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以文化礼堂对抗和消灭基督教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在2015年8月中旬美国旧金山举办的“抗议强拆十字架研讨会”上,中国三自会创办人吴耀宗之子吴宗素指出:中共大规模拆毁十字架之举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意料之中就是共产党是无神论者,带有反宗教的基因。。。。。。这个政权从来就是控制、消灭基督教。”从最近浙江政府大力兴建文化礼堂、大搞周日文化活动,以对抗基督教堂及其主日敬拜,就可以看出当局推广“基督教中国化”的实质目的,不仅是改造和控制基督教,而是彻底地消灭和取代基督教。



根据《温州日报》2015年9月7日《永嘉试点“文化礼堂日”》一文报道:“唱国歌、崇德礼、诵村规、做反省,9月6日上午,永嘉县在桥下镇京岸村文化礼堂,启动‘星期天礼堂日’活动”。“上午十点,京岸村文化礼堂响起了国歌,随后村民们向‘德’字行鞠躬礼,在诵读完京岸村村规后,全体村民对照村规,安静地反省自己的日常言行。京岸村村支书戚旭才告诉记者,‘礼堂日’活动包括礼仪、活动、互动等内容,而唱国歌、崇德礼、诵村规、做反省,这样的礼仪将成为礼堂日固定的开场仪式”。“今后,京岸村村民每周日都会在文化礼堂中开展类似的活动”。该文称永嘉全县现已建成59所文化礼堂并投入使用,在此基础上,今年又再新建20所文化礼堂;永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志勇介绍,永嘉将京岸村作为“星期天礼堂日”活动试点,接下来每周日,村民们在文化礼堂中,还将陆续参加时事政策专题讲座、养生保健专题讲座、国学讲座、应急救护知识培训等形式多样的活动。


根据以上报道,“星期天文化礼堂日”活动显然是借用基督教的礼拜形式来对付基督教堂的主日活动。周日上午,正好是教会主日聚会的日子,以此来对抗教会或者从教会中分抢人流。唱赞美诗改成了唱国歌,向上帝跪拜改成了向“德”字鞠躬(所谓崇德礼),读圣经改成了读村规,向上帝认罪悔改改成了面对村规反省自身,如此拙劣的模仿基督教让人啼笑皆非。但更让人不安的是当局模仿基督教的目的是对抗、消解基督教,文化礼堂日的目的就是叫人们不要读圣经、唱赞美诗,不要敬拜上帝,而是将敬拜的对象从上帝挪移到道德法规或国家民族身上,以这种党化的国家主义和道德主义来替代对上帝的信仰、来泯灭基督教。



其实温州文化礼堂的建设及活动不是今天才有的,自2013年以来浙江就开始大力兴建文化礼堂。根据官媒2014年9月报道,浙江全省建成的农村文化礼堂已经超过1700家,以此红色殿堂占领农村文化阵地。在建造文化礼堂过程中,许多宗祠改为文化礼堂,也有基督教堂被改为文化礼堂。针对文化礼堂,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说:“农村文化礼堂建设,要紧紧围绕成为培育和践行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阵地的目标定位,进一步形成有利于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活情景和社会氛围,使核心价值观无所不在、无时不有。”



而所谓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实质是就是爱党、爱社会主义,跟普世价值毫无干系。



如在义乌市某文化礼堂,由义乌市委宣传部组织的“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活动在当地进行演出;在金华市某文化礼堂,以范仲淹的忧乐文化为基础,进行宣讲;在瑞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管秀云就加快推进文化礼堂建设管理工作强调,要坚持活动开展不放松,进一步发挥文化礼堂阵地作用;在苍南,某文化礼堂通过开辟红色长廊、推出红色故事、提供红色服务、举办红色演出等形式,强力推进红色文化进礼堂,迅速抢占文化阵地。



