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选举--葛福临谈基督徒与选举

Paul F. Liu 美国华人之声

葛福临谈基督徒与选举。 摘自Decision杂志选举特刊。

(编者注:葛福临牧师(Rev. Dr. Franklin Graham),是美国的一位德高望重的基督教福音派布道家、葛培理布道团及撒马利亚救援会之会长。 他是世界著名的布道家葛培理牧师之子。)

再过几周我们将选出美利坚合众国的第45任总统。 不管这个人是谁,他(她)都要为这个对我们的立国根基 — 基督信仰和圣经价值观越来越敌意,越来越不宽容的国家掌舵。

这是为什么我认为这一次选举是继亚伯拉罕 · 林肯在经过长期血腥的内战以后当选总统,并且把一个分裂的国家带出黑暗之后的最重要的一次选举。

如果黑暗的势力纠结起来继续攻击我们的信仰自由(实际上它们已经造成了很大的损坏),那么毫无疑问地,这个我们所爱的国家将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快速地进入道德的无序状态。

初夏的时候我很荣幸地见到了斯多门斯一家,他们是虔诚的基督徒,并且在华盛顿州的奥林匹亚开了一家药店。因为信仰的缘故,斯多门斯拒绝储存一种叫“普兰B”的堕胎药,从而惹上了官司。经过了州法院和联邦法院的一系列抗争之后,他们决定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在我见到他们家之前的一天,最高法院拒绝了他们的上诉。大法官约翰 · 罗伯茨,法官撒母耳 · 阿里托和克莱门斯 · 托马斯曾经决定受理上诉,但是他们只是少数派。法官阿里托在陈述异议时说:“如果这一次的做法就是我们今后处理宗教自由案件的模式,那么那些尊崇宗教信仰自由的人将会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令人恐惧的是他完全说对了!一代一代在上帝的祝福下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美国人,那些属于“上帝之下不可分割的国家”的美国人现在成为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狂热的同性恋合法化支持者向传统婚姻发动了全面战争。传统婚姻即一男一女的结合是神的话语所确立的,也是在历史上任何一个文明国度所履行的。如今那些性解放精英们为了宣扬他们扭曲的世界观,把人类的性别完全重新定义了,这也就导致了一场激烈的道德领域的战争 – 男女同厕案。就是那个除总统自己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人支持的行政令。

同样的那个敌视基督信仰的力量也试图剥夺基督教大学的经费,从而使学生不能再接受圣经世界观的教育。我们也看见全国各地的业主只是因着信仰拒绝参与同性婚姻的仪式而被迫关门大吉。

在过去的十年中,关于道德标准的争论从前哨战转变成为对阵战,现在又转变成为关于宗教信仰自由的全面战争。想想在现任总统的领导下所发生的道德倒退,总统带头去宣扬那些不合神心意的性行为,但却不愿意保护最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

如果这个堕落的轨迹再持续几十年会是什么样子呢?你能够想象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这个由许多信仰坚定道德高尚的人们所奠定根基的国家会是什么样子呢?下一任总统会指定几位最高法院的法官,(现有的八位法官中的三位已经70岁以上了),所以这一次选举会深深地影响到未来的几代人。

这是为什么今年秋天我们需要付出心血去检验那两个竞争这个问题丛生的国家最高行政职位的参选人在这些重要议题上的姿态:

他们会尽心尽力保护那些未出生的婴儿吗? 会为宪法所保证的宗教信仰自由而奋斗吗? 他们会全力支持那些有信仰的人按照他们的信仰而生活吗?

他们会保卫那些我们国家的被伊斯兰恐怖主义者以他们神明的名屠杀的我们的无辜国民吗? 他们会直接称呼那些人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者吗? 他们会强壮美利坚合众国的军队,使这支军队成为自由世界的保护者吗?

他们会保卫以圣经为根基的一男一女的婚姻的纯洁性吗?他们会保卫传统家庭吗?他们会忽略圣经所倡导的诚实辛勤的工作,并带领我们继续在社会主义的不负责任的道路上走下去呢还是恢复我们从建国之初就拥有的朝气蓬勃的创业和实干品质呢?

他们会任命尊守捍卫宪法的最高法院法官吗?会任命那些不以颓废思想和挑战宗教信仰自由的“自由派”政治议程来诠释法律的法官吗?

同样重要的是检验州和地方选举的参选人的政策理念,查验他们在重要的道德问题上的立场并且投票给那些符合圣经价值观的人。我们需要做好我们自己的家庭作业,选择出那些能够代表我们的人。

到了11月8号的时候去行使你的投票权。将近3000万的福音派基督徒在上一次的选举中没有投票,今年的11月我们不能再重复这样的错误。

撒母耳 · 亚当斯,签署独立宣言的开国先贤之一,曾经提醒过我们公民投票是一个重要的责任:“要让每一个公民都知道,当他投票的那一刻,他不是推荐或者褒扬一个参选人,从而取悦于他,至少他并不应当这样打算。他之所以来投票是要履行人类社会中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托,即表明在上帝和国家面前自己是值得信赖的。”

“决定美国之旅”的途中我访问了各个州的首府,非常明显地,美国大众知道我们的国家陷入了各种麻烦,他们数以千计地来参加聚会,因为他们爱这个国家,并且愿意为这个国家向神祈祷。

人们肩并肩地站在一起向上帝承认自己的罪,并且祈求上帝医治这地。我相信神垂听了人们心中的呼求,并且给予我们时间再一次回转归向全能上帝,让他在我们的中间复兴他的公义。

从始至终我都表明我不为任何一个参选者背书,我既不对民主党抱有希望,也不对共和党抱有希望,我的希望在于全能上帝。他可以使人的心回转,所以我们可以从心里说“公义使邦国高举。”(箴言14章34节)。 虽然我们相信上帝,但是我们自己的一次负责任的投票可以使我们在地上传扬福音的时间变得更长一些。

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中,我们见证了举国的属灵复兴,就像大复兴的年代那样。我相信这样的复兴还会发生,因为我相信上帝对那些在他的面前真正悔改的人满有怜悯,满有恩慈。

圣经说“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章34节)。由于长期的,自愿的反叛的罪而导致的美国堕落是可羞耻的。没有上帝的帮助我们不会成为“世上的光,造在山上的城”。(马太福音5章4节)。

我愿上帝祝福美国,但是上帝的祝福只会发生在离弃罪,并且寻求上帝的公义的国度上,这是我看到的美国的异像,并且我希望这样的异像可以再一次地传承到我们的子孙后代。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