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李和平

林青        2015/12/21





李和平先生,维权律师团,法律人群,法治平台,民间社会。

警察某先生,七零九专案,政治组织,人治系统,党国天下。

从2005年到2014年,我见过李和平律师大约5次。事实上我们真正单独交流时间不超过2个小时。听说李和平律师、李和平(基督徒)弟兄被抓走,我心里非常难过,他那温和宽厚、谦谦君子的音容笑貌总是在脑海里闪现。

李和平是一个很专业的律师。

我一个不懂法律的人,当然没资格论断一个律师是否专业,是我自己人生的一点良知告诉我,李和平是我遇到最专业的律师。

2007年,李和平在法庭上为石家庄某法轮功学员法律辩护,辩护词题目是《宪法至上信仰无罪》,这是高智晟律师上书党国中央为法轮功作政治辩护后,最早公开的一份为法轮功无罪辩护的律师文书。

这几年,在政治案件中法律辩护技巧或者操作层面,有许多律师可能比李和平更精细更巧妙。在法律适用性、程序正当性、证据细节或者合法性等等方面“辩护老道”的法律人比比皆是,为何我偏偏要说李和平更专业呢?

20年前我被作为反革命犯逮捕入狱,因为算是读书人,在看守所里常常帮助那些杀人犯(很多人没钱请律师或者家人不给请律师)写一些辩护词或者法庭陈述一类东西,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深深的体会到杀人犯都可以辩护,更何况其他类犯人呢?

法轮功事件开始,没人愿意给法轮功者辩护,就像我们当年的反革命犯,没人愿意给辩护,李和平为法轮功当事人做无罪辩护,在中国当代律师界里,最早体现了法理中的人权和宪政两大核心价值,我个人生命几十年有一个体验,如果一个法律人离开当事人的人权和宪政权利去大谈什么法律专业,简直就是扯淡。法律不讲高调,但是讲底线,人权是底线。

记得所谓的法治四佬张思之老先生,谈到自己在做江青辩护人时候,在文革余尾的时代背景里,为了表达律师的在场,竟然在审判意见里写上了要求判处江青死刑的律师意见,我内心产生了一股悲哀,虽然我们可以用时代的局限,知识的有限,政治的无知等等掩盖老一代法律人的人权意识为零的缺憾,甚至可以想象张思之如果为江青做无罪辩护的话,可能他老人家的脑袋当时就搬家了,悲哀的是江青这个所谓的法盲都知道死死咬住毛主席是他的共犯,而当时的法律人却无视四人帮这几个倒霉鬼无非是更大集团和嫌犯的替罪羊而已的政治事实和历史现状。

不客气讲,如果张思之算是维权律师1.0版,李和平是维权律师5.0版,是中国目前最专业的律师,因为他为信仰者(王博)和政治犯(杨子立)做无罪辩护,体现了法律的核心价值,不仅超越了前辈,也为后来的法律人留下了正义的标杆。

李和平是一个很严谨的律师。

李和平在代理陕北民营油田案的过程中,对中国民营企业面临恶劣法治外在环境深有感慨,我本人因为在北京公民产权保护研究院兼职,自己对民企经营中被公权侵害也深有体验,一次与李和平谈到这个话题,李和平说:总是骂大街发怨言没意义,我们可以策划一个具体项目帮助民企老板维权。我提出了一个大而化之的行动计划,几乎没啥操作性和效果可谈,李和平却非常认真几乎是手把手的帮助我帮这个项目描述清晰,时间地点人物资金等等,项目流程细化到分钟。就是一个小学生,拿着这个计划去执行,也会让民营老板们体会到法律正义的美味。现在这个计划已经在实施,但愿这个法律援助计划在阻止2015年民营企业老板跳楼自杀潮中起到了一点效果。同样,在废除刑法死刑,规范中纪委双规制度等等方面,李和平都有一些非常严谨可操作的普法计划,他在用自己细致严肃的考量和行动,为中国社会法治平台的搭建付出努力。

