做全身检查。她们还变着法子虐待我,比如,水杯就放在眼前,我渴的厉害了,伸手刚要拿杯子喝水,她们马上就拿走杯子,并放在了我够不到的地方。还有两次吃饭,我刚刚拿起馒头咬了一口,就被小姑娘抢下来告诉我,吃饭的时间已经结束了,不能再吃了!那时,我是被划在一个大约40c*40c见方的小方框内,我被要求每天必须老老实实坐在小方框里一动不能动,只要我的腿脚稍微有一点出了那个小方框,就会被她们提醒或殴打。

就是在这种处境下,我度过了艰难的7月、8月。难忘的日子啊,5天5夜不让睡觉的疲劳审讯曾使我休克昏厥,低劣的饭菜甚至都不能保证让我吃饱。

两个月后,逐渐的,我的处境有了变化,他们对待我的态度竟温和了,我甚至能站起来走动了,伙食的质量也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每天还给我增加了水果。衰弱的我,体力也渐渐得到了恢复。由此,我能肯定,外面有声援了,我的律师也已经跟他们较上劲了。我曾代理过多起人权案件,我十分了解外面有人为你发声和没有人关注,对你在里面待遇的差别。

这期间,北京的预审曾经嘲笑我说:“别看你以前做案件为当事人那么拼命,可是现在你被抓了,根本就没有人管你了吧!”我每每总会轻蔑的把他们怼回去:“你们不就是想挑拨离间吗,没用!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我和那些律师们并不熟悉,但我能肯定有很多律师会帮我的!“——常常就让他们灰头土脸的。而我,也从这样的对话里,分明看清了他们的心虚,更让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我的律师到位了!

出来后,我逐渐了解到,我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李昱函律师(他们为我做了太多的工作,我的感激无以言表),包龙军的辩护人吕洲滨律师、黄汉中律师,还有众多的如李和平律师的辩护人马连顺律师、蔡瑛律师,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李中伟律师,王秋实律师(后因代理此案被抓捕),程海律师、余文生律师(他是最先打破沉寂,为”709“案件发声的律师),周世锋律师的辩护人杨金柱律师,谢阳律师的辩护人覃臣寿律师、张庭源律师、蔺其磊律师、陈建刚律师,吴淦的辩护人燕文薪律师、葛永喜律师,高月的辩护人王飞律师、李国蓓律师,赵威的辩护人任全牛律师(后因代理此案亦被刑拘)、张凯律师的辩护人张磊律师……等等(还有一些当事人的辩护人我还不清楚),一大批不畏强权、不避风险的人权律师,突破恐惧,无畏的担起了这个风险极大的案件。

辩护律师们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当事人家属,确定委托关系,拼了命地为当事人争取各种权利,要求会见、投诉控告、行政诉讼,曝光真相,他们在709案上做了大量的工作。

还有常伯阳律师、唐吉田律师、梁小军律师、王全平律师、刘士辉律师、江天勇律师、李方平律师……等众多律师,也纷纷为709案发声,揭露暴行、指斥强权,抚慰家属。

在众多律师的努力下(当然还包括有众多的公民,如韩颖、戈觉平等,此文中暂不叙述),案件的影响面逐步扩大,也使当局打压民间维权运动的恶行昭昭于天下,并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

众多人权律师挺身而起的抗争行为,使当局企图通过打压来清理不服管束的维权律师群体的图谋为之落空。当局根本想像不到,它的打压,不但没能起到震慑作用,相反,却激起了更多律师的奋起反抗。709案中,又涌现出一大批勇敢的人权律师,那一长串闪光的名字,其壮观场面堪比韩国影片《辩护人》。

了解得越多,我的感动就越多。

肇始于2015年7月9日的对人权律师及维权人士的大抓捕,迄今已整整两周年。自两年前的今天开始的那次抓捕行动,在短短的数日内,就有十数位律师和律师助理及数十位公民遭当局抓捕,更有数百名律师、维权人士遭警方强制约谈或传唤。而被抓捕之人,突然间像从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终,在很长的时间里都杳无音讯。彼时的我们,就像被一张大网罩住的鱼虾,警方从这张大网中,随其心意地抓人。而其所定的“山颠”罪,更给了警方极大的违法操作空间。当此时,真是人人自危,自媒体中,很多大V噤声了,还有人改头换面,开始了歌功颂德。一时间,全国人民的思想仿佛一下子得到了统一,没有人再敢“胡言乱语”了,没有了批评,社会变得“和谐而又宁静”,厉王止谤式的镇压取得了卓越成效。窒息中,人们都选择了沉默、观望,被抓捕者的家属,也都惊恐不安,不知所措。

率先打破这浓重暗夜的重幕的,就是这些709案的辩护人——坚定的的人权捍卫者们。尽管人数不多,却更有担当。尽管都是一介书生,却更有责任。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彩。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

前几天,我们迎来了突破重重障碍赶到乌市看望我们一家的我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李昱函律师;这几天,又迎来了来乌市探望我们一家的余文生律师及家人。通过他们,我们了解到了当我们被秘密关押时,有那么多的熟悉的、不熟悉的律师、公民们为”709“案件呼吁、奔波,才有了外界的关注,才有了我们境况的逐步改善。

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王宇、包龙军
2017年7月9日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