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公义的爱只能为纳粹神学铺路 ——评《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一文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最近,一篇署名“淡淡”,自称是神学博士所写的文章《从张凯在电视"认罪"看中国教会的十字路口》(以下简称《从》)引起中国教会信徒们的热议。且不说该文一开始就露出的学术硬伤(将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与美国改革宗牧师凯伯尔R.B.Kuiper混为一谈)表明神学博士只是一个谎言而已,单单该文的观点也逻辑混乱、混淆是非、悖逆常识,无非是多年来中国教会内外攻击基督徒公义人士的各种观点的大杂烩,也很明显是为习近平上任以来用基督教中国化建立国家教会在做神学预备。



《从》一文要表达的神学观点,一是教会论上认为教会只是平等与仁爱的团体,不能成为与世界对抗、甚至采取属世界的法律手段与国家政府抗争的团体,这其实就否定了教会是“山巅之城”“光与盐”的圣经教导;二是在基督徒世界观上采取所谓的“圣俗”两分世界观,认为基督徒不属这世界,上帝的国是属灵国度,基督徒不应关心世界,尤其不应该谈人权、法治等政治,但这与耶稣教导“差他们到世上”(约翰福音17:18)和“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相违背;第三就是以无原则的爱代替上帝的公义,宽宥罪恶、纵容邪恶,却把这种无公义的爱当做神的属性,甚至当做得救的标志(因爱称义),这种错谬的神论和救恩论至今还影响着海内外华人教会。


就教会论而言,《从》文一开始就指责中国教会由于接受了新加尔主义和赵天恩牧师的三化异象而采取一种与国家政府对抗的态度,尤其在拆十字架运动中,众多温州教会用法律维权,“对异己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抗心理”。《从》认为“教会以一种新的存在模式向世人展示耶稣救赎所带给人的新关系:平等,自由和仁爱。。。。。。所以教会的本质首先不是去与错误的观点争战,而是活出了弃绝不公平不自由的的见证”。显然,该文的意思就是中国教会在拆十字架运动中不该进行法律维权,不应该对抗政府和社会,而应该对“拆十”息事宁人甚至积极配合,不仅与当下中国社会相适应,还应该贯彻落实国家政府的一切政策。可见,作者无非是在宣传中共 “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政策,也无非在宣传“基督教中国化三要素”(官方宗教学者卓新平),即:“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



然而圣经教导我们教会是被神呼召出来、分别为圣的群体,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教会的圣洁性、属神性决定了教会必然要与这个罪恶的世界区别开来,“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9),教会无法跟这个腐败罪恶的世界苟合、无法与其相适应。同时,教会是耶和华的军队,是在这个世界上做见证的“山巅之城”、是光是盐。正如约翰加尔文当年在日内瓦洁净教会、让不道德的人禁用圣餐,使当时的教会不仅成为日内瓦而且成为整个北欧美好的见证、成为改变中古文明步入现代世界的精神源泉一样,如今中国的家庭教会也要在上帝的心意里成为点亮黑暗的明灯、成为引领社区和国家的灯塔。



而就抵制强拆十字架而言,教会毫无与政府主动对抗的动机,而完全是政府在逼迫教会、危害正常信仰生活下,教会不得不维护信仰权利、挽回教会的损失和迫害的本能反应而已。将这些维护正常信仰生活的举动污蔑为与政府和社会对抗,的确是血口喷人、恶人先告状。



就基督徒世界观而言,受柏拉图、诺斯替和某些基要派神学影响,中国教会一直存在圣俗两分、属灵与属世、灵与肉、祷告与行动等截然对立的问题。其实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神人一体,本身就是对身体、对世界、对行动的肯定。而那些凡事只强调单单祷告不做任何行动、动辄把法律维权、人权抗争、民主政治等斥责为不属灵、属世界的手段的人,实际上就是在否定耶稣基督的全然人性、否定整个世界和人类的文明成果。正如约翰2:7:“因为世上有很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基督徒不仅要有天国的盼望,也要有大地的实践:“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主祷文里强调神对大地的关照,而且要信徒将神公义、圣洁的旨意行在地上。约翰福音17:15-18:“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可见,基督徒不属世,但不离开这个世界,神还要差我们到这个世界,活出神的使命和旨意。



