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拆十字架与当前中国的合法性危机

邢福增

强拆.强权

  浙江省经过两年多以来强势推展的强拆十字架运动,期间受到省内基督教及天主教界人士以各种方式表达异议,甚至部份人士更进行维权抗争,令政教双方的关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与低谷。1同时,事件更罕有地引起国际及境外媒体及教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甚至部份鲜有批评中国政府人士也表达忧虑,并以各种人脉关係向北京反映问题的严重性。2然而,不论体制内的反映与陈述,还是体制外的反对与抗争,最终也无法叫停强拆运动。抑有进者,反拆的相关代表性人物,更遭到当局报复性的打击。省当局种种手段,旨在说明其大权在握、目中无民的傲慢;并以其自持无法撼动的权力,启动各种机制,不惜一切代价,将所有反对力量全面打压。这种傲慢与粗暴,充份暴露了统治者恣意践踏宗教自由及基本人权的面目,如此恶行,不仅令人髮指,更教人感到心寒。

  迄今,省内逾二千所教堂的十字架已被拆下,温州更成为其中的重灾区。部份地区,更制订新一轮的「拆除涉宗违法建筑专项行动」,令人忧虑,当局再以拆违为名,拆十为实,目的是彻底将拆十行动贯彻下去。此举再次以实际行动,粉碎过去再三流播,中央下令浙江停止有关行动,甚至有省内负责官员将问责下台的传言。

  事态的发展是,拆十行动愈难愈拆,并且连番针对行动,先后将各地反对拆十的牧师、传道拘留(部份获释,也有被重判十四年),更有协助温州百多所教堂进行法律维权的基督徒维权律师张凯被当局扣留(后来张凯在电视上「被认罪」后,于三月廿三日传出已获释回到内蒙古家中),甚至浙江省基督教协会会长、杭州基督教崇一堂京主任顾约瑟牧师在一月下旬被当局拘控,以「挪用资金」的经济罪名刑检(期间又被禠夺崇一堂主任牧师及省基协会长职务),引起广泛关注。种种迹象说明,任何反对强拆的行动,不论是体制内或外,均不被容忍,其中关键性的代表人物,更会成为斗争对象,以其他罪名予以打击。

法律维权的失效

  其实,张凯律师及顾约瑟牧师的遭遇,更无情地说明,公权在毫无约束下任意罔为,表面上是将反对异见压下,实际上却是将「法律」及「体制」两个现时唯一能抒解社会矛盾,发挥一点作用的机制,予以彻底的否定及打击。这种合法性的崩解的社会后果是甚么?当局的短视,事实上长远地将承受更大的政治及社会代价。

  张凯律师被当局抹黑为勾络境外势力,为名利而策动信众与政府对抗,企图迴避,甚至否定了法律维权行动的根基,就是中国宪法及法律赋予的公民权益。张凯律师团编订的《十架维权手册》内,明确指出当局要求教堂自拆或强拆十字架,根本就是违反现行宪法、宗教事务条例、刑法及行政强制法的行为。教会在行政强制执行程序中,作为当事人(被执行人)有法律赋予的陈述及申辩权,并可申请行政复议、要求相关部门公开信息,向监察部门举报、申诉有关人员的违法行为,申请国家赔偿,以及申请游行示威等权利。这完全是在现时中国法律体制内合理合情的行为,所有法律行为,在在彰显中国标榜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的成就。

  然而,当局却完全无视此等合法举动,并粗暴地践踏法律,将张凯律师拘留,藉此瓦解法律维权的威胁。无疑,张凯律师「被认罪」了,法律行为被扭曲为个人的名利操作,官方媒体全面配合作出的控诉,表面上将法律维权行动打跨了。但弔诡地,这更说明强权无法直面法律的虚怯,只能运用仅有的公权,以瓦解法律的手段自保。当法律失去其效力,成为当权者随意玩弄与操纵的工具时,公义无法彰显,社会矛盾失去合理调解的机制,最终赔上的,是统治者的合法性。

