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韩国牧师的呼声:他们为什么去?

金光泰 《生命季刊》第43期

今年(2007)七月末至九月初,韩国各大主要媒体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阿富汗人质事件上。这一人质事件不但引起韩国国内外媒体的关注,也引起韩国社会在网络上的大范围讨论。社会舆论在明显地指责这些基督徒﹕是他们这种“不负责任”的到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去的行动,招来了“国际麻烦”。虽然阿富汗及韩国政府都发表声明会尽最大努力解救人质,但同时他们也表示对于人质们的行为表示遗憾。人们纷纷在互联网上发表自己的疑问﹕他们去阿富汗到底是图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去?

我是韩国人,曾经数次去中国宣教,先后两次与家人一起在中国住6年之久;我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去阿富汗。在中国居住的那段日子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神让我看见祂,也看见祂对那片土地上十几亿中国人的爱。我和妻子被圣灵感动,常为中国哭泣祷告——为那些在逼迫中受苦的中国教会哭泣,为那些陷在金钱物质和各样异端的网罗中、心底刚硬的失丧灵魂哭泣,特别为中国西部和南部的未得之民哭泣。一次去中国西部的旅行,使我们真切体会到主的心为这些失丧灵魂是何等伤痛﹕唯有耶稣基督十字架的福音才能释放那些世世代代被异教权势捆绑的人们!

参加那次西部之旅的队员,或者是出于好奇,或者是出于一种模糊的“负担”,也可能出于庄重的委身。我们对中国的历史、文化、习俗一知半解,心中甚至怀着来自一个“积极的差传国家”的一丝骄傲。但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踏上了这片居住着13亿人的大陆,我们越来越认识到,这是上帝的工作,是一项严肃、急迫而又荣耀的使命,我们的生命是在承担这个使命的同时而成长。

因此,我完全可以理解这些韩国短宣队员提到阿富汗的孤儿们的悲惨处境时的心情。他们究竟为什么去阿富汗?我会用约翰派博的话回答你:“到未识真神之地敬拜神。”他们去,绝不是去旅游而已,也绝不是出于一个错误的决定。

成功还是失败?

漫长的谈判终于结束,大部分队员已经平安返回。似乎在世人眼中这个“敬拜”团队的行动彻底失败﹕因为他们没能给神带来荣耀,还付上了两名团员生命的代价。塔利班为这次行动胜利大肆庆祝;韩国政府的回应招致国际舆论的严厉批评;而互联网上展开了对这个团队、韩国教会乃至整个韩国宣教体系的攻击与轰炸。韩国多年来一直蓬勃发展的宣教运动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与拦阻,当然这些攻击主要是来自多元主义以及反基督教势力。这些人批评说﹕“他们不应该以基督徒的身份踏上那片土地,这本身就是对当地宗教的侮辱;他们违犯了外交条例;他们之所以去阿富汗,是因为韩国教会在富足中变得骄傲与贪婪,这不过是教会拓展自己地盘的一次行动而已。”还有人说﹕“他们不是自称他们爱塔利班吗?他们既然选择置身险地,他们还回来干什么?这些基督教狂热份子既然早晚还是会再去阿富汗糟蹋韩国纳税人的血汗钱,他们就不应该回来。”基督教及其宣教事工正经历四面八方公众舆论的攻击,正处在要失去原本的正面形象、被列为“另类”的危险之中。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挑战。但问题是,这23位团员所做的真的是失败吗?

其实不然,我们韩国基督徒在关注整个事件发展的过程中,清楚地看到神的名得荣耀。第一位殉道者裴亨奎牧师,是教会的副牧师及阿富汗团队的领队。我们无从晓得为什么他是第一个殉道者,但是我个人相信这其中有神特别的心意。裴牧师是韩国当代殉道者的代表人物,他所代表的是当代众多平凡的神的仆人。而第二位殉道的沈性敏弟兄,则是教会许多带职事奉的平信徒弟兄姐妹的代表。

裴牧师生长于基督徒家庭,父亲是一家长老会教会中的长老。从韩国知名大学毕业后,裴牧师放弃了成为社会精英的机会,而选择为福音的缘故成为“愚拙”的人。他以特别有牧养羊群的爱心著称,他在会众中享有的声誉表明了他是怎样的一位牧者,无疑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牧师。从会众们的描述中,还看到他的一个特别之处,就是他对韩国以外的那些失丧的灵魂有着超乎寻常的负担。若非在他心中燃烧的这份爱,他无需一个夏天就安排3到4个宣教行程,无需在本教会的事工已经非常忙碌的情况下,再为宣教付出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我们这些韩国的基督徒们还在为自己的事情——金钱、婚姻、健康、成就乃至我们的感觉忙碌不堪的时候,他却如此轻松而执着地上路了。他去了,为要告诉我们﹕他可以做到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能;我们都能离开本地、本族、本家,去到一个完全陌生之地,只要我们愿意顺应神的呼召。