有了符合圣经的世界观,我们就知道了基督徒运用同是人类文明结晶的科学、艺术、法律、政治等等并不是不属灵,而是通过它们达到信仰的目的。例如这次温州教会通过法律维权的手段,就是要达到维护教会正常信仰生活的目的。基督徒在人权、自由、民主等领域作见证,也是荣神益人、祝福国家和民族的美好举动。雅各书2:17:“这样,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除了祷告,我们更需要通过行为,将对上帝的信心和圣洁公义的旨意在这个世界上践行出来。



就神的属性而言,海内外华人教会经常以无原则的爱掩盖上帝的公义,正如《从》一文中,爱成为纵容邪恶的借口、爱成为打击伸张正义人士的旗号、爱成为不抗争不见证公义的说辞。他们只讲爱、祝福和宽恕,不讲公义、审判和人的罪,动辄就对罪恶进行原谅和超脱。对逼迫教会的恶行装聋作哑、对十字架的维权和抗争污蔑为没有宽恕心。实际上他们爱的仅仅是对加害者、宽恕也仅仅对恶人,而对善良正义者反而从不宽容、污蔑斥责。



众所周知,基督教里的上帝是三位一体(Trinity)的神,三位一体的神不仅有慈爱和宽恕,更重要的是有公义、审判、对邪恶绝不宽恕的属性。圣经说,神是忌邪的神;神断不会以有罪为无罪。神必然审判罪恶,就是在今世没有审判,在末世的最后审判中,也会审判罪恶和罪人。亚伯拉罕曾说“审判全地的主不行公义吗?”(创世记18:25)申命记32:4:“他所行的无不公平”。诗篇96:13:“因为他来了,他来要审判全地。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他的信实审判万民”。



圣子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他主要体现神牺牲、爱、怜悯的属性,但耶稣基督宽恕、怜悯的背后,其实是父神永恒的审判和义怒;是父神差遣耶稣基督履行神的公义审判,完成了对人类审判的程序正义;耶稣基督为什么非得要上十字架、非得要牺牲,原因就是不经审判和惩罚,罪就不得赦免。希伯来书9:22:“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12:31说到:“现在这世界受审判,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耶稣基督愤怒地洁净圣殿、耶稣基督在世间要尽诸般的义、耶稣基督要在末世审判世人,这一切都彰显了神的公义的属性。作为基督徒,我们在感受神的爱的同时,更应该明白爱的前提,就是神的公义和审判,对待诸如拆十字架、迫害家庭教会等恶行,对待抹杀人权和倒行逆施的独裁政权,以神的公义进行谴责和控告,也完全符合圣经的教导



凡是与邪恶妥协者,都会只讲爱而不讲神的公义。三自神学头头丁光训就是一个不喜欢公义只喜欢爱的唯爱主义者,他在书中多次咒骂《旧约》中的耶和华上帝是暴君、是动辄杀人的魔鬼等等,丁光训创立了一套名为“因爱称义”的神学,最后发展到只要对他人有爱心,雷锋、焦裕禄都可以得救的地步。三自神学就是抛弃公义和审判之后的必然恶果。而《从》一文的本质,实际上在接续丁光训的唯爱神学并抹杀中国教会的公义追求。



根据《希特勒的十字架 Hitler's Cross》一书,德国纳粹时代成立了国家教会并产生了一套纳粹神学,其中与目前中国极其类似的就是:十字架必须从所有教会、大教堂和小礼拜堂拿走,取而代之的是万字旗;神职人员服务于国家的政治首脑;上帝与国家实际上已成为一体,成为一名好的基督徒包含有成为一个合格的德意志民族主义者的内容;基督徒认为应该退出文化战场,只是要单纯地“传扬福音”,并置身于政治之外。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1:9)。《从》一文披着花哨的所谓神学外衣,实际上在兜售中国特色的纳粹神学,《从》一文在教会论、世界观及神的属性上的违背圣经、错误百出,注定它只能成为中国教会信徒们所唾弃的废品和笑料。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