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维护十字架?——我们是为了信仰

泥土人


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我们教会已经有足够的理由站出来维护了。但是如果政府这次只是为了拆掉十字架,那么正如有一位长辈所说的,这就是最愚蠢的作法。为什么要做一件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带来麻烦的事?然而显然我们的政府一点都不傻。政府在反腐方面所做的一切目前还是深得民心的。


很多人还在疑惑,基督徒之间也时常在谈论:到底拆十字架是中央默许之下的地方政府行为还是中央的直接命令。虽然我看到的消息并不多,却已经隐隐地感觉:拆十字架就算只是地方政府的行为,其行为也是在极力地配合中央宗教管理政策。换句话说,拆十字架并不是焦点。它不过是中央宗教管理政策的一个小小环节而已。拆十字架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的角色是党宗教管理政策的“先锋部队”和“试金石”。中央在下一盘大棋。


不管这种现象是否真实存在,政府到今天仍然把基督教视为西方国家渗透中国的一个工具。因此,对政府来说,中国的政教关系不是政府和中国教会的关系而已,而是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再直白一点,就是政府认为西方势力想要透过渗透中国基督教来颠覆其政权。所以,它在本质上是一场战争。因此,这里的政府自然不会是地方政府,而是中央政府。


(我不是研究政教关系的。我对政教关系也没有多大兴趣。因着这次拆十字架的事情,我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也没有刻意去搜索这方面的资料,所以如果有讲得不对或者有偏差的地方,还请各位读者指点。)


我为什么说拆十字架只是政府宗教管理政策的“先锋部队”呢?我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早在 2012 年,中国就已经有了关于“基督教中国化”的讨论。2012 年 3 月 31 日至 4 月 1 日,在北京举行了“基督教中国化研究”专家座谈会。参加这个座谈会的有来自各研究机构的学者和中共中央统战部,以及国家宗教事务局的部分专家。《宗教周刊》论坛于 2012 年 4 月 17 日用了一个版面来报导这个座谈会的内容。[1] 中央民族大学牟钟鉴教授在《基督教中国化的难点及建议中》提到:“基督教中国化走过曲折的路,至今未能摘掉“洋教”的帽子。它面临的难点主要有3个。首先,在政治层面上,基督教与中西关系相纠结。鸦片战争以后,基督教一度成为帝国主义的侵华工具。……改革开放以来,基督教因其与西方现代化相联系而在中国青年人心中的形象越来越正面化,历史的记忆逐渐淡去。但当前基督教在中国的文化传播又与恶意渗透相交织。确有一批敌对势力在利用基督教,企图使中国基督教化,进而改变中国独立发展的道路,把中国纳入西方的政治格局。……多年来政界忧虑,基督教实行扩张性传教(以扩大地盘为第一要务),教徒增长速度过快,而它又是未能很好中国化的基督教,对中国形成冲击,因此提出抵御国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的渗透。”因此,“基督教中国化”的出发点是政界为了“抵御国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的渗透。”而且,牟教授认为在这一点上“论说的时候多,有效的对策少。”


那么学者们又提出了一些什么办法来达到这个目的呢?牟教授的建议主要是在政治和文化二个层面。政治方面要“加强国家认同,处理好爱国与爱教的关系,消除灰色地带,摆脱外国势力的利用控制,同时又能使基督教成为中国对外平等交往、加强中西人民友谊的渠道。”文化方面则要与中国国情、以及和儒家、道家文化相结合。在神学方面要有青年人神学家的兴起,推动新神学。比如要学习“像保罗‧尼特那样开放的神学家,对基督教“耶稣以外无拯救”的教条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批判,主张各教和谐相处,互相对话和学习。”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金泽研究员在《基督教本色人问题不是中国特有的》一文中也提出要“去掉一些以西方为中心的话语,去掉以帝国主义文化为中心或者以帝国主义政治霸权为中心的话语。”而且要“有自己的神学,有自己的组织系统,有自己的建筑风格和艺术表达形式,形成基督教这个大文化中的一个亚文化群的核心要素。”虽然他并不确定有了这些是否标志着基督教中国化的完成。另外,上海大学文学院陶飞亚教授在《从基督教界、知识界、政界三个视角看基督教中国化》一文中也提出“除了基督教中国化最核心的理论探讨,中国信徒对教义、礼拜仪式、组织形式、圣乐、教会建筑等方面也都有适应性转换。”总之,神学、教义、建筑、组织、礼拜、圣乐等的转变都属于基督教中国化的一部分。而基督教中国化主要是为了摆脱西方势力的渗透。


