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审判律师浦志强

东 网               2015-12-14

现在浦志强已被羁押快两年,不断审讯调查,罪名一变再变,近年来常见的寻衅滋事、非法经营、嫖娼吸毒都不适用,最终就是以七条微博认定的言论罪起诉。今天,也就是12月14日开庭审判。公开不敢奢求,惟愿公正审判。


421687943346384741
浦志强人高马大,口才极好,平时总是提着一个硕大的罐头瓶做的茶杯,里面乌泱泱泡着茶叶或胖大海一类的东西,和西服革履不大搭调。一旦坐定打开笔记本,显示器上一个满脸沧桑的老妇脸就刺入眼中,她的额头上写一个大大的“冤”字。这是社会学家于建嵘教授的一幅著名油画,被浦志强作为电脑桌面。
有冤就要帮伸。作为律师,他这些年不仅代理了许多房屋被强拆等财产权官司,还有非法拘禁、拦截上访等人身权官司,成为著名的维权律师。其实还有相当多的应该算是人权案件,比如由于调查汶川地震死难学生被下狱的谭作人案,给中南海讲过课的周叶中教授的剽窃案,以及艾未未的政商案。
当然最有影响的还是代理重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的劳动教养案。这个案件不仅最终获胜,而且在他一直以来的奔走呼吁,和法律、媒体、学界同道的一起推动下,通过该案最终促成了侵犯人权、违背法律的劳教制度的废除。
其实他代理过更多不知名的案子,一些还是免费代理。对于许多找上门来求助的底层百姓,由于各种压力不能代理的,他也尽可能给出建议、联系他人。食宿和钱财的救济总是有的,往往还伴随着无奈的叹息和难掩的泪水。
办案之余,浦志强也热心公共事务,喜欢公共表达,经常参加各种研讨活动,接受媒体采访。他获过不少奖项,上过国内外的许多影响力榜单。比较有名的是《南方人物周刊》的一次专访,封面是他的大幅照片,标题是“中坚浦志强”。过去称他社会中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满满的正能量”。
他做的最正能量的一件事,是几年前在网上实名举报周永康,而且有理有据有文采,一如他在法庭的辩护词。后来周永康落马,有些人认为他功不可没。其实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一是他的举报公开信当时很快就被删除,就像他之前许多被消除的博客、微博帐号一样。二是党内清理门户、官员选择性反腐,对于百姓来说,只有感激领会传达。都像他那么举报添乱,还要不要党的领导?
举报周永康在当时是有风险的,但要说风险有多大,洞察局势、熟悉政法的浦志强也是清楚的。这些年来,不管是被冠以死磕律师、人权律师,还是臭公知、带路党,他的大局观和分寸感都掌握的很好,从严律己、依法办事。
他被销号的微博签名是“体制外大佬,美丽岛律师”。尽管被不断监控骚扰,但他还是游刃有余,办案、研讨、出访,立端行正,不留把柄。时间长了和当差的还有了交情。有一年寒冬他凌晨出门,看见楼道里蜷缩着几个官人,心疼地说,这么多年的了解,我又不会跑,你们可以回去休息,或者进我家暖和暖和也行。
但他还是被抓了。去年五月在朋友家里,十几个人聊聊“六四”二十五周年的事。这样的聚会,以前私下是可以搞的,最近三年换了领导,就不行了。一起开会的人有的当天释放,有的一月后获释,而浦志强被抓后,却一直不放。当时一起聚会的土家野夫,去之前给家人交代好律师委托书,嘱咐万一回不来,就让去找浦志强。可别人有惊无险,而律师却身陷囹圄,令人唏嘘。
因为共同关注传媒,我和浦志强有些联系,三件事印象深刻。一次是个饭局,有人听说他随身带个大针筒,糖尿病严重时自己打胰岛素缓解。他说随身是带着药剂,但打针还是会去医院。自己打出问题了,是畏罪自杀,找同伴打,是非法行医。再说带个针筒被怀疑吸毒怎么办?
另一次是他代理的商人赵发琦和西安勘探院的探矿案,陕西省高级法院一审赵发琦胜,最高法院二审期间,省政府致函最高院,从维稳出发要求改判,同时以虚报注册资本罪,抓捕当事人。天则所专门为此案召开研讨会,许多学者、律师、记者参加。平时人气旺、爱发言的浦志强一言不发,只顾聆听记录。我问他为何如此低调,他说案情他清楚,请大家来就是听取意见的。
还有一次我举办媒体法的研讨会,中午安排浦志强等与会人员用餐,他约了几个兼职指导的政法大学研究生一起来讨论。本来会务组可以一起签单结账,可服务员告诉我,浦那桌他已经自己买单。
现在浦志强已被羁押快两年,不断审讯调查,罪名一变再变,近年来常见的寻衅滋事、非法经营、嫖娼吸毒都不适用,最终就是以七条微博认定的言论罪起诉。今天,也就是12月14日开庭审判。公开不敢奢求,惟愿公正审判。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