  如果张凯律师的遭遇乃说明了法律维权在中国的命运的话,那么,顾约瑟牧师的情况,更暴露了健康建制力量的困局。

健康体制力量的失效

  笔者曾在另文3指出,顾牧师一直以建制教会领袖身份,表达对强拆行动的忧虑,并试图将有关问题循各种渠道上陈反映,希望能在既有程序下,纠正强拆行动对政教关係带来的伤害。不过,由于他在二○一五年七月十日,以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名义向省民宗委发表公开信,形容强拆十字架令「我会承担的『桥樑』作用已无发挥和存在的意义」,并称「我会负责人多次到贵会登门要求或电话要求停止强拆行为无果」,考虑到「党和政府的形象在国内外造成空前的损害与破坏」,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被「公然践踏」,故强烈呼吁省民宗委「请在尊重宪法,法律的前提外,从宗教的特殊性複杂性角度考虑,立即停止此类撕裂党群关係的拆除十字架的谬行」。

  不过,由于顾牧师在建制教会内的地位,如此公然站在省委的对立面,此举令他马上受到政治压力,要求其承认过犯,并收回公开信。有关当局更进一步针对崇一堂展开全面查帐,企图搜集罪证作进一步整顿。种种迹象显示,敢为教会争取权益而表达异议的领袖,极可能不容于省领导,也成为被清算的对象。顾约瑟牧师因着其地位及反拆立场,已成为坚决拆十的当权者务必整治的对象。

  拆十运动开展以来,省内建制基督教团体(即两会:基协及三自会)的合法性,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由于两会在体制上依附党国建制,其权力的合法性源自官方,故贯彻执行宗教政策成为其工作重点。在官方政策着重团结的时候,两会有较大空间拓展其教务职能,藉此建立其民间合法性;但当官方政策方向出现逆转,以斗争取代团结的时候,两会的「官方」职能便只能向政治屈服。拆十运动期间,省各级两会顺服取态,结果却使两会在信徒心中形象彻底崩溃。省内各地信徒强烈不满「两会」体制未能为教会权益发声,萌生离心倾向,甚至原有地方两会牧者也有「去三自化」的倾向。此举根本地动摇甚至瓦解基层(县、市)两会体制。

  顾约瑟牧师敢于为教会争取权益而表达异议,结果却受到政治清算,意味着当局绝不容许爱国宗教团体领袖在重大问题上持不同立场。而顾牧师被捕后,省基督教两会及杭州基督教两会率先表示支持政府,并谴责顾牧师,此举进一步暴露建制教会对政权的依附。建制基督教团体的「政治」角色,在此次事件中全面压倒其「民间」性。当局逞一时之快,以为拆十能建立及强化其意识形态工程,实际上却自行拆毁建制基督教团体仅有的自主与民间性,并牺牲了其中的健康力量。

合理机制失效与合法性危机

  强拆十字架运动,完全将强权势的粗暴呈现出来,事件对中国政教关係,带来极严峻的考验与挑战。

  省当局以「拆违」为名,要将十字架从浙江省的公共空间除下,从政策的制定、动员手段到落实执行等过程中,均存在着许多值得非议的地方。其中公权以执法之举,不仅违法,甚至践踏法律,严重破坏政教关係,真的是为了依法拆除违法宗教建筑吗?最终付上多少经济、社会及政治代价?这绝对是考察当前中国公共政策及社会问题的畸型现象中,一起重要的桉例。

  为了全面及贯彻拆十,当局将法律维权及健康体制力量,均予以无情的摧毁。法律维权及健康体制力量的失效,实际上是将现时能够调解社会对立及矛盾,伸张公义的合理机制,亲自由公权予以打碎。现存社会存在着各种矛盾,既无法藉合理机制予以纾解,而公权的专横造成的深远后果,就是政权的合法性自我崩溃。一个陷入合法性危机的政治体制,捨合理机制而拥抱权力,也许能压下问题于一时,但却是为日后的全面危机,累积更大的爆炸能量。

  今天,号称依法治国的法制社会下,竟持一省之公权,以拆违为名来掩饰违法拆十字架;以维护法律尊严为名,却摧毁法律;置健康体制力量的谏言于不顾,斗争取代团结,扭曲及干预宗教团体的自主。敢问:中国真的在进步吗?

