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平律师遭天津二中院秘密审判 获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

转自权利运动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而一直未准律师会见的李和平律师于4月25日在天津二中院被秘密审判,4月28日上午宣判,获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直至宣判结束家属才知得判决消息。


据了解,2017年4月28日北京国保、天津挂甲寺派出所所长于王峭岭住处楼下(大兴生物医药基地珺悦国际)要王峭岭带孩子去天津跟李和平团聚。其中官派律师温志胜(13920149656)拿出一张纸,指是李和平书信,王峭岭质疑当局造假。


(北京国保、天津挂甲寺派出所所长于王峭岭住处楼下,官派律师温志胜拿出一张纸,指是李和平书信,王峭岭质疑当局造假。)

其中天津二中院官方微博2017年4月28日11时51分消息指,李和平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李和平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部分社会群众旁听了宣判。并称因李和平案涉及国家秘密,天津二中院于2017年4月25日依法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

据媒体信息显示,中国当局针对多达超过3百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案”中,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李和平律师在遭拘禁近1年半期间,其妻子王峭岭聘请律师马连顺和蔡瑛担任丈夫的辩护律师但一直无法会见,期间河南郑州司法局向马连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施压,律所拒绝向马连顺提供委托函;而另一位辩护人蔡瑛则多次被当局警告和威胁;两位代理人早前多次要求会见李和平及查阅案件卷宗皆受阻。当局还试图强行为李和平安排官方代理律师,遭到王峭岭的拒绝和提告;不久前当局还似为开庭做准备,到李和平位于河南农村的父母家,以欺骗的方法,劝说李和平父母录制了劝说认罪的视频。目前,已考取法律资格的李和平的妻子决定以辩护人身分直接介入该案,为夫申冤。

2016年8月19日,王峭岭委托余文生和程海两位律师起诉官方违法给李和平指定的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天津分所律师温志胜、郭明,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当天予以立案。

2016年10月9日,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以王峭岭和其丈夫李和平没有厉害关系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驳回王峭岭的起诉。

2016年10月24日,王峭岭就不服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2016年12月15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王峭岭上诉,维持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法院裁定。

2016年11月19日王峭岭向天津市二中院、二中院院长王红卫、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以及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等,寄出担任李和平案件辩护人的通知书。并提出申请要求安排“大法庭”并且“现场直播”李和平审讯。申请书要求安排大法庭或大礼堂、体育馆等可容纳万人以上的场所进行审理;安排广播、电视直播,以及网路直播庭审过程。

2016年12月5日1上午十点,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跟各自为丈夫聘请的律师,相约天津二分检,询问709案的进程。天津二分检告知:李和平要在12月5日下班前被起诉到法院,因为还没有起诉到法院,所以罪名先不能告知。但可以明早上班打电话查询:022-88222000,或者网上也会公布。谢燕益,王全璋,李春富12月5日被第二次退回公安补充侦查。

2016年12月6日上午马连顺律师及家属联系天津二分检询问李和平案子情况。但张检察官回答“电话里无法确认身份,所以罪名不告知”。

2016年12月8日下午,709家属王峭岭、李文足再次前往天津二分检控申中心询问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捕律李和平的起诉罪名,程检察官答复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但拒绝出示起诉书。

2017年1月5日,李和平律师其妻子王峭岭及辩护律师蔡瑛前往天津市二中院见主审法官,但主审法官刘毅拒绝见辩护律师蔡瑛。

2017年1月18日,李和平律师其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律师其妻子李文足分别向天津市公安局、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公开当事人被关押以来的体检报告、患病和治疗情况等,看守所接到的辩护律师以及家属寄送给当事人的信件件数、送达时间等;当事人被戴手铐、脚镣等戒具,以及被惩戒的情况等。

2017年1月22日上午,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以及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前往天津第一、第二看守所,王峭岭和李文足向第一、第二看守所提出分别给各自丈夫李和平、王全璋存钱的要求,王峭岭在第一看守所查询却找不到有关李和平的信息,后经多番电话问询以及和看守所交涉,得知李和平仍然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在不断坚持和努力后看守所终于同意让王峭岭为李和平存钱,但看守所给出的“被监管人员亲友送款凭证”却发现李和平被化名为李小春。程海和余文生两位律师随后向天津第二看守所提出会见王全璋的要求,看守所答复会见王全璋必须征求检察院同意,两位律师从上午一直坚持到下午看守所下班时间,直到看守所工作人员下班离开,看守所始终不允许律师会见王全璋。

