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约瑟事件解析

作者:温州牧师 L, 2016年1月30日


日前,浙江当局透过其控制的杭州 “两会 ” (三自爱国会和基督教协会 ),未经杭州崇一堂( Chong-yi Church)的许可,越权解除该堂主任牧师顾约瑟的牧职。 1月 27日又将他带走,实施指定住所监视居住。顾目前已处于失踪状态,她的妻子周莲美师母一度下落不明,据信已回来。他们的家遭到搜查,这被视为是迈向刑事化处置的迹象。此事近日在中国基督教界引起轰动。
去年七月,顾约瑟担任会长的 “浙江基督教协会 ”发表措辞强硬的公开信,反对在浙江强拆十字架。他的拘禁被认为是对他不与政府合作的报复和惩罚。


顾约瑟(Gu Yuese, or Joseph Gu )浙江上虞人,成长在一个基督教家庭,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分别在浙江神学院和南京金陵神学院接受神学训练,师从多位经历过政治浩劫又得以存活过来的知名神学讲师,这是他服侍教会生涯的重要起点。


顾约瑟牧养的崇一堂是晚清时期规模最大的传教差会( missionary society)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在中国建立的第一所教堂, 1902年在杭州清泰街 77号落成,它的创立人是戴德生( James Hudson Taylor,1832 -1905 )。中共建政后,为减少教堂聚会,实行了教派合并,该堂于 1958年与其他宗派被迫实行联合礼拜,崇一堂被改为铁路材料仓库及铁路医院。


随着杭州基督教的快速发展, 2000年,杭州市政府同意易地复建崇一堂。 2003年,经顾约瑟的努力,信徒乐捐四千万人民币,经过为时二年的建造,该堂落成。在顾约瑟夫妇和他的团队精心建造下,短短的十多年时间,该教会增长成为中国最具规模的福音派巨型教会,主日聚会人数可高达五千人。崇一堂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华人教会。


十年来,崇一堂一直是官方用于对外宣扬中国宗教自由的 招牌教会。顾约瑟因此活跃于国际和国内的各类场合,经常随同中共统战官员、宗教司领导接待外宾,与北美葛培理布道团( 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 or BGEA)也有交往。


顾约瑟是中国官方教会体系中福音派信仰的代表性人物,接近他的人都知道他虽顾及 “两会 ”工作,但重点在教会牧养。中国的神职人员尽管不可避免地身处政教关系的夹缝中,但他似乎一直能取得平衡。他的讲道具浙江传道人取一个题目,又分几个小题的结构特点,通俗易懂,广受信众欢迎;有时也略带有五旬节运动的兴奋风格。


顾约瑟还具虔诚主义(Pietism)的某些信仰元素。他对团队的要求较为严格,甚至不能容忍其团队事工者染发。这可能与浙江一带一脉相承的灵修传统有关,认为染发是俗世的表现,必须加以避免。


正因为如此,相比同在半官方性质 “两会 ”内兼职的同僚,顾约瑟更受到浙江地方教会的欢迎。一年四季,他经常受邀在各地教会带领聚会,主持圣职按立(圣职任命仪式 ),他的信仰地位在浙江官方教会举足轻重,这也引起同僚的嫉妒,然而后者望尘莫及。他在 “两会 ”中的同僚充当了当局的 “马前炮 ”,参与了对顾的排挤和压迫。


顾约瑟牧师和他领导的基督教协会一直起着调和政教紧张关系的作用。顾牧师乐于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将基层基督徒的心声向宗教部门做出反映,这是政教双方的协作渠道,也是历届政府和基督教团体获得认可互动的一部分,尽管二者的权利分配并不对称。本届政府却切断了这种互动关系,这意味常态沟通渠道的彻底消失。


这样一位原本受到官方和基层教会双重爱戴、甚至在海外基督教团体均拥有良好威望的牧者,突然遭到解职和拘禁,最直接的原因是顾牧师在过去二年抵触了浙江共产党领导人的意志。自浙江省书记夏宝龙发起持续二年的拆十字架运动以来,已经拆掉1500个左右的十字架。顾约瑟身为省基督教协会会长,以协会名义发布措词强烈的公开声明,反对政府强拆十字架。