后记

  本文表达的信息是教人痛心的,法律维权失效及体制健康力量失效的困局,并不是单一(拆十)或个别(只在浙江)问题,而是普遍呈现当今中国政治及社会(甚至香港)。近日中国及香港发生的种种事,令我想起中国神学家赵紫宸在一九五○年七月,形容自己「事情多,心情劣」,「心劳力薄,人生草草」。他感受到在政治强势下,中国教会的改革路不易走下去,「大概话已说尽,此后我不必再写关于中国基督教教会改革的理论文字了。心劳力拙,忧思忡忡,从今以后,必须束身随主,服从上帝的圣命,以终我的馀年」。

  坦白说,本文的构想早于个多月前萌生,但想起张凯律师及顾约瑟牧师,以及其他被囚及被打压者的遭遇,一直提不起劲。作为香港较早并且较积极关注拆十字架的基督徒,两年来走过的路并不容易。想起曾访谈的温州同工,站在被强拆的十架面前,唯一的动力就是要为真相发声,抗衡官方的谎言与歪理。今天,强权打压的姿态仍然持续,是否代表付出的一切均是徒然?很能代入赵紫宸那种「事情多,心情劣」、「心劳力薄,人生草草」、「心劳力拙,忧思忡忡」的感慨之中,于是也没有动力再写有关的文字……

  不过,最近在预备关于「被掳到巴比伦」的讲座时,却再次想起,我们很可能在一段颇长的日子裡,要活于类似「被掳」的经验与状态之中。面对帝国权势,何时才是归回之日?怎样持守得释放的盼望?今天是基督受难日,主耶稣走上被弃绝之路,背起十字架,经验被上主「离弃」的绝大孤独与痛苦。受死、埋葬、降至阴间,这段时间,也是门徒活在迷失、绝望,没有方向的黑暗日子之中。直至基督从死裡复活,胜过死亡与罪恶权势,宣告终末的盼望。

  我想起吴耀宗在《没有人看见过上帝》裡的一段话:「祈祷可以给我们光明,但不一定是完全的光明,也不一定是马上可以得到的光明,但光明是必定会来到的。无论我们觉得我们面前是如何地黑暗,我们的问题是多么地困难,只要我们对着真理的大海,恳切地祈求,我们就必定能够得到我们所需要的光明。有的时候,我们所能得到的只是照亮眼前的光明,但是我们走了一步,又有另一步的光明。两千年来,有无数的基督徒都可以作一个见证,证明祈祷就是光明。」

  活在此时此地,让我们回到昔日基督曾被弃绝,那高悬的十字架前,向上主祷告,赐予我们勇气、信心、力量,还有盼望。在黑暗中踏出一步,我们的一步,就能带来光明。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没有胜过光。」(约一5,《和合本修订版》)

(写于二○一六年三月廿五日,圣週.受难日)

编按:本文原载于作者Facebook,蒙允准转载。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6.03.25)

1. 邢福增:〈再思强拆十字架〉,《香港中文大学基督教研究中心暨基督教中国宗教文化研究社通讯》,期25至26(2015年11月),页1至5。http://csccrc.org/newsletter/34/141.pdf。另详参邢福增:〈拆十字架的政治──浙江「三改一拆」运动的宗教-政治分析〉,《道风:基督教文化评论》,期44(2016年春),页17至61。
2. 容永祺:〈公共外交与三改一拆〉,东网,2014年10月12日,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41012/bkncn-20141012000316148-1012_05411_001.html;〈再论浙江省拆十字架〉,东网,2015年8月12日。http://hk.on.cc/cn/bkn/cnt/commentary/20150812/bkncn-20150812000313422-0812_05411_001.html。〈容永祺引述京官:国家宗教政策没变〉,《时代论坛》,2015年9月20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1155&Pid=2&Version=1464&Cid=944&Charset=big5_hkscs。〈大主教强烈要求中央正视浙江强拆十字架〉,《教声》,期2057(2015年8月9日)。http://echo.hkskh.org/issue.aspx?lang=2&id=1235。〈十二教牧信徒晤中联办,关注拆十架及顾约瑟桉〉,《时代论坛》,2016年2月2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92925&Pid=1&Version=0&Cid=837&Charset=big5_hkscs
3. 邢福增:〈拆十风暴中的顾约瑟牧师〉,端,2016年2月3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0203-opinion-yingfuktsang-cross

转自香港时代论坛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