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律协正在参与为王全璋落实官派律师

截至2017年6月11日,王全璋被抓捕700多天(以2015年7月10日被抓捕计算,另一说为2017年8月被抓捕),被起诉到法院117天。亲属聘请的律师仍不被允许会见。

作为王全璋亲属聘请的辩护人,程海和余文生律师在与北京市律师协会高子程会长见面时,都分别重点提到了王全璋的辩护权被剥夺的情况,并提出北京律协帮助维权。

2017年5月21日,程海和陈建刚两律师应约和北京律协会长高子程会面。据了解,两律师在会见中重点谈到律协不履行保护会员律师执业权和合法权益,违法对律师年度检查考核,要求对会员王全璋律师的被辩护权被剥夺进行维权。5月22日,程海寄出求助函,要求就王全璋案保障辩护律师的一审辩护权(法院接纳律师),会见权和通信权。不久,该律协工作人员付洋来电称,已和天津律协联系帮助维权,天津律协称将和王全璋联系,维护他权益。

2017年6月7日余文生律师在北京市律师协会与高子程会长见面,余文生律师向高会长递交了王全璋律师案件的维权申请。高会长表示:只要手续齐全,看守所应该让律师会见,法院应该让律师辩护。高会长还表示:会将此维权案交律协相关部门及人员办理。

日前,程海律师透露:“王全璋案北京律协曾和天津律协联系,对方说正在帮他联系律师尚未落实,我强烈抗议,说我和余文生是亲属聘请的律师,手续已经寄天津二中法,辩护人身份确立,必须解聘才可另聘律师。如解聘我们也有权会见核实。北京律师把我的意见转天津律协,周五6月8日问,说天津律协未尚未回话。”

由此可知,官方仍要把王全璋案做成如其它已经开庭的709相关案件一样,只允许官方可以信任的律师参与所谓“辩护”表演。天津市律师协会在协调安排在天津审理的709系列案官派律师中起重要作用。不过,王全璋案被起诉到法院已经有117天,官派律师仍未落实,其中必有缘故:愿意承接这个官派表演任务的律师难找,或者王全璋不认可,不配合。

实际上,人们都明白,所谓官派律师就不可能真正为被告辩护。这种阻止亲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辩护的做法,完全与中共宣称的“法治”背道而驰。不仅如此,此种做法已经开始被各地方公检法所效仿,贻害无穷。

刘巍 时间: 上午5:23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