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石根的骄傲



胡石根又一次被失踪,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茫茫世界里。

这些天,康玉春彻夜失眠,向朋友述说自己绝望的心情:“老胡失联束手无策,我状态很不好,寝食难安”。

与胡石根一起失踪的和平、全章、王宇、戈平……高月,他们的母亲、父亲、妻子、丈夫、姐姐、弟弟也都是陷在与亲人突然分离的痛苦里,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被失踪了,大家都在焦急的寻找。

对老胡而言,更糟糕的是,一向老实厚道不善言语的胡水根弟弟(胡老师的小弟弟、平时在北京五道口铁路旁开一个很小的烟酒店)也被吓的逃离北京了。

不能怪水根兄弟胆小怕事,因为胡石根的每次失踪都是让常人感到有一些恐怖的,23年前那次失踪,一去就是17年,17后归来,妻子已经离去,女儿也不敢认父亲了,老胡把这个世界的政治恐惧深深留在她们心底。

胡石根父母早亡,上边一个大姐,男孩子里他排行老大,不满16岁就到工厂工作,虽然天赋聪慧、甚至少年得志,老胡所走的人生之路,一步又一步,却真是苦难之路,也是经常被世人嘲笑蔑视之路,走上了这条路,生命里所体味的酸甜苦辣、世态炎凉、悲欢离合,个中的压力、艰辛和委屈足以让很多人扭曲变态退缩胆怯,他可好,越发傲然走自己的路。

一次失踪,妻子理解;二次失踪,姐弟理解;三次失踪,父母理解;

20多年了,一生最好的时光都在失踪,连一起坐过牢的铁哥们都失去耐心了,记得茉莉花那次老胡失踪回来后,康玉春急得对老胡大喊:“你再不停下来,就是天下第一大傻……”爱之深,恨之深啊。

第一次失踪,在牢里度过16年后,胡向监狱管理方认罪了,由此引来妻子的憎恨而离婚,也引起帮助他多年的江棋生先生极大不满。

就剩几年刑期了,老胡软弱了,也许是太想念自己的女儿君君了。

更让他有口难言的是,他后来向主耶稣基督认了自己的罪,受洗成为了一个基督徒,引起多年伙伴们尤其是康玉春的强烈不满,甚至停了帮他的生活费。

混了20多年,妻离子散是真的,众叛亲离有一点夸张,(因为下一辈里唯一的男孩侄子胡俊对胡石根大伯还是比较崇拜的,还有几个如康玉春这样恨之深爱之切不散不离的朋友),世俗耻笑不少,无房无车不假、无妻无子也是现实、无官无职总是无业、无钱无物赤贫一身,无名无利,甚至连一片所谓的像样的文字也没留下,这一切,都没能阻挡住胡石根无怨无悔永不回头的失踪之路。

于世文兄一次对我说:“在某些公众场合和公共关系里,老胡有一点过于自我…...”,我脱口回应了世文兄一句:“老胡除了那一点点自我,那一点点骄傲,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世文兄沉默了半天说:“你这样说有一些道理”。

骄傲成为老胡支撑自己生命的支点。

因为先天的骄傲性格和耿顽,他17岁在工厂里就被政工干部们打为反党分子,以至于77年他虽然高考分数很高,因为政审不过关被拒绝录取,第二年又是语文卷江西省考第一名,被北大一个老师顶风录取:“一个未成年孩子懂个屁?他懂啥子反党吗”。

因为信仰民主的骄傲,他36岁时候还真是应验了早年工厂里政工干部们慧眼识别,1989年秋天开始,他组织了一起89之后的抗争暴政运动,甚至在民主党纲领里写道:在和平变革道路被堵死后或者武装起义的条件成熟后,亦采取武装起义的手段推翻一党独裁。

一个耍笔杆子的大学教师,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党国就因为这句话,判了他20年徒刑,也因为帮助他打印、藏匿、销毁包含这句话在内的一页党纲,专案组逮捕传唤拘押了笔者在内的父母、弟妹、同学十几人。因为八九开枪后,反党分子们逃跑还来不及呢,竟然还有人敢说要玩武装起义这一手,国安、国保、预审们以为立大功的机会到了,拼了命的翻箱倒柜。北京检察院检察官王化军同志为了显示自己的起诉水平,给胡石根及其同伴戴上了一定高帽子------八九以后国内最大的一起反革命集团和行动案。

30多年来,骄傲带来的磨难并没有让胡石根低头懊悔。

五十而知天命,2008年出狱后,胡石根又多了一层骄傲,属神的骄傲。在教会里,胡石根承认了自己属人的罪性,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到耶稣基督面前。正如宗教大师加尔文所言:你越靠近神,就越认识自己的罪。

属神的骄傲和属人的罪感溶解出了胡石根五十岁之后的新生命。

教会里吴京圣弟兄写出了胡石根失踪后思念的文章,他说自己并不是太了解胡石根和他做的一些事情,但是他感觉到了胡石根属于信仰者的生命状态。

去年,人们给胡石根颁奖词写道: 胡石根先生获得2014年度“公义”奖,以表彰他25年来一贯不舍追求社会正义和永恒公义的执着和勇气。

早年,胡石根凭着理想和血气的骄傲,追求社会正义,抛家舍业;

中年后,胡石根秉着对主耶稣基督信靠的骄傲,追求天国永恒的公义,交托了自己的一切,他知道自己随时会入狱,干脆拒绝再成家,断了儿女之情,以免再次给亲人带来痛苦和麻烦。

这一次,胡老师又随着坚持道义的骄傲勇走义路的一群人失踪了。

在地上和世俗的逻辑里,走义路人的总是失败,似乎上帝并不站在他们这一边;

在真理和永恒的国度里,走义路的人必得骄傲,因为他们坚信自己站在了上帝的一边;

我只有为再一次陷于属世苦难之中的胡石根老师,还有与胡石根一起失踪的李和平等弟兄,以及还在被拘押的于世文、刘贤斌等肢体向我们共同信靠的天父和耶稣基督和圣灵祷告:

“慈爱的天父,救主耶稣基督,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真神啊,你是我们的主,你引导我们走正义之路,高山或低谷,都是你在保护,万人之中唯独你爱我认识我,一步又一步,这是恩典之路,你将我们紧紧抓住。主啊,浩瀚的宇宙中,我们真的微不足道,像灰尘,消失也没人知道,夜空的星星,仿佛对着我们微笑,轻声的告诉我们,一切你都看见了。主啊,我们走过的路,有欢笑有泪水有委屈有亏欠,都留下了主你恩典的记号,在风雨中,你将我们紧紧拥抱,我们深深知道,你是我们永远的依靠,求你垂听我们的祷告和呼求,赐下能力加添我们身上,让我们在圣灵里得自由得释放,让我们在这地上不辱你的名,做你的好儿女,配得属于你的骄傲”



林青

2015/8/30



发表评论

 
Owned by China Aid Association
Copyright © 2016. 对华援助新闻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AA IT Office
Email: Info@ChinaAid.org