李和平是一个有宽广胸怀的律师。

2010年,一个发了财商界朋友突然开始关心社会,一天下午,把一群朋友邀请到他公司大厦会议室里开了一个研讨会,研讨题目是《中国目前为何还有酷刑?》,参会几十号人里律师为主,还有教授、作家等等。记得有李和平律师、唐吉田律师、有张赞宁教授、有王全章律师、有董前勇律师、小段作家、金光鸿律师、还有几个私企老板…….,大家从不同角度阐述了中国酷刑产生的原因。其中有一个岁数较大资格比较老的维权律师,发言较多。李和平发言不多,因为时间限制,轮到我发言时候,已经很晚,我对酷刑深有体验,自己在北京七处、青龙桥派出所、河北沧州看守所里都遭受过酷刑折磨,留下终生伤患。我刚开口讲述自己观点,就被那个老律师把话头抢过去,我只好闭嘴无言。过了几轮,轮到李和平律师发言时候,他没有过多阐述自己观点,而是说了一句:“我们这些律师应该听听别人的观点,青林您说说”。在众多法律专业人面前,我一个非专业人士,被李和平专门抬举出来,当时感激和惶恐的心理,现在记忆犹新。在李和平的鼓励下,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统治者基于害怕失去既得利益和权力的恐惧,不断强化国家暴力,而公共权力在国家暴力的荫蔽下,会经常滥用酷刑。简单而言,就是基于掌权者的恐惧这一根源,一步步衍生出警察们滥用酷刑。律师们礼貌的给我了掌声鼓励。李和平的宽容让我终生难忘。

李和平是一个善良的律师。

2011年,中东北非所谓的茉莉花革命后,中国当局很恐惧,抓了很多人,国内政治上一片肃杀气氛,范亚峰弟兄被抓进去了。

一天晚上,我和李和平还有几个律师朋友吃饭聊天,饭后,张凯律师提议大家去看看亚峰,亚峰当时被当局释放后困在家里与世隔绝。

我们到了亚峰家楼下,天色已经很晚,监看亚峰的人不让我们上楼,最后还要求我们拿出身份证,我们不拿,双防争执不下,最后对方调来大批警力和警车,强行将律师们带到派出所,一直折腾到凌晨二点才放人。我记得在双方争执中,李和平一直对警察们强调一个观点,你们警察也是肉长的,这样加班加点的干活,不符合劳动法,事实上,你们合法休息权益也需要维护,据统计,一年有多少警察过劳死云云。一直到派出所里,李和平面对暴怒的警察们都是笑眯眯的在替警察们过渡劳累而说话。

在一个对你拳打脚踢羞辱相加的人面前,你依然考虑到他的权益,这只能说是一种本能的善,李和平律师2007年曾遭受秘密警察的极大羞辱和折磨,但是他没有仇恨,他宁愿放下尊严去关爱这个折磨人也被人折磨的群体,而不是咒诅或厌恶。

李和平是一个本分的律师。

如果说官场的饭局背后潜伏着这样那样的政治玄机,商人的饭局里有交易上的伏笔,可能符合现实,而几十年以来,我参加了数不清的民间饭局,饭后经常有一股浪费时间和精力的沮丧感。海外朋友和许志永博士鼓励各地网友和维权人士一起“饭罪”,被党国上纲上了线,认为大家借着饭局搞串联。事实上真是有点高抬了中国百姓的智慧。当然,平心而论,律师们的饭局里的聊天是最讲效率和程序。

2013年夏天,我和几个基督徒、律师、维权朋友在菜市口饭店吃饭,我把李和平也约来。大家对正在被打压的新公民运动提出了不同的见解,期间也有一些争论,透射出大家焦虑、无奈、恐惧或无意义的张扬等等情绪。李和平依然是一副沉默寡言耐心倾听的样子,整个饭局里,李和平几乎没有说什么,我记得最深就是李和平的一句话:“大家还是好好读圣经,一切皆有时,作为个人,我们做好自己的本分开始”。

因为都是主内,这次我私下跟他聊了一些家庭和和孩子教育方面的事情,他说自己计划搬到亦庄去住,主要为了孩子的教育,亦庄有几个基督教背景的国际学校,我提议:为什么不携带家属出国呢?他沉吟了半天,没有正面回答我的提议。也许上有高龄父母,也许觉得还有很多本分的事情不能放弃,也许…….,在沉默中我能体会到他对自己出生的这片土地最淳朴的眷恋和依赖。我自己流亡在外后,我体会到一个中国人,也许留在中国可能是一个最本分的选择,李和平本本分分的选择了留在自己所热爱的这片土地。

李和平……,维权律师团…….,法律人群……,法治平台……,民间社会……这条线这些年产生了众多故事和人物。

所以,警察某先生……,709专案组……,政治组织……,人治系统……,党国天下……这条线也悄悄采取了更多谋划和行动。

两条线交叉在2015年的7月9日之后某时某刻某小区,李和平律师被几个警察叔叔秘密带走。

警察叔叔,是李和平一直对之抱着同情心并怜悯的一群人

文强是一个好警察,曾经把毒枭张某送上死路,把众人送进监狱;王立军是一个好警察,曾经把文强送上死路,把众人送进监狱;周永康是一个好警察,其治下忍痛割爱,把王立军送进监狱,结果,周永康周部长周总警监也没有摆脱去监狱养老的宿命,如此循环呀循环,是因为警察是一个太听话的职业呢还是因为他们太不思考的习惯呢?

