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忠的犀利评论



张雪忠:既然权贵和腐败是专制政治的必然产物,那么由当权者推动的任何不触及制度的“反腐”行动,都不可能是真正的反腐或反权贵,其结果只是由新的一拨人,取代原来一拨人的权贵地位。

张雪忠:如果一个国家总是顽固地拒绝人类社会通行的普世价值,并且迟迟不肯建立以自由、民主和法治为基础的宪政制度,那绝不是因为这个国家有什么特殊的国情,而是因为这个国家有一个特殊的政府:这个政府本身极其败坏和不得人心,以致于根本无法通过公正的法律和诚实的手段,来维持自己的存续。

张雪忠:反腐败也好,反权贵也好,都不是政治改革的契机或前提。恰恰相反,政治转型才是反腐败和反权贵的前提。只有首先进行政治改革,才有可能防范新的腐败,并逐步清理旧的腐败。没有政治转型的反腐败,从来就没有成功的先例,并且最终都会沦为权力斗争。

张雪忠:没有民主,就不可能遏制腐败;不能遏制腐败,就不可能改善民生;不改善民生,就谈不上社会发展。一切问题根源,就在缺乏民主;一切问题的答案,就在于实现民主。我从来不相信,中国人竟会低贱到连享有民主权利的资格都没有;我一直都以为,那些剥夺中国人民主权力的人,才是中国人真正的敌人。

张雪忠:一个国家的主权者应该是全体国民,而不是其中任何一个政党,一个政党只包含一小部分国民,这些国民并不能因为组成了一个政党,就可以取得国家的主权,进而取得支配其他国民的权力;既然全体国民是国家主权的享有者,那么他们就应该是一个国家之内的自治者,而不是被治者。

张雪忠:如果我们真的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法治国家,我们就应该努力在自己的手里建成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最不负责任、最没有出息的民族,总是喜欢把最艰巨的任务留给下一代。一个能够切实保障个人自由、政治民主和社会公正的宪政中国,是我们所能给予自己的孩子们的最好礼物。

张雪忠:40多年前,一个心理失常的领导人发动了一场政治运动,害死了成千上万的人。今天,一些遇害者的家属却对这个迫害狂尊崇有加,这实在是令人称奇的心理现象。其中最荒谬的理由是“他缔造了这个国家”。谁也不可能缔造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一直就存在着,他只不过是攫取了它的统治权而已。

张雪忠:在我未成年时,一直是我的父母养活着我;在我成年之后,我开始通过诚实的劳动养活自己。我从来不认为这个党、这个政权或这个体制,曾养活过我哪怕是一秒钟。有些人认贼作父、自我作贱,竟然认为自己一直是由这个党、这个政权或这个体制养活的;我很想问问这些人:你们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吗?

张雪忠:一些中国人为表达对日本的抗议,竟理直气壮地毁坏和抢夺另一些中国人的合法财产,这是多年来爱国主义教育的恶果。中国的爱国主义教育实质就是党化教育,它不但扼杀人的理性,使人失去独立思考和分辨是非的能力,还使人逐渐失去宽容和善良的美德,不再懂得尊重和关爱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张雪忠:当前的中国,迫切需要启动去马克思主义化的进程,这并不是要禁止它的传播,而是要取消其在中国的神学地位,恢复中国人理性和良知的至高无上的权利。让13亿中国人,以一种全民自虐的方式,臣服于一个西方人的哲学,并成为一种终其一生也无法实现的幻想的奴仆,这既不合乎理性,也不合乎道德。

张雪忠:向一个本身不正义的制度索要正义完全是行不通的;实现正义的前提是努力改变目前这种不公正的制度。不过,当事人及其律师的努力和付出,仍然很有价值:它可以将制度的野蛮与不公,以具体的方式展现出来,并让更多的人看清问题的实质!

张雪忠: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在没有赢得批评政治人物的自由前,绝不会急着去赞扬他们或他们的老婆。

张雪忠:如果在一个国家领导人可以指令学者如何研究哲学,那么哲学在这个国家基本上就已经死亡了。同理,如果一个国家领导人可以指令人民如何生活,那么这个国家人民的生活基本上就已经死亡了。

张雪忠:今天,决定性的因素已不是他们在做什么,而是我们该做什么。

张雪忠: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专制国家,唯一有说服力的改革信号,就是释放在押的政治犯和良心犯(南非、韩国、缅甸和台湾地区莫不如此),衡量改革是否真诚的标准,就是看是否开放两禁。那些能从一份会议公报中解读出改革信息的人,一定是具有特异功能的超人,因为他们能从“无”中看到“有”。

张雪忠:任何一个国家若抗拒民主政治,真正的原因绝不会是因为民众素质太差,而只能是因为官员素质太差。只有一种不民主的政治制度,才能让大量粗鲁、愚蠢、贪婪和野蛮的官员身居高位,不受约束地作威作福。

张雪忠:对于那些经过选民投票而取得国家领导权的日本政治人物,中央电视台接二连三地贬之为政客;对于那些未经国民授权而窃取国家权力的政治人物,这些人本质上就是一帮政治强盗,中央电视台却极尽逢迎和吹捧之能事,由此可见,只有那些把灵魂出卖给了魔鬼的人,才适合担任中央电视台的负责人。

张雪忠:对公共事务,无论是单纯的评论,还是实际的参与,都是具有公共涵义并需接受公共舆论检视的行为。因为他人没有“行动”,就说他人欠缺批评行动者的资格,这是没有道理的。我诚恳地提醒有意参与公共事务的朋友:千万不能指望自己的言行能免于批评;你唯一能做的,是努力让它们经得起批评的考验。

张雪忠:我只想指出,从薄、徐、周和令等人的落马,人们可以发现,那些曾经大权在握,长期统治着中国的高官(及他们的家人),不但权欲熏心,贪腐成性,而且连杀人越货的勾当都干得出来;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却整天以十三亿中国人的道德导师自居,整天在嚷嚷着要领导中国人提高道德素养!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