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小夥伴考拉「趙威」

高智晟




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新近不断有朋友转来他们各自眼里的坏消息,希望我予关注。 人权活动人士黄燕被捕、舒向新律师被捕、王实秋律师“被失踪〞,今天早上又得悉谢燕益、谢阳及赵威被捕。许多发来消息的朋友为哀伤和悲观攫住,以为反动当局已完全疯狂,完全丧失了人性。好似于反抗者,这是末日的临到。 许多人在问,中国究竟怎么了?我们的野蛮究竟还要走多远? 人类区域文明的形成大相径庭,缘起于人类早期的区域隔绝。当人类实现了区域间联系后发现有几样不谋而合的共同特征,规则即是其中最醒目的共同点。这现象证明,无论怎样的民族,都得有着公认且当共同遵守的规矩,对规矩的依崇是人类的天性特征之一。

这密集地抓捕律师暴行,不仅是对法治文明的野蛮反动,更是对人类天性的粗暴践踏。 我实在没有逐一予复的条件。我有数年里不与人类文字发生关系,总想在“再失踪〞前研究、思索些自己认为要紧的东西。一边是自己的时间实在紧张的不堪,一边是本身亦处在不自由中。我周围聚集的黑暗力量规模不在今天中国的任何个体之下。但这些不意味着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去麻木、去远离危险。只是,我对这疯狂抓捕有着与大家不大一致的看法。 对于目下疯狂的抓捕当全面地哲学地看读。中共恐怖组织“十八大〞结束后,一个狱警私下于我说“看不到一点希望,政治改革雷打不动〞。我听了却笑了。我告诉他:“这是个好消息,证明着他们坚定不移地奔突在死途上,满足着我们对他们下场的预期。

中国的改变有两种情形:一是我们和他们一道改;二是他们不改我们改〞。后来,我把这段文字写给了狱方。 不断的抓捕是反抗在进行着的有力证据。赵威等三人被黑帮“批捕”的消息使我的精神为之一振。这是恐怖组织的又一个失败。 所谓“指定监视居住〞,只是恐怖组织对中国良心犯们秘密囚禁的另一副面具,是魔鬼脸上挂着的人相。这种秘密囚禁极其野蛮残酷。这期间,酷刑或变相酷刑,精心策划的心理战过程等,手段无不用尽其极。即便是夜里睡觉,床边每旁站着一人“恶心你〞(士兵的话)。最无耻的是,上厕所都有三个人贴着身体站在你跟前,意在于让你心理造成摆不脱的压力态势。赵威不辱众望——她挺了过来。我们多了一位美丽的英雄,不可一世的恐怖组织败给了她。 

人类历史上,社会变革总是滞后,这也是人类数不清的灾难渊源。历史上,凡像样点的社会变革,总是伴随着流血和牺牲,尤以在中国。 秦之后,中国再未发生有实质意义的变革。短命的秦王朝事实上是定义了此后两千多年的中国——制度官僚化、社会层级化。所有后来为万人瞩目的社会运动目标就是“权力”——成了所有社会运动的核心。两千多年来,如此一个大国的政治在结构上不再发生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变化。政治被固化并模化为抢权和固权。进化的只是专制政治的更加精微、绵密和恶辣,1949年以后则更甚。 

今天,中国的极权专制政治已进入恶政的极巅阶段。是几千年皇权专制的变异种——它更坏。从一个简单的现象看,皇权专制时期,各级衙门口旁置“登闻鼓〞,大员出行则有“拦舆〞的规定。这些刚性的制度规矩,以使民情、民意于制度不至于完全阻绝。这是统治者还有着一点人理常识的证据。而今天,衙门口外游荡的是武警和秘密警察。新近连体制内也开始以“妄议中央〞之举来坝堵正常的言论舆情。不受监督的权力它会自己疯长——朝着终于灭亡的方向——这是历史无数次示教了的。 物极必反是人类的哲学经验之一。中国的极权专制进化到了人类坏政治的巅极时际,正是它要发生结构性变化的终极路径。 中国过去是没有历史发展而只有历史的恶循环。在拓通改朝换代的路上,堆满了骇人规模的骸骨。这成了中国历史最醒目的常识。

这一次的变革过程会是个例外。不仅变革的结果会是前所未有的,也包括它的过程。但牺牲还会有。 在拓通中国民主宪政的路上,满是我们先行者的血和泪。今天,恐怖的暴力绑架,骇人听闻的电击酷刑,背绝人伦的野蛮囚禁仍是这路上的主要“风景〞。但中国这轮变革的最后阶段,大规模的流血,大规模的残忍事件将不再成为主要因素。 专制者的不义、冷酷和反人性,与越来越多的人的清醒及人性良知发生越来越密集的冲突和终极的不能调和,将最终导致恶制度的终极崩亡。