沈性敏弟兄在出发前不久刚刚辞去工作,他希望花更多时间攻读关于如何为残疾人士谋求福利方面的学位。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对残疾人士有特别的关注与负担。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一看到那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残疾孤儿的图片后,他会毅然决然地选择前往阿富汗。他只是教会中的平凡年轻人,没上过神学,甚至没有参与过重要的事奉,但却蒙受了圣灵的特别的引领。从这两位弟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在神的眼中没有神职人员与平信徒之分。他们同时被神拣选成为韩国教会史上的殉道士。他们为了神所爱的阿富汗人踏上了那片土地,回来却是躺在棺木之中,他们是为耶稣基督而献身。


裴牧师的父亲一听到儿子殉道的消息,就默然走到他所在的教会。在那里,他前额抵在圣经上,俯伏在神面前祷告(见上图)。几个小时后,他出现在媒体面前,宣布他们全家决定将儿子的丧礼推迟到全部队员平安返家后进行。裴师母尽管怀着巨大的丧夫之痛,且带着刚满9岁的孩子,在得知消息几个小时之后,仍表示她非常关注其他被绑架的团员,并在迫切为他们祷告。外人看来,整个事件是宗教冲突引发的大灾难,是教会的骄傲引发的悲剧,是教会拓展计划失败的牺牲品。但我们却有不同的看见。神在裴牧师的家人心中动工,使他们在悲痛中经历神的同在和力量。是何等的信心,使他们能在极度的哀恸震惊中依然平静安稳,在经历丧子或丧夫之痛时牵挂着他人呢?

人质事件几个星期后,两名女性人质被释放的消息再次成为媒体头条。从那两位平安回到韩国的姊妹口中,我们得知原来其中一个人的自由与安全是另外一名姊妹让出来的。那位将生的机会留给别人的女性就是林贤珠姊妹。世俗媒体也不得不如实报导这位自身健康堪忧的女性竟选择将机会让给他人。这与好莱坞电影的情节截然不同﹕世俗影片中,每一个人质都会寻求任何可能的机会自己逃生。什么样的理念造成了这样的不同?林贤珠在想什么?世界能为这位弱女子的选择作出合理的解释吗?即便是从世俗媒体所使用的枯燥语言描写中,我们仍然能看到,神在这里向世界彰显祂的荣耀,在这里,神透过这些“惹是生非者”,宣告祂胜过死亡的力量!这个短宣行动是失败吗?我不以为然。

“叫福音兴旺”

约两千年前,使徒保罗在罗马监狱写信给腓立比教会,即“腓立比书”。该书信被视为新约中所有保罗书信中最喜乐的一封。他正经历牢狱之苦,被国内外的人视为“问题人物”,犹太人人人得而诛之的宗教狂热份子。被锁链捆绑当然是羞耻与羞辱。可以想象,保罗当年必定为千夫所指,是众人耻笑、羞辱的人物,正如他的主耶稣一样。

但是如果保罗生活在今天,他会为这次人质事件欢喜快乐,因为他会视之为“叫福音兴旺”的事。在腓立比书1章12节,他写道﹕“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怎么会呢?他解释说,世界因为关注他的案子而关注他所传讲的信息,那就是基督耶稣的福音。有些圣经学者认为,当年保罗在罗马的监狱及被软禁时,他成为罗马城众人谈论的中心话题。罗马市民一定都知道他的故事,并为他摇头叹息。而当时的媒体(权且称它们为“罗马论坛报”或“皇家电视台”吧),必定也会大量报导保罗及他所传讲的那个被钉十字架的犹太人的故事。就如保罗在腓立比书1﹕13所说﹕“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借着他的被囚,生活在第一世纪各个阶层的人们因此听到了耶稣的名字。这就是保罗最大的喜乐了。

我也从保罗身上学到这喜乐的秘诀,当全世界因为人质事件攻击、谩骂基督教及宣教事工的时候,至少人们停下手中的忙碌,开始关注这些在阿富汗的耶稣基督的跟随者。世人不会明白,但是毕竟耶稣基督的福音再一次透过各样的媒体在世界各个角落传播开来。

保罗在忍受牢狱之苦的同时,还要面对另一种来自基督徒内部的坏消息。就是一些嫉妒保罗的人趁着他不在,试图掌控他负责的事工。保罗听说后,为之大大喜乐。腓立比书1﹕18说,“这有何妨呢?或是假意,或是真心,无论怎样,基督究竟被传开了。为此,我就欢喜!”基督徒为着福音的缘故所受的苦,不仅仅是来自于世界的攻击,还有其他基督徒出于嫉妒的批评与非难。互联网上许多基督徒针对人质事件的评论与非基督徒的观点竟然完全一致。我相信其中有神的美意,藉此事件暴露今天韩国教会某些基督徒的刚硬与顽梗,并激发更多基督徒对神顺服与委身。

