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考时节密集的宗教活动再看国人宗教信仰的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

刘盐约 盐约之声

摘要:本文通过对高考时节一些国人的宗教膜拜活动的观察和探究,总结出国人宗教信仰的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特征,毫无道德伦理观念,也无超越尘世的彼岸情怀,更无对天道良知的敬畏。其实要说信仰完全谈不上,更严格地说是宗教膜拜。

2017年为期两天的高考刚刚落下帷幕,高考不仅是中国第一大考,也是世界第一大考。在中国,支配高考制度和整个教育体系的意识形态当然绝对是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思想,政治高考科目更是考查中学生们对马克思唯物主义的把握和理解水平。不过,在高考考场外面还有一道隐晦的风景线,那就是在学生家长们中间普遍流行的祈福式的宗教膜拜活动。在中国这个自称是无神论(或曰“无神论教”——共青团语)大国的土地上,国人们的宗教性非常强烈,有时候并不亚于西方的基督徒、南亚的印度教徒或西亚的穆斯林们。春节期间各地寺庙场面火爆人山人海香火旺盛,就是一个有力的明证。其实除了春节期间,高考时节又是另一个国人密集进行宗教膜拜的时间段。先看下面几个场景吧。

场景一:五台山拜菩萨。笔者老家山西有一个五台山,据说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三是五台山龙五爷财神的圣诞日,这一天也是五台山最为热闹非凡的一天。这个龙五爷大有来头,据说是“文殊菩萨的化身”,被封为“龙王广济菩萨”,俗称“龙五爷”。今年的龙五爷“圣诞日”恰逢高考第一日(6月7日),从前一天(6号)下午《五爷圣诞》活动就开始了,台怀镇五爷庙大院、龙王殿、文殊殿、万佛阁等24小时开放,为信众提供礼佛、朝拜、诵经、叩拜等各项佛事活动。而高考正在进行,中考也即将来临,信众中不少考生家长,他们都前来礼拜文殊菩萨,为孩子祈福,愿孩子考试顺利、金榜题名。这些家长被教导要进行放生、食素、助念(就是时时称颂“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等佛菩萨的圣号)等宗教活动。

场景二:“神树”下为考试孩烧头香。笔者居住地所在的安徽省有一个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中学(位于安徽六安市),这所学校附近有一棵“神树”,据说大有神通可以保佑学子金榜题名。因此每年高考前夕很多学生家长都来前来膜拜,香火旺盛,很多人还争着抢烧头香。今年六月一日腾讯刊发了一篇报道,其中提到:“2017年6月1日凌晨,安徽省六安市,距离高考还有6天,毛坦厂中学的陪读家长们在毛坦厂镇上南边的一座小庙里,争烧头柱香,祈祷孩子高考好运。原先在毛坦厂中学围墙里的柳树,被陪读家长视作‘神树’。由于‘神树’香火太旺,对古树造成了严重损害,当地政府在‘神树’下设立岗亭值班,并接通自来水长流不断,迫使陪读家长无法在‘神树’下燃纸烧香,家长们于是转移‘阵地’,在镇里南边的一座小庙里烧香祈祷。”

场景三:本土宗教人士推销中高考有偿宗教服务项目。天南地北的考生及其家长是一个庞大群体,有着如此巨大的宗教需求,有的寺庙和宗教人士不失时机地推出有偿宗教服务项目,每一项都明码标价。比如笔者在今年高考前夕看到一则面向高考生中考生的“捐佛”启事,并解释所谓“捐佛”就是“善信出资捐助寺庙铸造佛像,功德无量。”这则“捐佛”商业广告如下:“高考中考即将来临,若能虔诚转发供奉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法像,则能获文殊菩萨保佑加持,增长智慧,使学业事业顺利。”接下来是推销具体服务项目:“中高考期间可为学子供文殊智慧灯、供养或认捐文殊菩萨、写中高考祈福牌位和平安塔香、供花果以此功德让所有的考生应试的时候,心境如中秋明月般洁净明朗,思绪能如江海潮水般奔流不止;让他们都能顺利地考完全场,让他们都能表现最佳的实力!”落款:“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原来佛教里膜拜的文殊菩萨仿佛是传说中道教里的“文曲星”下凡,分管智慧之事。难怪很多考生家长要去五台山膜拜文殊菩萨呢。

当然,人们不仅拜“龙五爷”,拜“神树”,拜“文殊菩萨”,还拜很多各式各样的神明偶像,只要能为我所用拜什么都行,最终的诉求为的是求取俗世好处——让孩子能金榜题名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在此,观察中高考时节的宗教活动,我们能再次从中看到国人的宗教性特征,笔者归纳概括为三个特征——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

先说功利性。我们可以看得到,无论是春节期间的膜拜(各路神明大荟萃),还是高考时节的膜拜,或者是什么庙会和神明“圣诞日”,参与这些宗教活动的膜拜者们并没有对一位绝对超越者的敬拜意识,也没有对彼岸世界的强烈愿望,有的只是很现实考量的功利诉求和祈福心态,那就是我要心想事成,我要官运亨通,我要生意发达,我要事业顺利,我要金榜题名,我要多子多孙,我要财运旺,我要消灾避祸,更要五福临门……因此,我想要一个“有求必应”的神——不管它是佛祖还是菩萨,是财神还是妈祖,只要能满足我的需要,只要灵验,它就是我的神。

