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当选总统与美国基督教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川普获得276张选举人票,希拉里获218张选举人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顺利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有人说,这是保守主义对自由派的胜利,是传统美国对日益沦落的当今美国的胜利,是中部美国对东西两岸美国的胜利,是自媒体对主流垄断媒体的胜利,是普罗大众对政治社会精英的胜利,也是保守派基督徒对自由派基督徒、无神论和异教徒的胜利等等。无论如何,川普当选总统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其中对基督教及其价值观在美国的命运有非常积极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美国基督徒投票给川普的原因。

根据大选日后《华尔街时报》文章《Evangelicals Back Donald Trump in Record Numbers, Despite Earlier Doubts》指出有80%的白人基督徒投票给川普。为何大部分基督徒投票给川普?川普当选会对美国坚守基督教价值观有何影响呢?

观察川普在大选时的竞选团队和他的言论与承诺,如果他的这些承诺基本兑现的话,那么对美国保守基督教价值观会非常有利。首先川普承诺要任命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任命像斯卡利亚一样保守的法官。”保守派大法官会在堕胎合法、同性婚姻合法等等问题上捍卫基督教价值观,而非像民主党任命的大法官们一贯对基督教伦理在公共事务中的角色充满敌意。

其次在穆斯林移民问题上川普坚守宗教及国族的保守主义,避免美国的欧洲化、避免穆斯林人口和伊斯兰教的过度扩张对基督教社会的冲击,。而希拉里大力主张大规模的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其原因也正是因为引进穆斯林移民,扩大不认同基督教伦理的选民基础符合目前民主党的利益。

川普选择的副总统搭档是立场最保守基督教价值观的印第安纳州长彭斯(Mike Pence),彭斯2015签署了该州的宗教自由法案,此法案受到左翼媒体强烈批评。当彭斯接受川普邀请时,他明确地强调自己首先是基督徒,然后是保守派,再次才是共和党人。川普也成立了大选“信仰顾问团”(faith advisory board),其成员全部是基督教界德高望重人士, 如坚定反对堕胎和同性婚姻的杜布森博士(Dr. James Dobson)、基督教自由大学院长(jerry Falwell., President of Liberty University)、美南福音派神学院主席兰德(Richard M. Land)等。葛培理福音团主席葛福临牧师(frank graham, 布道家葛培理之子)也向基督徒推荐川普。

美国大选一开始,本人初受主流媒体影响认为川普是一个娱乐人物、跑龙套很快走人的,但我惊讶地发现,我家所在的美国中南部圣经带的一个白人居多、几乎都是基督徒的小镇,早在年初就家家户户挂上了川普的广告牌,而且上小学的女儿回来也天天念叨川普,于是我才感到一个媒体的美国和真实的美国的差异、感到了作为基督教圣经带地区价值观与美国所谓的主流价值观何等的不同。

川普获胜的重要原因是他反对政治正确,什么是政治正确呢?拿基督教来说,圣诞节你对他人只能说Happy Holiday 不能说 Merry Christmas(意即只能说节日快乐,不能说基督诞生快乐,淡化基督教);近年来,尤其是奥巴马执政的8年来,基督教成为在美国逆向歧视的对象,公立学校可以有其他宗教徒的各种节日和活动,但是就不能有基督教的,说这是宗教自由;在公司里穆斯林可以有每天固定的敬拜,但基督徒在周三中午进行团契活动,公司就是不批准;人们有攻击基督教的无限自由,但若是有人胆敢攻击伊斯兰教,则马上犯了政治不正确的重罪,会受到媒体的口诛笔伐;同性恋和纵容堕胎者可以大肆宣扬自己的观点,但一旦基督徒根据自己的信仰原则阐述自己的立场,就被视为歧视和不宽容。这种政治准确是美国基督徒渴望打破的,也正是川普处处要为基督徒来捍卫的。

从信仰权利角度,伊斯兰教是值得尊重的宗教,本人也多次为新疆维吾尔人维护信仰权利。但美国的国本是源于五月花清教徒的基督教价值观,这是美国制度与文化的重要支柱,如果此支柱被其他宗教取代,后果不堪设想。但在民主党执政的8年来,在美国基督教受打压,伊斯兰教迅猛发展,我有次住在加州一旅馆,打开电视,居然20多个频道里有5、6个是穆斯林频道,让你感到是否到了中东国家而不是美国。一个伊斯兰教占主流或者平分秋色的美国会是什么样的光景,美国公民尤其是基督徒们无法也不敢去想象。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指责奥巴马和希拉里不敢说出恐怖主义的名字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原因,在民主党看来,不能惹除基督教之外的其他宗教生气就是政治正确。

为什么美国基督徒大部分选择川普、基督教界领袖推荐多次婚变、涉嫌情色的大亨川普呢?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基督教伦理看来,同性恋、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纵容伊斯兰教在美扩张等远远大过情色绯闻对基督教伦理的危害,后者只是个人问题,而前者要摧毁整个人类的家庭模式和生命伦理,危害好几代人,所以宁愿要个好色之徒也不要反基督教者。当民主党和奥巴马决定人可以根据自己认为自己的性别去上厕所的时候、当几乎所有家长都感到自己孩子上厕所时有可能被异性骚扰甚至性侵的时候,希拉里在美国基督徒中的选票就落空了,而川普在基督徒中就成为信仰的捍卫者。

川普成为美国传统价值观的捍卫者,这可以从川普和希拉里所得到的选举人票所在州就可以看到,基督教保守发展还不错的州,基本都归川普,基督教衰落的州,都归希拉里。东西两岸人本主义、理性主义之上的各州几乎都归了希拉里,而美国中部那些被视为落后的“过飞机州”,还在持守虔诚的基督信仰的各州,几乎全部都投了川普的票。

川普胜选说明以下几个问题:美国基督教势力依然强大、美国人不会被主流媒体所诱导他们自有主见、精英们并不能主宰美国政治最终还是草民们说了算、美国大部分人不希望美国欧洲化、美国基督徒中缺乏有力有冲劲的领袖,不得不让有众多瑕疵的川普补缺、保守主义在美国依然有很大市场。。。。。。

总之,这次大选希拉里如果赢了,美国的欧洲化就无法避免:高福利、低经济增长、多元文化与宗教、排斥基督教、对恐怖主义、共产主义、俄罗斯帝国都非常软弱,世界各大小独裁者们更加猖狂,到时美国不像美国了,最初的根基丢失了,就很难再引领世界了。这是可怕的前景。而川普的当选成功遏制了美国的左倾化、欧洲化、社会主义化、穆斯林化、非基督教化,遏制了美国基督教衰落的趋势,保守了美国的根基和传统价值观,为福音的发展创造了一定的制度条件,这些都为美国继续引领世界奠定了基础,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2016年美国大选,的确恰如韩战中的仁川登陆,扭转了战役、改写了历史的轨迹。伟大光荣属于坚信上帝的美国人民。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