那些不是出于单纯的顺服而是出于个人野心而参与海外宣教的人,正面对一次严厉的挑战﹕有了这一次的事件,他们还要继续宣教吗?还有那些只想展览自己在工场中的成就的人,他们是否愿意放弃自己的“名字”而只介意福音是否传开?即便教会墙上不再悬挂大幅的世界地图,即使再没有振奋人心的英雄故事,我们还愿意继续宣教吗?我们还继续差派宣教士、圣经学者、翻译者、植堂的牧者到那些怀有敌意的遥远地区吗?——他们要付出20年的时间才会结出看得见的果子!我们还要继续为每一个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族群恒久祷告,并以天父的心爱他们,直到那个地区有基督的教会被建立起来吗?如果我们选择继续去作,那么无论是出于顺服也好,嫉妒也罢,保罗都会大大喜乐,因为毕竟耶稣基督的福音传开了。

“惹是生非的人”回来了

43天的人质生活结束了,网上开始出现人质返回韩国的照片以及铺天盖地的负面批评与评论。在韩国机场门口,这些站在众多的媒体摄影机及照像机镜头前的人质,就像打了败仗的士兵,失去了两个生命,也失去了他们的“骄傲”和“能力”。在闪光灯以及众多的询问声中,他们向韩国上下道歉,只因为他们“想去帮助绝望的人们”。而教会则不得不因着“差派这些人去帮助那些无助者”,向世界低头致歉。一些在机场接机的基督徒大声喊着﹕“你们不必道歉!”但他们还是道歉了。他们被看成是一群“惹是生非的人”。他们的返回似乎象征着韩国宣教史的结束。而教会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担负着安抚人心的重任。黑暗的势力正声嘶力竭地想要摧毁韩国教会的形象和福音的荣耀。韩国教会是否会被这来自多元化宗教的猛烈攻击打垮而就此认输呢?

不!我决不认为短宣队及教会的道歉,是因为他们为这次使命的异象和结果感到后悔或遗憾。我不相信他们是在承认这一次的宣教活动只是一种骄傲的、不负责任的、甚至是在神学上错误的行动;他们不会因此放弃以后的尝试和努力。我深信在他们的心底里,那无需任何辩白的喜乐正油然而生。我也深信,他们的俯首谦卑,正象征着新一代韩国宣教士的更加成熟、更有圣灵引导的宣教征程的开始;是教会更有智慧、更加谦卑地与这个反基督的社会沟通的方式。他们的谦卑正是他们的能力,而这能力的源头,正是那位“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的恩主!

毫无疑问,上帝也借着这次的殉道和祂的话语赐给韩国教会一个宝贵的功课﹕祂要使教会在面对后现代主义的逼迫中,在对基督徒受苦的意义和对大使命的不断反思中,被净化与升华。我们的主耶稣似乎也在问我们每一个人﹕“你还爱我吗,孩子?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你还会跟随我吗?”我相信泉水教会和所有蒙爱的韩国教会都会回应主的呼召说,“是的,主!”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我不断从心灵深处和我的会众分享宣教、福音及神的国度这些主题。我们共同感受到我们所关注的焦点渐渐从阿富汗绝望的情境,转向神的国度,转向对未来神国的扩展的盼望。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在这一片混乱和嘈杂中看到了新的喜乐和希望。

上帝的工作乃是要使爱祂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最近,我们教会的一位姊妹分享了她个人在宣教事工上的挣扎。她说﹕“我以前一直对教会的海外宣教事工持怀疑态度。我对那些带着爱心涌进异国宣教的作法感觉不好。但是当我听到其中一位女宣教士的故事时,大为震惊。她曾护送两位阿富汗病人返回韩国接受治疗。虽然那是她三年来第一次回家,却只停留了几天就飞回阿富汗加入短宣队,结果不久就遭到绑架。虽然她的身体状况比别的队员都差,但当她被指定第一个被释放时,她竟把生还的机会让给了别人!现在我真知道上帝与祂的宣教士同在。宣教是祂极荣耀的工作。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参与,顺服,并以此为乐。”

我亲爱的华人弟兄姐妹们,100年前,圣灵之火从天而降,复兴了当时的韩国教会。近些年来,韩国弟兄姊妹热切祈祷,盼望1907年的大复兴再次降临!我相信这次殉道事件正是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能够与华人教会共同行进在得胜的殉道征途上,是神赐给韩国基督徒的福分。我盼望你们能接纳我们。我盼望我们继续携手同心,祷告祈求,为主摆上,直到我们再次看到新一批的“惹是生非者”们重新踏上神的未得之地去拯救失丧灵魂,包括塔利班。


原文题目《“惹是生非者”的回归——韩国基督徒遭绑架事件反思》

(原文为英文,由本刊编辑部翻译。)

金光泰 韩国牧师,毕业于汉城大学、美国三一神学院。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