在这份浙江省基督教协会反拆十架声明发布后不久,顾约瑟的个人账务受到调查,但当局没有抓到任何把柄。但是当局显然不肯罢休。


2016年 1月开始,浙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拆十字架运动,已有超过二十个教堂十字架被拆。在这新一轮拆十字架运动开始时,政府不顾程序,蛮横撤销他的职务并将他隔离拘禁,以震慑和警示浙江基督教教牧人员。


相比较于顾约瑟所领导的基督教协会,浙江基督教三自爱国会则完全受另一个人的控制,并早就表示拥护政府的行动。省爱国会和基督教协会的二位领导意见分歧明显。对此,顾约瑟曾经表示,他宁愿冒生命之危,也不愿意在拆十字架这方面作妥协,他会将这一立场坚持到底。


在当前社会关系紧张的氛围下,中国社会正经历颇为严酷的政治压抑。在浙江温州和金华,至今仍有七位基督徒因为反对拆十字架而被秘密羁押超过五个月,其中教牧六位,律师一位。在这样的处境下,顾约瑟拒绝配合拆十架而遭解职、抄家、羁押就不足为奇。


在刚传出顾约瑟被解职的消息时,崇一堂和顾约瑟夫妇都没有做好准备。他们曾发布一个 简短回应 ,大意是,寻求上帝对他们的指引,如果可能,将继续以不同的角色留在崇一堂服侍。但是,几天之后,顾约瑟就被拘禁了。


1月 29日,浙江杭州基督教 “两会 ”和浙江神学院官网刊登出 通告 ,说顾约瑟牧师 “因涉嫌挪用资金罪等经济问题正在协助相关部门调查 ”。看来中国当局早已设计好构陷顾牧师的 “蓝图 ”。


他的朋友南京金陵神学院院长 陈逸鲁牧师 在得知顾约瑟被强行剥夺在崇一堂的牧职时,发表了感概之词,委屈之余,质疑中国教会的教制。他说: “一个省的基督教协会会长,可以如此简单地被强行免得主任牧师职务,我们中国教会是什么样的教会体制呢?中国教会到底有没有 ‘自我 ’,基督教两会将来的命运会如何? ”


顾的牧职被夺,也引起湖南基督教 “两会 ”领导陈郅牧师的强烈不满。他在 “谁是杭州教会的犹大”一文中,质疑这次对顾的解职违背了 “中国基督教规章 ”,并认为杭州 “两会 ”中勾结教外势力、出卖顾约瑟的人是二千年前出卖耶稣者犹大的现代翻版。


浙江教牧人员和基督徒则对顾的遭遇深表同情,对当局操纵基督教 “两会 ”并采取先斩后奏、违背原则的野蛮做法表示失望和愤慨,迫切希望切断与 “两会 ”的关系,与宗教统战部门一刀二断。


顾约瑟所在的崇一堂顶住多方压力,迟迟拒收杭州 “两会 ”的免职通知书。崇一堂希望教界不要转发这份解除顾牧的公文,因此事未经合法程序,未经崇一堂堂委会讨论同意。但有关部门急着发出公文,以造成既成事实的假象。在没有达到预期任意罢免顾的目的时,干脆把他抓起来。


如果连顾约瑟这样清廉的牧者仅因反对拆十字架就成为官员的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可以预料,浙江基督教和基督徒未来将会面临更为严峻的考验。教会能够对顾牧师所提供的救援将会是有限的,他和他的家人将会不可避免地付出极高的代价。


在中国这个权力集中的国家,官方背景的牧师角色必然是尴尬的:顺应党,可能背离信仰;顺应信仰,可能背离党。坚持原则意味着两边不讨好。按照以往打压异见的一贯路径,如何对顾约瑟污名化,大家拭目以待。在一个没有独立媒体的国家,宣传机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