赵威们的对苦难的担当,会引来越来越多的人对这种不义、冷酷及反人类恶行的瞩目,会使越来越多的人表里如一地抛弃这个恶政权,加入到反抗者的一方。 这一轮将要到来的变革并非全是中国固有历史恶循环的沿革。除纵向回观中国的历史辙迹外,当横向地看共产主义运动在世界其它国家里的兴亡规律。 上帝预定了共产主义现象在人世间一百年的生命期。即从共产主义邪灵于1917年附体人类实体政权始至2017年中共的最后崩亡(彼时中共把政68年。实际上,上帝将“68”这个数子就隐置在1949年这组数中以启示世人)。共产主义运动在全球范围的兴亡规律:一是政权的暴力取得;二是政权的暴力维持;三是终其存活期间绝不与自己的人民和平对话;四是没有一个共产党通过民主改革获得新生;五是全部亡于非暴力过程。

这个范式规律在其它共产党国家已经成为历史,在中国则还未最后结束。而这种运动规律是绝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赵威们的苦难承受并不偶然,至少,是她的父母辈们没能使这个表里如一美丽的女孩免于这种承受。六十六年里,这世间最庞大而总在创痛中苟活的民族中,没有任何人是无辜的。我们自己就是自己苦难的全部原因,我们整体对天道有着可怕的亏欠。若还有着走向好的巴望,那我们就必须偿还这种对天道触目惊心的亏欠。

赵威们的承受,是这种偿还的具体过程,这是必须的——除非我们大家真的就愿意沉默至死。 当局的凶残打压是他们还清醒着的证据。他们清楚,我们已不可同戴一天,他们更清楚不这样打压于他们的可怕局面。他们偶或间忘了脸上及手上沾满血污也只是在昂首挺肚向洋人撒钱而得受假喝彩时的事,面对已了然他们心肝颜色的国内人民,他们比谁都清楚自己是什么东西。 倒是我们中间有着许多的不清醒。一些朋友痛心疾首地问我:“难道习近平真的就不知道这些情况吗〞?恕我直言,这实在是糊涂的可以。那口气里显然对习近平的人性及智商还含着些信任的意思。同时也有着朋友们自己的善良,总以为但凡是正常人,不该对全人类瞩目下的凶残、冷酷及卑鄙这般心安理得,总不该对如此简单的是非不能分辩吧? 是的,对这种赤裸祼的、近乎荒诞的反人类犯罪暴行,习若知道,或竟是他布署的结果,那他就是一个昩却了灵性的坏种加骗子,而他不知道的概率是零。便是非由他所布署,但权力的失控及为恶吏私有化的现实已是有目共睹的了。 用权力实现冷酷的抢夺,再以权力为罪恶的压迫凶器而保卫抢夺的成果,将会是2017年前公权力运动的绝对模式。 中国的改变,邪恶制度的灭亡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

改善每个人的观念乃至人性则是个更加困难的过程。便是活跃在今天维权领域的许多人中亦不例外。我最近在一个绝大多数由圈内人组成的微信群里沉重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华夫人的一篇文字中据说有同情宁夏纵火者的意思而被骂得可以,那不同情的意志还高度一致。“垃圾文字〞、“混乱逻辑〞、“同情还判不判刑〞等等。一方面,尚在这部分人中都不能有宽容,不能维持言论及思想的自由。另一方面,同情本是感情和道义的范畴,与判刑并无有碍。

我前面说过,我们自己就是自己灾难的条件。许多人的说话好像并不与意识发生联系,跟群瞎起哄,有着深深的被洗脑及模化思想的印记而不自知。诸如,一些自认且公认的启蒙者的文章里,什么“解放战争〞、什么“建国以来〞,更有甚者口口声声“共和国、共和国〞的唤得跟亲老子似的,自己尚需启蒙,何以使人昭昭?病状思想俯拾即是。 前次于飞雄事件发声的文字里,仅在括弧内提到了对刘霞女士受迫害的同情,竟有不少人于我交涉起来,道理摆的万水千山,终于还是不同意我对她的同情,使人目瞪口呆的理由讲的壮怀激烈。这使人万思而无能解。这也正是无论被怎样的残忍压迫而大家总是悄悄的承受的所在——大家总自我隔膜着。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自由民主事业并不简单化为加入个认识同质的圈子混点自我满足的名声便是。当从实在地,有意识地改革自己的观念、认识、思想及行为模式开始,当具体地做些实事,当成与己身利益休戚关涉的事去做。 前阶段听说李玉凤大姐被黑帮构罪后连律师费都凑不齐,这是这个圈子国内外群体的不名誉事件——除非大家都不在乎。 实质性地做些具体而有益的事,在这样的作事中改变自己,改变了自己就是在改变着中国。 我的文字发出去颇不易,故把想说的话都含括于一篇文字里,混乱则不能免,请读者诸君见谅!




 2016年1月12日于陕北。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