那个时候,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卓新平研究员只是觉得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但是并没有提出什么实际的解决方案。[2]


当卓新平还在研究他的实际解决方案时,政府已经开始采取一些具体的措施了。前面的探讨都是针对全国基督教而言的。而政府的具体措施到目前为止基本上集中在浙江省。似乎浙江省是一个试点。2013 年 2 月 21 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发出了一个通知,即《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3]这个通知说“三改一拆”行动分为三个阶段。2013 年 3 月份前是“制订方案、明确目标”。2013 年 4 月至 2015 年底是“落实措施、全面推进”。2016 年上半年则进行“总结表彰、巩固成果”。很显然我们现在还正处于第二阶段。


为响应省政府的通知,玉环沙门镇于 2013 年 12 月 18 日发布了《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决定用一年的时间达到“全面推进”“三改一拆”的目标。[4]


乐清市于 2014 年 4 月 1 日举行了“三改一拆”工作推进会,并且要“以更有力的举措来完成全年的工作任务”。对此,乐清日报于 4 月 3 日发表文章《“三改一拆”打响攻坚战》。其中以宗教违法建筑拆除作为“三改一拆”的难点。[5] 当天,有报道说三江教会接到政府要拆除其教堂的通知。最终,信徒的谈判与抗议无果,三江于 4 月 28 日被夷为平地。


当海内外的各界人士都将焦点放在三江教会时,浙江省其他地方仍然在继续着“三改一拆”行动。到目前为止,全省已经有超过一千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


2014 年 6 月 12 日,浙江省两会发布了《关于成立协助各地基督教活动场所办证及建筑设计规范化工作小组的通知》,[6] 成立“办理活动场所证件工作小组”,目的是“为了协助政府部门制定有关政策,帮助各地两会更好、更快地为所在地基督教活动场所办理土地证和房产证”;成立“场所建筑设计规范化指导小组”,目的是“为了协助政府部门制定有关建筑设计规范,帮助各地教会在新建教堂建筑设计过程中,让教堂的建筑物更好融入浙江的人文环境,倡导教堂建筑中国化,以其赢得更多人的理解和支持。”


这两个小组很快就开始有所行动。在强拆进行过程中,基督徒们和对基督教友好的人士对政府的非法强拆表达抗议,呼吁政府立刻停止强拆行动。然而另外一些人似乎在为政府的强拆行为提供理论和“神学”依据。2014 年 7 月 21 日,浙江省两会网站刊登了天风杂志的三篇文章:、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总干事〔代〕阚保平《关于中国基督教教堂建筑中国化问题的探讨》[7]、何琦《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堂》[8],以及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陈思源《关于我国基督教教堂建筑设计的若干浅见》[9]。这三位作者中虽然只有陈思源是“场所建筑设计规范化指导小组”的成员,然而其他两位作者的文章显然也是出于相同的目的。