由上可见,文化礼堂建设实质上是中共政权借鉴基督教教堂功能,在浙江各地建立的“中国梦”、红色文化、党和社会主义文化的传播中心,建立文化礼堂的目的,就是取代基督教堂、消灭基督教,代之以红色文化。



同为违反政教分离原则、完全是政干涉教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与文化礼堂建设同时在浙江大地上展开,这两个看似无关的运动,实际是一体两面:基督教中国化运动重在改造基督教,文化礼堂建设目的在于取代基督教;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改造基督教的最终目的在于消灭基督教、在于最终把基督教堂拱手让给文化礼堂;因此文化礼堂建设与基督教中国化运动互相配合,最终用文化礼堂替代基督教及其教堂。



很多人至今对基督教中国化运动心存幻想,以为它只是为了更好地传播福音和扎根中国文化而进行的信仰形式的本土化进程。其实由官方而非基督教自身发起的这场运动的最终目的就是中共对任何宗教的六字方针:“限制、改造、消灭”。改造的目的不是为了基督教的更好发展,而是为了彻底地消灭。



全国人大常委、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也许是这次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最重要的理论旗手之一,早在2012年、2013年他就在众多论坛、会议提出基督教中国化这个概念。据他自己讲中央统战部后来非常认可这一提法并最终确定为新时期基督教的大政方针。他在《基督教中国化的三要素》一文中指出:对中国政治的认同、对中国社会的适应、对中国文化的表达是基督教中国化三要素,而其中对中国政治的认同意即中国基督教在政治上要强调中国化,要认同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及其相关政策。但是一个认同马克思主义及其唯物论、无神论,一个认同共产主义地上天国理念的基督教还是基督教吗?显然,基督教中国化的目的就是将基督教共产主义化、非基督教化。但这仅仅是第一步。



基督教中国化的第二步就是将已经改造得面目全非的基督教及其教堂,拱手交给文化礼堂。文化礼堂取代基督教堂后,那么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最后目的也就显山露水了。这正如吴耀宗之子吴宗素在其回忆父亲的文章中提到他父亲一直相信中共进行三自运动是为了让中国基督教更好地适应社会主义而已,他绝不相信中共的三自运动最后发展到消灭基督教的地步,但是当“文革”爆发时,吴耀宗的幻想破灭了。吴宗素在《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文中写道:



“很多善良的好心人,包括父亲在内,都以为红卫兵冲击教会是一时冲动的越轨行动,违反了共产党一贯的信仰自由的政策。以后得知,这是有计划,由上而下的统一布署。随后又得知,‘四人帮’的军师张春桥曾宣称:‘我们在一夜之间消灭了上海地区所有的宗教,彻底摧毁了帝国主义在上海的反动文化堡垒’。再不久,江青在大会上宣布:‘在中国,宗教已进入了历史博物馆’。人们又以为这是‘四人帮’少数极左派背离了毛泽东的正确路线。殊不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文化大革命的疯狂和手段,只是49年后历次运动的继续延伸,是登峰造极的表现。再往前推,也可以追溯到延安时期的整风肃反运动。同样地,‘限制、利用、消灭’宗教是中共一贯的战略方针。49年以后,对宗教一次次的打击,逐步的收缩,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可以利用文革,毕其功於一役”。



要作“毛泽东第二”的习近平在大政方针上自上台后即推行极左化政策,最近的大阅兵更加显示了他对内独裁、对外称霸的野心。对待基督教,他可能像毛泽东在“文革”爆发时一样,推出一系列旨在消灭基督教的方针政策。与习串通一气的浙江夏宝龙等人,也一步步推出限制、改造、消灭基督教的诸多政策和政府行为。而大规模的拆十字架和大规模地建文化礼堂,都说明了当局发动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消灭基督教。善良的人们,请认清基督教中国化运动的本质乃是通过改造而逐步消灭基督教,而文化礼堂也无非是要取代、消灭基督教及其教堂。抵制而非被其利用,才是一个信仰纯正的基督徒面对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文化礼堂周日活动的应有态度。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