在这里,宗教和现世利益诉求强烈挂钩,至于宗教本该具有的超越性价值和彼岸情怀则被晾到了一边。三年前有一次在老家坐出租车,笔者向司机传福音,他却劈头问了我一句:“信耶稣灵验不灵验?”这一问分明暴露出一般国人宗教膜拜的心理,没有道德是非,没有真理观念,没有伦理观念,有的只是于我有利否的诉求。因此贪官污吏不法奸商们热衷于这类宗教膜拜,家里设有神龛佛堂是很自然的事情。用圣经的话说,这些膜拜者被蒙蔽,“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腓3:19),不过包装上各种神明偶像的外衣罢了。

再说交易性。因着一般国人这种强烈功利性的宗教诉求,宗教膜拜活动本质上就变为一种商业交易活动。既然我(膜拜者)有求,你(神明)有应,那么咱们之间就来一场交易吧。我给你贡品给你金钱给你祭拜给你供奉,那么你就要给我服务给我护佑给我好处给我回报。膜拜者和神明之间就构成了一种相互利用的互动——一种投入—产出式的商业关系。从膜拜者这里看,是拿钱购买宗教服务,获取神明护佑,而与道德无关与公义无涉。有感于此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求财不求德、求富不求义——中国人春节期间宗教活动之观察与剖析”。正是有如此强大的利益驱动,中国本土宗教充满了铜臭味,寺庙成为商业化场所,当然背后也有地方部门所谓“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助推。笔者家乡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想富,先修庙”,因为宗教的功利性交易性提供了巨大的商业利益寻租空间,在中国几乎没有不赚钱的庙宇。这在中国已是司空见惯的事了,有些媒体曾公开曝光呼吁矫正。
最后是通灵性。很多膜拜者以为拜了就拜了,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糊涂心态,更有甚者见庙就拜逢神就求,不问真假,却全然不知已经陷入魔鬼的网罗里。因为这些宗教膜拜活动不仅是拜拜而已,而是和这些偶像背后的恶灵发生了关系。魔鬼就是通过这些神明偶像来蒙蔽人心愚弄人心的。圣经对此指出:“岂是说祭偶像之物算得什么呢?或说偶像算得什么呢?我乃是说: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 神,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林前10:19-20)膜拜者心里虽然有神的观念,却没有真知识,因此也陷入迷信中,“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约4:22)——他们不晓得自己到底在拜什么。王林等“气功大师”之所以能成为达官贵人明星大腕的坐上宾,不是单凭一些雕虫小技,很有可能也会通灵施行巫术。但这种通灵并没有挪去人们的惧怕,数千年来国人拜来拜去拜遍了各路神灵,仍然摆脱不了对灵界的莫名恐惧,因此还要给拜鬼设立一个节日(农历七月十五所谓“鬼节”)。这是国人的可悲,宗教膜拜不能拯救人!

这就是国人宗教活动的特性——功利性、交易性和通灵性,毫无道德伦理观念,也无超越尘世的彼岸情怀,更无对天道良知的敬畏。说“信仰”还远远谈不上,界定为“膜拜”才差不多。因此这种宗教性于人心改良和道德提升无能为力,反而是犹如粉饰墙壁一般。在此通过比较我们足以看到基督教信仰的强大优势,基督教信仰看似不“包容”,却提供了一位具有强烈恩典性和道德性的上帝,并提供了一位通过十字架自我牺牲而达成救赎的耶稣基督,还有成文的圣典启示,而且在此基础上构建了一个坚实的道德伦理基础,因此基督教信仰具有强烈的超越性和道德性,人除非悔改否则不能获得赦免,人除非领受恩典否则就不能获得救赎,人除非谦卑自己否则就无法靠近这位真神。“功德无量”和商业交易式的宗教活动在此完全行不通。耶稣的救赎恩典要彻底粉碎人用以遮羞和自欺的一切“功德”!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把所当尽的本分当成了“功德”,更企图以贿赂神明的宗教方式来和上帝做交易。但这一切在基督信仰里都要归于无有!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约14:6】

写于2017年6月10日

作者简介:一位80后基督徒,自媒体写作者,经济学硕士,生长于晋北黄土高原,2006年10月信主于中南武汉,2007年12月受洗于闽南泉州。曾担任大学教师两年,现定居于合肥,在家庭教会传道侍奉。平时喜欢文字事工,留意搜集整理教会内外的感人见证故事,并致力于和基督信仰有关课题的思考和研究,关注以天国(神国)为内核的福音和耶稣的教导及其在传统教会和现代社会中的实践,对传统教会的一些观念予以重新检讨和反思;同时以圣经和基督信仰视角关注思考某些社会热点问题。作者联系方式:电邮276773294@qq.com,微信号jidihuozhong,个人微信公众号“盐约之声”(在网络空间发出基督徒的声响和观点。)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