2017年1月23日,据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据可靠消息,709维权律师被抓捕后关押在秘密场所,在6个月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李和平、王全璋等律师经受了各种严重酷刑,其中包括采用电击的方式,电流的强度直接导致受刑人当场昏厥。

2017年2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的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再次于天津市二分检及天津市二中院询问案件情况及要求看李和平的起诉书,但天津市二中院李占强书记员答复再次联系不上刘毅法官。

2017年3月2日709家属致信欧美各国领导人及政要陈述709案被拘人员遭遇酷刑对待,2017年3月8日,709家属金变玲、李文足、王峭岭再次联合致公开信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特朗普总统关注人权律师安危,该信同时寄给美国国务卿Mr Tillerson,并已于2017年3月13日送达。

2017年3月5日,中国709案被捕律师的家属李文足和王峭岭,日前向全国人大、政协寄送了呼吁书,呼吁代表和委员们敦促有关部门改进完善对于酷刑虐待的预防及处理机制。

2017年3月9日,709大抓捕事件中的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就709案中公安滥权,剥夺被抓捕公民的辩护权,对被抓捕律师进行酷刑的事情向全国人大提请就709案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

2017年3月22日,709家属王峭岭委托余文生律师在另一位709家属李文足的陪同下到底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就起诉官方违法给李和平指定辩护律师提交再审申请书。

2017年4月3日,709大抓捕事件中三位遭监禁中国人权律师的妻子第三次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寻求帮助。据公开信表示,在对在押维权人士长达1年零8个多月的羁押当中,家属们多次遭警方抓捕、殴打。而依照中国法律,向各级检察、监督部门邮寄控告信几百封,陪同律师要求约见办案部门上百次,但均如石沉大海。期间,家属聘请的律师都被官方拒之门外,相反酷刑的消息却频频传出。公开信呼吁美国总统特朗普能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包括江天勇、王全璋、谢阳、李和平、吴淦、王芳、姚建清和李燕军等所有“709案”被关押的律师和公民。

2017年4月4日,709大抓捕事件中三位遭监禁中国人权律师的妻子第四次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据公开信表示,因公安在中国的无所不达的权力及中国公安的首要职能已经不再是保护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认定的敌人打击消灭掉。以709家属在合法维护丈夫权益的一年零八个月里所经历遭到的各种虐待,及已揭露律师被酷刑的消息,令709家属寝食难安只好给美国总统写信,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释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无辜的人权律师们。

2017年4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中三位遭监禁中国人权律师的妻子第五次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据公开信表示,被捕的谢阳律师被酷刑,其辩护律师被以各种理由限制会见谢阳,并再次遭官方指定律师,被捕江天勇律师的父亲和妹妹,在去试着给江律师送衣物的路上,被公安拦住,要求录一个劝江律师认罪的视频。先抓人,找证据,没证据就劝认罪。这样的对规则肆意践踏的“依法治国”的案例,在中国遍地都是!据此王全璋李和平等其他被抓捕的709人士的状况无法想象,盼望特朗普总统向中国的习主席提出释放709被捕人士的具体要求。

2017年4月7日,709大抓捕事件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而一直未准律师会见的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在网络公开发布文章,文中指近期发现当局对其监控升级,甚至遭遇国保威胁要抓她,为防被迫失踪,王峭岭已写好委托书交给朋友并做好被抓准备,亦提前写好遗言感谢“党和国家”让她从一个家庭主妇成为一个公民。

2017年4月10日,709大抓捕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在家遭大兴区公安局北臧派出所民警刘涛(警号:059039)以俄罗斯都在反恐,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必须查清这里住了些什么人,及包括这位女士,这么漂亮的女士为由,意图非法入屋盘查身份证。

2017年4月12日,709大抓捕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就在家遭大兴区公安局北臧派出所民警非法要求入屋查身份证,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确认被申请人入户查身份证行为违法,及要求被申请人在大兴公安分局官网上赔礼道歉。

2017年4月25日,709大抓捕中被捕律师谢阳的妻子陈桂秋收到消息指,谢阳案件于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判,贺小电律师将作为辩护人出庭,逾百全国各地公民及各国使领馆人员前往旁听,但法院并未开庭。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