阚保平认为,“教堂的建筑形式反映了教会的神学思想。欧洲哥特式教堂的兴起反映了欧洲教会当时的文化意识和神学思想。今天在欧洲和北美主流教会新建的教堂已经鲜有罗马式或哥特式的,原因在于:1. 尽管哥特式教堂不都是在西方殖民主义时期建的,但哥特式教堂建筑是殖民主义时期的教会记忆,今天的主流教会对殖民主义时期教会的宣教思想和行为持有批判态度;2. 中世纪高耸入云的教堂建筑反映了当时教会对政教关系的理解。从神学角度而言,俯瞰全城的教堂高度反映了教会凌驾于社会和教会,要在社会中掌王权、坐首位的思想。今天主流教会的教堂建筑多为现代风格或艺术风格,并且较多地考虑到与周围环境的和谐,不再高耸入云,因为耶稣不是作为君王来到世界,而是“取了奴仆的形象”,他来不是要像君王一样被人服侍,而是要服侍人。教会要追随耶稣,就要像他那样心存谦卑,内在于社会,服务于社会。” “从表面上看,教堂的建筑风格反映的仅仅是表现形式,但是在深层次上,反映的是神学思想。因为我们相信基 督教是洋教,所以我们才执着于建洋教堂。如果中国基督教真的是中国的,就必须与中国文化结合,而教堂建筑风格是文化的外在表现。” 无怪乎,有传闻说,有领导来到温州,看到高高矗立的十字架时,生气地说:“这是党的天下还是基督教的天下?”无怪乎,拆十字架是势在必行。


何琦则认为建造哥特式的教堂是“对十九世纪哥特复兴式的生硬模仿”,建议“去掉这些哥特式的小尖塔”。


陈思源也提到:“我们的教会在观念上要避免“只有照搬某种形式才是教堂建筑”的想法。教堂建筑的设计应该从实际出发,量力而行,在满足崇拜功能需要的前提下,多考虑吸收中国建筑特色风格,运用当地建筑材料,建造更多与时代环境相协调相平衡的中国式教堂。这不仅是设计师的任务,也是教会教牧同工们的责任。所以,今天如果孤立讨论“十字架”的大小、位置是不全面的,应将其放置在教堂建筑的整体性之中来探讨。”


有些话在平时发表或许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这个拆十字架的风波中发表,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话不过是对政府“三改一拆”行动的配合。


2014年8月14日,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发表了省三自副主席孙彰道的《基督徒也要遵纪守法》一文以支持“三改一拆”,文中提到“对于涉及十字架超高超规的问题,我们要认识到十字架是信仰的标志,但是并没有规定十字架越高越好,越大越好,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只要美观、庄重就可以的。更重要的是十字架应在我们每个信徒的心中,要活出信仰,见证信仰。”[10]


对于以上文章,有主内弟兄分析认为,“这是在为基督教堂中国化作宣传,也无非是在为强拆教堂和十字架作辩护。从今年的各种现象来看,基督教中国化和基督教堂中国化政策,其实是自习近平上位、自提出“中国梦”以来,就被宗教当局拟定好的既定方针。根据这个方针,当局以基督教最为兴盛的浙江省尤其是温州作为试点,借“三改一拆”来实施基督教堂中国化,并可能在今后整改出众多中国特色教堂。这个判断也可以从浙江省众多行政指令得到印证。”[11] 我认为他的分析是正确的。


那么基督教中国化到底涉及哪些具体的内涵呢?看起来似乎基督教中国化的内涵并不是一开始就很清晰,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得到明确的。


2014年8月5日,在上海举行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 60 周年纪念会。与会的有国家宗教局、中央统战部、全国多位基督教代表、全国各宗教团队代表,以及基督教研究学者等。此次大会的主题就是“基督教中国化”。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大会上讲话,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神学思想,既要立足《圣经》教导,遵循基督教基本信仰,又要适应中国国情,融会中国文化,发掘基督教教义中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融通的内容,进一步提高与社会主流价值的契合度。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中国教会管理体制,推动教会各项事工规范化、制度化、程序化,实现从“基督教在中国”向“中国基督教”的转变,引导基督徒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将个人小梦融入国家大梦。” 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傅先伟也发表讲话,“未来,中国教会还将继续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坚持自治、自养、自传原则, 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不断推进基督教的中国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新的贡献。”[12]


在大会中,阚保平再次提出:“中国教会长久以来一直处于“半自我、半寄生”的状态,并未完全摆脱洋教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基督教要中国化,就要改变这一点,要完善自我意识,成为一个独立存在的主体,要改变洋教的存在方式,从改造社会到服务社会。”[13] 其他几位学者也陆续提出中国的基督教还未完全中国化,还需要构建符合中国国情、以实现中国梦为目标的神学等。