反正李和平不认为周永康生来就是色鬼和坏蛋。

往下说专案组,在中国历史上,专案组的名声不是太好,尤其是几十年前的文革各类专案组,兼任过刘少奇、贺龙、林彪等无数专案组长的周总理,嘱托夫人自己死后一定不要留骨灰等痕迹,一切烧毁扔掉。目前没有人愿意说透敬爱的周总理在贺龙灵位前三鞠躬的真实原因,历史上的专案组迷雾太浓,扯不清。

2009年的刘晓波专案组,费尽周折帮助“刘敌人”获得了敌对西方的诺贝尔奖,结果刘晓波来了一句:我没有敌人。专案组打造出了名扬天下的“刘无敌”。

最后不知道办理刘晓波的专案组怎么向组织交的帐,搞了半天竟然搞出了一个“刘无敌”。

2013年许志永专案组,硬是把教育平权和财产公开的诉求套上扰乱秩序的外衣,搞出了一个“许永爱”,许志永说他就是为了自由、公义、爱。

不知道将来这个专案组怎么向后人解释许志永教授是如何扰乱公共秩序的?

2014年抓了一个浦志强,引起举世法律人关注,2015年末缓刑放人,但是“浦法治”已经誉满天下。

2015年,又产生了一个709维权律师专案组,专案组举国出击,其罕见的威猛势头大有把所有律师都吃光光的雄心,难道这个专案组立功心切,从几万个“律师敌人”堆里一定要造出一个“李和平”吗?

“李和平”就是现成的李和平,专案组没必要多费心思。

接着说说“政治组织”,组织二字更是围绕在中国人身旁的一个巨大无形磁力场,政治组织的威力,让薄熙来、徐才厚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同样,政治组织的威力,让薄熙来、徐才厚们命丧黄泉或铁窗终老,薄熙来徐才厚们一定很委屈,是政治组织把我培养起来,让我干啥就干啥的,徐才厚薄熙来绝对不甘心承认自己当枪后反而给党组织背书的命运,但是谁又能摆脱组织里一把手说了算,下级必须绝对服从上级,人人互相搞一些小动作的组织规则呢?组织永远正确,错误永远是周永康们的。

人治系统是一个最不确定的系统,就像量子力学的uncertainty principle(测不准原理),在量子级系统里,量子的位置和动量是不能同时确定的。人治系统也是,一个人的贡献和他的职位不是确定关系,林副主席可以帮助毛主席大人整垮别人,自己也可能被别人整的死无葬身之地,薄熙来可以把企业家和律师打黑,但他不确定自己一定永远披着红色外衣而不被黑打。

人治系统的故事就是黑吃黑,人整人不断重复的闹剧,系统里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

李庄信仰法治,所以心里有光,他愿意为薄熙来辩护,自己曾经被薄书记黑打,但是他不愿意薄书记再被黑打。

李和平被人治系统蒙过黑头套,他热爱法治,希望给别人蒙过黑头套的人,避免再被别人蒙上黑头套,更不希望王立军局长蒙着女人的黑头套逃进美帝领馆之丑恶再发生,对这些政界笑话中国人已经笑不出来了。

最后看看“党国天下”,这是中国历史的一个奇葩,一群人,把自己当做上帝的使者,一会扮作革命的天使,一会扮作改革的天使。

今天,他们又扮作法治的天使,口口声声: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屁民们又一次深深的迷惑:结果是捍卫法律制度的律师们纷纷被关进了笼子里?

对不起,我们还是回到最现实的一幕吧:

2015年的岁末一天某时某刻,天津某地某楼某房间,李和平和某警察,默默对视无语。

李和平心里在想:我将来怎么向老婆孩子解释自己被警察抓捕的事情?

某警察心里在想:我将来怎么向老婆孩子解释抓捕李和平律师的事情?

某警察本能的人类良知回荡在心底:事实上李和平是一个好人啊!







林青 2015/12/21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