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失踪”: 对于著名人权律师的关押使中国的未来打上问号

泰伦斯 海乐迪

我的朋友李和平在2015年7月19号就被“失踪”了。 作为一名行动派基督徒, 李和平被中国的安全机构逮捕关押, 无论他的妻子和孩子, 还是他指定辩护律师以及关心他安危的外交人员们, 都已经有365 天没有见到他了。

在中国的极为不光彩的针对数百人权律师的“709”镇压的第一波行动中, 李和平被逮捕并已被隔离关押1年之久。 在他身边的, 唯有一伙24小时轮班的监视者,他总是被无休止的审讯所折磨。 根据长期对这些被失踪律师状态的跟踪观察, 他有很大的可能被有目的地在心理和生理上的进行摧残。

谁是李和平? 他的遭遇是如何告诉我们中国的未来前景的?

他的对弱者强有力的保护的热情, 来自于李和平早年在人口稠密的河南省的生活。他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 作为一名财经律师,他在1997年开始了他的律师生涯。 随后他搬到北京并迅速把国际律师事务所办成中国多数直言不讳的人权律师从事他们人权事业的大本营。

像他的人权律师同行一样, 李和平高调参与环境污染的案件, 随后为盲人律师陈光诚律师辩护而引人注目。他深深地卷入许多民众与政府高度对立的的财产和土地纠纷以及许多涉及宗教信仰自由的案件, 对于充满争议的收到政府残酷迫害的法轮功追随者案件的辩护, 把辩护律师也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最近几年, 他从“前线”撤了下来, 领导着一场反对中国司法系统酷刑折磨的斗争。 他管理着一些执行联合国标准的工作室, 定义何为酷刑折磨以及如何限制和约束之。

和其他一些顶尖的中国人权律师们一起, 李和平在白宫受到乔治 W. 布什总统的接见。并在媒体与国际人权组织中获得国际声望。

现在, 他被关进了一间狭小的牢房里。

广受国际赞誉的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曾经告诉我, 中国已经变成了靠制造恐怖来进行统治的警察国家。 那些想自由表达思想的人被无情的打压。 民众变得像奴隶一样。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 是李和平关于他的基督教信仰, 中国的法制系统以及中国未来的观点。

作为一名基督徒, 李非常虔诚地相信众生平等。 “依据信仰, 每一个人都是罪人”, 他说, “不论你是一位普通人还是一位总统”。 然而由于“每一个罪人都源于上帝的创造,按上帝本身的样子, 所有的罪人都有应该得到尊严和被保护的权利”

在一个由于财产,家园和土地被掠夺而怨声载道的国度里, 李和平深深被大卫王那个备受指责的故事而打动,他从一个穷人手里夺取了一个小小的葡萄园,放入他极为富足的家业里。

像马丁路德金 , 他充满激情的响应圣经的召唤“要爱仁慈,做正义,谦卑地与你的主同行”。 爱与宽恕是至高无上的。 他曾经表示基督徒甚至应该宽恕那些参与迫害他们的人。

并且对于所有的中国人,他坚信, 应该有信仰的自由, 有信与不信的自由。 政治和宗教应该分离。 任何政府无权指定特定的信仰不合法。

李和平的宗教信仰直接影响到他看待和思考中国司法系统的问题的角度, 基督徒总是需要问, 不仅仅是合法与否, 这件事正义吗? “上帝指引我们去理解这个世界的公平和正义,”他说。

一个正义的系统需要尊重宪法和权力分立。 她需要确保罗斯福总统描述的四大自由:即,免于恐惧的自由;敬拜的自由;不虞匮乏的自由;言论和表达的自由。

正义, 他坚信, 要求法律保护财产权利。

李和平希望在中国的犯罪审理系统发生大的变化, 刑讯逼供必须停止 , “敏感”案件审理不应该被党委越权干涉, 被关押者应能见到他选择的律师。 任何人在法律面前应该平等-这一点应该被法律保护- 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他说, 一个法治社会的基本原则。

李和平热爱中国和她 的人民, 他理想的中国应该以爱代替冲突, 法治精神代替专制, 宽容代替残酷镇压, 正义的法律代替威权政治。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代替不平。

他面对恐惧诉说爱,面对权力诉说事实,尊重每一个公民的痛苦和信仰,希望他们免于压迫。

基督徒,和所有的中国人一样,应该耐心而心平气和地为一个尊重普世价值的社会而奋斗,而普世价值是为联合国和所有的法制社会所倡导的。

如果这些信念让他比本拉登还危险,就像他曾经说的那样,这说明中国距离那些被国际法和国际人权公约确立的价值还很遥远。

现在是释放李和平和他的同道们的时候了。

现在是中国共产党从暴力和恐惧, 酷刑折磨和悄悄绑架的行为中回头,遵循李和平倡导正义和平等,和平和宽恕,守宪和法制的时候了。

泰伦斯 海乐迪 是美国律师协会研究教授,他与刘士达一起撰写了即将出版的《中国刑事辩护律师们的政治》一书。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