2015年月,卓新平也终于完成了他对基督教中国化的解决方案的研究。3 月 17 日,中国民族宗教网发表了卓新平的《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一文。[14]网站对卓新平的介绍已经不只是一个研究员,而是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在文中,卓新平介绍了“基督教中国化”是 2012 年第一届基督教中国化会议上提出来的。当时大家认为“处境化”、“在地化”、“本色化”或“本土化”最终都不过是“中国化”,国此干脆就用“中国化”一词为佳。至于“中国化”的内涵,卓新平认为主要有三方面:即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针对“中国政治的认同”, 卓新平讲到:“佛教的有识之士最先在政治层面认识到“中国化”的必要,看到了“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这一政治现实,体认到中国政主教从的政教关系,由此走了服从中国政治的路线,基本上理顺了与中国政治的关系……相比之下,基督教却并没有遭遇这种其原有国度的政治失势或缺乏后援的窘境,因此其在华传播中更多强调和坚持其母土国的政治利益,并得到了后者的强大支持,使之很难根本放弃文化相遇时的政治博弈,故而与中国有着更多的较量和对峙,其张力迄今尚未根本消解。” “ 如果从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来讲,应该说在上世纪50年代,从其发展方向上而论,这个目的已经基本达到。虽然经过周恩来总理的积极劝导和及时引导,使教会的三自爱国运动有了这一政治定向,但是其政治认同并没有完全实现或被真正接受……我们今天谈抵制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对中国进行渗透时,其中很大一部分之所指,就是西方的敌对势力利用基督教对我们社会政治体制的抗衡,所要推行的是西方的政治理念和文化价值。” “(三自爱国运动)这一运动本身就是从政治意义上出发来推行的,而我们坚持三自爱国运动,就在于其对基督教来说首先是一个政治运动,并不完全是一个教会自身的、内在的宗教运动。 这是一种政治上的定位和表态。但是,由于基督教会跟西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 卓新平以香港“占中”事件为例,说明支持占中的基督徒都是“希望搞西方那一套政治体制……采取了对抗中国人大决议、跟中央政府不一样的政治定位和表态。” 而对卓新平来说,这是“中西对抗、中西冷战的存在及延续”。很明显,卓新平认为三自运动虽然方向上是对的,但是并没有实现。所以,就三自运动的目的来看,它是失败的。无怪乎,这一次的拆十字架以及其他的相关政策,政府并没有三自与家庭一分,都是一视同仁。因为不论是三自还是家庭,都“跟西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基督教中国化”接下来便是一方面在全国各地被推广,另一方面其概念又在不断地被明确。2015年6月26 日,在贵阳举行了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宣讲西南片区会议。中央统战部二局局长助理黄荣处长发表讲话,“加强神学思想建设、推进基督教中国化是非常有针对性的工作,推进工作要与传统文化融合,要与把基层信徒生活中面临的真实情况结合。”[15]


2015年7月7日,在南京召开了中国基督教加强自身建设经验交流会。会上,中共中央统战部二局倪智泉处长发表讲话,分别从基督教的政治定位、神学思想以及人才培养三方向提出要求。[16]


2015年7月19-29日,四川省两会在三个片区招开会议,对参会人员进行培训。“培训以加强宗教政策法规的学习、教会规章制度的健全与完善,注重人才的培训、培养;围绕学习领会习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强调宗教工作的“四个必须”,在宗教中国化中思考、探讨基督教中国化,带领弟兄姊妹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训让各级基督教爱国会与教会要主动迎接宗教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知识进教堂、扶贫帮困进教堂、传统文化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基督教中国化应该做到教堂建筑特色本地化、教会事务管理规范化、讲台侍奉本土化、教堂财务公开化、信仰教义适应化。”[17] 这里“基督教中国化”的概念就比较明确了。对教堂建筑特色(即拆十字架)的规范不过只是基督教中国化的一环而已。而基督教中国化是中央要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的政策。


