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神学.魅力与荣耀

重钧

  康希牧师挪动公款桉,十月廿一日审结失信罪名成立。康希牧师与其他五名教会高层涉及挪用二千四百万坡币,并挪用另外二千六百万坡币去溷淆核数师查核。总共涉资五千万坡币,相当于约二亿八千万港币。即晚网上很多舆论讨论指康希牧师一事,「成功神学」为事件主因。因而网上蜂拥讨论成功神学,除了指向上年因贪污被判罪成的韩国赵镛基牧师,亦指向本地疑似有吹捧类似的成功神学文化。惟众多讨论中,对成功神学和康希牧师一事的关联与理解,立论与思考不尽准确。笔者攒文一篇以论。


  成功神学应定义为:与神关係与物质成功挂鈎;或神的救赎和祝福与物质成功挂鈎。亦因此,神对人的终极关怀和旨意也与物质成功挂鈎。对成功神学最有支持度的经文,大概载于申命记:「你若留意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谨守遵行祂的一切诫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祂必使你超乎天下万民之上。你若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这以下的福必追随你,临到你身上。」(申廿八1-2)


  笔者觉得康希虽然常以成功神学作招徕,但此事问题与其说是成功神学,不如说是魅力主义和荣耀主义,更贴近香港教会民情,让教会反思。魅力主义就是以世俗魅力方式吸引人上教会。明星招徕是其中一种方法。而荣耀主义就是将「荣耀归神」放在教会使命的核心之一,以此定义教会的成就,并藉此连结上魅力主义。


  基督教传统对魅力主义的批判是主基督耶稣的话:「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十二32)。基督服事的榜样从不以魅力招徕,「他无佳形美容」(赛五十三2),基督耶稣不以口才招徕,祂甚至有时故意说些难听的话让人离去(约六)。而民众被基督耶稣吸引来到,除了祂的医治服事外,就是祂的言论与别树一帜的行为。耶稣的医治使祂被注目,然后真正使人好奇和吸引的是祂的言论和祂与世代不同的神学并相关的行为。魅力主义是否应被绝对地否定,可能我们不会下结论,但明显魅力主义背后是否「有(那)道」——基督的言论与教导,是其关键问题。例如说,耶稣单靠医治吸引人来到,却没有祂要带来的信息与教导,有意义吗?


  至于荣耀主义,我们来默想基督的生命。以正统信仰传统来说,基督的生命是圣经启示的高峰,是「神以肉身显现」(参提前三16)。然而,基督生平对荣耀的诠释,与荣耀主义的概念完全相反。基督出生于未婚先孕的马利亚,相信当时不单约瑟知道,村落中街坊邻舍也知道,父母都要承受羞辱;而亦源于马太福音一章的四个女性名字的家谱。马槽出生,随即不久即被大希律迫害;成长于基层家庭,与渔夫、税吏、妓女、罪人同住;出身拿撒勒与加利利,被圣经专家的法利赛人轻视,亦被冠以交鬼之名;风尘扑扑,走遍城乡,无枕首之处;僕衣洗脚、到被补、门徒四散;最后是钉身十架,赤裸被羞辱至死;复活却是先向妇女显现,复活后亦从没公众展现其荣耀。若福音书这样记载耶稣基督,同时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裡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一18),福音书这信息还不够明显的话,笔者觉得也很难再讲得更清楚了——基督耶稣的生平,显示着一份无荣耀的荣耀,祂的风尘扑扑与入世,正使祂不属世的生命素质如「明光照耀,将生命之道显明出来」(参腓二15-16)。有人说,上主的荣耀,正是因为祂不执着于荣耀;人的罪性,正是因为昼夜希望褫夺他者的荣耀。或者,荣耀主义最关键的问题,正是华丽的荣耀,使人看不见真正生命的荣耀—— 一份谦卑却是生命之道与救恩。


  成功神学在本港可能染指不深。但魅力主义的明星招徕,和荣耀主义的崇拜则时有听闻,亦是本地主流之一。本地研经活动不少,然而却只有极少量的面向「反省基督教在传甚么」的研经反省,现实实在令人担忧。本地教会近年面对年轻人流失、教会被形容为中产化、网上社群舆论之间的见证形象的低落、政治引致的撕裂,在众多问题之间,笔者相信根源与答桉还是在基督的生命中。基督徒始终是「基督的门徒」,离了基督就不能作甚么(约十五),基督若被举起就吸引万人来归向祂(约十二)。问题是,基督是甚么?耶稣的言论、教导与神学又如何别树一帜?辨认基督(林后五16),这还有待近年研经反省之风,和更多牧者的努力。


http://christiantimes.org.hk,时代论坛时代讲场,2015.10.23)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