2015年21-23 日,吉林长春举办了吉林省基督教两会牧师、长老、教士提高班,培训的主题是“吉林省基督教两会牧师、长老、教士提高班”。大会报告中提到:“吉林省教牧人员素质的提高,要从年检抓起;自吉林省基督教两会2013年全省教职人员证更换成全国统一的中国基督教教职人员证后,将在发证5年有效期内每年进行年检,并对全省教职人员进行提高班的培训,以提高全省教牧人员的素质。”[18] 政策的推广需要有合适的人选。而每年的年检可以确保每年在任的都是积极配合的人。


走笔至此,我想大家已经能够认同:“拆十字架就算只是地方政府的行为,其行为也是在极力地配合中央宗教管理政策。” 正如有人分析的,拆十字架不过是政府达到掌控教会目的的第一步(试点)和第二步(全面)而已。它是宗教管理政策的“先锋部队”。


而“试金石”的作用也很明显。既然三自 60 年来并没有达到政府预期的目的。那么便干脆用一种新的方式来取代三自。这种新的方案便是同时控制三自和家庭。如果成功,那么三自和家庭都会变成“新三自”。拆十字架便是试探教会的底线。看看教会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目前是拆十字架为重点,其他几个步骤的推行相对比较温和。我相信拆十字架一旦成功,其他的几步也会以比现在更加强势的方式推出。


这又何尝不是神对教会的“试金石”?我相信真正的教会绝对不会是政府惧怕的那样,成为西方势力渗透的工具。(其他地区的教会,包括非洲的,包括我所认识的中国基督徒,很多都对美国的主流教会持批判态度。美国的主流教会一直在衰退之中,我们相信这里一定有一些不合乎神心意的地方。真正的福音派不过是少数,而且在美国也是常常处于受逼迫的景况中。)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唯一尽忠的对象是神,而不是任何一个政权(不论是西方或是东方),或者一种主义(不论是西方的马列主义还是西方的自由主义)。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不是在寻求信仰自由,而只是在简单地坚持自己的信仰,向神尽忠。


我们是为了信仰。




[1] 《宗教周刊》2012 年 4 月 17 日第 6 版面PDF 版本见链接:http://www.mzb.com.cn/zgmzb/page/1/2012-04-17/06B/31431334563588839.pdf


[2] 详见文章《基督教中国化问题政治上值得关注,学术上急需探讨,宗教上尚待摸索》。http://www.mzb.com.cn/zgmzb/html/2012-04/17/content_83999.htm


[3] 《通知》内容详见:http://www.zj.gov.cn/art/2013/3/13/art_13012_77021.html


[4] http://www.pacilution.com/ShowArticle.asp?ArticleID=4877


[5] 乐清日报,“三改一拆”打响攻坚战,http://www.yqcn.com/system/2014/04/03/011625626.shtml


[6] http://www.zjchurch.com/11901-535/23514_23430.html


[7] http://www.zjchurch.com/11908-535/23528_23517.html


[8] http://www.zjchurch.com/11908-535/23528_23518.html


[9] http://www.zjchurch.com/11908-535/23528_23519.html


[10] 孙彰道,《基督徒也要遵纪守法》,http://www.zjsmzw.gov.cn/Public/NewsInfo.aspx?type=1&id=6049352a-b812-42a7-bafe-012e55866488


[11] 《从拆十字架看中国基督教政策的未来导向》,http://www.hh.lc/view-93084-1-1.html


[12] 人民网,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纪念会举行,http://society.people.com.cn/n/2014/0805/c1008-25408758.html


[13]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主要论点摘录(一),http://www.ccctspm.org/news/ccctspm/2014/86/1486832.html


[14] 卓新平,《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50333601-1.htm


[15] 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宣讲西南片区会议在贵阳顺利闭幕,http://www.ccctspm.org/news/ccctspm/2015/629/15629432.html


[16] 中国基督教加强自身建设经验交流会顺利闭幕,http://www.ccctspm.org/news/ccctspm/2015/78/1578915.html


[17] 四川省基督教召开片区教堂负责人培训会,http://www.ccctspm.org/news/lo_ex/2015/730/15730943.html


[18] 基督教中国化探索与实践——2015年吉林省基督教两会牧师、长老、教士提高班,http://www.1amen.com/shuji/Html/?22625.html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